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盛世韶华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 元臻阿朵再现
    “你也认为这样可以?”

    燕逍然惊喜的问道,找到知音了一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就说嘛,我爹他就是看不上我,说我这么去跟陛下说,陛下要是不骂我个三天四夜的,都不解气。”

    燕逍然又道一句,他当初就跟他爹说过这个想法,那被骂的一个惨啊,脑瓢都挨了十多下。

    “我可没说可以,我就是想看你被骂来着。”

    楚斐大笑了起来,揶揄道。

    “真不行?”

    燕逍然愣了一下,然后问道。

    “最近几年不行。弋兰毕竟是新得之地,而且并非像綦州等地一样,是中原移民过去的,这里还有着大量的当地人,在他们没有跟我们完全一条心的情况下,此地当以稳为主、以内为主。蛮族防住就好,没有必要去攻。

    而且现在也需要蛮族这样一个搅水的出现,将西路这边的水越搅越浑,而不是将蛮族的注意力全部转移到我们身上。

    再就是,你以为陛下就不知道你的习惯和特点是什么?之所以仍旧让你来此,也必是存在锻炼之意,磨磨你的性子。若你真的沉稳下来,可以做一名出色的守将,然后在合适的时机再去展现你善于奇攻的一面,必会收获更大的效果。”

    楚斐正色起来,一一道来。

    “最主要的,而今你该考虑的不是怎样去外攻,而是怎样在这里建立你自己的威望,让这些胡思卡特的将士,同样对你信服且愿意追随,然后过几年,顺利接过这个林川边军主帅的位置,将之变为真正的乾军。”

    楚斐随即再道。

    “我努力吧。”

    燕逍然苦笑一声,点了点头。

    “胡思卡特有个女儿,要不要我帮你问问多大?联个姻?”

    楚斐又不正经起来。

    然后也不待燕逍然回话,就打马走到了斯芬萨身边,问了起来,这种事直接问胡思卡特还是不太好,但又不是没有别的知情人。

    “姬娜尔,倒是也有十九岁了,你要是有这个意思,我可以帮你去探探话,想来胡思卡特是会愿意的。”

    斯芬萨言道。

    “那倒是真不小。但不是我有这个意思,帮人问的。”

    楚斐点点头,然后翻上一个白眼,他有意思?他有什么意思?早都满员了好不好。

    “哦。我还以为你听说过姬娜尔的美名,自己动了心思呢。”

    斯芬萨顺着楚斐手指看向燕逍然,然后了然点点头再道。

    “美名?是个美人?”

    楚斐瞥了一眼前面的胡思卡特,狐疑道。

    “反正比我漂亮。你不用看胡思卡特,姬娜尔不像他,更像她母亲。”

    斯芬萨再道。

    “那你去给问问,我十八哥给他当女婿,这货愿不愿意。”

    楚斐这回点点头,如果真是个美人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你不怕十八嫂揍你,还是不怕大哥揍你啊!”

    秦翎凑了过来,楚斐之前和燕逍然说什么,没有人知道,但是他和斯芬萨说的话,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周边好多人都听见了的。

    所以她就好奇了,楚斐这是多大的胆儿,要知道燕逍然的妻子,那可也是个火娘子呢,而且还是张允彻的小妹妹,你是真不怕挨揍啊!

    “那你没看小十八哥都没有吱声么?这样一来,不仅将燕家绑在了这边,跟胡思卡特绑在一起,更是大大有利于小十八哥在这里站住脚,以及后续顺利接管林川边军。历国公府亦然,也大可以将这里当做是迁居之地。”

    赫歌也凑近过来,一把揽住秦翎的肩膀,贴在她耳边小声道。人都跟要掉下马了一样,但其实并没有任何问题,人家也是马背上长大的来着。

    “这耽误十八嫂和大哥揍他?”

    秦翎再问道。

    “不耽误啊,而且肯定揍他。”

    赫歌呵呵一笑,她就是说这么个事,可并不是说楚斐不会挨揍。

    “但是我会跑啊!所以挨揍的不会是我,而是十八哥,我们到时候听信看热闹。嘿嘿。”

    楚斐也凑了过来,远远瞧了燕逍然那边一眼,然后小声贱笑道。

    他待几天就去漠洲了,没啥大事,一年半载恐怕都不会回来,那时候这事早就过去了。所以怎么倒霉那都不是他,而是燕逍然,大哥张允彻其实还好,也没有空。但是那个火娘子,要是不揍燕逍然一顿,那绝对是出了鬼了。

    “你太损了!”

    秦翎和赫歌,咯咯的笑了起来,这一家子这时候没一个看着像好人的。

    “七郎,前面不对劲。”

    这时候贺云苏朗声道。

    “嗯?”

    楚斐顾不得再说笑,直接站在马背上,手持千里眼,向着前方远处望去,那里有青烟渐起,愈发浓烈。

    然后胡思卡特麾下的将士加快步伐,迅速向前跑去,而胡思卡特自己,则是打马向着楚斐这边赶来。

    “蛮族袭击,我不等你们了,斯芬萨会带你们过去。”

    胡思卡特只是过来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就调转马头,向着前方急奔。

    “冠武军、海宁铁骑,全员加速,随我来!林擎,带你所部,尽快跟上。”

    然而楚斐瞬间就骑着夔鹿超过了他,一边对众将下令,一边伸手拽住了他的战马缰绳,用夔鹿的速度拽着他更快的向前。

    在他身后,冠武军、海宁铁骑瞬时向右侧绕行,跟他一起加速前冲,不多时越过前方胡思卡特所部,先行往已经可见火光的那里,赶了过去。

    “冠武军第二、第三军,随我登城帮忙,第三军并海宁铁骑,门后等待,得令杀出。”

    到了地方之后,楚斐薅着胡思卡特迅速登上城墙,这人走道还是有些慢,体格太大了。

    “让你的人,给我们让出位置来。”

    上城头之后,楚斐对着胡思卡特言道。没办法,城头上的守军都懵了,自家大公在人家手中拎着,但是却并未抗拒,可这呼啦一下涌上来的数万人,什么来头,怎么个情况他们也都不知道,甚至在对付外面的蛮族士兵的时候,还得提防点身后,战斗力瞬间弱了下来。

    “今日起,胡思卡特并入大乾,而今所在皆是友军,给他们让出战斗位置!”

    胡思卡特来不及整理被楚斐拽的,差点没把他勒死的战甲,对着城上众将士喊道。

    然后胡思卡特士兵射出一轮齐射,然后迅速后退。冠武军接上防御位置,开始战斗,一支支羽箭,精准的向下施放。

    “五万人左右,人数并不算多。”

    楚斐挡开射上城头的几只羽箭,往城外望去,观察清楚敌军数量之后,言道。

    “大将军!火灭不掉!”

    有士卒对楚斐喊道。

    火势太大,已经彻底将木墙点燃,城头备着的水、沙土,根本无法彻底将火焰熄灭。

    “火是很短时间燃烧起来的,以前从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胡思卡特也问询过麾下之后,对楚斐言道。

    他这里就是木制的,最怕的就是火。但是这种坚实的,而且时常用水淋潵的木墙,也并不是那么好点燃的,最起码用火箭什么的,很难做到。但这一次起火异常迅速,迅速到城头士兵发现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无法扑灭了,只能放弃引燃之处,先行阻击外边想要趁机攻杀上来的蛮族士兵。

    “让你的人开门,这里的地势骑兵不是没法冲击,让骑兵去外面打。这段城墙,暂且废弃,现在不是纠结起火原因的时候。”

    楚斐言道一句。城防有了漏洞,那就不防,直接去外面打。冠武军和海宁铁骑,在这里并非完全没有作战的空间。外面的土丘上,已经被尽数砍光了树木,有足够的场地,让骑兵冲杀起来。

    “好。”

    胡思卡特应上一声,转身下城,亲自去给开城门,这种不用什么是都自己做主的感觉,其实好像也挺不错的。

    “冠武军、海宁铁骑!斩尽城外之敌!”

    楚斐帅旗挥动,下达帅令。

    然后泽佳闇月的冠武第一军、赵火的海宁铁骑,各成三列纵队,并肩从大开的城门,向外杀了出去。

    但是他们却是并未有交战的机会,刚刚冲出城去,城外的蛮族士兵,便是在一阵号角声中,迅速的如潮水一般退去,消失在山林之中。

    然后在泽佳闇月和赵火不约而同伸手止住队伍之后,一道骑着雪白麋鹿的身影,从山林中走出,手中举着一杆白旗,向着这边靠近过来。

    “我们暂时替你们驻守几天城防,让你的将士们下去好好休整一下,等到他们的战甲运来,再回到城头上。”

    楚斐对着胡思卡特说道一句,然后下城,骑上夔鹿,迎向那道身影。

    “楚文斓,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能见面吧。”

    元臻阿朵看向楚斐轻笑道。

    “本来是以为在这里会有再交锋之时,但是有人告诉我蛮族也分南北,刚刚打消了念头,却是就见到了你,倒是真的让我足够意外。”

    楚斐点点头,道。

    “特意来给你送这个欢迎礼物的,也是来跟你谈一个交易。”

    元臻阿朵再道。

    “看来我杀的人,确实少了。礼物不错。交易,没什么兴趣。”

    楚斐轻笑道。

    两人好似不是仇人、不是敌人,而是旧友一般,面上都是带着淡淡的笑意,但是眼中其实都是寒冷无比,各有杀机酝酿。

    “不要插手嘉罗的事,我们对你们乾国这边秋毫无犯,如何?”

    元臻阿朵才不管他想不想交易,想不想听,仍旧说道。

    “你能代表蛮族?”

    楚斐再道。

    “我是而今南部蛮族,最大部落科尔勒部,科捷勒骨大公的王妃,你说我能不能代表。”

    元臻阿朵言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