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策看着佛珠,瞪大着眼睛,“这就是江北拍卖的那一串佛珠吗?这佛珠可是价值百万!”

    孙策老婆也瞪大着双眼,她知道女儿送的礼物极为不凡,但没想到的是,女儿会送如此价值连城的礼物!

    要是知道的话,她肯定会劝说女儿一番,送给一个老太婆的礼物,没必要太破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外婆的脸上也充满惊喜,她信佛教的,对于这串佛珠,她也是有所了解的。

    传说这串佛珠,是由大师的舍利组成的。

    “这是岳南大师的那一串佛珠?”外婆声音有些颤抖道,作为一个虔诚的佛教徒,这串佛珠意义非凡。

    “当然是的,我们为了找到这一串佛珠,可是花了不少精力,这佛珠可是价值百万的存在!”孙丽充满得意道。

    “这没有什么,只要奶奶喜欢就好。”姜阳笑道,虽然他说的很谦虚,但他的脸上却充满得意。

    “姜阳真是一个好女婿啊,只是下一次不要那么破费,你的集团还在上升期,要节约一点。”孙策老婆喜笑颜开道。

    “外婆,这串佛珠不能戴!”叶昆仑出声阻止要把佛珠带在手上的外婆。

    他的话音落下,孙丽一家人脸上的表情僵硬起来。

    啪!

    听到叶昆仑的话,孙丽拍了一下桌子,然后站起来,充满怒火,盯着叶昆仑,“废物!你说什么?这佛珠是我们清清楚楚找到的,花了不少钱和精力,为什么不能戴?我们会害奶奶不成?”

    姜阳的脸冷了下来,他的双眸深处有些慌张,大声呵斥道:“杂碎!你说什么?我还能害奶奶不成?”

    叶昆仑没有理会两人,他把外婆手上的佛珠拿了过来,然后语气平淡道:

    “你害不害我不知道,但我清楚的是,这串佛珠,老年人不能戴。”

    “而且这串佛珠,是假的。”

    叶昆仑不出声则已,一出声,全场震惊。

    “你说什么?你这个杂碎!我女儿女婿,送的礼物怎么可能是假的?你是不是眼红病犯了?”孙策老婆指着叶昆仑大骂道。

    “小子,给我们一个解释,不然不要怪我把你轰出去!”孙策语气冰冷道,对叶昆仑他可没有任何好感。

    见外婆一家,都充满愤怒,林诗苑的脸上充满担心,拉了一下叶昆仑,有些哀求道:“昆仑,赶紧道歉吧。”

    “我说的是真的。”叶昆仑仍然坚持道,要不是这个东西有害,他也不会出声,他才没有心情揭穿孙丽两人。

    叶昆仑缓缓解释道:“这是假的舍利,假的舍利为了添加重量,中间都是灌汞的,汞对人体有害,老人家根本承受不了。”

    说完,不等别人反应,他对着一颗舍利轻轻一捏。

    嘶!

    舍利瞬间劈开两半,中间空心,都是汞。

    看到这一幕,孙策等人脸上充满震惊,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叶昆仑说的竟然是真的。

    这舍利真的是假的,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舍利是实心的,而且中间不可能有液体,更不可能有汞。

    姜阳见到这一幕,脸色僵硬下来,十分难看。

    他自然知道这佛珠是假的,本来他只想用这个来撑门面,没想到被叶昆仑这个家伙给揭穿了。

    “表妹,你们怎么可以送外婆有毒的东西!还是贴身物品!”林诗苑充满愤怒道,刚刚对方讽刺她,嘲讽她,她没有生气。

    但现在她是真的火了,因为她是真心爱外婆的,礼物是真还是假,她不在乎,她关注的是这串佛珠对老人家的身体有害。

    但孙丽却不这么认为,在她看来,林诗苑是在借机嘲笑她,对她的有利反击。

    虽然孙丽很想反驳,但事实就在眼前,她还真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孙策见女婿女儿这副表情,自然猜到女婿和女儿,知道这串佛珠是假的。

    他叹了一口气,然后道,“你们两个就不能聪明一点吗?百万的东西,也买了假货,也不知道找我们参考参考!”

    见孙策这样说,谁都知道孙策准备为女婿和女儿开脱。

    姜阳抓住机会,点了点头,“真是倒霉!这一次是我们大意了,花了上百万买了假货!”

    “奶奶真对不起!!”

    姜阳站起身来,然后对外婆鞠了躬,诚意满满。

    抬起头的那一刻,他看上叶昆仑的眼神,充满愤怒和阴毒。

    “表妹!下次你们真的要注意了,奶奶现在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汞这种东西对身体有巨大的损害!下次购买礼物的时候一定要多注意一下!”

    林诗苑对着孙丽道,她现在还有些心有余悸,要是叶昆仑没有发现的话,真的就出大事了。

    当然她眼中的大事,对孙丽而言,却没有什么,她可不会在乎这个老太婆。

    孙丽见林诗苑这样说她,她非常不满,有些不屑道:“呵呵!表姐,你们过来带礼物过吗?真是的,你们不会是空着手过来的吧?”

    “我们自然有礼物。”叶昆仑语气淡淡道,说着,他把口袋里的小盒子拿出来。

    这个小木盒极为精致,看起来规格极高。

    但孙丽却冷哼了一声,“这是什么东西?不会是路边摊的吧?”

    “表姐,路边摊的礼物可不是什么干净的东西,你们可不要为了节约钱,就买这种礼物。”

    叶昆仑没有理会她的话,他将盒子打开,里面是有一个玻璃小壳,包住的人参。

    里面的人参极为普通,看起来似乎还不如一般的人参。

    “哈哈哈哈,这就是你说的人参?”姜阳大笑起来,充满嘲讽。

    “这是胡萝卜吧?你是从哪里捡来的胡萝卜,当作人参来送?哈哈哈!”孙丽也大笑起来。

    孙策脸色也变了,“礼物是一种心意,就算没有,我们也不会怪你!”

    “小诗,你们这就有些过分了,半根胡萝卜,也敢当礼物来送?”孙策老婆也充满嘲讽道。wap.kanshushi.com

    “没事没事,只要是小诗送的,我都喜欢。”外婆赶紧点了点头,帮林诗苑打着圆场。

    “啊!”

    孙策的对面正对着电视机,他突然惊呼起来,瞪大的眼睛,看着电视机屏幕。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