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盛世韶华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 前往漠洲
    “那混入蛮族呢?让大乾派过去的这些人,同样成为蛮族的可用之人,帮助他们内部开花的人,这样是否对接下来的局势,更加有利?”

    楚斐再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赫歌所言他并非不知道,但是他就是要将这两种心中的打算都说出来,让一个置身事外的、且足够睿智的人,帮他参谋一下,看看个中优劣究竟如何。

    “同样没有太大的作用。若是他们有人被拉拢,要么是彻底被拉拢了过去,要么就不可能没有一点消息传回来,这可是真正的大事。而这种情况下,他们自己去投效,会直接暴露自己。若是后来局势有变之后,再去投靠,也同样不会被信任,能起到的作用有限,甚至除了让嘉罗败落的更快,不会有其他太大的意义。”

    赫歌仍旧摇头道,同样并不任何楚斐的这一想法。

    “我认为这件事不如直接告知嘉罗那边,然后再通知大乾派过去的人以及隐军,现在就着手,往外迁移嘉罗人,积攒实力,留下嘉罗对抗蛮族的火种。”

    然后赫歌说道自己的建议。

    “嗯。我给陛下去信。”

    楚斐点点头,然后开始写信。赫歌的建议,跟他最后一个想法不谋而合,所以他也就不用多说。

    当然其中还是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比如火种要留下,但是怎么留却是个问题。

    他的想法是,利用隐军和大乾派去嘉罗的人,尽可能的去保存实力,去将嘉罗的兵力,大量的掌握在手中,但并不是龟缩起来,或者像綦国余部一样,换一片生存的环境。而是利用嘉罗那边他们自身更熟悉的环境,去游击。

    然后将蛮族的军队,一直拖在嘉罗那里,能拖多久就拖多久,能够反败为胜自然更好。

    如此一来,他们就有了太多可以操作的空间,也更符合大乾原本的打算。

    所以楚斐又是洋洋洒洒写了好多封鹰信,其中还包括这个游击怎么去打的策略,等等,将自己能够想到的事,都一并写了上去,然后发了出去,去往朝歌。

    “要不是不行,我现在还真想直接往北溜达一圈,去嘉罗那边看看去。”

    发走信鹰之后,楚斐站在门口,低声道。

    “你去了,恐怕杀得嘉罗人,不会比蛮族少。”

    赫歌轻笑道,打趣一句。

    “本来就给我自己留了去嘉罗的余地么,现在泡汤了。”

    楚斐遗憾的摊手道。

    针对嘉罗,是他的私心和大乾的战略,合二为一的一个举动。这个计划执行之初,他就打算,等到实际合适的时候,去一趟嘉罗,将当初害的蒙克和秦翎沦落的人,杀个遍。

    虽然绮罗巴罗回去也必然要报仇,但是她还是需要受到一些局势,以及大乾这边做主的人的限制,不可能每个曾经涉及过的仇人,都会斩杀,有的甚至还需要拉拢。

    但等他可以去嘉罗的时候,这些其实都不是需要多考虑的事情了,完全可以大开杀戒。

    可现在蛮族的突然冒出,已经将他去嘉罗的事堵死了,那里已经够乱的了,他再去插一杠子,嘉罗真的就屁用不顶了,大乾的打算,也就白费了。

    “其实不去也好。绮罗巴罗怎么做都是应该的,甚至小翎儿如果愿意、蒙克如果愿意,他们自己去做任何事,也都是应该的。但是你去的话,由你去砍下嘉罗的旗帜,却又就未必是他们愿意见到的了。就跟我当初一样,其实表现的再淡然,都会有许多的纠结。”

    赫歌言道。

    綦国被灭,纵使其中有太多的纠葛,母辈也好、她自己也好,感情没有多深也罢,但终归不可能是全然无动于衷的。

    若楚斐真的进入嘉罗,同样为之,其实对蒙克和秦翎来说,也是一样。

    楚斐的出发点是为了他们,这一点他们会感动,但是他们的族人,他们曾经守护的人,却在楚斐的刀下,成为一具具枯骨,这种事,他们心中同样也会难过。

    人永远都是复杂的,因为有着太多太多的情绪,各种矛盾的情绪。

    “那就看看我有没有机会,拉上蒙克,以救世主的姿态重返嘉罗吧。那样的场面,其实要比我挥舞着战刀,以敌人的身份进入嘉罗,更加解气。”

    楚斐言道。

    “那看的可不是你,而是嘉罗人自己了。不过我看悬,他们自己将自己的战神推下了深渊,摧毁了自己的战斗意志。不然那样强大的一个国度,怎么可能就被胤国、梧国、轲迦,打成这么一副德行。你在商路时间那么长,嘉罗第一军团的战绩,你比我听到的更多。”

    赫歌摇头道。

    “可不咋的。当时第一次见到蒙克的时候,我那个震惊啊。然后就是窃喜,嘿嘿。”

    楚斐笑了起来,想起了自己初见蒙克的时候,那个内心的感受。

    “然后发现自己不仅拐带了原本的嘉罗战神,更是连人家闺女都拐家去了,是不是更开心?”

    赫歌笑道,眼睛促狭的瞥向楚斐。

    “别提了,当时纠结坏了。不是翎儿那丫头不动人,而是我想跟这样的牛掰人物当兄弟,不是给人当半子的啊!”

    楚斐笑道。

    “好啊你!我想当你媳妇,你却一直想当我叔叔?”

    楚斐身后,秦翎一声娇喝,然后蹦到了楚斐背上,两只手不是抱着楚斐脖子,而是扯着楚斐耳朵,拽的楚斐龇牙咧嘴的。

    “哈哈哈!”

    赫歌则是大笑了起来,这种动作她做不来,但是看看也是挺好挺好的。

    秦翎其实笑的更欢,这事她打根上也都知道,就是想要给楚斐来这一下,闹一会而已。到得这边来了之后,楚斐其实真的没有多少闲暇,自从领了乾西百战军之后,他也越来越多的时间去想正事,这种笑闹的时间真的并不多。

    现在暂时没有战事了,嘉罗那边如何,其实他们也左右不了太多,想那么些干什么,放松一下不好么。

    “对了,斯芬萨昨天过来说过,胡思卡特已经筹备好了,只要小十八哥那边没问题,这几天随时可以让姬娜尔和小十八哥完婚。”

    赫歌想起来这事,便说给楚斐知道。

    “嗯。我等下过去问下,看看燕叔那边有回信了没有,可以的话,你们帮着张罗一下,尽早让他们完婚。然后这边就交给他了,咱们去漠洲。”

    楚斐好容易将秦翎的手,从自己耳朵上拿下来,然后就那么背着,回道一句。

    “回去叫上脂凝他们,咱们偷偷去外面打猎去。”

    随即楚斐也是想着,索性彻底放松一次,带着她们来到这里之后,陪她们的时间也不多,反倒是她们一直在陪他,现在索性出去进山林玩玩去。

    “好诶!”

    秦翎一下蹦了下来,高兴的直挥手,然后一溜烟又跑没影,去通知墨脂凝、齐则尔等人去了。

    ······

    五天之后,胡思卡特境内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婚礼。

    这个婚礼盛大之处不在于装点的多么华丽,而是参与的人数太多了。原胡思卡特公国的贵族也好,普通百姓也好,将士们也好,但凡知道这个消息之后,来得及赶过来的,都赶了过来。

    其实胡思卡特家族继承人的问题,不仅卓卡·胡思卡特自己在意,很多很多胡思卡特人同样在意。尤其是这里成为乾地之后,他们反而更加在意了。

    因为他们其实并不希望,或者说根本就不习惯,带领着他们的不再是胡思卡特家族的人,而是其他人。

    但现在这个问题不存在了,女婿,那也是胡思卡特家族的女婿,哪怕只能算半个,那也是他们胡思卡特人,这就足够了,足够让他们觉得自己仍旧在自己的土地上,而不是其他国度。

    所以其实并不算富裕的这些胡思卡特人,人人来的时候,都并没有空着手,而是人人拎着自酿的果酒,拿出了自家的鸡、鸭、牛羊,将之架上了烤肉架。

    一场婚礼,足足持续了三天三夜之久,别说新郎燕逍然了,就是乾军这边的将士们,不用值守的,也都被灌醉不止一次。似乎从这一刻开始,这里的人就不再是需要分了彼此的外人,而是自家人。

    那个热情,那个欢乐的场面,反倒让许多乾军将士不适应了,然后被灌得更多,醉的更凶。

    “老哥,我就先走了啊,给你们运来的兵甲,再有十多天就能到,让十八哥带人接受就好。”

    婚礼结束的第三天,楚斐带着海宁铁骑、斯芬萨所部、地十五集团军,跟胡思卡特告别,准备出发前往漠洲。

    “你这称呼能不能改过来!”

    燕逍然看着他无语的说道。

    这楚斐在他成婚的时候,跟他老丈人胡思卡特拼酒,拼了个不分胜负,然后两人找到知己了一样,就开始勾肩搭背、称兄道弟了,一直持续到现在,俩人对这个称呼似乎也都没有什么意见一样。

    但是他有啊!

    这特么都乱了套了都。

    “咋的?想让我叫你侄女婿啊!”

    楚斐打趣道,满眼都是揶揄之色。

    “滚、滚,快点滚!”

    燕逍然无语的翻着白眼,然后一脚踹在楚斐屁股上,气死了都快。

    “唉。平白涨了一辈的感觉,真好!怪不得当时蒙克,笑的那么开心。”

    贺北山这时候跟上一句,连楚斐、秦翎,带着燕逍然一起打趣了进去。

    “你们这帮犊子!”

    楚斐倒是没啥,他这事不知道被这帮家伙打趣多少遍了,但是燕逍然‘老羞成怒’,一巴掌重重拍在贺北山战马后腿上,让得贺北山,嗖的一下就被战马带走了,一马当先、绝尘而去。

    “好了。不开玩笑了,这边就交给你们了,蛮族并不可尽信,还是松懈不得。但也不必过于紧绷,将士们轮换着好好歇歇。”

    楚斐不再笑闹,对着二人拱手之后,言道一句,正式作别。

    “我表妹其实挺好的,这么些年也没有过一个男人,老弟真不考虑一下?”

    然而胡思卡特却是没有罢休,他们这称兄道弟,其实这事才是根源。

    “打住!满员了。这事可别再提了。”

    楚斐连忙告饶,一帮子老娘们都在身边呢,这事可不能再提了,不说他一点都没有这个意思,就是身上天天多紫印子,这也受不了啊。

    然后楚斐一个高蹦上夔鹿,向前去追贺北山去了。

    各军随即跟上,在胡思卡特人热烈的欢送下,踏上又一次征程。

    ······

    “末将见过大将军。”

    十天之后,楚斐他们南行,与胡思卡特最南沿海,见到了水师新任主帅,项捷,以及一众水师新旧将领。

    “项帅不必客气。战船可已准备妥当,大军何时可以登船渡海。”

    楚斐上前扶起项捷,没有过多寒暄,直接问道。

    “随时可以登船渡海,但一次只最多可运六军之数。”

    项捷也没有废话,直接回道。

    水师这边接到楚斐传信,已经准备多时,倒是可以直接登船出发,不用再多等待。但是大半的人手被他派去了漠洲,为随后大军打下立足之地,以及登岸之后的掩护,人手并不足以将楚斐带来的所有都一次带过去。

    “赵火、斯芬萨,你们两部先行。”

    楚斐当即做出分派,海宁铁骑和斯芬萨所部,先行渡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