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星际美食空间之福娘 > 章节目录 19.第十九章
    福娘举着营养剂∶“你不吃吗?”

    长安摇头。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特么吃过好吃的古食物谁想吃这个啊!

    福娘想了想对他道∶“我试试看带你去我家吧,看看你想吃什么。”

    长安∶“你家怎么去……”

    话还没说完就看见福娘嘴巴动了动,右手握着他左手,左手在空中划了三圈,人就消失在他面前,不见的还有他和她牵在一起的手掌。

    长安目瞪口呆。什么情况?

    看了看周围,监狱还是那个监狱,他人还在,她不在。

    长安上下晃动左手手臂,能感觉到他消失的手腕跟着晃动。

    ???

    什么状况啊!

    就划了三个圈就不见了!

    长安举起右手学着刚刚福娘的动作画了三个圈。

    ……

    安静如斯。

    墙还是那堵墙,人还是只有一个人。

    消失不见的人又出现,小小的脸蛋带着笑∶“看来是进的去的,我再试一次。”

    长安∶“……”

    就见那个小小的人这回在空中还是划三圈,只是,那个圈,好像比刚刚大了点?

    长安∶“!!!”

    左眼看着面前,这一堆植物?好像是古植物?

    放眼望去,不远处还有一条小水沟,周围还是不是蹦着几只鸡鸭。

    这是什么?

    福娘看着进来半个身子的长安,划了一个圈。两人重新回到了牢房。

    长安愣愣的看着前方。

    植物不见了!小水沟不见了!只在书上看过的古生物——鸡和鸭也不见了。

    长安看着面前的金属门——刚刚是做梦了吧?

    福娘再次划三个圆圈。

    长安看着金属门突然变成了布满植物的田野。

    福娘看着长安这回整个人都进来了,满意的点头。

    福娘没发觉他的异常,牵着长安的手走向茅草屋,围着院子和厨房走一圈。

    福娘∶“长安哥哥,你想吃什么?”

    长安视线直直的看着前方∶“……”

    福娘顺着长安视线,院子旁边的猪棚。

    福娘笑着的脸僵了下,大黑猪。

    不能吃!吃完一只少一只!

    福娘拉着他出了院子走向后山找猪,自我安慰的想着——反正都是猪,后山的猪想吃多少吃多少!一胎生个十只都不在话下的猪也是可以吃的!

    长安呆呆的被拉着,听着福娘给他介绍茅草屋是她住的地方,看见鸡就跟他说这是她养的鸡,看见鸭就说这是他养的鸭……

    现在说要去后山找猪,于是他们走了好久终于到了后山山脚下。

    “咕咕咕——”

    福娘介绍的说是鸡的生物出现在眼前,他期待的睁大双眼力求把鸡的样子近距离的刻在脑子里。

    “咕咕咕——”

    鸡扑扇着肥翅膀向他们跑来。

    福娘看着它跑的方向侧过身。

    “啪!”

    大肥鸡一下扑进长安怀里,鸡爪搭在他肩上,然后——

    光荣的拉了一把屎!

    接着在他肩上蹬了一下,往他背后的方向跑了!

    长安盯着脚上鞋子的不明物体,转过头问福娘∶“这是什么?”

    福娘忍着笑∶“……鸡屎。”

    长安平静的点点头∶“哦。”

    古时代的鸡拉的屎,他第一次见到,很光荣很荣幸!

    福娘看他脸色由平静转青再转白,最后他阴恻恻转过头对着她说——

    “把那只鸡送我吧。”

    福娘以为他气不过要吃它,说∶“你是要吃它吗?那我们还找猪吗?”

    长安看着鞋子上的鸡屎咬牙切齿地道∶“不!我要养它!”

    他才不会吃它!他要好好养着它让它知道礼义廉耻是什么意思!

    福娘见他没有想吃鸡的意思便继续拉着他往山上找猪。

    期间因为路不平鞋子裤子沾上泥巴,他看着走在前方如履平地的人儿,心中不由感慨,福娘家真是有钱,连这种生态都造的出来。

    不知道走了多久,福娘拉着他指着前方,认真道∶“长安哥哥你喜欢哪一只?”

    长安跟着她手指望过去,至少有五六只几百斤大的大肥猪趴着在地上睡觉,长安看看福娘的小胳膊小腿,再看看自己没有任何杀伤力器具的空间钮,沉重的下定了决心。

    他拉着福娘慢慢往后退。

    福娘被他突然后腿拉得一个趔趄,回身看他。

    长安放低声音∶“小心等会吵醒最大的……”那只,谁也跑不了!

    福娘挣开他的手,在他的眼神下欢快的跑向最大的猪∶“原来你想要最大的那只!”

    离最大最肥的猪旁边的几只个头小一点点的猪的头稍微动了下,长安紧张的跑向福娘。

    长安喊∶“等会你先跑……”不用管我!

    !!!

    只见在他前方的小人手往下一劈,背过身蹲下,双手往后一抓,站起身,那只大肥猪就被扛在她身上。

    旁边有只猪眼皮瞭了一下又合上继续懒懒的睡过去,理都不理他们一下,显得他的如临大敌很蠢很怂。

    福娘∶“???”让我先跑?这是要比赛谁先到家?

    福娘扛着猪估算了一下到家的路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接着迈开双脚飞快的跑了起来。

    “长安哥哥,我先跑了!”福娘说。

    只见一个小人头顶着白花花的大肥猪,双腿跑得飞快,一下子不见人影。

    长安∶“……”不!我不是这意思!

    他双手捏了捏鼻梁,追在她身后,声嘶力竭地喊∶“你停下来!”你听我把话说完!

    “……”

    回应他的只有寂静的空气。

    “呼……”

    “呼……”

    “呼……呼……”

    长安扶着一颗竹子稍作休息,看着前方不见人影的小路。

    真不知道福娘是怎么被养大的。

    他一路追着她下来,不时被软趴趴的泥土绊一下,好不容易起来了又被凸起的石头挡一下,还要防止树枝的骚扰。

    她是怎么能够还跟在平地上一样跑得如鱼得水的?

    还扛着一只几百斤的猪!

    在学校训练他都没这么累!

    长安缓了口气继续往山下跑。

    “呼……”

    长安扶着茅草屋的门口喘气。

    福娘拿着刀出来看见长安,开心的道∶“长安哥哥,我赢了。”

    长安沉默了半响,说∶“你赢了。”

    长安站直身走进去,看着被绑好的猪。

    长安∶“要杀猪吗?我来!”

    福娘怀疑的看向他。

    长安平静又肯定的道∶“我可以。你告诉我怎么杀。”

    福娘把刀递给他。

    福娘∶“先在脖子那砍一刀,放血,要砍快点。”

    长安接过刀跟着话做。

    手起,刀落。

    “啪。”

    刀刃在猪上留下一道不痛不痒的力度。

    继续——

    这回划出了一条浅浅的痕迹。

    再来一次——

    这回血倒是放出来了,但是猪也醒了。

    顿时院子里响起猪的哀嚎声,院子里的鸡和狗被吓得乱跑大叫,吵的人耳朵疼!

    在长安准备再来一次的时候,福娘直接夺过刀,拿起刀背在猪脑袋上拍了一下。

    猪的哀嚎声瞬间停止。

    接着一刀下去,猪头被分开。

    在长安怀疑人生的目光中,猪就被杀好了,被分成几大扇猪肉。

    长安∶“……”女朋友这么厉害感觉没自己什么事了。

    福娘转过头∶“长安哥哥,能帮忙把这些挂在那里吗?”

    福娘指着几扇猪肉再指着房梁下的铁钩。

    长安仿佛找到身为男朋友可以做的事的表情,开心的说∶“好的!以后这种做不到的事就找长安哥哥!长安哥哥都能搞定!”

    福娘∶“……”我做的到啊!只是我要冲洗院子啊。

    长安∶“做得到又不太想做的事也可以找我的!”

    福娘看着满地脏乱的院子,∶“那等会能帮我扫干净这里吗?”

    长安自豪脸∶“必须肯定能!”

    这边福娘和长安欢欢喜喜的杀猪准备做猪肉,另一边牢房里就不太好了。

    小啰啰一号来送营养剂看见空空如也的房间,惊慌失措地喊∶“头!头!”

    “不好了!头!”

    纪眀启应声而来∶“干什么!你能不能做事不要那么毛躁!成天总是……”

    纪眀启∶“……”

    人呢!

    纪眀启∶“去监控室。”

    纪眀启∶“……”

    看着监控影像里,先是福娘一个人消失,然后出现,接着消失出现,最后两个人一起消失。

    纪眀启∶“通知李统帅过来。”

    小啰啰二号跑过来∶“头!李统帅和三皇子一起过来了!说是要来探视李大少的!”

    纪眀启∶“……把他们请过来。”

    “砰——砰——砰!”

    李跃拍着面前的桌子砰砰作响,怒着道∶“我好好的孙子孙媳妇才在你这呆了不到一天,你说不见了!我孙媳妇要是出了事你负责吗!说!你把他们关到哪了!”

    三皇子潘广感兴趣的问∶“怎么不见的?居然有人来劫狱的吗?怎么劫的?”

    李跃听见这话拍着桌子呵斥他∶“三皇子!人不见了你不关心你居然关心这些有的没的!”

    潘广∶“……”

    潘广跟着凶纪眀启∶“眀启!这就是你的错了!好好的人你究竟藏哪里了!”

    纪眀启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

    潘广∶“李统帅,你这样拍桌子也解决不了事!听听眀启怎么说!”

    李跃瞪他!

    潘广双手举起∶“你们聊你们聊。”

    妈!的!身为皇子居然谁也得罪不起!

    纪眀启调开监控,说∶“你们看看这个。”

    李跃∶“……”

    潘广∶“……”

    面面相窥。

    李跃和潘广看着纪眀启∶“这什么情况?”

    纪眀启青筋暴跳∶“……”。我怎么知道什么情况!

    这个时候,小啰啰一号的声音传来。

    “头,我觉得我眼睛出毛病了!我刚刚重新去看了一下,李大少和可爱的会做很好吃的小姑娘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