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盛世韶华 > 章节目录 第六十章 叶藉教子
    “父皇,我们真的不需要派人出使轲迦和梧国?”

    紫元阁内,叶藉并没有在处理政务,很多事情他都在逐渐交给叶辛去做,但他同样每天都会在此,沏壶茶,放两碟糕点,然后看两本书,等到叶辛有不决之事,再给拿个主意,指点指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你说一个人,是表现的对一件事显得毫不在意,高傲自信一些,还是迫切的用言语或者行动,去做些什么,更显得高傲自信一些。”

    叶藉品上一口香茗,轻笑看向自己儿子道。

    “前者吧。”

    叶辛恍然,回上一句。

    “大乾而今就是需要这个高傲自信的样子,就像朕只派文斓率两支集团军出征一样,人数比自然处于劣势,但是朕就是要告诉所有人,这件事就这样,就足够办好了。若非是需要解水师之危,朕连这两支集团军都不会给文斓,只让他带冠武军出征。

    当时是如此,而今同样是如此。

    大乾要做出这个姿态来,这样默不作声,不闻不问,其实才是对其他各国最好的震慑。要让他们自己去想到,即便他们几国,而今即便联合起来,大乾同样不屑一顾,这样他们才会对大乾又更大的敬畏和惧怕,反而不敢去多做些什么。

    元臻阿朵其意真的是在求和,这不假,因为她知道大乾的强大,那是她当时亲眼所见。但是因为灭綦一战之后,大乾不再展示丝毫的锋芒,让的所有人心中都有猜测,猜测大乾在这一战中看似利落,实际上却也有很大的付出和削弱。

    弋兰、轲迦、元臻阿朵,都是如此。他们都是在试探。

    文斓在表现强硬,但是还不够强硬。从对弋兰的战事一来,他心中便有掣肘,他在考虑的更多,他太想着如何去稳,反而失了以往的霸道凌厉。这倒也并非完全不好,但是震慑效果其实还是不太够的。

    所以这一次朕亲自来做,也希望他能明白过来,在那边多展露一些锋芒出来,现在倒是有点像个老狐狸了,可是不想楚文斓了啊。”

    叶藉言道,既是指点一些叶辛,也是对楚斐的变化,有些遗憾。

    “这个好像是怨儿臣了。”

    叶辛闻言苦笑道。

    “我跟文斓说了一些话,告知了他如今国库的情况,大概就是这些,让他有了些掣肘。”

    叶辛随即将当初自己跟楚斐所言,告知给叶藉,苦笑更甚一些。

    “你们一个个咸吃萝卜淡操心的。国库虽然空了一次,但这根本不是问题,而今大乾的状况,每年都有盈余,无论如何都没有到入不敷出的地步。

    你也好,文斓也好,都要学着将眼光放得更广、更远一些。

    就像这山河一样,即便你们站在山巅去看,其实仍旧看不全,初时觉得一览众山小,但实际上仍旧看不清全貌,甚至有云雾飘起,还会同样障住了视线。

    可当这些都被尽收地图之上时呢?即便有些地方,他没有那么完全准确,可这山、这河,这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清晰的摆在你们的面前了。”

    叶藉摇头一笑,指了指叶辛,耐心再道。

    “那是否需要儿臣再去信一封,与文斓言说一二。”

    叶辛继续苦笑问道。

    “不用。情况都已经这样了,总不能再让他去蛮族,或者在宁州、林州再挑起战火吧。他身边也有精明人,朕这边的态度一出来,会有人告诉他的。而且现在的他,自己也差不多可以想的明白,不必多此一举。

    而且跟你说这些,不是说你们这件事做的不对。而是你该要清楚,这件事可以这么做,但是不能让人察觉出来,你是想要这么做。要既展现出自己想展现的,然后同时去得到想要的结果。”

    叶藉摆手道。

    “关键是,我怕不告诉他,他自己会按捺不住性子,这犊子从来不是个省心的主。”

    叶辛再道。

    “要的就是他能折腾,朕都告诉他了嘛,放手施为。朕和你又不会怪他,他也不会做出对大乾不利的事情来,爱怎么折腾就折腾去吧。我们表现出来的得是大乾的姿态,而他表现出来的除此之外,还要有他身为一个武将,一个大乾镇军大将军的姿态。”

    叶藉笑道。

    “但是有一点,你要告诉他。不要太小家子气了,跟蛮族签订协议,直接冠属大乾之名,以朕的名义去签订就好。真的想要先撕毁协议的那天,那大乾就正大光明的撕毁好了。”

    叶藉再道一句,拿起一块肉干放在口中咀嚼起来,就是乾军中很正常的那种行军口粮,但是他却嚼的很香。

    ······

    “哎嗨!这怎么事?还让我闹出多大动静来啊!”

    楚斐看着那‘别太小家子气了’七个字,一双虎目一瞪,懵逼道。

    “折腾的太多了,失了些利落。”

    赫歌笑道。

    “这活太难干了!好想回家哄孩子!”

    楚斐翻起了白眼。这个度也太难掌握了吧,他倒是想要带着冠武军一路砍过去就完事了,可这么大个战局,左左右右的牵扯这么多,他又怎么能全然不去考虑。

    “其实哪有什么难的。就像在宁城那一战一样,冠武军加上海宁铁骑,不用雷火,就真的拿不下吗?那可比元水城好下得多了。正奇结合,你这次少了正,让很多人忌惮的不再是乾军的兵锋,而是雷火,是你的损招。就像斯芬萨一样,她现在畏惧你的武力为少,恐惧的是你施加给她,那魔鬼一般的印象。”

    赫歌道。

    这些事其实也得楚斐自己去一次次经历之后,再想明白,或者点明更好,因为这样一来才会成为他的经验。所以这种事,如非适时或者必要,她都不会与楚斐过多言说。

    叶藉也是一样,其实那‘放手施为’四个字,已经很可以表明了叶藉的态度,只是楚斐想的有些偏而已。

    他们想看到的都是楚斐自己的一个成长,而非是把他们已经习惯的东西、习惯的想法,加到楚斐身上去。那样即便成长起来,也不是一个楚斐,而是一个他们的影子。

    “那就去胤国折腾折腾吧,云苏那边已经有消息汇报回来了,让咱们的人动一动,给某些人一个警告。同时梧国、轲迦的鬼冥所属,也去动一动。大乾不屑于动,但是我们这些武将,还是要动的,也得展示一下,我这拳拳为国之心不是。”

    楚斐笑道,对此事他倒是没有什么纠结的。

    一来事情回去不,不可能再重做一份决定。二来即便真的退回去,那他大概也会仍旧如此去做。

    毕竟比人命更重的事,那就是自己家的人命,大乾现在的情况,可不需要他们一次次去悍然赴死,展现锋芒。而且让人习惯这样的他,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就跟他与燕逍然所说一样,当人们习惯了他这个样子,他再以原本的样子杀出来,效果会更好。

    所以倒也不尽然是他自己并不明白这些,而是有他自己的考量。

    但不管怎样都好,有一点没有任何意外的就是,这玩意真的不可能完全闲下来,大乾不屑于做的事,不代表大乾的人同样不屑去做。

    “那个人也杀么?”

    赫歌问道。

    “杀。第一个就要杀他。第二个胤国威瑟鲁斯大公。”

    楚斐脸色阴沉下来,言道。

    达古巴合的死,虽然已经过去了小两年,但是这件事并没有过去。那个已经板上钉钉会是梧国下一任启牧的家伙,必须死。

    同样,当年圣狮城的事,也没有那么容易过去。

    “好,我会通知鬼冥。”

    赫歌点点头,应道。

    “再让云苏传讯给刘晟宏和云蜃,靖武卫清查宁、林二州,有问题的,杀。包括和轲迦、梧国、胤国,甚至跟南虞、新离等,有联系的,而非是蛮族的,同样直接斩杀。”

    楚斐再道。

    他只是想要藏锋,不是想变钝。可既然所有人都认为他的刀有点钝了,那他也不介意再磨一磨,然后亮亮刀。

    “那估计第十三、十四集团军那边,活也要更多一些了。”

    赫歌言道。

    “多不哪去,多是一些贵族而已。反而是小舅舅那里,最近这段时间,怕是不少人会要上门了,有的他烦了。”

    楚斐摇摇头,说道一句。

    能获得他们一些具体消息,而且有资格跟外面对上话,固然会有一些底层安插的探子,但是更多的将会是原本弋兰的一些贵族,这些人杀了,会有精明人自己站出来表忠心的,甚至会有人帮他来罗列出来被斩杀之人的,罪状,隐患反而不大。

    “签订协议的时候,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随即楚斐问向赫歌。

    “不要。烦她,更想杀她。去了我怕控制不住。”

    赫歌摇摇头,语气虽是淡然,但杀机和恨意十分的明显。

    “这是怎么回事?”

    楚斐有些疑惑,这些事赫歌跟他说的很少,他只以为是关系算不上多好,却没想到会有仇恨存在。

    “当时虽然她的年纪也不大,但是我母亲的死,却绝对和她有关。只是她被元臻烈保护的很好,我一直没有机会杀她而已。”

    赫歌言道,仍旧没有多说,但言语间的恨意,却是更浓了。

    “早知道当时我就杀了她了。”

    楚斐遗憾道。

    “以后再找机会吧。”

    赫歌叹道一句,她只是很多自己的过往,不想楚斐知道,不想在楚斐面前展现她的不美好,没想到却是错过了那么好的一个机会,确实是可惜了一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