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伏羲之雷神 > 章节目录 第五节 龙锏10
    雷石自觉地和那些铁甲战衣士兵混在一起,随着铁甲战衣士兵流动,一起向前杀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在此危险之境界,雷石也找不到其他人,也只能先随波逐流,保护自己。

    周围神力波动,雷石感觉着稍微有些压抑。

    混乱中,只见雷石这队铁甲战兵向前移动,离开了原来的地方。四周都是重重迷雾,雷石若想再想找回原来的地方已经几无可能。

    一路上,雷石所见也惊诧万分,不断刷新着他的世界观。

    所见所闻,真是不可揣测。

    有时候见到一个巨大的赤黄大鸟妖兽,翅膀延伸几万里,神羽闪耀,雷石所在的铁甲战兵之队,与那个赤黄大鸟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四周山峦隐在大鸟脚下。

    赤黄大鸟翅膀一震,赤地千里,火烧苍穹,茫茫白雾大地之上立刻起了一片绿色火海。

    一人手持仙剑,脚踏金黄凤凰,从远方铺天盖地飞来。巨剑一挥,圣光滔天,,剑芒刺向金黄大鸟,剑光激起空间波动,巨浪阵阵,山岳籁籁而抖。

    雷石只感觉着热浪滚滚,浑身欲裂。

    赤黄大鸟金光闪闪,发出万道光芒,与那剑人旋转争斗。

    又有一人跨下骑着一匹硕大巨兽,巨兽身展双翼,那人手拿亮绿光杖,光杖对着赤黄大鸟一指,顿时时空爆裂,大地颤动!

    雷石身在的铁甲战兵之队虽然身在远处,但雷石亦感受到了古战场的残酷,纵然身在争斗的边沿,雷石体内亦感受到了那种无上的威严,体内功力仿佛受到了压制。

    那队铁甲战兵仿佛当时也意识到了风险,在强者面前,唯有自保。

    铁甲战兵向着远方逃去,雷石也夹杂在其中,顺着大队向前移去。

    迷蒙中,雷石感觉着一股浓烈的肃杀气息从远方向四处蔓延,暴戾气息越来越浓,但是这队铁甲战兵仿佛毫无察觉,又或者是勇往直前,奋勇杀敌,也许,当时的情况是不顾生死,与众多妖魔奋死战斗,直至战到最后一滴血。

    一道道狰狞的妖魔雾影飞驰而来,雷石很快就看清了那是一队队密密麻麻的妖魔大军。

    与那密密麻麻的妖魔大军向对应的是,四周竟然出现了众多的密密麻麻的铁甲战兵,呼啸着向那妖魔大军冲去!

    原来,这里竟是两军相遇的一片战场。

    两军将要相遇,铁甲战兵纷纷发动暗器,暗器直接射入妖魔大军之中,爆破连连,一些前沿的妖魔纷纷被爆裂的暗器爆伤而亡。

    一些前沿的妖魔纷纷倒下之后,两队的距离离的也越来越近了,

    “杀!”

    “杀!”

    震天的咆哮声中,忽然,趁此从那密密麻麻的妖魔大军之中,忽然闪出了一些丝丝黑色之线,黑色丝线没入铁甲战兵身体之内,只见那些铁甲战兵竟然纷纷爆体而亡。

    “砰砰!”

    “砰砰!”

    无数的黑色丝线瞬间放倒了一大片的铁甲战兵,几乎在惨叫的同时,一个一个的铁甲战兵纷纷爆体而亡。

    看来,妖魔大军早已经料到人类大军会首先用铁甲战衣发出暗器,只是派出了一些低级的妖魔充当炮灰,待到距离近些的时候,便猛然袭击,使出杀手锏。那些黑色丝线的能量之强,碰到铁甲战兵之后,铁甲战兵便被丝线内的能量爆体而亡,能量实在不可小觑。

    大片的铁甲战兵倒下之后,后面的铁甲战兵纷纷补上。

    妖魔大军之中,黑丝丝线再次发出,中间仿若夹杂着闪闪电光。犹如潮水一般,向着铁甲战兵涌来!

    “吟!”长剑龙吟!

    一把巨大的光剑没入黑色丝雾之中,光剑之上,炽热能量涌动,不断吸缠着黑色丝线。

    黑色丝线不断地被吸附在光剑之上,噼里啪啦,化为丝丝雾气隐入光剑之中,仿若被那光剑吸附炼化一般。

    不止妖魔大军之中有妖魔高人,铁甲战兵之中也有人族高人。

    光剑龙吟,周围黑色丝线化为黑色气流,在光剑周围飞速旋转,周围仿若空间颤动,毁天灭地的狂暴气息犹如惊涛骇浪一般泄入了千万妖魔大军之中。

    咔咔咔咔。

    那一片的妖魔大军纷纷化成了千万碎片,漂浮在四周之中,久久才落。

    只是,在这毁天灭地的灭世一击之前,一道魔影却先一步电闪而出,随后万千妖魔大军纷纷化为碎片齑粉,那道魔影也消失在远方碎片雾气之中。

    万千妖魔大军只是纷纷后退了一些,避开了危险之地,待到光剑略过,仿佛又有卷土重来之势。

    两军交战,只知厮杀!

    忽然,从后方万千妖魔大军的上空,忽然卷过来一团大雾,大雾之中仿佛夹杂着一只大手,又或者是那原本就是一只大手,只是大手的周围带着团团黑雾。

    黑雾大手略过万千妖魔大军,一手抓向即将消失的光剑。

    后方黑雾更浓,漫天的黑雾把万千妖魔大军纷纷淹没。

    一个巨大的魔妖四周散发着浓重的黑雾,原先的黑雾大手只是魔妖的一只手,却已经遮天蔽地,汪洋席卷,骇浪滔天。

    “嗡!”

    黑雾大手卷住了光剑,把光剑卷入了浓雾之中。

    一些铁甲战兵被浓雾包围,被黑雾吞噬,纷纷倒下。炫亮光剑散发出的光芒仿佛被浓雾层层遮住了,四周暗淡了下来。

    雷石也随着旁边的铁甲战兵纷纷后退,以躲避那个妖魔黑雾。

    “是非之地,真的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啊。”雷石心想。不过,自己怎么会稀里糊涂的来到这个地方,真实是无法想象,匪夷所思,自己现在到底是在哪里呢?

    黑雾之中噼里啪啦爆响,时而爆发出条条闪电,时而雷声滚滚,渐渐的声音小了下去,却再也没有见到那光剑出来,只是,地上仿佛下了一场血雨似的,鲜血染红了战场!

    接着,黑色浓雾向着铁甲战兵扩散过来,犹如潮水一般。

    铁甲战兵纷纷四下逃散,秩序一时混乱。

    然而,黑雾似潮如水,瞬间就吞没了一些铁甲战兵。

    雷石也如其他铁甲战兵一样,奋力向前逃脱。

    黑雾最终还是弥散了过来,把雷石也吞没其中。

    黑雾之中似乎有一个黑色漩涡,巨大的力量把黑雾之中的铁甲战兵纷纷吸入其中。

    “如果被吸了过去,恐怕要化为乌有。”雷石之前也看到了巨厉无比的光剑竟然被那黑雾化为血雾,自己自然不比那光剑万一,被吸了过去之后恐怕是有去无回,因此奋力逃脱。

    但是那吞噬吸引之力巨大,周围的铁甲战兵纷纷被吸了过去,雷石也几乎抵抗不住哪吸引之力,渐渐的被吸向中心。

    “我命休矣。”雷石感叹。在同城,自己可以说是同城之人的骄傲,同城之人的传奇。可是,走出了同城,在这里,自己临死前也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因何而来,为何而去,稀里糊涂的被杀死,却一点线索也不得而知。

    雷石抵抗不住哪吸引之力,正想要放弃的时候,忽然,却见周围一个铁甲战衣落了下来,里面一个远古时代之人竟然脱了铁甲战衣,来减弱吸引之力,但是黑雾浓厚,雷石也没看清那人的面貌。

    雷石也效仿那人,跳出了铁甲战衣,吞噬吸引之力顿时减轻了很多很多。

    雷石奋力挣脱,往外挣脱了一些,却还是没能够完全挣脱黑雾的吸引之力。但是,却几乎可以抵抗住黑雾中心的吸引之力了,虽没有挣脱,但是也没有再被那黑雾往中心吸了。而且,那黑雾之中似乎蕴含着极多的魔力能量,时间一长,一些能量侵入雷石身体之中,顿时让人感觉到体内功力紊乱,上下翻涌,有渐渐增强之势。

    此时雷石不但要抵御黑雾中心的吸引之力,而且,还要平衡自己身体内的紊乱功力,真是刚出龙潭,又入虎穴。受黑雾能量所侵,体内功力渐渐如同翻江倒海一般,雷石不得不用大部分的力量平衡体内之力,这样一来,抵御黑雾中心的吸引之力减弱,本来已经快到黑雾边沿的雷石,因大部分力量用来平衡体内之力,雷石又渐渐的被黑雾中心吸去。

    苦苦抗衡,耳边仿佛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仿佛是紫儿的声音,又或许是自己的幻觉。

    来不及细听,苦苦抵御吸引之力,正慢慢的被吸向那黑雾中心,忽然,只见前面一个铁甲战兵竟然抓向了雷石,反身又向黑雾边沿冲去。

    有那人相助,雷石终于冲出了黑色浓雾,被那人带到了一处安全的地方。

    “盘老前辈!”雷石惊喜道。

    相救自己的,竟然就是盘山子。

    盘山子道:“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雷石问道:“这是什么地方,我们怎么会到这里来啦。这里仿佛凶险重重,其他的人呢?”

    盘山子道:“你跟我来。”地上的铁甲战衣倒是很多,雷石又重新捡了一件穿在了身上。

    跟随着盘山子,只见前面有一个大的洞口,进入洞中之后,紫儿平阳王等人竟然都在大洞之中。

    紫儿道:“雷石,还是我首先看到了你,你脱了铁甲战衣之后,我看着似你,没料到真的是你。”

    雷石道:“好险好险,你们又怎么全都在这里啊?失散后你们又去了哪里?这里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紫儿道:“我们来到这个地方后,还好我们几个并没有失散的太远,四处寻找,很快就集合在一起了,但是却没有能够找到你和其他的兵士,只有我和河阳王父子以及老前辈还在一起,其他人都走散了,最后盘老前辈让我们暂时躲避在这大洞之中,以躲避四周的危险。”

    盘山子道:“我们都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却碰巧在这里遇到你,也算你运气好些吧。现在我们在这里,我感觉着这里是一处上古古战场,而且古战场上有着很多的破碎元丹,重新炼化元丹,功力当可增加很多,如果有至尊强者妖族大帝长老在战场上损落了,说不定还会有神格出现,拥有神格,有可能重新练出一个至尊强者,威力虽然不比以前的大能妖帝长老,但是由于神格大补,也差不多可以惊诧当世了。以前也听说过有人有人用妖帝的神格复原妖帝,制造出另外一个妖帝,但是好像没有成功吧。不过,神格也只是传说上古的大能者才修成过,当今之世,已经很久没有人能够修成神格了。运气好的话,也许我们可以碰到一些元丹。”

    雷石奇道:“我原本就以为,这是一片古战场,现在看来,这里是一处十分久远的上古古战场,也许我们可以看到一些未解之事,可是,我们怎么来到了这么久远的古战场之上了呢,难道真有时空穿越?”

    盘山子道:“这里一切都是虚无的,也就是说我们都被幻觉左右了,这里有的只是残存下来的意识,也可以说,这只是万古年前,我们这块大陆过去的情形的回放,我们已经不能改变什么,但是,这些残存的神力神识却可以改变我们,把我们永远迷失在这片古战场之中。我也是有所奇怪,为什么这里的神力意识能量没有消失呢,能量应该四散消失,这里却禁锢了这么多的元丹能量,却没有消失。难道和那个阴阳印有关?

    这里的万物也许会长长的沉睡下去,等待下次古战场神识神力动荡之时,又会不知不觉的在混乱的神识神力中厮杀。为什么神力神识没有流失呢,。这是一片能量之海,四处遍布着神识神力。

    雷石问道:“难道是更加强大的大能者把这里禁锢了,或许是那个阴阳印?”

    盘山子道:“禁锢了这么多的能量,而且,是在一瞬间禁锢的,这得是多么强大的恐怖存在啊,以致于过去了无尽岁月,战场上的人还以为自己是在厮杀杀敌,殊不知已经过去了无尽岁月。如果不是一瞬间禁锢瞬间被杀,这里的意识怎么可能长久存在下去?”

    盘山子顿了顿,又道:“上古之时的古战场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很难猜测出来。也许是大战正酣之时,真的有一个巨大的大能者一瞬间毁灭了这片战场,以至于这片战场上留下了打量的神识神力,一瞬间摧毁了所有的妖兽妖帝上古之人的肉身,空余能量神识,这些能量神识还保持着厮杀时的意识信念,其实,他们恐怕早已经作古几万年了。听先辈人传说过,很早很早之时,南岭妖族出了一位大能者,以至于其他几御联手应对哪位奇异妖帝,为此,其他几御凋零零落了很长一段时间,一些上古武功心法也已经失传。南岭也遭受重创,几乎全岭覆灭,后人称之为南林,再也没有往日的辉煌了,再后来经过了几万年,就形成了几域鼎立的局面。”

    紫儿问道:“谁能有那么大的能力,能够一瞬间摧毁战场上的肉身,禁锢战场上的神识神力,在我看来,能力堪比盘古,还有各派的少数能人,像我们东仙的维娜娜祖师,赫飞大鹏大仙,荒古的荒天大帝,中州的几位大帝,。。。。。。能力堪比盘古,,这些人能力堪比盘古,真是不可想象。”

    盘山子道:“古代远古之事,流传下来的事情甚少甚少,我们根本无法揣测,我也只是乱想,这阴阳印,有可能是那个传说中的妖族大帝下的大封印,而且,那个妖族大帝的目标,应该不是这片古战场的众人,这片古战场上的生灵,只是无辜的殉葬品。你看,古战场上都是众神众妖争斗,他们神色之中没有惊怕的形象,说明他们根本没有意识到他们会瞬间死亡,而且,在他们的意识之中,还以为在古战场上厮杀,只是,他们确实已经死亡了,只留下了一片意识能力神力,能够瞬间禁锢战场上的一切,真是一个强大无比的恐怖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