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盛世韶华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九章 抓了条大鱼
    随着红色狼烟,被一个个商船,在海面上传递燃起,给水师所部传递命令。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水师众将士,一股一股的从示意登岸之地,向着漠洲大陆上进发。

    沿岸并没有什么抵抗,这一带被水师炮火洗礼过之后,其实也差不多算是尽数掌握在了乾军手中的了,漠洲方面没有办法调兵过来驻守,毕竟适宜的地方就这么多,他们即便过来驻守了,面对的也将是乾军的炮火,而根本不是乾军战士本身。

    再加上,漠洲军,尤其是漠洲北部各军,不说在弋兰的时候,就已经被楚斐他们干掉了三十多万,现在这边本就没有多少剩余,即便是剩余的,也都被征召加入到大军之中,正在耀辉山脉那边挨锤呢。

    所以无论是登岸、还是向前推进,水师这边的队伍都极其的顺利。

    若是从天空俯瞰的话,一支支乾军水师队伍,像是一条条逆流的江水一样,从漠洲北部海岸发源,向着漠洲内部流去,一条一条的将漠洲北部地域,分成了一块一块的,然后再其中偶有分流,然后复在聚集到一起。

    而后便是本就剩余不多的原漠洲北部十三国的民众,开始被水师将士们带到一起,然后驱逐向南,赶鸭子似的,乱哄哄的。

    也偶有火焰腾起或者鲜血点缀,亦或是火炮轰鸣,给这幅画面上增添着硝烟、血腥和残酷。

    但是若说在弋兰乾军将士还有些许的仁慈和不忍,在这里却是没有。而这其中最大的原因,其实就在于,在弋兰那里,他们是无缘无故进攻的那一方。而在这里,漠洲这样的地方,大乾没有先来打一遍就不错了,你还敢主动挑衅?那就要付出代价来!

    而另一边,在耀辉山口的主战场,其实乾军反而还是仁慈了一些的,所有觉得胜利无望,而放下兵器求活的漠洲军,乾军都并没有再去斩杀,而是将所有人都分批看押了起来。

    可能也就是那些试图冲过耀辉山口,慌不择路想要从那里逃走的人了。因为面对他们的不是另外三侧的刀剑或者弓箭,而是火炮。

    在他们发现前方敌军薄弱,而不肯放下兵器投降,反而是准备杀出去,想办法逃离的那一刻,二百门火炮发出了轰鸣。它们发射的不再是沉重的实心炮弹,而是当初歼灭了綦国最后一支骑兵的,那种出膛之后,会散成一片片锋锐的那种,近距离杀伤炮弹。

    强大的贯穿力,加上那种如炸雷一般的轰鸣声,和那种漫天覆盖而来的数量,是让人绝望的。

    那种想割麦子一样,成片成片的收割,那种眼前突然爆出一蓬蓬血雾的场面,没有几个人愿意在看到第二次,那是让人极度恐惧的。

    而这也加剧了漠洲军的投降速度,跟当初的綦军一样,在这种东西面前,没有人还有多少顽抗的心思,因为根本无法去抵抗。

    再加上乾军展现出来强大实力,投降是他们保命的唯一方式。能活着,怎样都比死了强,这一点,对绝大绝大多数人,都是一样的。

    火炮没有过多的参与到这场战斗当中,但是却仍旧算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最起码也是一个盖棺定论,减少乾军伤亡,尽快结束这场战斗的作用。

    “漠洲军之中,有没有漠洲这边的国王们?”

    战事结束之后,楚斐找到了贺云乞,问道。

    “有个家伙穿的金灿灿的,而且武艺十分不错,我和北山联手才拿了下来,至于是什么人,不知道,但应该地位不低。”

    贺云乞言道,他们是擒获了一些人,但是语言不通,对漠洲这边的了解也算不上太多,谁也不知道哪个是真正的大人物,也就只能照例从衣着等入手,做些判断了。

    “看着穿着不错的,都让人带过来看看。”

    楚斐点点头,再道一句。

    他也不会漠洲话,但是既然是来漠洲这边,也不会一点准备都没有。

    从原本的弋兰、而今的宁、林二州招募的将士,就有一些是会漠洲话的,另外就像那个商船的船长一样,也有不少常年往来这边的人,也都是会说漠洲话的。

    而且不是秦翎那种半吊子,而是主流的漠洲语言都会,尤其是漠洲官话,也就是岇果语,都十分娴熟。

    “你不是说要谈判的么?现在怎么谈?”

    贺云乞转身去带人将那些看起来尊贵一些的俘虏带过来,贺云苏带着人清理战场,其余各部也在清点战损,只有贺北山留在了楚斐身边,疑惑道。

    “打成这个德行了都,还怎么谈?找谁谈去?直接往南攻,都打下来得了个屁的。”

    贺北山再道一句,而这也就是他现在心中所想。

    因为他真的不觉得以他们遇到的这些漠洲军的孱弱战力,能够挡得住大乾一直南攻的步伐,他也同样并不认为,以冠武军、以乾军的实力,打下整个漠洲需要费多大的力气。

    这块地域说是一洲,但是实际面积只不过跟大乾而今的地域差不多大,甚至还稍有不及。至于人口、战力等等这些,更是跟大乾没法比。

    而他们若是把这里整个拿下来,那多大的功劳?出来作战的领兵将领,各个封个国公估计都没问题。毕竟以往或者说现在所有的大乾武将国公,也都是开疆拓土得来的封爵,他们将这里打下来,功劳也没差了多少。

    “你好像傻!”

    楚斐无语的白了他一眼,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对他道:

    “这事回头再仔细说给你听,现在别再说这些事,麻溜的玩蛋去。”

    “你大爷的!你才傻了!”

    贺北山无语的撇撇嘴,叼着跟雪茄溜达开了,省着挨揍。那天他攒劲踹了好几脚,省得这犊子找机会报复回来。

    “家主,那人是岇果大帝,哲坎立。”

    楚斐身边一名常来漠洲的商人,看着被贺云苏带人押过来的那些俘虏中的一人,走上前言道。

    “岇果大帝?抓了条大鱼?”

    楚斐一挑眉毛,笑了起来。

    “对。就是他,我去过一次岇果城,见这家伙出巡过一次,那个排场大的嘞,印象十分深刻,绝对不会差。”

    商人笑着回道,这几乎算是漠洲最大的一条鱼了,他也开心着呢,毕竟这一战他们也参与不少,虽然没有亲临战场,但是以他们起到的种种作用,赏赐也是绝对少不了的,抓到的鱼越大、战果越丰厚,赏赐也自然是越多的。

    “排场大?怎么个情况,念叨念叨。”

    楚斐来了兴趣,并没有过多去注意那边被押过来的一众,就那么晾着,反而是看向这个自家商队的商人,笑着问了起来。

    他呀,就喜欢排场大的。

    为啥嘞?

    排场大的,有钱啊!越有钱他越能狮子大开口,使劲去要更多的东西。

    谈判是必然要谈的,但是蛮族那边主动上门的他都要了那些东西,这边他还能放过了?

    “这家伙出行,坐着一个用金子做顶的大马车,老大老大了,上面还得有个百八十个侍女伺候着。然后城里还得铺路,三块里长的三丈宽的大地毯,呼啦啦那老些人,他一边前进,那些人一边轮换着往前扑,从宫门直到城门,一路都是这样。

    而且据说这家伙宫内的所有用品全是金子做的,就连夜壶都是纯金的。至于其他什么宝石啊,什么的,也都串成帘子,就挂在寝宫之中。对、他的马车上也有,这个我是亲眼看见过的。”

    商人吧嗒吧嗒的说道。

    “你不是唬我吧?里长、三丈宽的地毯?太夸张了吧!而且容纳这么些人的大马车,用纯金的顶,不怕塌了砸死啊!”

    楚斐翻翻白眼,觉得这家伙嘴上尽跑马车,夸大也有个边好不好。

    “我哪敢骗您啊!都是真的,我亲眼看到的。他那个马车不是木头的,而是铁做的,结实着呢。您是没看到,这家伙那马车,拉车的也不是马,而是大象,三十头大象。那地毯,也叫什么万兽毯,用各种野兽的毛皮缝制连接,然后修剪整齐的,边上还是金线勾边的。这事,您随便找个岇果城内的人,都知道。”

    那商人连忙拱手,苦笑道。

    “我去!”

    别说楚斐瞪大了眼睛,所有这跟前听见的人,都是瞪大了眼睛。

    “嘿嘿!”

    然后大伙就看见楚斐嘿嘿的笑了起来,然后走向了贺云乞那边。

    “哲坎立对吧?如果我没有猜错,你会乾语的吧?”

    楚斐笑着看向哲坎立,言道。

    他刚才听那商人说这些的时候,往这边瞥了一眼,就在他们都震惊与这货的排场的时候,这货露出了一个很是不屑的神情,然后快速隐去。

    所以楚斐猜测,他绝对是会乾语的,能听懂他们的话。

    “放了我,你们刚才说的那些东西,都是你们的。”

    哲坎立站了起来,对着楚斐道,这一刻竟然还有些牛哄哄的样子。

    “这个是什么人?”

    楚斐没有回应他的话,而是看向他身侧一人,这个人穿着比哲坎立差了些,但是也没有差太多,看起来也该是漠洲这边很大的一个人物才是。

    “那是我岇果大将军,若是你可以将他也放了,我会给你们更多的金子。”

    哲坎立再道一句。

    “找两个学过的弟兄,给他动动刑,就在这里。来两个人,扒开他的眼皮,让他一直看着。”

    楚斐指了指那个岇果大将军,又指了指哲坎立,吩咐道。

    然后现场就出现了惨绝人寰的一幕,虽然比圣狮城那次的场面差点,毕竟这次没有准备专业的东西,但是沸水什么的弄点还是不费劲的,然后、、那就不易细说了,反正比凌迟都还有视觉冲击力。

    看的场中一些没见过这场面的人,都是不禁干呕起来,尤其是那些跟来当翻译的商人,更是脸色煞白,早就不知道跑哪去呕吐,然后尽量不去听到这边的声音。

    而哲坎立呢,他也不想看,他也害怕,但是他却是躲都躲不了,被人押着跪在那,硬生生撑开眼皮,板着脑袋去看这一幕,一丝一毫都不让他错过。身体都在不住地颤抖,用抖如筛糠来形容,也毫不为过,心中早已胆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