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原来是前夫啊,哈哈哈哈。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全少满意地笑起来,然后手搭在叶昆仑的肩上。

    但,刚搭在肩上没有多久。

    现场的温度仿佛突然下降,而众人心中充满寒意,仿佛是被恶魔盯上了一样。

    “把你的手放开。”叶昆仑语气冰冷道。

    十年来,还没有人敢拍他的肩膀,哪怕是那些看好他的老将军!

    耳畔响起叶昆仑冰冷的话,全少只觉得有一把利剑快要插入他的心脏。

    他下意识地松开手,仿佛是触电一般。

    孙嘉柔看到这一幕,心中充满愤怒。

    全少何等身份,岂是你一个赘婿、一个废物,可以侮辱的?

    砰!

    片刻,孙嘉柔一个巴掌拍在叶昆仑肩上,怒气冲冲道:“我就拍,你怎么了?你还敢打我不成?”

    说完,她又一脸挑衅地拍打叶昆仑的肩膀,把那张肥胖的脸,伸了过去,一副欠揍的表情。

    叶昆仑扭头盯着孙嘉柔,他的目光宛如一把利剑,充满寒意。

    要是孙嘉柔不是林诗苑的母亲的话,那她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但,孙嘉柔终究是林诗苑的母亲,他叶昆仑亏欠林诗苑太多了,他还是选择忍。

    全少这时仿佛意识到什么,他的脸色铁青起来。

    刚刚被一个废物吓退了,他觉得很丢人!

    他看向叶昆仑的目光不由阴鸷起来。

    “呵呵!真不知死活,还敢威胁全少。”林浩冷哼一声,似乎觉得母亲做得很解气,然后给全少推销起自己的姐姐,完全没有顾忌叶昆仑这个姐夫的存在。

    “你们……”林诗苑泪水直流,看到叶昆仑如此被羞辱,她感觉自己的心仿佛被扎了一样。

    就在她感到无助的时候,叶昆仑那双大手,放在她的肩上,“不用担心,我没有事的。”

    全少看叶昆仑和林诗苑亲密的动作,双目喷火,气得胸口起伏不定。

    但这个时候,他也没有表示什么,而是跟在林浩和孙嘉柔后面,听着他们的奉承。

    午饭,热气腾腾的饭菜入桌。

    “全少,你尝尝这个,这是诗苑最拿手的菜品。”孙嘉柔给全少夹着菜。

    “呵呵!虽然大鱼大肉惯了,但吃起诗苑的菜,仍然食欲大振,诗苑,你的厨艺真的不错。”

    “诗苑做的菜比较工巧,口味略清淡,想必诗苑很喜欢苏菜吧,阳城新开了一家顶级的苏菜馆,有时间的话,我可以带你过去。”

    全少的目光都在林诗苑身上,他的语气温柔,仿佛林诗苑现在就是他的女朋友一样。

    听到全少的话,林诗苑脸上充满难堪。

    她一点也不喜欢这个全少,更何况她深爱的人还在现场,她岂会理会这个纨绔少爷?

    同时,她也非常无奈和悲伤,谁都知道这个全少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只会花言巧语,到处骗骗其他女人。

    但她的母亲和弟弟偏偏把她往火坑里面推。看書厔浭噺朂赽掱僟鍴:《》

    林诗苑没有理会全少,而是极为温柔贤惠地给叶昆仑夹起菜来,“昆仑,你尝尝这个。”

    嘭!

    见林诗苑的行为,孙嘉柔把筷子扔在桌上,一脸怒气,看着林诗苑道:“林诗苑!你什么意思!你难道真的想要和这个废物过一辈子?”

    “这个废物除了混吃混喝,还能够干嘛?他那一点比得上全少?离婚,这是我们的要求!”孙嘉柔刻薄起来。

    林诗苑嫁入豪门,才可以给她带来利益,嫁给叶昆仑?那不是白嫁了!

    “妈!我就喜欢昆仑!”林诗苑泪水模糊眼眶,语气倔强道。

    “好了,孙伯母,先不要说诗苑,她可能是一时糊涂,现实会告诉她,谁才是她的真命天子的。”

    “当然,我相信昆仑也不全是一个废物,至少他花言巧语还是会些的,哈哈哈哈。”

    全少见这副状况,他笑道。

    “全少说得对,就是这样的,也不知道我姐被施了什么迷魂汤。”林浩马上笑道。

    “哼!还是全少大度。”孙嘉柔冷哼起来,她推了一下旁边的林元亮,“你也不说一句公道话!真是废物!”

    听到众人的嘲讽,叶昆仑面无表情,他紧握林诗苑的手,向一脸担心的林诗苑传递他没事的信息。

    多少年来,还没有人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的。

    但今天,为了诗苑,他必须忍。

    全少没有在乎叶昆仑,他的脸上仍然挂着温和的笑意,找着各种各样的话题,和林诗苑搭讪。ァ看书室ヤ~@~1~www.kan~shu~shi.com<首发、域名、请记住

    但林诗苑仍然不理他。

    不久,全少给了林浩一个眼色,然后林浩离开饭桌。

    “老爸,老妈,看全少给您老买了什么礼物。”一边说着,一边拿着礼物向饭桌走来。

    林浩把一瓶酒,一盒茶叶,还有一根项链,放在饭桌上。

    “这是顶级茅酒?”羸弱的林元亮拿起那瓶酒,一脸激动道。

    顶级茅酒,是国宴上用的白酒,其珍贵程度可想而知!

    “这茶叶.....是雨后龙井??还是极品?”林元亮打开茶叶盒,闻了一口,然后激动道。

    他这人没有什么追求,独爱茶叶和酒,这两样以前是他想不敢想得茶叶和酒!

    因为就这种茶叶和酒,在阳城都很难出现,哪怕是阳城四大家族也很少会有!

    但此刻,却出现在他眼前,这让他如何不激动?

    “这很珍贵吗?不就是茶叶和酒吗?”孙嘉柔有些不屑道。

    “妈,这项链是顶级的老凤牌的项链,价值百万,您不是一直想要吗?”林浩拿起项链,看着孙嘉柔,一脸激动道。

    “什么!”孙嘉柔赶紧把项链抢来,观摩起来,一脸震惊和激动。

    现场沉默几秒,这几件礼物给他们太多的震撼了!

    这全少....看来不仅是一个纨绔啊!

    孙嘉柔看向全少的目光都发绿,这可是真正的金龟婿啊!

    原本想让林诗苑嫁给全少,是因为想通过全少拿回山水集团的账单,而且全少的家世还不弱。

    如今看来,这个全少比她想的更加厉害。

    这让她,把林诗苑嫁给全少的决心更加强烈。

    “全少,你真是客气啊,居然拿这么珍贵的礼物!

    不像某人,就算拿礼物,不是超市促销的礼品,就是路边摊的水果,呵呵。”孙嘉柔在奉承全少的同时,还不忘对叶昆仑说一句刻薄的话。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