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盛世韶华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八章 漠洲大捷
    “这边交给你们了!”

    贺云乞对着麾下将领喊道一句,然后哥仨对视一眼,带着从后赶上来的亲兵营再一次前冲。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贺云乞一杆银戟在左,贺北山一杆墨镋在右,两兄弟都没有选择其他的招式,皆是利用手中兵器之沉重和自身的力道,两侧拍砸而出,像是两头发疯的猛兽一样,将一个个漠洲军将士拍飞砸倒开去,简单而有效。

    而贺云苏落在他们两人身后,手中弓箭就没有停过,从两人中间缝隙,一箭又一箭的不断射出。

    “分!”

    待到贺云苏射空了带着的所有箭矢之后,对着另外哥俩喊道一声,手中提起自己的三尖两刃刀,带着自己的亲兵营冲向左翼。

    与此同时贺北山向右再进,带着自己的亲兵营,列阵在右。

    贺云乞的亲兵营则立刻紧贴在自家主将之后。

    一个箭头变成了三个箭头,齐头并进,互相掩护,直奔漠洲军中军旌旗最多之处杀去。

    他们的身后冠武军三军,也是各自分开,各成麟鸾舞战阵,跟在自家主将的身后,其实并没有被间断,仍旧衔接在一起。就像是这三支锋利的羽箭,托起一道灿烂的粗壮尾焰一样。

    破过漠洲军的三万重甲步卒之后,剩余的漠洲军,对冠武军根本形成不了太多的抵抗,尽管他们的兵甲在乾国一众所见的漠洲军中,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但是跟冠武军或者任何一支乾军相比,都仍旧简陋的不能再简陋。

    而那三万重甲步卒,尽管还剩下大半,但是以他们的速度,想要追得上冠武军的速度,纯属做梦。再被冠武军破阵的那一刻之后,他们就已经算是脱离这场战斗了,只能将剩余的胜利希望,寄托给身后的将士们。

    这,也正是楚斐的目的所在。

    他起先并不知道漠洲军会有这样一支重甲步卒,可这不是关键,关键是在这场战斗之中,在这个位置上,就必须有一支漠洲军来挡在这个山口,来将冠武军挡在山口之内,不让他们扩散出来。

    而这支军队也必将是漠洲军的精锐。

    如此,一旦冲破这一刀防线,其后的漠洲军将士,再想要去挡住已经杀心大起的冠武军,就不太那么可能了,冠武军将会如狂龙入海一般,开始翻涛倒浪,随心所欲。

    实际情况,也跟楚斐所想相差不多,冠武军的长槊,将一个个漠洲军将士刺中、斩杀,或者是拍飞出去。而这个时候,漠洲军将士们的兵器绝大多数,甚至都还没有来的及够到冠武军的将士们。

    一寸长一寸强,这不仅可以用在个人角武之上,用在战场上同样贴切。

    至于更远处,冠武军那默契的配合,和楚斐那种训练的作用,也就体现了出来。冠武军在外侧的将士,可以毫不在意从自己头顶,或者耳边,甚至是擦着面甲过去的箭矢,因为那是他们身后的袍泽射出来的,帮助他们杀敌的。

    但是漠洲军不行,别说他们的人敢不敢在这种情况下向他们射出箭矢,弓箭的射距又有没有冠武军的远。只要他们敢射,先死的也只会是他们自己人,更或者直接将他们身前的同袍先吓得溃散了。

    默契射击,这个词,说来简单,但是没有接受过这种训练,没有对身后袍泽的绝对相信,别说是临时起意,就是再长时间的去训练,也根本做不到。

    其意义不再前者,而在后者,没有这种绝对的信任,再多的训练,都是白扯。练时尚可做到的,战时却也仍旧不行。

    而冠武军这边,早就已经习惯了这些,从那全军上下一同自责领杖的一刻,便是已经留下了这个基础。

    所以哪怕是同样接受过这种训练,他们却是能够比龙骧军、炽羽军的将士们都做的更好,不止是不在意头顶的箭矢,哪怕是身后箭矢擦着他们的面甲,在面甲上带起一道划痕飞过,他们都可毫不在意。

    这不只是因为冠武军训练的时间更长,而是在于他们对彼此的信任更高。

    甚至龙骧军、炽羽军、虓虎军能够初步做到如此,都是因为冠武军当时给他们做到的榜样的作用,而且在其中占据这很大很大的因素。

    让得这三军将士,也看到了什么叫做对袍泽兄弟的信任。

    “提醒一下西线。”

    山上观战的楚斐,将目光投注到海宁铁骑那边,发现他们也已经破阵而出,斩杀敌军步卒两万余,将敌阵从中直直破开一个宽阔的条形缺口。

    随即楚斐下令道。

    楚斐明白赵火的心思,他同样迫切的希望这支新的海宁铁骑,可以延续关鹰铁骑的风采,也渴望展示出不逊于冠武军的强横来。

    但是赵火可以继续前进,却是不能将西线的布局打乱,不能让西线成为缺口。

    所以一发炮弹呼啸而出,落在海宁铁骑冲锋前路的数百步外,给予赵火提醒。

    “第一军随我前冲,斩敌中军!其余各军,杀回去,不让一个敌军逃脱!”

    赵火随即反应过来,然后当即下令道。

    然后赵火的副帅直接带着剩余诸军回返,杀了一个回马枪。而赵火则是带着海宁铁骑第一军,继续前冲。

    “大哥!你们继续往前,我去支援赵火!”

    而这一发炮弹在开战后突然出现,也是引起了冠武军一众的注意,贺北山喊道一句,当即带着自己所部冠武第三军,向着赵火的方向杀了过去,准备与其汇合,两军一起再向内攻去。

    “死!”

    漠洲军三位身着金甲的魁梧大将,挡住了贺云乞的前路,三柄大弯刀,一齐向着贺云乞斩落。

    贺云乞面不改色,一杆银戟舞动,从下上旋,将三柄大弯刀全部挡开,然后银戟蓦然停住,镰刀一样骤然勾斩,将两名漠洲军大将人头抛飞,旋即再跟一刺,将最后人刺中,远远甩飞出去。

    而贺云苏那边同样有两员漠洲战将迎上,贺云苏三尖两刃刀,微微一旋,左右分拍,将两名敌将战刀拍开,然后刀杆一抖,左右两个尖刺先后刺中两名敌将咽喉,将之斩杀。

    至于贺北山那边,倒是没有遇到敌将阻拦,不是没有来人,而是他突然转向,让得挡在前路的敌将没有了目标,然后选择从身后杀向贺云乞。

    这一次贺云乞却是没有理会这三人,一杆银戟仍旧只注意身前之敌,快速破阵。

    他的身后,两名冠武军偏将迎上,一人一槊刺出,便是将这两名漠洲军战将,挑起,然后槊杆一弯之间,被长槊上的留情结卡主的两个漠洲军战将,同样抛飞向前,跌落在地。

    至于赵火那边,同样没有人去抵挡,他那边破阵的十分突然,还没有来的及派战将过去。

    战场东线的战事,算是最平稳不过。林擎率领着麾下,只是一轮又一轮的游射,轻易不与敌军近身接战,偶有绕回不及的时候,林擎也会亲自提着一杆长槊,带着亲兵营杀出,将敌军击杀,给麾下将士们断后,然后再冲出敌阵,脱离战场。

    可以说,林擎以及他麾下的第十五集团军,已经很好的完成楚斐布置给他们的任务。

    反而是本应该最没有压力的后军那里,斯芬萨遭受到了严峻的考验。

    漠洲军不怕战败,甚至不怕强敌,因为这里是他们的土地,他们又信心在这片土地上跟任何敌人一直周旋下去,知道寻找到获胜之机的时候,再将他们全部赶出漠洲去,就像当初对西陆各国时所作的一样。

    所以当他们发现自己抵挡不住乾军的锋锐的时候,中军一部分人就开始向着后军转移,然后试图从后军破开包围,只要离开这里,大军最起码半数能够撤出这片战场,而不是被敌军全部斩杀,那他们就还有卷土重来的资本。

    然后斯芬萨就愕然的发现,本来他们才该是进攻的哪一方,或者说这场战斗中,最轻松的只是阻敌的哪一方,突然就变成了防守的一方,而且是接受漠洲军足有近二十万大军猛攻的哪一方,攻守瞬间易位。

    “顶住!给我杀!”

    但是她没有选择后退,因为这一退,她就将在乾国再无立身之地,一个兰国公的爵位能保存下来,都是最好的情况,她的所有打算都将成了泡影。

    可她这一支队伍,本就不是太过强大,或者说本就算不上一支铁军,而不是他们的战斗力有多菜。相反,这支队伍中绝大多数,都是当初弋兰各国近卫军组成的,战斗力怎么都比漠洲军要更强一些。

    而这一切还都是由她一手造成的,若非她的归附,这支军队也就不会失去战心。但那样其实也根本不会有他们站在这里的这一刻。

    所以不是没有办法解决这一问题,而是还取决与斯芬萨的抉择,他们可以接受一个退过一次的主将,却不可能追随一个一次次,每次都退缩,每次都自己保全好自己的主将。

    斯芬萨纠结良久之后,终于还是拎起了长剑,亲身站在了战列的最前方,这一次她终于是豁上了自己的命,下了一次重注。

    “杀!”

    这一下,斯芬萨麾下的将士们,尤其是本就是她近卫军的那些将士,像是打起了鸡血一样,弓箭什么的,一边玩去吧!一个个手持长剑,跟着斯芬萨并肩而立,在这里展开了整场战斗中,最激烈的一场鏖战。

    他们以自己为墙,牢牢的将漠洲军挡在了这里,没有让敌军能攻出一步,甚至他们还向前压进了百步远,且脚下踩着一片片倒下的漠洲军将士,仍在奋力向前压去。

    这一刻他们忘却了什么战斗部署,他们就不是想要守住这里,不是想要不让敌军逃出去,而是想要战!想要更多的杀敌!他们要将这段时间以来,所有压抑在自己心里的东西,在这一战中全部的释放出去,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

    因为他们是战士!

    以往他们是弋兰的战士,但是他们放下了手中的兵器、褪下了身上的战甲。

    但这并非他们真心所愿。

    现在他们为大乾而战,出乎真心多少,其实可以忽略不计,他们就是要展示出自己身为一个战士的悍勇,身为一个战士的职责。

    若是不能随着他们曾经的君主,保住他们曾经的荣耀,那就跟随着他们的将军,在大乾建立新的荣耀。只要那个人是值得的,那他们无所畏惧!

    “点狼烟。”

    楚斐手中千里眼的视野之中,贺云乞的银戟,已经一戟将漠洲军中,那杆最大的战旗斩落,在冠武军的身后,不是追击的敌军,而是向着两侧逸散出去、向着他们来处山口内,想要逃亡的败军。

    而另一边,赵火和贺北山汇合之后,看到漠洲军之中倒落的大旗,一边用一句临时学来的漠洲通用语‘降者不杀’大喊着,一边向着斯芬萨那边驰援而去。

    所以楚斐也是再次下达点燃狼烟的命令,再次有九道狼烟燃起,这一次却是红色的。

    “点狼烟!”

    漠洲北岸海上,临近这边一些的乾西商会商船上,一名观察着这边情况的护卫,顿时大声喊道。随后这艘商船上,点燃红色的狼烟。

    然后从这里向着东西两侧,在海上,一艘艘商船点燃红色狼烟,给水师送达登岸的命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