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星际美食空间之福娘 > 章节目录 18.第十八章
    长安怔怔的看了她一瞬,失笑的揉揉她的头,低下头啄了一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福娘笑着亲了一口回去∶“刚刚为什么不开心。”

    长安捏了她的腮帮子∶“因为你叫他哥哥。”

    福娘苦恼的看他∶“他比我大不叫哥哥叫什么?”

    长安额头抵在她的额头上笑∶“叫他叔叔。”

    福娘保持着姿势不动向他保证∶“哦,那我以后叫他叔叔。”

    时间随着空气慢慢流动,福娘从额头贴着额头的姿势慢慢随着困意变成头滑至他的肩膀熟睡。

    有几缕头发垂着飘散在她眼前,他望着她黑色的头顶,那几缕飘在他胸前的头发随风荡来荡去。

    莫名的,有点痒。

    “哒哒哒哒——”

    外面走路的脚步声出来,他讨厌的人意料之中的出现。

    他抬起手摸福娘头发挑衅的对他笑,无声开口。

    纪眀启眯着眼睛,看着他的口型。脸色倏然变黑。

    他说的是“我的。”

    再看看他对他指着面前的众多吃食无声的宣誓主权——

    “都是我的!”

    纪眀启招来小啰啰一号开了门走了进去。

    长安看出来了,面前的人就是常年缺个妹妹看见福娘可爱想认她做妹妹。就算是没有那种心思,单纯的想认妹妹也不行!

    他眼睁睁看着纪眀启坐在他面前——

    他面前的食物面前,手拿起一串糖葫芦,“这个怎么吃?”

    长安不开口。

    他可能也不需要他的回答,直接咬下一口。

    纪眀启∶“这也是妹妹做的。不然怎么这么好吃。”

    长安∶“……”什么妹妹!等会你就是叔叔!

    卧槽!

    仿佛看到了什么,长安破口而出∶“你干什么!”

    大声严厉的呵斥声没把他讨厌的人吓住,倒是把他喜欢的人吵醒了。

    福娘∶“怎……怎么了?”

    纪眀启趁机把余下的几串糖葫芦放进空间钮。

    长安拍拍福娘的背放低声音∶“没什么,你继续睡。”

    福娘不甚清醒的脑袋顺从还没离开的睡意继续趴在他肩头睡。

    这时纪眀启已经拿起韭菜饼吃了起来,然后又顺手把一篮子韭菜饼收进空间钮里面。

    长安怕再吵醒福娘,只能用眼睛瞪他,企图让他在他的眼光底下要点脸。

    只可惜对面的人吃得正欢,没空理他。

    “咔擦——咔擦——”

    细小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进福娘耳中。

    好吵。

    福娘小手挠了挠耳边。

    “咔擦——咔擦——”

    好像是吃东西的声音。

    福娘闭着眼埋着头想着——应该是长安哥哥在吃东西。

    “咔擦——咔擦——”

    “咔擦——咔擦——”

    不对!声音像是后面传来的!

    福娘的睡意消失不见,趴在长安的肩头偷偷转过头,眯着一条小细缝。

    之前那个哥哥,不对,之前那个叔叔在吃东西。

    而她现在!正趴在长安哥哥怀里睡觉,在外人面前!

    福娘把头转回去埋在长安肩上无声哀嚎。

    还不如不醒呢!现在睡不着,下去又有点丢脸!

    长安伸手摸她发红的耳垂——这是害羞了?

    他憋着笑在她耳边轻问∶“醒了?”

    福娘僵住,一动不动的装死。没醒没醒。

    正在吃东西的纪眀启听到,抬起头望向这边∶“妹妹醒了?”兴奋的表情不以言表。

    福娘继续装死。没醒没醒。

    长安一本正经的道∶“当然没醒。”,手却不正经的一会摸摸她的耳朵,捏捏她的脸,一会挠她痒。

    长安眼底带着笑∶“这个时候肯定不会醒,你说是不是?”

    表面上话是回的叔叔的,实际上是对她说的,她听出来了!

    她为什么这么确定是因为他说这话的时候是凑在她耳边说的,有点明知故问的意味。

    纪眀启听见这话看见的便像是长安刚亲完福娘的画面,脸上还带着满足的笑。

    纪眀启桃花眼一勾∶“啧!李大少!要点脸!这还有人呢!”

    长安望着他∶“……”你好像误会了什么?

    纪眀启带着“禽兽”的眼光,边吃韭菜饼边看着他说∶“对个未成年你居然随时随地的发情。”

    长安∶“……”你真的误会了!

    纪眀启∶“也是!我妹妹这么可爱怪不得你会□□上脑。”

    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的长安——说我是四脚兽随时发情!

    趴在长安肩上的福娘以为之前亲亲的画面被看到了,脸愈发红了。

    她不敢大动作,只能借着趴在长安哥哥身上的动作,张嘴咬了他脖子一口。——都怪长安哥哥!

    “唔——”有点麻有点痒。

    长安低头看见不肯动的脑袋,以及露出来一点点红红的脸蛋。

    不知为何就是不想让人看见她现在的模样,伸手拨了拨她的长发,让她的长发盖住了她的脸,才放心地转开目光。

    他的眼神变得犀利,射向前方的人!

    “纪眀启!”

    纪眀启咬下一口猪肉干,桃花眼的不可思议和长安犀利的眼神撞在一起。

    好半响,纪眀启把那吃了一口的猪肉干放进空间钮,顺便再多顺了五片。

    纪眀启向来嬉皮笑脸的状态消失不见,和长安面面相窥。

    “你很久以前就知道了?”

    长安∶“……”你看我像知道很久的样子吗?

    纪眀启∶“……”看来是刚知道不久。

    纪眀启∶“这个多吗?”看这一小包感觉不够分啊。

    长安想了想,比了个“1”。

    纪眀启∶“居然要一百年才有!也是,这么珍贵的东西。”

    长安∶“……”你,你这么认定也行。

    福娘装死的听他们聊天——脖子僵了,背也酸了。忍不住对着他脖子轻轻咬了一口。

    长安感受到身上人的不安分,拍拍她的背。

    长安看着纪眀启∶“你还不走?”

    纪眀启识时务的起身,在嘴巴做了个拉链的动作∶“这就走。”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长安的眼皮子底下顺走一整包猪肉干。

    ——“这么珍贵的东西一百年才有的就给我了!”

    长安∶“!!!”。卧槽!知道稀世珍贵的东西你还一点都不留给我!

    福娘听见人走了的声音,闷着声音在长安耳边道∶“长安哥哥,身子麻了。”

    长安抛下对纪眀启的不忿,立马给福娘捏捏脖子捶捶背揉揉腿舒缓神经。

    长安化身老妈子碎碎念∶“这么不爱惜身体怎么行!醒了就该起来,怎么可以因为一点点小事就不愿意起来!以后不可以这样了……”完全忘了刚刚因为憋笑憋得不能自己的人是谁。

    福娘∶“啊……”抬起头对着喋喋不休的嘴巴啃了一口。

    长安∶“……”

    福娘满意的看着消了声音的嘴巴,从他腿上下来,靠坐在墙上∶“腿还有点麻,长安哥哥。”

    语气娇娇的,软软的,轻轻的,搔得他有点像四脚兽一样想要发情。

    长安半跪着给她揉腿。

    身子不麻后,福娘站起身,才反应过来看着面前空空如也的地板。

    福娘∶“长安哥哥,东西都被叔叔拿走了?”

    长安半跪着从墙上撑死站直身子,没回答她,伸手搂过她∶“再咬下我脖子。”

    福娘∶“???”

    福娘∶“我们晚上吃什么?”

    长安给了她一个长长的亲吻回答。吃我呀,还想吃什么!

    被她撩的浑身发热,他现在哪有心情想晚上吃什么。

    等一个亲吻结束,他离开她的唇让她缓口气。

    他看着她发红的脸蛋,听着她微微喘气的娇声,看着她迷离泛着水光的眼睛,不给她气息平复的机会,再度低下头与她唇齿交缠,同时抓起她的手挂在他脖子上,提起她的腰转过身让她抵靠在墙上。

    火热的气息一直在空气中灼烧。

    好一会儿,他才放开她的唇,把头埋在她脖子边。

    “呼……”

    “呼……”

    房间里只余下彼此的呼吸声。

    她脚不着地的挂在他腰间,手搂着他脖子,努力平复着呼吸。

    好一会儿气息平和了之后,她才被他放下,脚也踩在了地上。

    长安低着声音诱惑的对她笑∶“晚上吃我,怎么样?”

    福娘红着脸不看他。

    之后两人都没开口,只是望着对方傻傻的笑。

    不说话也觉得开心。

    “咕噜……”

    肚子因为饿发出抗议,打破暧昧无声的氛围。

    长安这回耳朵悄悄爬上一抹红色∶“……”

    福娘大眼睛看着他肚子,再看了他不好意思的脸,乐不可支。

    福娘∶“哈哈哈!吃你能饱肚子吗?”

    长安∶“……”这肚子这么不争气!

    福娘∶“哈哈哈哈哈……”

    长安伸手戳了戳她肚子∶“你不饿吗?”

    福娘笑着回答∶“饿啊。”

    长安手指再戳了一下她的肚子∶“饿也没办法啊,东西都被拿走了。”

    刚说完就看见监狱里的工作人员拿了两只营养剂过来给他们。

    长安∶“……”

    打脸来得如此之快。

    长安把两只营养剂都给福娘。

    福娘高兴的亲了长安脸。

    看着福娘全身泛着开心,长安好奇∶“有东西吃这么开心?”

    福娘∶“不是啊。是有营养剂开心。”

    长安∶“……”不是他想的那样吧?

    福娘∶“长安哥哥,这东西好神奇,吃一管就饱了。超级厉害的!”

    长安∶“……所以你之前选的那学校?”

    福娘∶“我听说那学校厨艺系有教营养剂。”

    长安∶“……”

    长安∶“营养剂不好吃啊。”

    福娘∶“可是它一管就饱了。”

    长安一言难尽。这虽然也没错。一般抱厨艺系的都是想学古食物的,没有谁会专门学营养剂啊!

    长安∶“你喜欢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