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捂着嘴巴,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而胡姜脸上的得意和嚣张僵硬下来,原本苍白的脸色更加苍白。

    他虽然疯狂,但还没有失去理智!

    他将目光放在陈经理身上,“陈经理,这是怎么回事?这个家伙是谁?”

    陈经理的身体颤抖不已,脸色更是煞白,他感觉...天都快要塌下来了!

    “他....他卡米洛特餐厅的幕后老板!”陈经理的声音发颤道。

    听到陈经理的话,众人将目光放在中年人身上,充满震惊。

    这个中年人竟然是那位大人物!

    这位大人物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世人眼前,但现在,却出现在这里。

    这是为何?

    难道是因为叶昆仑?

    又或者是为了其他的?

    众人的心里充满疑惑和震惊。

    而此时,胡姜的身体突然颤抖起来,他感觉从头到脚一阵冰凉,如坠冰窖。

    他刚刚居然骂了这一位大人物!

    这位大人物虽然很久没有出现在世人眼前,但不代表这位大人物的影响力有所下降。

    相反这位大人物在阳城的影响力更强了!

    胡姜强行忍住断手的巨痛,脸色煞白,此刻他的心中充满恐惧,“七爷,对不起,还请您原谅我,我就是一个小人物!”

    七爷没有去看他,而是径直走向叶昆仑,距离叶昆仑只有半步的时候。

    七爷一脸恭敬道:“叶先生,发生这一切,我代表卡米洛特餐厅,深感歉意,还请叶先生原谅,我会给您一个交代的!”

    七爷的语气恭敬,甚至把自己的位置摆的很低。

    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鸦雀无声,此时,针落可闻。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众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都发不出声音,静默的看着这一幕。

    而此时的陈经理和胡姜,脸色更加煞白,浑身颤抖,寒毛耸立,心跳都快要停止,大气都不敢喘。

    叶昆仑没有回答七爷的话,他扭头盯着七爷,“你知道如何处理。”

    叶昆仑的语气淡漠,神色冰冷,仿佛大名鼎鼎的七爷就是他的属下。

    而七爷慌慌张张的点了点头,“我知道如何处理!”

    对方可是黑金卡的拥有者,这种人,说一句权势滔天也不为过,这种人物在全球也只有那么几个。

    如今有一个出现在他眼前,他如何敢懈怠对方呢?

    他知道自己,甚至可以说整个阳城,在对方眼里,都是一只蝼蚁。

    从听到招待员的汇报那一刻开始,他的心情就紧张起来,他在阳城极具权势,已经很多年没有紧张过了。

    七爷转过身,看着地上跪着的职工和属下,他语气冰冷道:“触犯叶先生,所有人,罚薪一年,陈经理开除处理,永不录用,进行封杀。”

    陈经理听到这句话,他瘫软在地上,这....一切都完了!

    他现在感到无比的后悔,但现在已经晚了。

    七爷把目光放在胡姜身上,“你们两人,剥夺青铜会员资格,永远不能进入我旗下的餐厅和商场。”

    “废了之后,丢出卡米洛特餐厅!”

    说完,就有几个强者,向胡姜和地上的童谣,走去。

    “不要啊!”胡姜惊呼道,他的脸上充满恐惧,他知道七爷会说到做到!

    看着像自己逼近的强者,胡姜瘫软在地上。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看向林诗苑,“林小姐,救救我和童谣啊,童谣不管如何,都是你的同学!”

    “求求您了!”胡姜鼻涕眼泪一同流下,看起来极为凄惨。

    此时,什么尊严啊,什么面子啊,都不是那么重要。

    他如今已经被废了一只手,如果卡米洛特餐厅再废他,他这一辈子岂不是完了?

    他的心理充满浓浓的恐惧,恐惧中又夹杂着浓浓的恨意,都是因为叶昆仑这杂碎!

    众人见到这一幕,却没有多少人同情胡姜,只能说罪有应得,辱人者,人恒辱之,杀人者,人恒杀之。

    相比于叶昆仑和林诗苑,胡姜两人可谓恶毒至极。

    如今两人自食恶果,谁会同情他们?

    听到胡姜的话,林诗苑柳眉直皱,面带不忍,“昆仑....要不,算了吧?”

    林诗苑终究是一个善良的人,尽管她差点因为这俩人跌落深渊,但她还是于心不忍。

    童瑶毕竟是她的高中同学。

    林诗苑一脸哀求的看着叶昆仑。

    “唉。”叶昆仑轻叹一口气,对方敢如此对待林诗苑,在叶昆仑看来,万死都不为过。

    “放过他们一马吧。”叶昆仑道。

    听到叶昆仑的话,七爷对叶昆仑恭敬的点了点头,“好,既然叶先生和叶夫人求情,那放他们两个一马。”

    七爷把目光放在胡姜身上,“你好自为之。”

    “谢谢林小姐,谢谢!谢谢七爷!”胡姜一脸激动道,但他的双眼深处,却充满阴鸷。

    过会,几个强者把胡姜和童谣插叉起,扔在餐厅外面,两人宛如死狗一般趴在地上。

    餐厅地上的血迹,旋即被餐厅的工作人员清洗。

    七爷一脸恭敬地站在叶昆仑旁边,“叶先生,您还有什么需求吗?”

    众人看到这一幕,才回过神来,心中的震撼持久都没有消散,今天这场大戏,实在太过于精彩。

    当然最让他们困惑的是,叶昆仑的身份。

    “我们准备回去。”叶昆仑淡淡道。

    七爷在其他人眼里或许是大人物,但在叶昆仑眼里,就是一只稍微大了一点的蝼蚁,根本不需要客气。

    说完,叶昆仑牵着林诗苑,缓缓离开卡米洛特餐厅。

    众人盯着叶昆仑的背影,充满敬畏,也充满崇拜。

    “七爷,这位究竟是什么身份?”一个顾客突然问道。

    “他是我们得罪不起的存在,我在他眼中,犹如蝼蚁。”

    七爷语气恭敬道,虽然叶昆仑已经走远,但他仍然看向叶昆仑所走的方向。

    叶昆仑具体是什么身份,他不知道。

    他唯一知道的是,对方可不是他能够惹的,一定是大人物!

    听到七爷的话,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七爷可是阳城的大人物,可七爷都惹不起,更视七爷为蝼蚁。

    这到底是什么存在?

    众人心里充满敬畏。

    麒麟车上。

    林诗苑目不转睛地盯着叶昆仑,见叶昆仑没有解释的意思,她出声道:“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林诗苑扫了一眼驾驶座上的破军,继续直勾勾地盯着身旁的叶昆仑。

    “如果我说我是一个大人物,你相信吗?”叶昆仑看着林诗苑,神色认真道。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