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伏羲之雷神 > 章节目录 第一节 争执
    伏羲卷一之雷神

    第一节争执

    爱因斯坦是人类科学史上光辉灿烂的伟大人物,他的理论对人类的贡献是惊人的,狭义相对论、广义相对论、宇宙学和统一场论更是广为人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根据其时空扭曲理论预言的引力波早已被人类的庞大仪器检测证实过,只是其虫洞理论至今因客观条件还很难被证实。“虫洞”就是连接宇宙遥远区域间的时空细管。暗物质维持着虫洞出口的开启。虫洞可以把平行宇宙和婴儿宇宙连接起来,并提供时间旅行的可能性。虫洞也可能是连接黑洞和白洞的时空隧道,所以也叫“灰道“。与黑洞白洞比起来,人类所居住的地球就显得特别渺小了,以人类的条件,要想验证这个在黑洞白洞间存在的理论,可以说难上加难了。虽然人类的触手很难够得到黑洞这么大质量的天体,但是黑洞等大质量的的天体活动所爆发出来的引力波和伽马射线暴却经常被人类的庞大设备检测到。

    前不久,美国路易斯安那州列文斯顿和华盛州的哈福德之间两个探测器探测到了源头位于半人马座方向的一次引力波,伴随着发现的这个引力波,还检测到了一次伽马射线暴。当然,欧洲的检测设备也检测到了这次的引力波,位于太空的中国的天琴系统也检测到了这次引力波,也记录了几乎同时发生的这次伽马射线暴的波形。这本是一起寻常的检测事件,然而,别有用心的一些美国科学家把这次的引力波和伽马射线暴的波形输入超级计算机进行模拟合成,最后竟然合成出了一副匪夷所思的画面,在冰冷黝黑孤寂的宇宙深处,四只巨大的龙兽四角抬着一个花轿宫殿模样的物体,后面有五龙相护,疲惫不堪,向着一处黑洞行驶着。这个花轿宫殿模样的物体,后来讨论是一个巨大的棺椁灵柩,与寻常的出殡图不同的是,少了很多待焚烧的纸兵、纸车马,纸小三,纸电视,纸二奶等陪葬之物,这合成出来的画面,被成为九龙护棺图。

    计算机合成出来的画面,不由得让人感叹,世界真奇妙,不怕做不到,只怕想不到。当然这只是作为偶发的不可信事件,但是还是作为保密之处理。但是消息还是很快被中国国防下的探员张科长知道了。欧洲的一些科学家利用这次的波形合成,竟然合成出了一副仕女弹唱图。一个美丽的古代仕女端坐在庭院之中,吟诗弹琴,身边顽童绕跳,一副绕跳顽童娇声声,人间乐事在天伦的其乐融融的画面,真是贻笑大方。

    对于这次合成的九龙护棺图,张科长也没有完全把它当做一个玩笑看待,看着图画,冥冥之中张科长的第六感觉感觉着画面和中国的国宝灵石有一丁点的关联。张科长又调集了用计算机扫描中国国宝灵石的一些数据,和这次引力波和伽马射线暴的数据,组织科学家进行模拟合成。当然,大多数次合成出来的都是一些乱码。灵石早已被公认为中国的国宝,这块存在于史前时期的石头被科学家认定里面储存着很多的未知信息。有的科学家认定这就是一块普通的石头,只是年代特别久远而已,有的科学家认定这块石头是已经消失的地球史前超级文明的生物芯片,里面的DNA生物载体已经干涸,不然可以提取出很多的信息。这次引力波和伽马射线暴发的时间,根据推算是在将近一万年前,经过将近一万年的时间,才传送到地球。而这块灵石的时间,远远的超过了一万年。按照常理,引力波,伽马射线暴和灵石应该没有什么联系。但是,经过计算机多次的进制转换,和一些碰运气的条件合成,在引力波,伽马射线暴和部分灵石数据的基础上,中国的超级计算机竟然还真的合成出了意料之外的东西,中国的超级计算机竟然合成出了一个荒诞怪异的神话故事。当然,这个神话故事还是作为国家的特级机密保密起来。

    回到自己的单独的办公室办公桌边坐下,喝上一杯茶,不禁深有所思,超级计算机合成出来的神话故事深深震撼了张科长,这难道真的是一次毫无交集的巧合合成的神话故事吗?神话故事的内容在张科长的脑海中不断完善,不断回响,思绪很快回到了将近一万年前的那个年代......

    昆山,是同城附近最大的一座山,山势雄伟,山脉绵延,重峦叠嶂,挺拔险峻,连绵不绝,由来已久,是一些清修者的好去处,由此也经常有一些修行者到山中寻求宝物元丹,以便短时间内提升自己的修为,提升自己的修炼速度。

    同城历来是不乏消息的地方,最近城中纷纷流传了这样一个消息,昆山中最近出现了一个狐洞,有的说是千年狐狸结界而成,洞中很是凶险,去洞中探险的几波人已经是有去无回了,越传越悬,同城中的人们已经越来越多的人们谈论狐洞的凶险了。

    此刻,一白衣少年已经远离同城,依据人们谈论的话语来到昆山中寻找那凶险无比的狐洞了。

    狐洞是人们偶尔发现,经过几波人的探险,现在洞口周围已经没有任何隐藏之物了,洞口很明显的呈现在白衣少年之前。洞中颜色光怪陆离,流光溢彩,时而变换,时而一动不动,给人一种很难捉摸的感觉。白衣少年只在洞口稍微观察了一下,就一道流光似的进入了洞中。

    一进入洞中,白衣少年顿感到洞中阴森幽暗,寒凉彻骨,越往深处洞中颜色越深,给人一种越危险的感觉。白衣少年移步往洞中深处走去,狐洞仿佛感应到了外来入侵者,一阵旋风向那白衣少年卷去。

    白衣少年早有防备,随身一转,周身已经笼罩了一层玄白光罩,旋风击中光罩,滋滋作响。白衣少年猛地一喝,运力击中旋风,周围旋风砰然碎裂,很快就化为乌有。

    能够只身一人独闯这狐洞,白衣少年自然有一身的修为。

    然而,旋风刚去,就从洞内飞出万把飞剑,向着白衣少年疾驰而来。白衣少年身形飞起,已然把前面的几十把飞剑抓入手中,双手迅速挥舞,以斩杀那万把飞剑。万把飞剑星星点点,已把那白衣少年包围在剑网之内,但白衣少年不断折断飞剑,还身有余力移动身形,躲避密集的剑网,剑网密集,偶有飞剑刺中白衣少年,却也被那白衣少年身躯弹开,只是受一些皮毛之伤,激战数回,飞剑不断地被白衣少年击断洞中。

    飞剑似有灵性,见形势对自己不利,忽然万剑集合,数万把飞剑猛然变为一柄长剑,向着那白衣少年刺去。白衣少年见阵势变化,只得全力迎击那柄飞剑。功力相交,白衣少年感到略占上风,可是很快,白衣少年感到剑上力量不断增长,长剑似乎和山洞融为一体,不断地从山洞中汲取源源不断的力量,长久下去,自己肯定会被长剑拖住不可。白衣少年猛地运功,借反弹之力一跃落入洞中深处。

    刚一落地,猛然感到脚下炙热异常,不得不再次跃起。往下一看,只见地上红彤彤的,想必这洞中已被布置成为一处炙热无比之地,以防有人来窥觑洞中宝物元丹。

    那柄长剑也仿佛怕了这炙热之火,悬在洞上不肯进来。

    “这炙热之地对别人来说是千难万险,但是对我来说,却是投其所好了。”

    冰之凝指!

    只见那白衣少年祭出冰之凝指,炙热的地面上不一会就覆盖了厚厚的一层冰层。

    原来这白衣少年诸多武功之中,造诣最深的就是冰之凝指了,已经达到收发自如,登峰造极的地步了,而且那白衣少年尤其喜爱这冰之凝指,造诣也最为高深。

    白衣少年落到地上,向洞中望去,只见那洞里有一石桌,石桌上有一元丹,肯定是这个狐仙洞里狐仙的元丹了,只是不知这么贵重的东西却大明大白的放在那里,又或者是狐仙早已逝去多年了?纵然如此也不该如此大明大白的摆在那里啊。白衣少年心中总感觉着有一些不妙之处。但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明明元丹在那里,自己吃了足可以抵得上自己苦修三年的成果。

    一个飞跃跃到石桌前面,只是感觉着眼前略有一点晃动,定睛一看,元丹还是在那里。手掌一伸,狐仙的元丹就被吸入掌中。此时,洞外那柄剑见火势熄灭,已然刺向白衣少年。白衣少年一口吞下元丹,同时回荡开长剑一击,一道闪光,已然穿出洞外。

    心情大悦,心想,父王一向认为我进步很慢,这下又得了一颗元丹,父王对我的认识也会有所改变的。抬头一看,却见自己的父王河阳王正站在山洞之外。心中一惊,怎么,父王也会惦记这么小的一颗元丹?心中虽有疑问,但还是叫了声父王!

    只见那父王河阳王点了点头,来到了白衣少年面前,刚要夸奖两句,忽然,河阳王伸出双手,化为一柄长剑已然刺中了白衣少年。

    同时,白衣少年脚下一热,刚落入洞中那炙热的感觉又袭上脚来。冰之凝指消失之后,炙热之火重新袭了上来。

    蓦然清醒,河阳王面目已无,只余一柄长剑留在身上。迅速抓住长剑,暮地一振,长剑脱身而出。

    原来,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经中了幻觉。就在自己扑向元丹时,幻觉已然产生。狐狸最擅长迷幻,自己竟中了圈套。

    伸手入怀,取出自己从家带来的最后一颗金丹药,吞入口中,药一入口,伤口随即愈合,但是自己的功力恐怕要大打折扣

    脚下炙热依旧,定睛一看,自己却还是在那狐仙洞中。而不知何时,石桌旁已然多了一个佩剑老者!

    那佩剑老者正闭着双眼,双手伸向元丹!

    此时,长剑再次袭来,白衣少年只得迎上长剑。一声巨响,少年与长剑已黏在一起!

    老者已经模到了元丹,吞入腹中!

    但愿还是幻觉!白衣少年心想。这只是妖狐迷惑我元丹已经没了,而想让我放弃!即使不是幻觉,我只要把那老者吃了,照样可以顶得修炼三年的。

    “轰!“

    元丹被吃,洞中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只见洞中之物纷纷下落坍塌,有些洞中之物化为鸟有。

    老者吃过元丹后,睁开双眼,迅速逃出洞去。

    长剑也竞然片片断落,整个洞中似乎要化为乌有的样子。洞顶巨石块块落下,整个弧洞要化为废墟。

    白衣少年这才意识到那佩剑老者非幻觉,而元丹为镇洞之物,元丹被盗,整个洞速坍塌,化为废墟!就连那利害无比的长剑也化为废墟,不再守卫了。

    此时,也只有追赶那老者,吃了那老者,才不白忙一场。想到这,白衣少年迅速向老者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