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盛世韶华 > 章节目录 第八十五章 失望和羡慕
    “些许微不足道之功,全依仗我大乾陛下厚爱,亦依仗大乾之鼎盛而已,倒是真的不足言道,可谈不上有什么风采。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不过陛下既然开口了,楚斐自是敢不从命。”

    楚斐眉头轻轻一挑,他倒是没有想到轲迦大帝会来这么一出儿,因为而今他也好,乾军也好,其实都已经有着充足的、十分辉煌的战绩摆在那里,不存在是个名不符实的蠢货的可能,这个举动其实并无太多必要。

    但是他也大致明白轲迦大帝是个什么意思,所以并没有拒绝,直接应承了下来,借此机会给轲迦这帮不老实的上上课,也不错。

    “这事也没有必要大张旗鼓,不如就朕的禁卫军和大将军麾下各出千人,演武一场,如何?”

    轲迦大帝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再道。

    “遵陛下所言。”

    楚斐自无不可,再次应下。

    “达喀尔,就你率队领教一下大乾战神的风采吧。”

    轲迦大帝看向一旁的一个魁梧战将,言道。

    “遵命,陛下。”

    身高九尺有余,腰后配着一并硕大弯刀的达喀尔,躬身应下。

    “诸位,咱们先行转道?”

    轲迦大帝起身,对着众人言语一句,然后便先行向着殿外走去。虽是问句,却根本就是一道命令。

    出得大殿,倒也没有真的走多远,轲迦这边,即便是皇宫,其实也是一个巨大的堡垒群,出了这个大殿,就是一个小广场,若是有敌人攻到这里,这里也可以当做最后一个聚兵防守的地方,跟大殿上方的哨塔,可以呼应作战。

    而这一次,这里就将是楚斐带人跟轲迦禁卫军比试的地方。

    出得大殿之后,达喀尔便已经对着轲迦大帝再施一礼之后,先行离开,仅仅片刻便是将一千精悍的禁卫军带回,列阵在广场之上。

    让得众人意外的是,楚斐并没有离开去调兵,也并没有示意斯芬萨前去带一支千人队过来,仍旧站在大殿门口,落后轲迦大帝半步的地方,从出来就没动过地方。

    “陛下,可以开始了。”

    等到达喀尔带人列阵完毕之后,楚斐轻笑道。

    “哦?大将军这是准备以一敌千?”

    轲迦大帝挑眉道。

    “那倒不是,不过百人足以。”

    楚斐这一刻傲然之气上涌,笑着回道。

    “哈哈!好!大将军请便。”

    轲迦大帝朗笑一声,不再看向楚斐,眼中绽放精光,对着达喀尔微微点点头,然后伸手示意一下。

    “明兰轻骑,结阵!”

    楚斐大步向前,走到达喀尔对面的地方,伸手示意,待跟随而来的斯芬萨,以及百名亲兵聚集到身边之后,朗喝一声。

    “喏!”

    斯芬萨站于楚斐身后,带领百人亲兵,齐喝一声。举盾架剑,成锋矢阵向前。

    “方阵就行,无我帅令,不准向前。给我两面盾。”

    楚斐轻笑这摆摆手,言道一句,然后从明兰轻骑两名亲兵手中,要过两面覆铁圆盾。

    “楚大将军,未免太过轻视我等了!”

    达喀尔此时再也忍不住,用并不熟练的乾语,暴喝一声,怒视楚斐。他感觉自己受到了轻蔑,以及侮辱。

    “战士,用手中的兵器,获取对手的尊重,而不是嘴。”

    楚斐清喝一声,双手各持一盾,大步向前。然后踱步,变成急奔,一个人冲向对面的轲迦禁卫军。

    “战!”

    达喀尔怒喝一声,当先向着楚斐迎来,身后千人方阵,同样持刀前冲。

    “有点意思,但也只是有点。”

    楚斐不闪不避,左手圆盾前挥,用盾沿挡住了达喀尔第一刀,然后轻笑一声,冲势丝毫未止,一个顶膝砸中达喀尔心口,一击败敌,将其魁梧的身躯,击的倒飞而出。

    然后楚斐并不停歇,继续冲阵。

    由于是比试,他不方便直接将人斩杀,所以他才选择用双盾,一来防护更好,二来可以直接用盾砸击,让对手失去战斗能力却不至于直接身死。

    此刻,熟悉的刀,变成了相对陌生的盾,但是楚斐的战斗力,并未有多少削减,盾沿虽然不是锋锐,但是却在这一刻化作两个厚重的刀锋,劈砍拍砸,尽皆用出。

    一盾挡开身前袭来三刀,另一盾三‘刀’点出,将三人击倒在地。然后顺势拧身,前盾环斩一个接近二百七十度的半圆,将身前之敌,尽数斩飞,后盾再进,似刺实顶,连续七下,将一名轲迦禁卫军将士,击打的扬起双手连连后退,撞在身后同伴的身上,然后一起撞上下一个,整整一列九人,被楚斐一齐推到在地。

    然后双盾左右开攻,身周能够靠近过来的轲迦将士,又再一个接一个的被击退开去。

    “破阵!”

    再向后一个反冲,将身后围上来的轲迦将士斩倒之后,楚斐朗喝一声。

    “冲!”

    斯芬萨闻言沉喝一声,左手持盾,右手架剑,带着百名亲兵,迅速前冲。

    “有点没意思,都留给你们了,战损三成以上,所有人百杖。”

    楚斐左右闪转一次,各自将两边围上来的轲迦将士击倒十余名,随即直接让开了自己冲开的这个口子,退出交战地,对着斯芬萨一众言道一句。

    “是!”

    斯芬萨郁闷的沉喝一声,带着麾下亲兵,顺着楚斐冲出来的这个口子,杀了进去。

    而楚斐这时候,也没有真的就什么事都不干了,他走到了那些被他击倒的人身前,先是将自己的两张圆盾向着轲迦阵列,飞掷了过去,砸倒四五人,然后拎起了两个轲迦的倒地禁卫军,甚至一转,两个人先后被楚斐甩了出去,砸向轲迦阵列中。

    他把自己当成了石砲,提供‘远程火力’,接连将一个个轲迦倒地将士,向着他们阵型厚实处砸过去,减轻明兰轻骑的对敌压力。

    “此人未免太过嚣张!”

    轲迦大帝身边一人,怒声言道。

    “嚣张,那也是有嚣张的本钱。而且你们就只能看到他的嚣张么?”

    轲迦大帝闻言说道一句,然后眼睛微眯,瞥了那开口之人一眼。

    “科巴蒂斯,你说说。”

    轲迦大帝轻哼一声,目光放回交战之处,口中却是出言向科巴蒂斯道。

    “是。父皇。

    楚斐先以言语激我方主将离阵前战,一击斩之,使我禁卫军失去指挥。

    然后凭借其个人勇武,直接搅碎阵列一角,方便其麾下破阵而入。

    最后其实是弥补我们双方,皆无弓矢这一点,用自己的巨力,增添远程帮助,其实跟用弓箭一个道理,攻敌中心,减少前沿接战处,我方兵力更多这一优势,反而将有局部人数优势的变成了他们一方。

    这一战,我们已成必败之势。

    另外,我想说,他其实是有一个人将整个阵列杀穿的能力的,诸位不信请看,他现在仍旧游刃有余,而现在这种方式,还要远比他入阵更加耗费体力。

    而且若是观察的够细心,可以看出,他之前的每一次攻击,其实时机掌握的都是秒到绝巅,没有一击是在对碰,尽数避开了我军将士落下的战刀,在极短的时间内,每一次都先行依次将我们的将士击倒。

    此前便有传闻,大乾战神楚斐,其个人最擅之处,还不是对敌时候的猛,而是战斗之时对时机的把握,对战斗的布局,仿若操控战斗的神灵,善于用最省力的方式,去获得战斗的胜利,现在这一点,便是已经体现出来了。

    其战斗浑然天成,已有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意思了。”

    科巴蒂斯应上一声,然后沉声说道。

    这其实也是他真的第一次见识楚斐的强大,以往他对楚斐出手的那两次,这些根本体现不出来,楚斐收拾他跟收拾小孩没什么区别,根本就什么都不需要展露。

    “看似是个莽夫,实则心思十分细腻。”

    轲迦大帝点点头,对长子所言认可。然后再道:

    “还有最重要一点,他应该也是入阵之后才反应过来的。在这,他一个人即便击败万人,其实也没有什么意义,成全的只是他自己的名声。而若是他没有过多参与,乾军、还是这样一支新整编不久的乾军,以百人之数,败我轲迦精锐的禁卫军千人,这才是展示大乾的兵锋之盛。”

    “自今日起,在我轲迦没有东方大乾强盛之时,皆与大乾友睦相处,保持而今关系,再勿要行任何试探之举,也不要起纷争。”

    轲迦大帝想了想,对沉寂下去的众人再道一句。

    “斯芬萨你们并不陌生吧?这些弋兰的将士战力如何,你们也不陌生吧?他们以前有这么强吗?而今才多长时间,便是已经有了这么大的变化,原因在哪里,你们可曾想过?”

    见众人,包括自己的长子、自己认定的继承人科巴蒂斯在内,都是对自己这个决定,一脸愕然的样子,轲迦大帝冷言问道。

    “父皇是说,我们忽略了楚斐练兵的能力?这倒确实也是,毕竟冠武军也好,还是大乾的第一百战军也好,都是其短时间内,训练出来的悍勇,却是已经有着这样辉煌的战绩,在綦国、在弋兰、在漠洲,都打出了无敌之势。”

    科巴蒂斯言道。

    “并非如此。他楚斐再强,再有能力,终究只是一个人而已,改变不了太多的东西,更没有可能让朕做出这样的决定。

    真正的重点在于大乾,在于大乾给予他们所有人的底气。盛世啊,什么是盛世,大乾正在给我们做出一个榜样,他们已经强盛到不用考虑任何后顾之忧,所以乾军才有更加雄浑的一往无前之势、无敌之势!

    因为在他们心中,这样的大乾,天下谁还是对手?

    一个心态的改变,可以改变的东西,太多了啊。而且这不是谁灌输给他们的,是他们自己看到的,他们自己感受到的。所以他们所有人都是发自内心的狂,发自内心的傲。所以他们面对十倍之敌,考虑的也不是会不会败,而是能不能大胜。”

    轲迦大帝有些失望,又有些羡慕的言道一句。

    失望是对自己儿子和臣子的失望,失望他们并没有看到这些。羡慕,是对大乾的羡慕,他也想他的轲迦,是这样的盛世,他也想他的将士们,有这种底气足的不能再足的狂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