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之至尊战婿夜神 > 章节目录 第40章 我下跪,你敢接受吗?
    “这件事到此为止。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现在我们是不是要谈一下今天的正事?”林元涛冷笑起来。

    听到林云涛的话,林诗苑脸色微微一变,语气坚定道:“你们不是说过,如果是能够谈一下这个大项目,就不再干预我和昆仑的婚姻,这是你们在家族会议上承诺的。”

    “不错,是这个理!”林元涛笑道。

    “但是你们仍然要离婚,这是不可能改变的!”

    “别忘了上一次的账单款,上次的账单款叶昆仑是怎么拿过来的?”

    “竟然敢用山水集团的把柄来威胁山水集团,据说上次山水集团的资产蒸发了几个亿,可是把山水集团得罪得死死的!”

    “要是你们俩不离婚,以山水集团的尿性,我们林家岂不是也会遭殃?”

    林元涛充满冷笑道。

    林文听到父亲的话,顿时明白了什么,他幸灾乐祸道:“哈哈哈哈!父亲说得对!

    这个废物竟然敢得罪山水集团,这样只会连累我们林家,现在或许山水集团还抽不出空来对付我们,但以后呢?”

    见到这一幕,林诗苑的脸色大变,因为林元涛说的是真的!

    不过她没有想到的是,在她完成所要求的任务后,对方又用这件事情,来强迫她和叶昆仑离婚。

    简直无耻,但却让她无可奈何!

    这让她的脸色有些苍白,咬着有些发白的嘴唇,泪水在眼中不停的打转。

    “我是不会同意的!”林诗苑继续坚强道。

    她擦去泪水,反问道:“昆仑谈下了这个大项目,对林氏集团有功。

    说拯救了陷入危机的林氏集团也不为过,你们为何还要拆散我和昆仑呢?”

    林元涛冷笑起来,“呵呵!这一份备忘录是谁的功劳,大家都心知肚明!”

    “就算他有功,对林氏集团有大功劳,但刚刚不是说,已经功过相抵了吗?”

    林元涛盯着叶昆仑,充满嘲讽道:“所以,你们必须离婚!我们已经通知了全少,全少马上就会过来。”

    “等下全少过来,正式宣布你们两个离婚。

    叶昆仑这个废物,还要向全少道歉,跪着道歉,这样才不会连累我们林家!”

    尽管林元涛这样看着叶昆仑,但叶昆仑却没有什么表示,神色淡然,面无表情。

    全少?

    就算叶昆仑答应下跪,全少敢接受吗?

    他敢让叶昆仑跪下吗?

    扫了一眼林元涛,叶昆仑的脸上浮现淡淡的笑意。

    这笑是嘲讽的笑,仿佛林元涛就是他眼中的一只跳梁小丑一样。

    随便他怎么蹦蹦哒哒,叶昆仑也不会生气,只会觉得有趣。

    林元涛见到这一幕,他能够感受到叶昆仑对他的轻视,这让他的心里充满怒火。

    此时,新仇加旧恨,他恨不得将叶昆仑大卸八块!

    叶昆仑虽然对林元涛毫不在意,但林诗苑却极为在乎。

    她充满企求的看着林元国,“大伯,昆仑对林氏集团有天大的功劳,我也是不会离开昆仑的!”

    她希望刚刚出手帮过叶昆仑的林元国,支持一下她。

    但她注定失望,林元国心中没有其他的东西,只有利益。

    林诗苑嫁给全少,才能给林家带来更大的利益。

    林元国出声道:“诗苑,你二伯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如果林氏集团被叶昆仑连累,那林氏集团无疑死路一条,所以你们两个只能离婚。”

    “而且叶昆仑一无是处,说一句废物也不为过,而全少是阳城有名的青年才俊,你和全少才是天生的一对。”

    听到林元国的话,林诗苑的心都冷了。

    全少是青年才俊?明明是众所周知的纨绔子弟!

    这是多昧着良心,才能说出这种话!

    这时,她已经懂得了林元国的意思,扫了一眼周围的亲人,她的心里充满绝望。

    她把目光放在自己的母亲和弟弟身上。

    “诗苑,听话,这可是一个林家和叶昆仑撇开关系的极佳机会,也是我们三房的机会!”孙嘉柔出声道。

    她自然赞同林诗苑嫁给全少,这样林家才能得到更大的利益,三房的地位也会提高。

    看着眼前的亲人,林诗苑只觉得自己被绝望浓浓包围。

    叶昆仑把手放在林诗苑的肩膀上,半拥抱着林诗苑,轻声道:“放心吧,有我在,不会有事的!”

    虽然她不认为叶昆仑有解决这件事情的本事,但林诗苑仍然充满感动,刚刚的委屈也一扫而空。

    “嗯,我相信你。”林诗苑毫不犹豫出声道,但话说出口,她却也觉得有些底气不足。

    “呵呵!大言不惭!”林元涛冷哼起来。

    片刻过后,包厢的门被打开。

    走进包厢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全少!

    全少刚进入包厢,林元国、林元涛等人,就站了起来,向门口走去。

    “全少,您来了啊!”

    “全少,您快来坐。”

    “全少,你真是年轻有为呀,能够过来,真是给我们林家面子。”

    ……

    全少还没有说话,周围便充满奉承之语。

    要是以往,全少会很高兴承受他们的奉承。

    但现在,他心中只有忐忑。

    叶昆仑!

    这个名字在他的心里留下了深深的痕迹,每当想起叶昆仑,他都会充满恐惧。

    “全少,您来得正好,叶昆仑这个废物,与我们林家再无关系,他和林诗苑马上就要离婚。

    上次他得罪了您,这一次让他正式给您道歉,希望您大人有大量,不要牵连我们林家。”林元涛赶紧道。

    说完,没有等全少说话,他把目光放在叶昆仑身上,双目充满怒火,一脸阴毒,“废物,还不快点跪下!跪下给全少道歉!”

    “叶昆仑,快点给我跪下,你害我们害得还不够惨?”孙嘉柔大声道。

    林家人对叶昆仑声讨起来,仿佛叶昆仑跪下道歉是理所应当的。

    叶昆仑神色淡然,他冰冷的目光放在全少身上,身上散发一股浓浓的威势。

    “我为何要跪下?”

    “他配吗?”

    叶昆仑的话落下,林家人就像一只炸毛的猫,顿时疯狂起来。

    林文和林浩冲向叶昆仑,“让你跪下,你就给我跪下,不要连累我们家!

    你这个废物,能够给全少下跪,是你的荣幸!”

    叶昆仑轻轻挥手,将两人逼退,然后充满笑意的看着全少,“我下跪,你敢接受吗?”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