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盛世韶华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免战协议
    “科尔勒部?很大么?”

    楚斐可真的不了解蛮族,隐军的手还没有伸到那边去,而且弋兰这边其他各国也对蛮族所知并不算太多,只会鄙夷那帮蛮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不过幸好这个时候,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楚斐又为什么要见一个蛮族过来的人的胡思卡特跟了过来,这可是个十分了解蛮族的人,楚斐也是直接问了起来。

    “蛮族同样没有建立真正的国度,所以跟我一样,最高只是大公,一共有十三个,其中最强大的两个,其实就是蛮族南北两部的王,其中南部王,就是科尔勒部的族长,科捷勒骨。”

    胡思卡特言道。

    “哦。那又如何?你是看我现在没有炮?还是觉得我乾军没有火炮,就杀不了人?你现在这么欢迎我,是想我再把这里再屠一遍,还是想我调集水师,先去你们沿海那边,轰上十天半个月再说?”

    楚斐点点头,然后转回去看向元臻阿朵,道。

    “你为什么总喜欢把天聊死呢?这样就没有意思了啊,外甥女婿。”

    元臻阿朵无语道。

    “又占我便宜,小心我真揍你啊。”

    楚斐一支梭镖甩了过去,将元臻阿朵手中的白旗旗杆穿透。

    “十年免战协议,这十年之内,我们不攻击这里,你们不得攻出关外,更不可以插手嘉罗的战事。怎么样?”

    元臻阿朵言道,不再扯淡,挑战双方的忍耐底线,而是直接道出自己的目的。

    “不怎么样,我没看到半点对我们有利的地方,别说你们不攻击这里这点,你该知道乾军从不怕打仗,你们而今也称不上是大乾的威胁,现在的蛮族也并没有之前的綦国强,这一点你比我更加清楚。”

    楚斐摆手道,对这个提议,表现的没有任何兴趣。

    “那就再谈,说说你的条件。若你真不感兴趣,你早就调头离开了。”

    元臻阿朵再道。

    “能做这种箭杆的原木,十万株。蛮族雪马七万匹。”

    楚斐言道,且随手拾起一支地上插着的胡思卡特箭矢,这玩意取材应该就在这片山林,因为射上城头的,蛮族所用箭矢的箭杆,跟这个一样。

    至于雪马,那是蛮族特有的战马,也是世间一等的良驹,最适应山林中奔驰,雪白与青黑交织,似白雪连墨云一样。

    “原木五万,雪马三万。”

    元臻阿朵开始还价,这玩意在蛮族也是重要资源,不是不可以拿出,也不是拿不出这么多,只是不能给楚斐这么多。

    “这事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如果你不答应,那就可以回去了。”

    楚斐摇头道,态度十分坚决。

    这东西其实他和元臻阿朵的打算一样,不是缺之不可,而是必须要。丰己薄敌,他要来更多,蛮族可用的就更少,他们增益大小无所谓,削弱蛮族才是关键。

    “原木一万,雪马八千,每年上贡。”

    元臻阿朵再道,换了一种方式还价。

    “原木两万,雪马万五,每年上贡,还要加上七千张完好的毛皮。”

    楚斐再开价。

    “成交。”

    元臻阿朵思量一下,笑了起来,应了下来。

    “十日之后,带着第一年的贡品,在这里,让你们的大公亲自来,我们签订免战协议。”

    楚斐言道。

    “二十日。”

    元臻阿朵道。

    “可以。”

    楚斐点点头,转身回返。元臻阿朵亦然,调转麋鹿,进入密林之中。

    “在蛮族那边有没有探子,我想知道他们究竟在打算些什么。”

    回返途中,楚斐对胡思卡特问道。

    “现在恐怕是没用了,不然这一次我就该提前得到消息的。”

    胡思卡特言道。

    他说的得到消息,并不是得到蛮族出兵的消息,这事没法得到具体消息,因为蛮族是一个个贵族,组成一个个部落,然后结成联盟,许多时候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统一调度,他们的攻击十分的灵活,可能某个贵族心血来潮了,就会来攻打一趟。

    他说的是元臻阿朵成为南部蛮族王妃的事,这意味着綦国余部,不仅跟北部蛮族联合,南部蛮族亦然,这种绝对算的上大事的消息,以往他都是会得知消息的。

    “不管怎样,你们都能好好歇一歇了,最起码也能歇个一年半载的。”

    楚斐点点头,一边思量着,一边对胡思卡特说道一句。

    “看来应该是如此,既然对方言及嘉罗,那不管他们打算如何,重点都是该在嘉罗,而非是我们这里。这样一来,嘉罗能抗住多长时间,蛮族有多少耐心,我们就有多长的休息时间了。”

    胡思卡特也点点头,说上一句。

    “嘉罗、胤国、梧国、轲迦,大乾。”

    楚斐低声念叨着,眼中思绪更甚。

    “云苏,传令出去,探寻胤国最近动向。”

    回道关内之后,楚斐看到贺云苏后,言道。

    “是。”

    贺云苏应下,离开关墙,不多时,一只信鹰振翅飞走。

    “十八哥,你要的战马来了。二十天之后,我会跟蛮族划分出具体界限,那第一批雪马送过来之后,你从胡思卡特那里要来足够的人数,组建这一支骑兵,带着他们熟悉骑马作战,以及习惯山林之中的骑兵作战,且探查清楚周围山林的详细地形,命人制作好沙盘。”

    楚斐又找到燕逍然,如此说道。

    “你一次性要三万雪马也行啊!这今年是弄来了万五了,明年还有没有可就不一定了啊。”

    燕逍然点点头,然后遗憾道。

    “那不是他们说的算的。他们想攻嘉罗,就能那么容易攻下来吗?”

    楚斐笑道。

    “隐军能起到那么大作用?”

    燕逍然疑惑道。

    “那边的隐军不是做这个事的,跟隐军无关。而是梧国和轲迦。”

    楚斐再道。

    “梧国和轲迦?”

    燕逍然有点恍然,却又仍旧有些疑惑的再问一句。

    “跟嘉罗接壤的是谁?不是大乾,而是梧国和轲迦。即便仇怨在先,但是嘉罗若失,梧国和轲迦才会是将要继续直面蛮族兵锋的那个。我答应他们,大乾不会参与嘉罗的事,但是大乾和梧国、轲迦仍是盟友,便宜卖给他们东西,他们再送给嘉罗,就跟我们没有关系了吧?”

    楚斐笑道。

    “那胤国呢?还有若是蛮族事先也跟梧国和轲迦达成协议呢?嘉罗而今剩下的地域也绝对不小,再加上而今蛮族已经占据的地盘,打下嘉罗之后,不再进军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

    燕逍然道出心中疑惑,并不完全赞同楚斐所想。

    “胤国?胤国一直就跟綦国那边不清不楚,现在说他们和綦国余部没有一点联系,反正打死我我都是不信的。至于蛮族会不会去梧国和轲迦,我认为一定回去的,这方面大乾已经给他们打了样,他们四家再一齐进攻嘉罗都不是什么意外的事。

    但他们派人,我们也同样可以派人,而今大乾给出的压力,绝对是比蛮族要更大的多的。威胁如此、利诱同样如此。”

    楚斐再道。

    南部蛮族,想要保持传统,不跟北部蛮族一起,这一点楚斐认为胡思卡特的消息,并没有错。

    但是这其中也并不是没有操作的空间,比如南部蛮族守好后方,给予北部蛮族支援,然后北部蛮族并綦国余部在外征战,打下嘉罗之后,让出一部分北部蛮族地域给南部蛮族。这是楚斐所认为的,最大的可能。

    想建立国度的去外面建立,想保持传统的,留在后面作为支援,双方各取所需。

    而且胡思卡特也说了,蛮族并不是一个统一的蛮族,即便的现在大致划分的南部北部也是一样。按他想法的话,南部蛮族未必人人都想保持传统,北部蛮族也未必人人都想外战,建立一个国度。

    如此一来,双方完全可以,想外战去建立一个国度的,那就去嘉罗,想保持传统的,那就留下在山林中,成功之后,同源的两者还能互相帮助。

    而联合胤国、梧国、轲迦,四方一起再次进攻嘉罗,也不是没有可能,只不过这样一来,蛮族人和綦国余部,所能得到的嘉罗丰沃土地,就会更少,即便是建立了一个新的国度,他们的地盘也太小,不值当南部蛮族跟着一起动作。

    这也是楚斐将之视为第二种可能,落后一层的原因。

    但派人去先行达成协议是一定的,蛮族而今有綦国余部作为盟友,他们应该再清楚不过大乾之前所为的有利之处,只要给他们一个完全没有干扰的进攻环境,而今已经被打残了一些的嘉罗,很难挡住他们的兵锋。

    然后他们也就有了更好的去发展的机会,出现一个比曾经的嘉罗更加强大的国度,未尝不可能。

    可他们可以想,大乾也就能从中捣乱,不给他们这个环境。至于能否捣乱成,这个在人,大乾不缺能人。这个事,该是嘴皮子利落的文士上场了。

    所以,楚斐这边跟燕逍然说着,那边也是飞速运笔,一封封鹰信写就,送去朝歌,尽诉这边的事情。

    “而且这里面,还有一个点,其实也是我故意留下的。这件事是我答应下来的,而不是咱们大乾的陛下,或者皇族的任何人。真想要反悔的时候,把我这个大将军一撤职,然后说一句不知此事,那不就什么都结了?”

    楚斐随即笑的更加欢实,对着十八哥挑眉道。

    “咦!你是越来越损了啊。”

    燕逍然也笑了起来,大乾若真想要出兵帮助嘉罗的话,那还真的就可以这么做。

    反正撤职也好,再启用也好,还不就是一句话的事?但这件事只要是楚斐答应下来的,是楚斐去签订的协议,那就可以灵活运用。嘉罗那边能抗住,那就保持。嘉罗那边真扛不住了,且大乾有必要出兵的情况下,那就毁约就可以了啊。

    “其实这件事,往近处去看,对大乾百利而无一害。这也就是当初放这些綦国余部过来的原因之一,他们会将这潭水搅得更浑。而西陆这边的水越混,其他各国牵扯的越深,大乾就越有继续强大的时间,且不需要跟这各国,过早的有摩擦。忘战必危,但也不可穷兵黩武啊。”

    楚斐又道一句。

    “确实是这么个理儿。”

    燕逍然认同点头,不说别的地方,直说弋兰这里,给他们一年时间,其实都足够他们快速整军,将这里真正的初步安稳下来。若是三五年、或者十年,这里就能成为真正的乾地,届时只要蛮族敢有一点嘚瑟,他就敢让他们知道知道,花儿究竟是怎么红的。

    “但是虽然我们可以做很多准备,也确实应该让隐军动起来了。嘉罗那里,还是自己能坚持得越久,越好。若是他们自己就能把蛮族打回去,甚至将之前失地也拿回来,那才是更大的好事。”

    楚斐再道。

    “你这当了那啥,然后再立牌坊的事,做的真顺溜!”

    燕逍然伸出大拇指就是一个赞,只不过那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而已。

    “呵呵。你也得一样,不然怎么在这里立足?”

    楚斐假笑一声,打趣回去。

    “唉!可怜小爷都得出卖这副帅脸了!”

    燕逍然作怪道。

    “你这是让二哥拐带的多歪啊!”

    这幅样子让楚斐直接捂脸,太特么像陈挚那胖子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