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盛世韶华 > 章节目录 第八十六章 能有多阴
    “父皇,来的路上,儿臣与楚斐闲谈时,他算是说了一个建议吧,您听听如何?”

    科巴蒂斯也看见了那抹失望,心下也是有些自叹,随即向轲迦大帝言道,他现在倒是非常想促成这件事了,他也想在父皇面前有更多更好的表现,既是因为这个位置,也是期翼父亲的认可和称赞。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若是没有他父皇对大乾这一个态度的决定,那他绝不会再此地提及,最多私下里跟他父皇说说。但这个态度有了的情况下,轲迦和大乾真的长久保持友好的盟友关系,那这件事便真的大有可为了。

    所以他整理一下语言,将楚斐说的针对蛮族的事,说给了轲迦大帝听,然后等待着轲迦大帝的看法和决定。

    “我们要和大乾保持友好,但是不能成为大乾手中的刀,你该明白这一点。”

    轲迦大帝言道。

    “儿臣明白。”

    科巴蒂斯点点头,这一点他十分明确。

    “在此基础上,这件事确实值得尝试一下。大乾想要看到西陆更乱,那他们也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来。

    但这却同样是我们的机会,别的并不重要,可将蛮族的脚步拖住,让其和嘉罗陷入苦战之中,却是很有必要的。一旦他们两败俱伤,我们有很大的可能,将二者直接吞下,这样我们成为大乾那样强盛的国度,甚至更强,都是很有可能的事。”

    轲迦大帝略一点头,然后再道。

    他们都不是看不出来大乾的目的,大乾再强盛,打了这么多仗、有这么多新地存在的情况下,维稳都是必然的举动,这一点他们所有人同样明确。

    同时,站在大乾的角度,他也需要更多的去削弱各国、搅乱各国,这样他才能更强、更稳,甚至再有一个飞速的发展。

    但是将嘉罗和蛮族,一起吞下,壮大轲迦,又是一个极其诱人的饵料。

    咬不咬这个钩,在他们,却也同样在大乾。就像此前他们合攻嘉罗一样,若是大乾能够给他们足够的好处,让他们对拿下这两家,有更多成功的可能,那就完全可以一试。

    “陛下,东方有句话,叫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大乾明摆着就是想要做这只黄雀的,我们为什么要成为这个螳螂?而且那不是两只蝉,而是一头猛虎、一只蛮熊,现在的情况之下,我并不认为,我们需要做任何有敌意的举动,只需要等他们自己分出个胜负即可。”

    轲迦的一名大公,闻言说道,并不赞同这父子两人的看法。

    “他们不是蝉,我们自然也不是螳螂,大乾更做不了黄雀。连这点自信和雄图都没有,我们轲迦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轲迦大帝淡淡道。

    知道对方的目的,了解对方的实力,若是这样的情况下,那还能被人捡了便宜,还没有应有的防备,那只能说明他们轲迦的君臣,太过白痴和无能。

    这种情况之下,即便被人摘了桃子,那又能怨得了谁?

    更何况,若是他们在已经明确别人目的,且认为此事有可为之处,有对自己有利的地方的情况下,还不敢有任何动作,那他们同样没有什么存在的必要了。因为这样的他们,就是一群羔羊,自己吃的再肥又能如何,平白给人多添几斤肉吃而已。

    “父皇,是否需要就此事,让儿臣再跟楚斐谈一下。”

    科巴蒂斯也没理会这些人,还没怎么着呢,就自己怕了,那他们就活该一辈子困在这片沙漠之中。

    “不必。他只是一提而已,做不做其实都是我们自己的事,至于我们能从大乾得到的,他其实已经先给了出来。”

    轲迦大帝言道。

    科巴蒂斯跟楚斐谈妥商贸一事之后,便是已经传信给他,对这些他已经了然,那些其实就是大乾给他们的帮助,也是他们最缺少的东西。

    而且这件事他们做不做,都是他们自己的事,没有必要去征询大乾的态度,平白落了下风。

    “不过,你可以留他多在这里住上几日,没事多跟他聊一聊,相信他会很愿意多跟你说说类似的事的,这才是他这一趟出使的真实目的所在。若非弋兰那边突发变故,变成了乾地,这里说不定已经大乱了起来,我轲迦和弋兰,加上蛮族和嘉罗,所有人都不会得到安宁,现在的局面,反而算是好事。”

    轲迦大帝再道一句。

    而这时场上也已经分出了胜负,明兰轻骑以战损二十九人的代价,在楚斐的帮助下,将对面轲迦禁卫军千人队全部击倒在地,取得了胜利,距离楚斐的要求,仅仅一人只差,堪堪过线。

    “回朝歌你们还得加练。”

    楚斐对着斯芬萨言道一句,然后走向轲迦大帝,施上一礼,算是结束了这一场比试。

    “大将军果然名不虚传,骁勇无匹。”

    轲迦大帝挂着淡淡的笑容,对着楚斐称赞一句,对明兰轻骑一众,却是看都不看一眼。

    “声名亦是压力,不敢不胜。”

    楚斐轻笑回道。

    这时候他既不能直接应下,也不能说什么谦虚的话,不然怎么都是在说轲迦禁卫军太废物,所以来了这么一句,我不得不胜而已,你们可别见怪。

    “强者该有传扬天下之名。”

    轲迦大帝淡笑依旧,再次说上一句,算是将此事揭过。

    然后便是宴饮了,这也是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而且都是极尽豪奢的来,无论敌对也好、盟友也好,都是在对他国使臣,彰显自己国度强盛的一个姿态。不过轲迦大帝没有再宴上久留,主要还是科巴蒂斯,来招待楚斐。

    而且还不是一天,这货说的也不是假话,他真的在府上招揽了好些美艳的舞姬,一连五天,日日请楚斐在他府上欢饮。

    “这几日就多谢殿下盛情款待了,若有机会,还请殿下一定到朝歌游玩一番,也让楚斐有个一尽地主之谊的机会。”

    楚斐在轲迦国都门外百里,对着送行的科巴蒂斯恳切言道。

    “一定!我可是很珍惜大将军这个朋友的,我轲迦也很重视跟大乾的友谊的,但有闲暇,必然会多多来往。”

    科巴蒂斯笑道。

    “那楚斐便就此作别了,在大乾静候殿下。”

    楚斐浅施一礼,告别科巴蒂斯。

    “大将军慢行,咱们后会有期。”

    科巴蒂斯也是拱手回道。

    然后楚斐带着明兰轻骑,开始东行,去往他们的下一站,梧国。

    “整整六天时间,这楚斐还真的就只是吃喝了,正经话一句没有!气煞个人!”

    身后科巴蒂斯没有直接回城,而是看着楚斐离去的身影,骂了起来。

    他按照他父皇所言,想要再套一套楚斐的话,看看有没有有用的,却是没有想到,楚斐根本就不谈这些,一句话正经话都没有,要么就是喝酒,直接把他先灌醉,要么就是称赞这酒好、舞姬漂亮,然后自己喝的不知道真醉假醉,沉沉睡去。全然没有一点像一个大将军,一个使臣,而是一个纨绔子弟,亦或是地痞流氓、得势小人一样。

    这让得科巴蒂斯憋闷之极、气恼之极。

    你楚斐真不想说什么也没人逼你说啊,用得着表现这个样子出来嘛,能不能要点脸面,彼此都留点体面?

    “小样!想说的话,小爷都已经说完了,还想让小爷说什么?套小爷的话,做梦去吧。”

    楚斐回首,笑着对科巴蒂斯遥遥的挥挥手,嘴里也是在骂着。

    “不想待,你还不会走啊,有必要这么没有风度么?”

    斯芬萨有些无语,他们都是真正的世代贵族,虽然仍旧害怕楚斐,但是她也禁不住吐槽一句,主要还是太看不惯楚斐这几日所为。

    “做这些不是为了给轲迦看,而是自有我的目的。”

    楚斐淡淡的瞥了她一眼,言道一句。

    “那你说轲迦又到底想要从你这里,得到什么消息?”

    斯芬萨再道。

    “什么都没有想要得到,他们就是想要看看我能有多阴。”

    楚斐轻笑道。

    他在弋兰所为也好,跟科巴蒂斯说的那些也好,其实都透露着不正派。而轲迦和大乾现在虽然是盟友,但是这个盟友也是有随时变成敌人的可能的,而轲迦大帝让科巴蒂斯所为,其实就是想要看看他,或者说大乾的将领,到底有多善于这些。

    越是了解这些,才能越是防范有朝一日,大乾不会将这些手段,也用在他们的身上。所谓知己知彼,便是如此。他们需要更多的了解大乾这个潜在的敌人,然后做好相应的部署。如此,他们才能毫无后顾之忧的,去施行他们的计划。

    毕竟他们现在也是邻国,而且是海州,以及弋兰两地,皆与他们接壤比邻,他们想要去在蛮族和嘉罗后方搞事情,大乾也同样有直接在他们身后搞事情的便利条件。

    “说来,其实我倒是该要谢谢你的。”

    突然,楚斐看向斯芬萨,再道一句。

    “我?你是说,是我变相给了你这个出使轲迦机会,让得你可以挑动轲迦和蛮族关系?”

    斯芬萨先是一愣,然后疑惑道。

    “没有你挑动弋兰跟大乾这一战,我仍旧会到西陆来,到轲迦来,但不会是这样来,而是挑动你们四方混战而来。这两种态势,说不上哪个更好一些,不过我更喜欢是原来打算的那样。我说的是你给了我做一些想做,却并没有太好机会去做的一些事的时机,在这一点上,我要谢谢你。”

    楚斐遥遥头道,相比现在去挑动轲迦当一只螳螂,或者连黄雀一起做了,他更希望是原本打算的,大乾稳几年之后,将整个西陆搅乱,然后拿下整个西陆。

    他向斯芬萨说这一句的原因,是在于,这给了他自己一个很好的时机,一个当个逍遥人的时机。没有弋兰这一战,这个时机,还需要等上好久才能到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