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伏羲之雷神 > 章节目录 第四节 焚天咒2
    河阳王的两个儿子伸开手掌一看,两人手面上顿时渗漏出黑青之色。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河阳王一怒,用手卡主了紫儿的脖子道:“快给解药,不然即刻杀了你!”

    忽然一个声音道:“故人来访,别来无恙啊。”

    话声刚落,一个人影忽然出现在众人面前,正是追赶河阳王的同城城主雷石。

    在众人之中,雷石武功较高,因此是第一个追上来之人。

    紫儿喜道:“好了好了,又来一个武功高手,敢问你是哪一路的?”

    敌人的敌人便是自己的朋友。

    雷石于是道:“本人是当地同城城主雷石,姑娘莫怕,有我在,本城主当可救你。”

    紫儿脸一扬道:“谁稀罕!哼!”

    一副爱救不救的样子。

    河阳王的两个公子守在了河阳王的面前。如今既要解毒,又要对付同城城主雷石,可谓屋漏偏逢连夜雨,运气实在不好。

    河阳王心想:“有雷石在,报仇之事难上加难,如今又被这个刁钻姑娘缠住,也不知这个姑娘是何方人物,如此难甩。如今只有先稳住雷石,争取到雷石,和雷石结盟,然后先料理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姑娘,报仇之事,暂且放下,以后再论。”

    河阳王正色道:“雷石,想必你已知道,我这次兵伐同城,皆因我小子被因你们剑仙而导致伤重难愈,这才兴兵报仇。现在想想,也是一时意气用事,思虑不周,刀剑无眼。岂能没有误伤。现在想想,也是有所后悔。”

    雷石一听便知其意,报仇未成,便想休兵。弱肉强食,身处弱势便说刀剑无眼,有所后悔。可如果是优势在自己一方,便会毁天灭地,屠城灭人。不过,同城和顺城同是昆山周围之城,可说是近邻,如果能化干戈为玉帛,倒能造福两方百姓,胜于近邻整日兵戈相见,复仇屠城,怎能杀尽?

    “今日若是真的能够和河阳王作一个了断,也胜于以后无休无止的复仇轮回。冤冤相报何时了?”

    便顺着河阳王之意道:“如此说来,河阳王是要化干戈为玉帛了。”

    河阳王道:“小王正有此意,我们世代近邻,干戈相见,弊处甚多,还望城主高瞻远瞩,酌情三思。”

    “只要河阳王以诸神以及上古盘古的名义发誓,我同城与贵公子受伤之事再无瓜连。本城主也无意与河阳王结怨。如违誓言,不得好死。”

    好毒的誓言!

    此时,青冥天蝎白鹰已经来到了河阳王的面前,站在了河阳王的身后。黑熊断后,此时却没有追来,不知现在身在何处。

    河阳王顿了顿道:“好,我就发此誓言,以诸神及盘古上神的名义,我河阳王小子受伤之事与同城再无瓜连,如违誓言,不得好死。”

    雷石道:“好好好。如此极好,我们两家睦邻友好,甚好甚好。”

    此时,同城无妄,同城青木,同城二老,同城老仙已经来到了同城城主雷石的身后。

    忽然紫儿学着雷石的语气道:“哎呀呀,姑娘莫怕,本城主当可救你,本城主救你。”说着一边望向雷石,一边加重了最后一句的语气,讽刺之情,溢于言表。

    又道:“你们真是狼狈为奸,一丘之貉。”

    刚刚达成联盟,雷石此时竟无语以对。

    只得厚着脸皮道:“河阳王,这位姑娘?”

    河阳王委屈道:“这个姑娘对我两个儿子下毒,还请同城城主讨要解药,在下即刻放人。”

    雷石向紫衣姑娘望去,心想:“原是你下毒在先,不救也对。”

    紫儿略感理亏,避而不见。

    稳住了雷石,河阳王正想设法逼紫儿交出解药之时,忽听紫儿口中道“老魔头来了!老妖物来了。快放了我,快放了我!”

    爱子之毒没解,河阳王哪里肯放。

    雷石向前望去,只见前方飘来一个老头,披头散发,模样极为不整。可是,看其步伐,似是闲庭信步,但是速度却是极快。武功应该极是高深。不由得另眼相看,凝神以对。

    河阳王也似乎看出有所不妥。

    瞬间,老头已经来到众人面前。

    看了看众人,老头对那紫衣姑娘道:“夏紫儿,我们又见面了。”

    紫儿道:“拜见盘老伯盘老前辈,紫儿有礼了,可是紫儿此时身为别人的俘虏,不便之处,老伯不怪。”

    老伯摇摇头道,你们的事:“老夫不管,拿来吧。”

    紫儿道:“什么拿来啊。”

    老头道,:“别明知顾问,装聋作哑啊,你我追了一路,自然还是为了神域王鼎啊,还能为了什么呢?”

    雷石和河阳王都相互一怔,二人均不知神域王鼎为何物。

    紫儿道:“小紫儿被他们一团人包围着,身上哪里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纵使有什么宝物,也早被他们拿走了,那神域王鼎吗,也早被他们一群人抢来抢去,早已不知被谁抢走了。不如,你先救了我,我帮你寻找那神域王鼎了。”

    那老者呵呵长笑道:“小丫头口齿伶俐,老夫可不会上了你的当。不过,神域王鼎没出来之前,你们一个个也别想离开。”

    河阳王道:“这位前辈,我的两个儿子被这位姑娘下毒,还请前辈主持公道,请姑娘赐还解药。”

    紫儿道:“我一路走来他们见我身单影只,而且他们人多势众,就起了坏心,这么好的机会百年不遇,他们就拦下了我,欺负我,小女子武功不好,只好施蛊争来争去,争到最后也没看到神域王鼎到底到谁手里了,尤其是那个,武功更高,说不定就在他的手里!”

    雷石被他一指,暗暗心惊,这姑娘撒谎不带打草稿的。

    忙道:“前辈,她一派胡言,血口喷人,我实不知什么神域王鼎到底为何物。”

    紫儿道:“一个骗来两个骗,神域王鼎先被那个什么河阳王夺去了,后来河阳王的神域王鼎又被那个什么城主给夺去了,还拆到二十七招才夺过去的......”

    那紫儿姑娘添油加醋绘声绘色的一顿乱说,犹如真的发生过一样,合情合理,雷石和河阳王等众人听的目瞪口呆。

    老头道:“神域王鼎到底在谁的手里?夏紫儿,莫非是在你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