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盛世韶华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 再战漠洲军
    “再过几年,等言儿再长大一些,我就会卸下这个位置,去当一个逍遥国公。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不希望你们跟着我离开,除了屠休那边,我有私心在,仍旧会将他绑在乾西之外,其余你们所有人,尤其是你们哥仨,你们帮我走到了现在,那现在就让我帮你们一次,也让我心中舒服一点,好不?”

    楚斐接着说道,语气带着些央求,他真的想所有人都过得好,而不是这些人一次次的拒绝他,然后跟在他的身边。兄弟们的心意,他再明白不过,可他也想为他们做些什么。

    现在他有这个能力,也有这个机会,他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而在这之后,这几年的时间过去,他离开乾军之后,他们身上属于他的‘印记’,会一点点淡去,待到那个时候,所有他们再立的新功,就和他一点点关系都没有了,成就的就是他们自己的名声。

    他在朝歌之中,听着传回的一场场捷报上,都是这些兄弟们的名字,听着朝歌民众那一声声赞叹、欢呼,是为他们而响起,那他会比现在高兴的太多太多。

    “你说的不对。”

    贺云苏言道一句,然后一脚踹在楚斐身上。

    “这一次,还听你的。不过别想把我们撇开,燕王殿下接了这个位置之后,你还得带着我们,一起浪迹天涯去,那么好的处处风光,不仅你的女人们没看过,我们也没看过。打小就说好了一起去看看,你不能耍赖!”

    贺云乞补上一脚,说上一句。

    “你丫个倒霉样!三爷不在,你再伤了的时候,谁特么给你守着去!”

    贺北山最后上前,连着踹了好几脚。

    然后哥仨就走了,离开了楚斐的帅帐。

    “你们都是这么相处的么?”

    林擎看傻了眼,喃喃道。

    “不让他们出出气,他们怎么听话?一帮瘪犊子玩意,好容易都走到现在了,老子是什么都不缺了,他们可还不够啊!”

    楚斐站起来,擦去身上的脚印,言道一句。

    “这一次之所以不让你参与主攻,并不是因为不让你去分他们仨的战功,而是你现在不需要更多的战功。你需要的是稳,而不是进。第十五集团军以后也会常驻漠洲,你在这领军沉淀几年,再精进精进武艺,打磨打磨性子,以后自然有更大的用武之地。

    而且还有一点,我要先告诉你。我并不会等那么多年,最多两三年时间,我大概就会挂印,届时那哥仨必然会想要撂挑子,若那个时候我派来的人,能够劝住他们还好,若是劝不住,你要在这里守好这片地域。”

    楚斐接着对林擎说道。

    他现在其实已经有了一些打算,他要提前做下一些布置。

    “这、、”

    林擎有些愕然,倒是并非对楚斐如此笃定能够拿下这里的惊讶,而是自己居然会是楚斐安排后手之一的愕然。

    “没有什么这这那那的,就是看你小子还算顺眼。能不能行,给个痛快话。”

    楚斐却是没有跟他扯皮,也没有具体解释,直接一瞪眼睛问道。

    “行!”

    林擎点点头,也不再多问,直接应了下来。

    ······

    “屠兄,对不住了!”

    十一天之后,屠休送达战书回返,跟楚斐在帐中密谈半个时辰之后,楚斐起身一礼道。

    “你又来!早都说好了的事,就别再多说这些没用的了,乾西那边交给我,你放心。”

    屠休将他扶起,给了他一拳,言道一句。

    然后屠休对着楚斐施上一礼,卸去了自己的战甲,离开帅帐,乘上一艘留下来的商船,出海向东行去,返回乾西。

    “这犊子到底在合计什么玩意,怎么越发琢磨不透了呢?”

    这段时间其实就一直在注意楚斐举动的贺家兄弟,聚到一处,看着屠休乘船而去的身影,贺北山嘀咕道。

    “反正没憋好屁!”

    贺云苏道。

    “咱们去问问?”

    贺北山再道。

    两位兄长刚想点头,却是发现营中已经响起了拔营的号角,楚斐笑盈盈的看了他们一眼,然后骑上夔鹿,已经先行带着亲兵营,往前去了,根本就没有打算给他们询问的机会。

    “等着吧。这犊子不想说的话,咱们什么时候套出来过了?现在就等着看他究竟什么意思吧。”

    贺云乞言道一句,轻声一叹,向着已经集结起来的冠武第一军走去。

    贺云苏和贺北山的麾下也集结好了,不得已,两人也得作罢,先行率军前行。

    ······

    “陛下,綦国公传信。”

    而另一边紫元阁内,汪承喜带着一封鹰信走进,将之交给叶藉。

    “这小子又有什么幺蛾子。”

    叶藉一边打开鹰信,一边嘀咕一句。

    “子武,你看看吧。”

    片刻之后,叶藉轻蹙着眉头,对叶辛言道一句,让汪承喜将鹰信拿到叶辛那边去。

    “父皇。我自己动手吧。”

    叶辛双拳紧紧攥了起来,面色也是铁青之极,好半晌后,才松开拳头,对着叶藉道。

    “你觉得两者孰轻孰重,文斓意欲又是何在?”

    叶藉没有直接应下或是拒绝,而是反问一句。

    “我知道他是想要帮我,但、、、”

    叶辛回道。

    “依他所言吧。”

    叶藉却是如此言道一句,并没有再多说,而是对着汪承喜摆摆手,离开紫元阁,先是去了一趟内宫,然后向着宫城之外走去。

    ······

    “收拾一下,我们回朝歌。”

    林州海畔小城,赫歌对着众女言道一句。

    “这么突然?”

    众女惊讶的看向赫歌,有些懵。

    “该回家了啊。总不能把孩子都生在这边不是。”

    赫歌并没有多说,只是笑着对她们说上一句,然后望向了南方一眼,而后收回目光,催促着众姐妹去收拾行李。

    两个时辰之后,千余护卫护送着十驾大马车,向着东方行去。

    与此同时。

    耀辉山口,也就是漠洲北部这个半岛与漠洲大陆的连接之处,按照约定时间列阵而对的乾军、漠洲军,也都摆开了自己的阵列。

    “来。这回咱们玩会这家伙。”

    楚斐并没有身在阵前,他不仅不会身临阵先去冲阵,事实上他连战场都没有去。反正战局布置已经安排下去了,其余的就交给场上众将了。

    他自己则是带着亲兵营,费劲巴力的抬了十门火炮,还有一箱子一箱子的炮弹和火药上来。

    待得漠洲军方一列阵,向着山口压过来,并且进入射程之后,他便是对亲兵营的将士们招呼了一声,把火炮装填好,然后瞄准了过去,点燃了引信。

    “轰”的一声,楚斐所在的第一门火炮发出了轰鸣,然后其余九门跟着发出了喧嚣。这一战,乾军所用的,其实就这十门火炮,其余的楚斐并没有打算动用。就像叶藉说的那样,他们也该让人正视一下他们的兵锋,而不只是火炮的威慑。

    所以这一次,战场主要还是交给战士们去打,火炮就是凑个热闹,显示一下他们不是没有,只是不用而已。

    但这东西,也有一定的用处,不是说它轰进敌阵的杀伤力,而是它这一次取代了号角和战鼓,楚斐这边的火炮一响,就是给冠武军吹响了进攻的号角。

    “冠武军!”

    “冠武天下!”

    这一次冠武军没有分开,三军完整成阵,简单的锋矢阵,在贺家兄弟三人为锋锐的带领下,径直高喊一声战号,向着漠洲军冲去。

    漠洲军一方,三万重甲步卒当先列阵,在山口处挡向冠武军。这里的地势条件在这里,出了这里这一片地域尽是平原,更利于骑兵作战,所以这里愿或者不愿,只要乾军从这里出现,其实都将是一个重要的战场,也是最有可能抵挡住乾军骑兵锋锐的一处地方。

    可惜,他们这些在漠洲算得上是精锐的,重甲步卒,面对上的是冠武军。贺云乞一杆银戟在前,挥戟横扫勾起漠洲军士卒一面方牌大盾,贺云乞连珠箭从这个缝隙连连射出,随后贺北山蛮横冲入,一杆重镋飞速的左右拍砸,将这里的小片敌军清空。

    “杀!”

    紧随其后的是三人的亲兵营,贺云乞的亲兵营人数和楚斐一样,都是两营一千六百人,这时候左右各半,手中甩掷出带着铁钩的绳索,抓在一面面大盾之上,然后沿着山口峭壁的狭窄缝隙,绕马向后,将敌军手中的大盾一个个拉倒,拖拽在马后。

    随即贺云苏的亲兵营,连珠箭射出,不给敌军转圜阵型,让后续兵马顶到前边来的机会,趁着这个缝隙,开始一个个精准的将自己的箭矢送出,从敌军战甲缝隙处,杀伤敌军。

    最后贺北山的亲兵营悍然冲上,人手一杆牛头镋,狂拍猛砸,跟贺北山一样,蛮横的将敌军的阵列撕开,清出一片空地出来。

    之后才是冠武军三军将士们,他们手持着长槊,一队队的在亲兵营将士留出的缝隙之间,精准的纵马而过,然后跟上最前三位将军的脚步,杀入敌军之中。

    只一个冲锋,冠武军便是从敌军重甲步卒的阵列中一冲而过,只留下万余倒下的敌军,将他们冲过之路,染得血腥一片。

    “点狼烟!”

    山上楚斐拿着千里眼,观察清楚情况之后,当即对着麾下亲兵下令道。

    九道明黄色的狼烟,被亲兵们点燃而起。

    “海宁铁骑!出战!”

    西侧,已经赶赴战场侧翼的赵火,大吼一声,帅旗挥舞,带着海宁铁骑,悍然前冲,无视他们眼前的漠洲军十万将士一样。

    “十五集团军!出战!”

    林擎带着第十五集团军半数人手,从东侧出现,他们没有冲的那么坚决,而是游射,将手中的箭矢,一蓬又一蓬的射向挡在他们身前的十万敌军阵中,然后迅速后撤,再复又来上下一轮。

    “将士们!我们能不能再大乾站住脚,就在这一战!杀!”

    斯芬萨对着麾下的将士们喊上一句,然后素手一挥,其所部将士,列成长龙,围在敌军后方,手中的羽箭向前一片片射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