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星际美食空间之福娘 > 章节目录 8.第八章
    “唉。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小小的人儿垂敛着睫毛无聊地趴在床上看书,书名是【星际儿童识字故事书】。

    福娘翻个身,把书盖在脸上,脸上掩饰不住的落寞。

    她在这呆了一个月了,从各方面知道了这不是她以为的神仙生活的世界。

    他们跟她一样都是人类,只是生活的世界不同。

    这个地方传达给她的信息跟她从小到大所认知的不一样。

    她一直以为她是人类,结果这一个月来,她才发现她好像不属于人类。

    她以前去姑姑姑父那地方才是人类的世界,这个世界的人把那时候称作古时期。

    这个时代他们称作星际时代,现在是星际856年。星际只有联邦和帝国两个星政府,目前两个星政府是友好合作关系,最大的困扰是每年总有虫族想侵略领土。

    她现在生活的地方叫塞洛星球,是联邦首都星。

    “唉。”

    趴在床上的人儿又叹了一声。

    茫然、失措,她找不到人可以安放她的慌乱。

    从小到大习以为常的厨艺被告知这是这世界为数不多的人才会的高级技能。

    在她看来普通的食材,是世面稀罕的。

    这世界有没有古时期的食材?

    答案是有的。但因为经过时代的变迁,人类经过丧尸化时期,古时期的动植物变异了大多数,无数的人只顾着逃命,只为活着,慢慢的一部分人进化出异能,夺回部分领土。

    由于人类在那个时期存活了下了少部分,以及只有少部分动植物没有变异可以继续食用,但那个量一年一年减少,慢慢的变成了只有极少极少部分的人能享用到食物。

    营养液因为科技的投入,方便快捷能饱腹,在那个时期慢慢普及开来。

    食物就慢慢变遗失,直到人类稳定下来成立星际,人们才发现大多数文化、食物、手艺被遗失,于是传承技艺下来的人无比珍贵。

    她也是!

    但她是黑户!

    她活了十六年,在她那个时代能存下来金条的就是有钱人了。她好不容易存了五条金条,在这里发现金条不值钱!还没有一颗菜贵!

    她本来以为她金条不值钱但菜很值钱她可以去卖菜,她还可以是个有钱人!结果被告知要办许可证。

    许可证需要成年。

    按这时代的算法,她没成年!

    许可证还需要身份信息。

    她是黑户!所以她没有身份信息。

    在她兴奋了‘卖菜也可以成为有钱人’的美梦中,被‘黑户’打得支离破碎。

    然后她还是个文盲!这个星际的语言她不知道为什么听得懂,但字她一个都看不懂。

    她已经学了七本儿童识字了,这是第八本,她刚刚看了一会,有些之前长安哥哥读过的内容,她按着书本里的字逐一对照能把字记得,后面有重复的字她也能认得,没读过的她就不认得了。

    要她写字,她还写不出。

    所以她现在是个穷人,文盲,还是个黑户!

    黑户不能逛街,不能买东西,不能上星网,不能买金条,不能卖菜!

    “唉。”

    福娘扯着被子,抱着书在床上滚来滚去,宣泄着自己的不开心。

    诺大的房子独留书本和她陪伴。

    长安哥哥今天早早不见人影,平日里来蹭吃蹭喝的爷爷席爷爷大哥二哥三哥四哥小哥一个都没出现过。

    只剩下她一个人吃完早餐,跟书本度过时间。

    委屈的想哭。

    福娘翻滚的频率慢慢变低,抱着书本一动不动的缩在被子里。

    李长安回来的时候,就看见散乱的拖鞋,被拉开的窗帘,阳光从窗口倾泻而入。余晖照着被子,其中拱起的一团格外明显,只看见福娘小小的一簇头发在被子外面。

    小懒猪。这个时间还不起来。以为蒙在被子里装睡他就不知道她醒了吗。

    窗帘都开着,拖鞋都不在原地,谁看都是在装睡。

    长安嘴角上扬,配合地道,“起来了!小福娘!有个好消息告诉你哦。”

    长安走向床,手一台,准备掀起被子,无奈掀不开。

    长腿一跨,坐在床沿上,手拍了拍了被子鼓起的一团。

    “起来了。”

    被子里那一团还是一动不动。

    “有个超级好消息告诉你哦。”

    被子里那一团微微动了动,露在被子外的头发迅速隐藏在被子里。

    “我给你申请了星际身份哦。”长安放揉了语气,好心情的看着鼓起的一团被子。

    “以后就可以想上星网上星网,想买菜就卖菜,想逛街就逛街,开心吗?”

    那一团这会动静大了些,头发慢慢露出被子外面,接着整个人探出被子。

    长安咧开笑,“开心吧,等给你备份完信息,长安哥哥带你去买个光脑……”

    “……真的吗?”

    趴在床上的小人儿脑袋终于转过来,期待地问道,不再留一个后脑勺给他。

    “当然是真的!长安哥哥什么时候骗过你!长安哥哥答应你的……”

    长安住了口。看着福娘红红的眼睛,鼻头也有点红,这明显是哭过的样子!

    嘴上擒着的笑消失,长安抬手擦去福娘眼角的泪痕,轻柔道,“怎么了,是谁欺负你了?你一个人躲在被子里哭了多久?”。

    怪不得平时玩捉迷藏只要他一喊就出来的人今天在被子里面他喊了几遍也没有甜甜的‘长安哥哥你找到我了’,也没有‘给我念个故事我才出来’。

    原来是在哭。

    让他找到谁是害她哭的祸头他一定揍得那个人在联邦医院呆三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