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之至尊战婿叶昆仑林诗苑 > 章节目录 第29章 文艺酒吧
    众人扭头盯着叶昆仑,刚刚叶昆仑只是挥了一下手,两人便被抹杀。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时,他们才明白,这位温尔文雅的男子,比他的保镖,更为恐怖。

    此时,这位气质非凡的年轻人,已被他们列为不可招惹的存在。

    徐婉晴那张精致的脸蛋异常阴沉,双眸杀意沸腾。

    眼前这个男子,气质非凡,充满贵气,一举一动中充满无尽的威势,给她的压力实在太大。

    以至于她都不敢再说什么,她知道,她现在就是对方刀板上的鱼肉。

    这时,阳城上流社会的大人物,阳城的所谓精英人物,大气都不敢喘。

    叶昆仑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转为冰冷。

    他,还不想击杀对方,他要让这些仇人,活在他的恐惧当中。

    叶昆仑盯着徐婉晴,“10日之后,沈立忌日之时,你们徐家和李、杨、齐三大家族,来沈立墓前,披麻戴孝。”

    “不然,我不介意,让阳城血流成河!”

    冰冷的话落下,现场的气氛仿佛凝固,众人的心跳都快要停止。wap.kanshushi.com

    为沈立披麻戴孝,不然屠灭几大家族,好大的口气!

    但此时,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反驳。

    叶昆仑的语气和气势,让他们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叶昆仑说到做到!

    紧盯叶昆仑的背影,这背影单薄却充满无尽的威势,宛如这世间唯一的王者!

    他们虽见过世面,但也是第一次见如此人物。

    叶昆仑的背影渐渐消失,一脸阴沉和恐惧的徐婉晴才走过来。

    她语气冰冷道:“今天晚上的事情,如果泄露半句,你们懂得的!”

    现在,她唯一能够做得就是封锁消息,然后在和其他家族商讨如何处理。

    叶昆仑就如同他们头上高悬的利剑,随时要致他们的命。

    这关乎他们四个家族的利益和命运。

    徐婉清怎么也没有想到,沈立的这个兄弟,如此厉害。

    整个酒会响起徐婉晴那冰冷的声音,众人才回过神来。

    “放心吧,徐总,我们知道怎么做的。”

    “我们不会泄露半分的。”

    ……

    众人赶紧应声而答,徐婉晴如今在阳城权势滔天,他们哪敢不从。

    承诺过后,众人纷纷离开酒会。

    原本阳城最大的宴会,变成这副样子,众人只想赶紧离开这里。

    这种级别的斗争,可不是他们能够参与的。

    徐婉晴看了一眼地上死透的李晨,“叶昆仑!不管你究竟有什么身份,我都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就算你是强龙又如何?浅滩之上,是龙,我便屠龙!”

    今天,是她的生日,而今天的血腥,她将永生难忘。ァ看书室ヤ~@~1~www.kan~shu~shi.com<首发、域名、请记住

    ……

    ……

    乌黑的天空飘起绵绵细雨。

    车上。

    “叶主,这些仇人只不过是一些蝼蚁,既然他们冒着良心敢残害主上的兄弟,叶主,为何不直接诛杀?”

    “叶主若是同意,破军一人,便可屠尽这所谓的新四大家族。”

    沈家被瓜分后,新贵徐家和齐、扬、李三大家族,组成阳城的新四大家族。

    破军驾驶着车辆,突然出声道。

    “你不懂。有时候,让仇人活在恐惧中。

    比直接击杀仇人,更能够折磨仇人。”

    “而且,小立的仇,我要亲手报。”

    叶昆仑凝视窗外,语气淡淡道。

    十年时间,已然物是人非。

    此时,眼中的阳城已不是以前的阳城,而昔日的人,有的人却已不在。

    “有小小的消息了吗?”叶昆仑皱着眉头道。

    小小是沈立唯一的血脉,叶昆文自然重视。

    “抱歉,叶主,属下办事不利。目前还没有具体的消息。”破军有些惶恐道。

    “尽快找到,她还是一个孩子,正是童年时候,却发生……”叶昆仑叹息道。

    “好的,叶主。”破军认真道,他暗自下定决心,要动用军部在阳城的所有力量,来寻找这个孩子。

    叶主的事情无小事!

    “叶主,我们现在是回去吗?”破军问道。

    “不!”叶昆仑陷入沉思道,“去文艺酒吧。”

    文艺酒吧,位于阳城一中附近。

    当年,他和沈立、张扬就是在这里认识,他们一见如故,从此成为了最好的兄弟和朋友。

    十年过去,物是人非,也不知道这间酒吧还在不在。

    叶昆仑还记得酒吧的老板,是一位讲义气、重情义的文艺青年。

    麒麟车缓缓停下。

    破军打开门,叶昆仑下车。

    这一个地段更加繁华,这间酒吧还在。

    叶昆仑叹了一口气,然后走向酒吧。

    这个地段变得极为繁华了,还是文艺之路这个项目的一部分,想必酒吧的生意应该很好吧。

    推开门,只见酒吧里面只有寥寥几个人。

    除了那个他熟悉的老板,就是剩下几个年轻的面孔,估计是大学生,他们正在阅读一本书。

    叶昆仑缓缓地走向吧台,老板老李,似乎已经变了模样,没有当初的朝气蓬勃,他胡渣满面,一身颓气。

    叶昆仑坐在他面前,他都没有发现。

    砰!

    叶昆仑敲响吧台的桌面,脸上原本淡淡的神色,似乎发生了些变化。

    老李被声音惊醒,“你....是叶昆仑?”

    “你当兵回来了?”

    老李有些惊讶道,对于叶昆仑他还是比较熟悉。

    当年他可没少给叶昆仑些照顾,因为他一直觉得叶昆仑和他是一样的人。

    “不错,我回来了。老李,你似乎变化有些大。”叶昆仑扫了一眼酒吧,然后盯着老李的眼睛道。

    文艺酒吧的销售有些惨淡,甚至还不如当年,按理来说,这是不应该的。

    听到叶昆仑的话,老李的神色一黯,但却没有做过多的解释。

    “你还是老样子,想当年,你、沈立、张扬三人可没少在这里谈理想,谈文艺,一转眼间,十年便过去了。”

    老李有些沧桑道,一边说着,他从柜台掏出一瓶极品的红酒。

    摆出两个高脚杯,倒酒声响,特别悦耳。

    “这个杯我请,算是为你接风洗尘。”老李笑道。

    “这可是你珍藏多年的极品美酒,当年你都舍不得拿出来,你确定你要请客?”叶昆仑淡淡的笑道。

    他自然不在乎什么酒,以他的身份,什么酒在他面前都比较掉价,也没有他喝不起的酒。

    但眼前这一杯酒,叶昆仑却异常看重。

    “你还跟我客气,你我之间,这酒一文不值。”老李直接道,他这个人直白,从不虚伪。

    要是别人花巨额资金,也别想喝到他的极品酒。

    但有些人,哪怕喝光他的酒,他也不会介意。

    “要是沈立还在就好,前几年他还经常过来……”老李出声道,两人聊着,不免说到沈立。

    叶昆仑的神色一僵,一脸黯然。

    “唉,你还没有放下。如今徐家强势,我们也无能为力。”老李叹了一口气道。

    叶昆仑的脸上浮现一丝冷意,无能为力吗?

    老李准备绕开话题,他的神色轻松,指着不远处的几个年轻人,“他们几个的脾性还可以,值得结交。”

    他的画应该落下没多久,突然几个穿着西装的男子走了进来,脚下踩着皮鞋,发出噔噔的响声,戴着墨镜,极具气势。

    老李看到这几个人,他的表情不由一僵,浑身微微颤抖,双目中夹杂着愤怒和无奈。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