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盛世韶华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 漠洲初战
    “贺北山!带你所部登岸,所遇之敌,一律斩杀!”

    二十天之后,楚斐他们终于来到了漠洲沿岸,站在最先一艘商船的甲板上,楚斐大声下令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喏!”

    贺北山朗声应道,然后从商船上一跃而下,踏上一艘仅能坐下百人的小船,带着自己的一部分亲兵,当先乘着小船,向着漠洲这个半岛的海岸上冲去。

    其后是数之不尽的小船,都是商船上、以及水师战船上拖拽的应急小船,贺北山所部冠武军将士,都以登船完毕,在海浪拍击中,乘着小船,向着漠洲海岸上冲去。

    “开炮!”

    水师战船之上,项捷拿着千里眼,看向对岸上越聚越多的漠洲军将士,下达自己的帅令。

    然后一发发炮弹,从大乾水师战船之上,喧嚣而出,沉重的炮弹,带着呼啸声,一发又一发的击落在漠洲的土地之上。有的砸入漠洲军的阵列之中,一炮下去就是十几二十人,亦或更多的漠洲军将士被砸死、砸伤,更多的砸入地面上,砸出一个个深坑,还有的会砸中岸上的土石,溅射起碎裂的石块,反而带来更大的杀伤效果。

    “箭!”

    贺北山趴在小船之上,先是将自己的重弩连连射出,先行击杀敌军。然后到了差不多的射距之时,对着自己的麾下,大声下令道。

    随即旗语传出,贺北山所部冠武军将士,开始搭弓射箭,本来还没有进入射距的敌军,在他们的箭矢射出之后,随着他们小船的推进,其实就已经是进入了射距之内。这一点提前量的把握,让他们占尽先机,先行毙敌众多,而且将对面的漠洲军压制住,让得敌军没有办法第一时间用箭雨,对他们进行杀伤和阻挠。

    “杀!”

    贺北山挥舞起枯荣镋,镋杆旋转之间,水泼不进,当先挡开敌军的一支支羽箭,冲上了沙滩。在度过初时脚下一软般的不适之后,带着已经结成小盾阵的亲兵们,杀向了敌军阵列。

    一镋横砸而出,架盾相迎的三名敌军,便是被贺北山这一击直接砸飞开去,顿时让得敌军的阵型出现破绽。

    而贺北山也准确的抓住这一时机,一杆重镋左右不断拍砸而出,漠洲军阵列的这一处,好似被一头发疯的蛮熊冲入一样,一个个漠洲军士卒被拍飞而起,不仅自己当即毙命,还砸倒了一片同伴,让的阵列露出的破绽越来越大。

    随后贺北山的亲兵当即顶上这个缺口位置,将这个缺口牢牢保持住,不让漠洲军收缩回来,将这片位置再给堵上。

    而后其余贺北山的亲兵营将士,当先登岸,迅速增厚己方阵列,让得这个已经嵌入敌军阵列的箭头,变得更加厚重且锋锐。

    “刺!”

    第一排的将士,大盾往前猛然一顶,架开涌上的敌军,赢得些微的攻击缝隙,然后战刀瞬间前刺,将正面对着的敌军,直接斩杀。

    “进!”

    第二排的将士,直接踏前一步,顶在这个第一排兄弟们留出的缝隙处,将盾墙扩大延展开来。

    “刺!”

    这群顶在最前的将士,再度暴吼一声,然后一同重复着前一动作,将敌军顶开,然后刺出手中的战刀。

    而有第三排的将士再度踏前,同样补上空隙,继续去扩展自己一方的阵型范围,周而复始,一次又一次的重复这种打法,直到亲兵营剩余的将士们,只剩下顶在最前的一排身后再没有了同伴。

    “左右,各展麟鸾舞!”

    贺北山一镋将两名敌将一同拍断兵器,砸倒在地,传令下去。

    登岸的各团将士,两团一组,左右各展一个阵型,从亲兵营将士的阵列之后杀出,两个麟鸾舞战阵,突入敌阵,将敌阵分割成三块出来。

    “大将军!我们的商船,可以直接登岸!”

    这时候楚斐那边,在小船之后,前去探查水域路况的一艘商船,对着楚斐这边打出旗语来。

    “冠武军,其余两军,直接靠岸,第二军先登岸,灭敌左翼,第一军随后,攻敌右翼。”

    楚斐当即下令,令旗挥舞之间,商船队开始集体往前疾行,而已经靠近海岸的小船,迅速往两边划走,给后续大军,腾出登岸的位置。

    “随我杀!”

    贺云苏手持战弓,跃下商船,直接在沙滩上一个侧滚,避免自己陷入沙滩紫红,而后直接拔足狂奔,手中弓箭箭出如连珠之际,带着快速跟上来的亲兵营,从漠洲军左翼边缘杀了过去。

    这时候也就能看出将领的不同,麾下亲兵营将士也同样有很大的区别来了。

    贺北山麾下的亲兵营,跟他一样,各个人高马大,壮的跟头蛮熊一样,战斗的方式也更加偏向肉搏,靠着身高力大去顶开敌军,然后递出手中战刀,有种蛮横难挡的感觉。

    而贺云苏的亲兵营,则变成了全是身形灵动矫健之人,且箭法都是一流,奔行之间,也能做到箭箭精准的射出,在尚未接敌之前,便已经用自己手中的箭矢,杀了敌军很多人,为自己破坏敌军阵列,减轻了很多的压力。

    然后贺云苏麾下将士也并没有结成特殊的攻击阵型,前军一团人手,结成锋矢阵,延伸开来,正面挡住敌军,与敌军近战。而他们的后方的袍泽,仍旧是手持弓箭,从他们的头顶,射出一支支羽箭,替他们减轻身前的压力。让得贺云苏所部的阵列,前推的很快。

    “贴着第三军兄弟阵线边缘杀进去!”

    这时候贺云乞带着冠武第一军,从商船上放下战马之后,骑上战马手持长槊,向前冲阵。

    同样没有太过复杂的阵型,而是利用冠武军战力、装备更强的优势,直接呈一条长龙一样,沿着贺北山左翼两团将士们的阵线,直接强势破入敌阵之中,给贺北山所部减轻压力。

    “第二团、第三团!向内合攻!”

    贺北山也是当机立断,下令道。

    然后压力大减的第二团、第三团将士,从左右两侧,开始向着漠洲军中间这一部分,展开夹攻,手中圆盾和战刀配合,每个小队之间互相配合,像是一个个小齿轮组成的两条长龙一样,疯狂的、快速的向内绞杀。

    “屠休。带亲兵营右侧绕过交战之地,从那片土山往前探查,观察敌军是否还有增援。”

    船头这边,楚斐再下令,将身边的亲兵营也给派了出去,当做斥候。

    “家主!让我们也上去打上一场吧!”

    当然楚斐身边也不是就无人可用了,这商船就是他自己商会以及苏家等各世家联合组建的,上面仅他自己商会的护卫就不下两千之数,只不过这些汉子们,看着这热血沸腾的战场,他们以及各家的水手,船上的护卫什么的,也都有点按捺不住了,也向他请战到。

    “这不是你们的事,此战你们已经立了大功,不仅我会直接给你们奖赏,也会向陛下提请,给予你们适应的封赏。”

    楚斐言道一句,拒绝了他们的请求。

    虽然都有着一些战力,但是他们和军阵可配合不到一处去,尤其是冠武军这样的,很多集团军将士,其实都没办法适应冠武军的战斗节奏,更别说没有经过战阵洗礼的他们了,去了就不是帮忙的,而是捣乱的了。

    “水师所部!两侧延展开来,注意战场左右两翼!”

    随即楚斐命人打出旗语,对后方的水师队伍下令道。

    然后水师战舰横向一字铺开,在战场两侧,所有他们战船可涉及的水域,拉起防线,既是保护后方,也同样是紧紧盯着战场左右两翼,战船之上各个将领手中拿着千里眼,眼睛一眨不眨的时刻关注岸上情况。

    “轰!”

    一艘战船发现敌军活动的踪迹,调整炮口之后,一炮轰了出去。然后临近各船水师将领,将目光投注过去,看清情况之后对船上将士下令,调整船身位置和炮口之后,向着那里集火过去,轰轰作响之间,已经是将那支万余人左右的敌军,轰杀两成,阻断了他们增援之路。

    “随我来!”

    而后场上贺云乞注意到这边的动静,帅旗一动,带着冠武第一军脱离战场,向着那里杀了过去。

    贺北山所部冠武第三军第一团将士,当即冲上,开始接过阵线,斩杀敌军右翼残敌。

    “这里居然没有城池?”

    楚斐此时纳闷的嘀咕一句,对此其实是很有些疑惑地。

    虽然说此地并不特别算是适宜登岸的地点,但是他们这些商船都能成功靠岸,这里的登岸条件,其实也完全算不得差,毕竟漠洲也好、曾经的弋兰也好,或者现在仍旧存在的蛮族战船都并没有乾军的战船这么大,甚至许多都还没有他们而今乘坐的商船更大。

    在这种情况之下,这里绝对算得上是一个兵家要地了,毕竟这里是距离弋兰、蛮族等最近的地方。

    在这种地方,临海修建一座坚固的大城、要塞,绝对是会比现在容易防守太多。直接就会形成一个半渡而击的局面,可以极大程度的增加进攻的难度,减低防守需要的兵力。

    可是没有。

    别说是城了,连一点建筑的影子都看不见,包括营帐,可见这些漠洲军调来此地之仓促。

    “城池?您别闹了,漠洲除了一些国家的王城之外,几乎处处都没有这玩意。现在北部这边有一些的,还是当初西陆人在这边建造的,而且还被漠洲人后来又毁掉了许多,多为残破的城池。”

    楚斐这艘船上的船长闻言笑道,他是常年往来这片海域的,没有被楚斐商会雇佣之前,就是驾驶商船,往来漠洲、弋兰、新离以及南虞和大乾的,也曾随着这里的商队,进入过漠洲几次,对这里还算是有些了解。

    “那他们是怎么抗住西陆人的进攻的?”

    楚斐更加懵逼了,这样的漠洲人,从他现在所见为止,漠洲军的战力也不够强,这样既没有坚固的防线,也没有强悍的战力的情况下,这些漠洲人,当年是怎么打败西陆人,将他们撵了出去的?

    “靠人堆啊!西陆人自己那边的问题也不小,进攻顺利了之后,变得十分的散乱起来,然后这些漠洲人就靠着人数更多的军队去堆,硬是堆出来一场场的胜利,将西陆人斩杀了许多,也撵出了家门。”

    这名船长再道,这些事情他们常往来这边的人,都清楚一些。知道真实的情况,没有西陆人自己粉饰的那么好,而是很有些丢脸的被人打了回去。

    “唉我去!你这么一说,我连打下这里的兴趣都淡去了好多。”

    楚斐无语的说道,面对这样的敌人,他真的熄灭了太多的战斗欲望。

    “您可千万别这么想!现在漠洲这边也是该有些精锐军队的,他们从西陆人那里也是学了很多东西的。您可别因为我瞎说几句话,而轻敌了,那我这罪过可就大了。”

    船长连忙摆手道上一句,这要是楚斐因为轻敌,出了点错误,导致战败,那他就是大罪过了。

    “放心吧。我就是这么一说,不会的。”

    楚斐对他笑笑,言道一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