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之至尊战婿夜神 > 章节目录 第11章 小黄
    “呵呵!杂碎,没有想到吧!”全少突然站起身来,一脸嗤笑,“就你们这种智商,还跟我斗!呵呵!”

    “刚刚居然敢羞辱我,放心吧,等下少不了折磨你。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会让你明白什么叫真正的绝望,而且我还要在你进入监狱之前,当着你的面,迎娶林诗苑,如何?”

    全少一脸得意道,周围围着的警卫,就是他的底气!

    这次带队的是黄局长,这是一位铁面无私,而且铁血的局长。

    “你就那么肯定你赢了吗?”叶昆仑面无表情,突然问道。

    对方的小把戏,对于他来说就是一场游戏,一场有趣的游戏。

    “呵呵!黄局,告诉他,什么叫现实,省得他还没有自知之明!”全少冷笑起来。

    “不用多说,我们只会严格执法,不会帮任何人。”黄局出声道。

    他面色沉静又充满严肃,还没有了解真实案情,他不会表态。

    “呵呵!”听到黄局的话,全少的脸色不由一僵。

    不过他知道这个黄局是不会配合他的,“黄局,他们两个可是带枪来抢劫我们山水集团,钱就在楼下的车里面。”

    听到全少的话,黄局的目光移向破军的腰间,见腰间鼓鼓,黄局脸色沉重起来。

    “束手就擒吧,不管你们背后有什么势力,我们都会认真执法的!”黄局对着叶昆仑道。

    “哈哈哈!你们还不束手就擒?叶昆仑,我会让你后半生处于绝望当中!哈哈哈!”全少大笑起来。

    叶昆仑没有理会全少,他所坐的老板椅悄然转动,直至他面向黄局。

    叶昆仑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盯着黄局,笑而不语。

    现场突然沉寂,黄局仿佛语塞一般。

    一向沉默而严肃的黄局,突然敬起军礼,极为激动道:“叶主!”

    他目光真挚,浑身颤抖,宛如偶见喜欢明星的小姑娘。

    所有警卫见到这一幕,纷纷捂着嘴巴,脸上充满震惊,这...还是他们所认识的铁面黄吗?

    而刚刚还是大笑的全少,笑声戛然而止,他看着这一幕,像是吃了翔一样难受。

    “嗯,你是小黄?”叶昆仑站起身来,语气平淡道。

    众人听到叶昆仑的话,脸上的震惊之色更浓。

    黄局可是阳城有权势的几人之一,而且黄局有四十多岁了吧?wap.kanshushi.com

    你一个二十几岁的人叫黄局为小黄?

    众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同时觉得黄局一定会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一个教训。

    黄局在阳城可是有头有脸的人,哪怕对方是他的朋友,黄局也是非常有可能翻脸的。

    然后,令人震惊的一幕出现。

    “对啊!叶主,您还记得啊,我就是小黄啊!”黄局一脸激动道,仿佛能够被叶昆仑记得是他的荣幸一样。

    实际上,能够被叶昆仑记住还真的是一种荣幸。

    他是叶昆仑直属部队的退役小兵,他自然知道叶昆仑的身份有多么的惊人。

    叶昆仑是谁?

    夏国最年轻的将军,最具权势的几人之一!

    作为一个退役小兵,叶昆仑能够记住他的名字,如何不是一种荣幸呢?

    全少见到这一幕,就算他是傻子,也知道叶昆仑和黄局之间的关系不一般。

    他的脸色变幻不定,极为难看。

    马上指着黄局道:“黄局,你刚刚可是说的要严格执法的,叶昆仑不仅仅私藏枪支,还用枪支对我们集团进行抢劫。

    而且抢劫金额数目极大,更是用枪支威胁我们的生命安全。”

    “我们要求警卫局,严肃处理这件事。”

    全少大声道,他的脸色潮红,充满激动。

    他们本想借着警卫局来对付叶昆仑,没有想到对方居然和黄局认识,而且看来关系还很密切!

    这真是让人猝不及防!

    听到全少的话,所有警卫的目光集中在黄局身上,他们也很想看看黄局,如何处理。

    现场陷入沉默。

    全少见黄局沉默,心中顿时有了底气,脸上浮现冷笑,“叶昆仑,你应该很后悔和我作对吧,哪怕你和黄局认识又怎么样?

    我们山水集团可是也有后台的,而且我也相信铁面无私的黄局,不会偏袒谁。”

    说完,全少把目光移向黄局,脸上充满得意之色,“是吧?黄局?”

    对黄局这个不讲情面的人,他也早就不爽了。

    这次他们占理,哪怕现在黄局偏袒叶昆仑也没有用,说不定他们还可以借着这一次机会收拾一下黄局。

    “是的!”黄局出声道,他的声音响亮,虽不大,却响彻在整个办公室。

    见黄局这样说,众警卫没有觉得意外,这种大义灭亲的事情,黄局是绝对做得出的。

    全少听到黄局的话,他脸上的得意之色更浓,“哈哈哈哈!叶昆仑,这就是和我作对的下场,放心吧,我会让你亲眼见我迎娶林诗苑的,说不定你还有可能吃我的喜酒呢!”

    全少仰天大笑,这一刻,他感到无比的畅快。

    叶昆仑次次羞辱他,让他丢脸,如今能够将叶昆仑踩在地上,他感觉全身心都很舒爽。

    他的笑声停止,准备用胜利者的语气来羞辱叶昆仑。

    但当他低下头的那一刻,他脸上的笑容僵硬起来。

    再次看着黑黝黝的枪口,全少纵然有一定的免疫力,但心中仍然忍不住恐惧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这枪口不应该指着叶昆仑吗?

    怎么指着他这个受害者?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