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盛世韶华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一章 不下漠洲全境的原因
    “多谢大将军!”

    众将手中,都有着自己,以及自己所部麾下将士的封赏,都是单独的一封鹰信。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其中封赏最重的有两人,贺云乞、赵火,前者获封世袭罔替赤国公,后者获封海宁国公,晋从一品海宁大将军。

    其余众将获赏也都不轻,算得上皆大欢喜。

    尤其是斯芬萨,她虽然没有再增加爵位,但是品级向上升了两级,为正二品明兰大将军,也算是对她当时的战斗表现,给予了认可。

    只有一人是没有任何封赏的,那就是楚斐自己。

    这一战之中,楚斐没有再得一点封赏,并不是因为他没有参战,即便没有参战,身为领军主帅,战斗是他一手布置的,战功也绝对不小,真要论起来,封赏绝不会比任何一个人差,只会比任何人都多。

    可是这些被楚斐全部分摊在了他们身上,这也是他们得到封赏后,向楚斐道谢的原因。

    “谢陛下就好,没有必要谢我了。”

    楚斐笑着摆摆手,他也不是没有私心的,不要任何赏赐,是为了能给贺云乞这个国公位前面加上一个世袭罔替的,可也不能做的太过明显,所以就消了自己的功劳,向上报战功的时候,给大家都多报了一些,匀了下去。

    但是能够真的获得封赏,那就不是他的功劳了,还是叶藉的大度。毕竟他只是负责报,批还是需要叶藉来批,最终的封赏也是叶藉给出的,可不要谢错了人。

    “自然永记圣恩!”

    众将言道,表下忠心,毕竟这些人也都知道楚斐对陛下的忠心,跟陛下的关系亲近,这时候若是表现不好,被记上小本本了,那可就要倒霉了。

    “之前诸位将军都有言及,为何我们不继续攻下漠洲全境,今天人齐,我就给大伙一起说说。”

    然后楚斐再说道,这段时间,已经不止一名将领向他请命,或者问出心中疑惑,对他们而言,所有遇到的漠洲军,战力真的不堪一击,他们不明白为什么不再进军,而是跟漠洲人谈什么条件、签什么协议。

    之前楚斐没有一个个去解释,甚至贺北山那边都让他自己回去先想着,就是为了今日,将众将聚齐之后,一并给他们说清楚。

    “在此之前,我先问大家一个问题,大乾强不强?”

    见众将将目光全部投注到自己身上之后,楚斐再开口道,却是先向众人问道,而非释疑。

    “当然强!咱们乾军无敌!”

    这是田帛,冠武第一军新任的主将,从当初不服楚斐,到跟着楚斐一场场战斗打到现在,各场大战,綦国也好、弋兰也好、漠洲这里也好,他更是都参与其中,自然也见证了这一场场的大胜,这样的乾军在他眼中就是无敌的,冠武军则是在乾军中无敌。

    “虽然不是很愿意承认,但就我认知里的各国军队,大乾绝对最强,除此之外大乾的后勤补给、战甲兵器,同样也都是最强的。这样的大乾若是都不能算是强,那我真的不知道,世间还有哪里算得上强。”

    斯芬萨也说道一句,身处其中,参与这场战斗之后,她才更加深切的感觉到乾军战斗力的强大,乾军装备的强大,以及那永远充足的后勤补给,从不会有削减的封赏,都绝对的首屈一指,感慨颇深。

    而其他众将,自然也是同意这一点,他们绝大多数人,都和田帛一样,在他们心中,而今的乾军,就是天下无敌的。

    “那若是除了大乾之外,天下所有国度,皆是敌人呢?你们还觉得大乾是必胜的吗?还觉得大乾是无敌的吗?”

    楚斐再问道。

    这一次有人仍旧言说乾军无敌,有人陷入迟疑,有人深思,有人认为不是,看法不再一致。

    “若是那种情况下,即便大乾能够一时无敌于天下,但也必不长久。甚至更有可能的情况,是大乾瞬间崩塌,被天下各国瓜分干净。”

    赵火言道。

    “正是如此。所以我们不能再进,我们要展现出乾军无敌的锋芒,给予其他各国以震慑,让他们明白大乾才是天下最强的国度。但是我们不能将他们全部逼成我们的敌人,那样对大乾而言,并非什么好事。”

    楚斐点点头,言道。

    “所以我们可以大破漠洲军,却不能拿下整个漠洲。因为那样一来,大乾的锋芒展示的太过,会有太多的人不再只是被慑服,而是感到害怕和恐惧,怕他们接下来成为第二个漠洲,成为大乾一下个攻灭的对象,自己的土地成为大乾新地。然后联合到一起去,将大乾当做敌人。”

    贺云乞接言道。

    这不是战力强弱、国力强弱的问题,而是地域的问题,梧国、轲迦、嘉罗三国加起来其实也就比漠洲地域大上少许,而大乾若是再拿下整个漠洲,加上现有国土,那其实已经除去蛮族地域之外,天下各国,包括裕洲新离在内,加起来都未必有大乾国土更多。

    这是一种什么概念?

    天下所有土地,乾国占去一半!这是何等样的强大,又是何等样的威胁。

    “正是如此。但这还只是其一,其二,胜极便也是衰败的开始,就像当年的大启,那种盛况,是而今的大乾同样仍旧差上一筹的,可是放眼天下无敌手之后呢?安于享乐,两代铁血战兵没了之后,瞬间崩毁。”

    楚斐点点头,然后接着道。

    “诸位,我们不能像大启那些亡国之兵一样,我们不能忘战,而留下的这所有他国疆域,就都是提醒着我们,绝不忘战的动力。

    因为只要我们有一日忘战了,今日漠洲军之状,便是我们的明日。我们给予他们的,他们只会加倍还回来!而且这个仇恨,只会随着时间越埋越深,越来越剧烈!

    在座诸位,都将是日后第一批驻守漠洲的大乾将士,我希望诸君牢记这一点,因为我们都不想看到,有一日是我们在那里乞活的样子。

    还有许多人,参与过綦国一战,去想一想,最后那些綦国将士们的赴死,想一想他们的那种亡国时候的无奈和仇恨。因为我们一旦忘战了,那便是我们的将来,或者我们子孙后代的将来。

    大乾武运永昌!这就是我们的责任,历代乾军都将传承下去,铭记在心头的责任。这个责任自我们的先辈开始,现在由我们传承,以后我们也要好好地传给后辈们。

    诸君,请谨记!”

    随即楚斐起身,看向众将,恳切言谈,然后深施一礼。

    “我等至死不敢丝毫忘却!”

    众将起身,向着楚斐,亦是向着楚斐身后的乾旗,深施一礼,朗声喝道。

    “三日之后,第一集团军,炽羽军,将会赶来。陛下着令组建赤岩边军,赤国公将成为赤岩边军主帅,贺云苏、贺北山两位将军为副帅,冠武第三军划归你部,并第一集团军整编为赤岩边军,另后续会有从宁州、林州征召兵源补足,你部辖下为一府之数。

    炽羽军并海宁铁骑,为第二百战军,由海宁国公率领。

    第十五集团军驻扎赤州,人员没有变动。

    明兰大将军,你部并入冠武军,为新的冠武第三军。

    现在请各位将军回营,完成改编。第十五集团将士,请林帅率领,与三日后一同抵达赤州官员接洽,负责接应后续赤州移民事宜。

    水师众将士,暂且请仍旧守好边线,带赤岩边军整合完毕之后,与你部交接防务。”

    随即楚斐直身,下达整改命令。

    “是!末将等领命。”

    众将应道,然后告辞离开。

    “你这犊子,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但是有三人例外,贺家哥仨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在众人离开之后,问向楚斐。

    “其实我刚才还有一个不继续进攻的原因,没有说,你们猜猜是啥?”

    楚斐示意哥仨坐下,笑着道。

    “你别嬉皮笑脸的,这次不能让你糊弄过去,你快点说说!”

    贺北山凑到楚斐跟前,先是一把将他按回了座位上,然后激恼的道。

    “封无可封,赏无可赏!”

    贺云苏却是突然道,然后定定的看着楚斐。

    “对啊!

    我和敖帅还是有些不一样的,他成名在大乾真正开始展现大国姿态的时候,那时候打下一个个中原诸侯的地域,再加上一个最初的建国功勋,所以封了世袭国公,然后又成了镇军大将军。

    可是那是多少年积累下来的?

    那时候大乾远没有现在这么强大,战斗也没有这么轻松,所以推进缓慢,但是将中原割据数百年的局面结束,其实功劳远比我们现在大得多了。

    但那时候需要封赏的人也更多,文臣武将的一堆,所以即便是敖帅,其实也没有我现在得到的封赏更多。只是在灭了綦国之后,封了一个世袭王侯,算是有了些弥补。

    而在乾国稳定了、彻底占据了整个中原之后,大乾其实是没有太多战事的,别说是军中士卒了,就是敖帅其实在这后面的二三十年中,也是没有什么功劳和封赏可领的。

    可我们的情况不一样,先不说从昭和开始,我便侥幸的立了一个灭国之功,然后乾西的建立,灭綦一战等等,都是大功劳,参与的都是大战事,加上陛下有意的原因,我得到一个世袭国公位。

    本来也没啥,反正大乾已经决定不再向外征战了,安稳个十年二十年的,到时候大不了我也跟敖帅一个待遇嘛。

    可是弋兰这边一出事,我们又跑过来灭了一国,破敌之功、灭国之功,加在一起,我这个主帅,又得到一个世袭国公位。

    可是这还没完呢啊!

    现在咱们又来了漠洲,又是一样破敌、灭国的,尽管这些漠洲小国,即便算上岇果,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强敌。可是灭国就是灭国、破敌八十万大军,就是破敌八十万大军,这跟战力无关,只跟结果有关。

    这一战若还是我一槊挑了哲坎立,然后长驱直入,带着你们把漠洲整个拿下来了,陛下怎么封赏我?

    现在就给我一个世袭王侯的爵位?还是再给我一个世袭国公位?

    太年轻了,而且仍在领军之中,继续扩大着我在乾军中的影响力。无论我之前跟皇族的关系怎样,无论我是不是跟后族有关系,皇族对我的忌惮和提防,都会直接提升到很高的一个程度。

    可若是不赏呢?

    也不行,毕竟全军将士都看着呢,有功不赏,那乾军之前打下的底子,不是都直接自己放弃了吗。

    从我这里开始,他们会想连我都得不到封赏,那他们又怎么可能得到,或者即便得到了是不是也是被削减过的,而不会去想是不是我已经不该再受赏了,没法再赏了,我之前受的封赏和提拔,又有多少在那时候其实是过溢的。

    而且战事现在就止了嘛?

    并没有啊!

    蛮族已经开始动了,西陆将再展战事,其他各国,乃至于大乾都仍旧会被牵扯到,早早晚晚而已的事。我们之后还有更多的立功的机会。

    所以我不能在这个位置上久待,环境不一样,不允许我再向敖帅那样,一直在这个位置上,那么多年。

    甚至包括你们,也都需要安定下来了,而不是再跟着去四处外战,该换一批人去展示大乾的兵锋了。”

    楚斐缓缓言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