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叶容槿楚衍修 > 章节目录 第11章 放开我!
    “唔……”

    叶容槿喉间痛楚,楚衍修却更用力几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以为有爷爷袒护你,我就无法替歆儿报仇?叶容槿,我想弄死你,比捏死一只蚂蚁还简单。”

    叶容槿面色扭曲,但她没有求饶,只是唇角微弯,笑着从喉间挤出几个字,“楚总有何证据证明我杀人?凭猜测吗?原来楚总也不过如此。”

    楚衍修眼眸再阴。

    他突然一把拽起叶容槿。

    叶容槿被再次带到了会所。

    包厢内。

    叶容槿看着楚衍修让人送来一支针管。

    她眉眼冷漠,“同样的事做两次,楚总有意思么。”

    楚衍修眉眼冰寒,“这是毒品。”

    毒品?

    叶容槿瞠眸。

    楚衍修,“给她注射。”

    保镖有些犹豫,“楚总,真的注射么,楚老爷那……”

    楚衍修,“注射。”

    保镖又犹豫了一下,还是扣住了叶容槿的身体。

    叶容槿疯狂挣扎,“楚衍修,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放开我!”

    叮铃铃——

    手机铃响,楚修衍接起。

    “楚总,项目启动仪式就要开始了,您在哪里?”

    “先放项目的vr。”

    楚衍修挂上电话,冰冷的眸子瞥向叶容槿,“继续给她注射。”

    “好的楚总。”

    待楚衍修走出包厢。

    叶容槿立即对着保镖道,“既然你也知道要忌惮楚老爷,那放了我。”

    保镖确实忌惮楚老爷,但他更忌惮楚衍修。

    保镖终是钳制住叶容槿。

    叶容槿奋力地挣扎,可保镖身材壮硕,将她牢牢摁在沙发里,再另一手将针管对准她的手臂。

    叶容槿惶恐。

    这时,忽而!

    一道人影奔入,抄起茶几上的一个花瓶砸在保镖的后脑勺。

    保镖闷哼一声倒地。wap.kanshushi.com

    “大嫂,你怎么样。”

    叶容槿抬眸,看到楚之风俊邪的脸。

    她的唇瓣哆嗦,好半响,才道,“我、我没事……谢谢你救了我……”

    “举手之劳。”

    楚之风随性一笑,下一瞬,盯着地上的保镖,以及从保镖手里坠地的针管,面容微微严肃,问。

    “大嫂,发生什么事了,这是大哥的保镖,他想对你做什么?”

    叶容槿不说话,只是深吸一口气,说,“二少爷,这件事我不想说,我们出去吧。”

    楚之风也没再多问,只道,“那我送你吧。”

    “不用。”

    “我看你脸色不好,还是我送你。”

    楚之风不容分说,带着叶容槿坐进了保时捷。

    “大嫂是要回哥的别墅么。”

    叶容槿轻轻点头。

    她其实更想去找楚老爷,但这事,也无需烦扰楚之风,便未多说。

    车子一路行驶,来到一条十字路口,恰好红灯,楚之风踩下刹车,道,“大嫂,其实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叶容槿狐疑,“什么。”

    楚之风看向她脖颈间的玉坠项链,问,“大嫂,这条项链,应该不是你的吧?”

    叶容槿怔忪,他怎么知道?

    这项链,确实不是她的,而是,楚衍修的。

    当然,楚衍修或许自己都忘记了。

    那是六年前。

    她因为一句话惹叶歆儿不开心,被纪芙蓉毒打。

    她跑出叶家,浑浑噩噩在街上游走,然后在一条昏暗的小径被几个小混混堵住。

    他们想调戏她。

    就在她惶恐之时,一辆黑色的轿车停下。

    一个男人走出,仅是一声报警就把那些小混混吓跑了。

    男人也没看她,重新坐入车内。

    但他上车时手机响了,从兜里拿出手机时带出一条玉坠项链。

    他并不知,扬长而去。

    她立即奔过去捡起项链在他车后追,但怎么可能追上。

    这条项链就一直在她手上,其实那上面的玉坠因为落地碎了一小块,但她扔很珍惜地戴在自己脖子上。

    因为她想着哪天要是再看到那个男人,要对他说声谢谢。

    但她再未遇见。

    直到有一天,她看到了叶歆儿的男朋友,她一眼认出,那就是六年前的那个男人。

    虽然男人相比之前,五官更加深邃深冷,但那眉眼间的轮廓,没有变。

    只是,他已经不记得她,他的女朋友还是叶歆儿。

    她心底的喜悦一下子变得晦涩。

    然后这份晦涩就变成了暗恋。

    因为从六年前,她的心,就落给了他。

    哪个女人不喜欢英雄救美。

    所以哪怕他因为叶歆儿误解她、伤害她,她都狠不下心来恨他。

    因为她知道,他只是太爱叶歆儿。

    撇去叶歆儿的死,楚衍修并非真的冷血无情。

    楚之风看着她恍惚的眼,突然又道,“大嫂,你不记得了么。”

    叶容槿回神,“什么?”

    楚之风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就是这条项链……六年前,你被几个小混混堵在一条小径,你还记得么。”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