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伏羲之雷神 > 章节目录 第六节 围剿1
    长锏不断变大,一路上带着雷霆之势迅如闪电般的袭击金翅鲲鹏,瞬息之间,待鲲鹏发觉身下被偷袭,长锏已经得手,长锏已然有一小部分没入鲲鹏硕大身躯之内,但鲲鹏大鸟不愧为东仙神兽,兽中之王,一旦发觉整个身躯顿时变的坚固无比,长翅一震,竟然从身体内祭出一个盾牌扬的神器,盾牌上的图案,竟然是那阴阳印的图案。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阴阳印发出万道光芒,毁天灭地的力量覆盖在四爪龙兽和长锏之上。

    本已经变得巨大的长锏被阴阳印光芒覆盖之后顿时不断缩小,长锏缩小的同时不断发出万丈光芒,抵御鲲鹏的阴阳印发出的一波又一波万钧之力。

    雷石化成的龙躯处在二者争斗的边缘,只感觉着身躯欲爆,灵魂欲破,体内经脉早已经如泛滥长河,高速流转,若不是体内恶灵,恐怕自己早已经化为飞雾,飘散的无影无踪了。

    阴阳印炽热异常,硕大的鲲鹏之翼不断吸收着四周能量,转换成阴阳印之光一波一波的攻击而来,雷石体内的恶灵亦不甘示弱,雷石只感觉着自己的全身经脉似乎与周围虚空融合在了一起,经脉深入到虚空之中,虚空中妖异的能量不断汇集,最后汇入到雷石的丹田之中不断运转,化为精粹的能量沿着经脉不断输入到长锏之中。

    长锏犹如无底之洞,快速吞噬着精粹的能量,精粹的妖异能量似乎远远不能填满,源源不断的输入。

    这样僵持良久,然而鲲鹏似乎渐渐占了上风,仿佛有着先天的优势,吸收虚空中的能量似乎比雷石体内恶灵吸收的更多更快一些。

    雷石感受到体内的经脉能量流转,自己的经脉仿佛延伸出了身躯,延伸到四方虚空之中,四周虚空之中的能量顺着经脉能量大道不断没入自己的丹田之中,丹田仿若重新开辟冶炼过,诡异的能量在丹田之中不断转化运转,最后化为更为精粹的能量精华源源不断的送往长锏所在的经脉之处。从吸收,到运转,转化,雷石都能步步感应到,仿若自己的身躯天生适合这样的运转过程。从开始,到结束,再重新开始,再到结束,周而循环,到了哪个环,下一步该去哪里,雷石几乎都可以感应到猜测到。

    雷石亦感受到长锏承受的万钧之力渐渐增强,长锏渐渐有些不支,长锏苦苦抵御阴阳印良久。

    忽然,雷石身躯内能量经脉流转不再那么有规律,而且,运转之速也加速快了起来。

    难道,刚才体内的恶灵是在引导我怎么转化吗,怎么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会发生什么,雷石不禁有疑问,加速印证感应那些步骤。

    忽然,雷石只感觉着体内的恶灵脱身而出,顺着身躯竟然冲入进了长锏之中,自己身躯经脉中的妖异之能仿佛成为了无主的能量,大部分顺着原先的经脉流入到长锏之中,但有极少部分仿佛不受控制,但是这极少极少的不受控制妖异之能,在雷石的经脉里紊乱四溢,一瞬间,雷石只感觉着身躯欲爆,经脉欲碎。

    恶灵刚走,雷石几乎是条件反射感应到了.

    长锏不短吞噬着能量,一边是能量泛滥,身躯欲爆,一边却是能量缺失,被疯狂的吞噬,

    巨大的落差使得雷石一时之间使得雷石疼痛异常,雷石硕大身躯蜷曲在一起。

    雷石挣扎,自己的身躯动了动。雷石蜷曲,忽然发现,恶灵走后,自己已经重新夺回了自己身体的支配权,重新控制了自己的身体。若不是疼痛挣扎,自己还不敢想象发现自己已经重新控制了自己的身体。

    雷石体内能量紊乱四溢。

    雷石亦感应到,此时的龙锏对自己来说犹如救命重宝,只要有能量在龙锏经脉附近,能量便会源源不断的被龙锏吸收吞噬而去。

    为减轻疼痛,不让经脉爆碎,雷石很自然的依样化葫芦,把紊乱的能量往龙锏吞噬之处运送,按照以前感应的步骤,一步一步,终于把能量导入到龙锏所在的经脉附近,爆破欲碎的妖异之能很快被龙锏吞噬,终于化解了自己体内那些令自己身躯预报经脉预碎的能量。

    泄去了紊乱四溢的妖异之能,雷石的身躯终于舒展开来。

    但是龙锏仿若无底之洞,不断吞噬着能量,似乎要把雷石吞噬进去。

    感应到自己身躯延伸到四周虚空的能量之道还没有消失,雷石按照以前感应,吸收,被转化,运送,填补龙锏造成的能量负压。

    不知那从自己龙躯进突入龙锏之中的恶灵,在龙锏之中现在都在做什么。

    一段时间过后,四周虚空中的能量不断被阴阳印龙锏吸收,渐渐的稀薄,消失。

    而且恶灵离去之后,从雷石身躯转化出的能量之道渐渐的变弱,雷石转化的能量也越来越少。

    龙锏吸收的能量越来越少,而且四周虚空中的能量也渐渐变的虚无缥缈,阴阳印和龙锏,已经很难再吸收到大量的能量,虚空中的能量几乎被它们抽空了。

    雷石忽然感觉着龙锏之上威压陡曾,龙锏不再吸收能量,龙锏内的恶灵仿佛做了最后一击,玉石俱焚,两败俱伤的打算。

    仿若四周空间扭曲预碎,不断断裂破碎,只一瞬间,龙锏脱手,雷石再也抵抗不住催天之力,立刻晕去,龙锏脱手身躯掉落下去,人事不知。

    也不知过了多久,雷石耳旁响起了紫儿的声音,。

    “雷石雷石!同城小城主!同城小城主!”

    仿若如梦初醒一般,雷石悠悠醒转,渐渐的清醒起来,只见自己还置身于原先的通道附近。山体中空,正处在之前发现的山体的通道之旁。

    “雷石雷石,同城小城主!”

    仿若幻境结界破碎,又仿若大梦初醒。

    雷石道:“这是怎么了。我仿佛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紫儿:“不是梦,是真的,这处空间被巨大的能量禁锢着,我们都被它左右着。我们现在都是九四一生处境非常危险。我记得我是在神域王鼎之中晕去的,后来也做了一个梦,仿佛看到有恶灵祭起神域王鼎,不断汇集天地之能,对付天上的一个庞然大物,后来空间破碎,后来人事不知,过一段时间就醒转了,发现我们都在这里。后来我醒的时候就已经倒在了这里,我记得我们原本是在神域王鼎之中,但现在却不知神域王鼎如何了。我醒来的时候发现大公子和盘山子都已经醒了,是盘山子叫醒的我。”

    此时,中空的山体上方的空间之中,炽热的光芒不断迸发。雷石看那光亮之处,像是两件宝物纠灿在一起,像是一剑一盾,那光源之处炽亮异常,只能看出大致模样,仿若那阴阳印和龙锏。

    而盘山子和大公子都在观看着穹顶的阴阳印龙锏之争。

    此时雷石感觉着自己精疲力尽,疲惫不堪,连站立恐怕也要花费很大的力气。躺在那里一边观看着阴阳印龙锏之争,一边调息经脉,尽快回复元气。

    大公子刚刚丧父,父王的石首也早已不知去向,心思低落,一言不发,只是冷眼观看穹顶的阴阳印龙锏之争,一言不发,犹如冰块。

    阴阳印龙锏之争变化万千,迸射出的光芒之色犹如五色彩霞,连绵不绝,变化万千。

    “彭彭!”

    “咔嚓咔嚓。”

    雷石一看,只见上方的穹顶不断破裂,以穹顶上的光源为中心,山体中不断延伸出一条一条的裂缝,伴随着山体不断破裂的声音。

    雷石道:“不好!这里要塌了。”雷石此时已经调息恢复了很多的元气,直接站了起来。

    盘山子仍旧盯着穷顶上那两件炽亮的宝物,口中道:“夺天地造化,禁锢四方空间,真是神器中不可多得的至宝。”

    紫儿道:“生死尚且难说,要至宝何用?这里要塌了,我们快想办法,我可不想深深的埋藏在这山体里面。”

    “咔嚓咔嚓。”裂缝越来越大。

    “轰轰!”

    只见穹顶上的那件宝物竟然掉了下去。盘山子紫儿雷石躲避,大公子却动也没动,一动不动。

    紫儿感觉着大公子好像有所变化,以阴阳印龙锏之争的威力,他竟然没有躲避,而且,阴阳印龙锏过后,他竟然没有受伤!

    能够抵御阴阳印龙锏的周围的杀伤之力,实力肯定不一般。就连盘山子也自恃不敢抵御,他却一动不动,而且,还没有受伤。

    但是,此时,也顾不得想那么多了。

    阴阳印龙锏落到了下面深不见底的深渊之中。

    深渊之中顿时生起腾腾热气,阴阳印龙锏所落之处,仿佛山石融化,化为石流,一部分不断融化着周围的山石,一部分随着不断下沉的宝物不断没入阴阳印龙锏之争之中。

    下面山基融化,上面地动山摇。雷石等人一边尽量保持平衡,一边准备着躲避裂开的山石。

    此时众人已经看不到深渊中两件神器宝物的踪迹,只知道深深的沉入了地下之中。四周被禁锢的空间早已经解封。

    盘山子的心思也伴随着阴阳印龙锏的消失早收了回来。

    阴阳印龙锏下落,山体塌落,原来深深躲藏在缝隙中的一些蝙蝠纷纷遮天蔽日的向着上空飞去,一部人被石块砸中,直接融入到了鼎沸的石流石湖之中。

    断裂的山石重下落量何止万万斤,再加上冲击之力,三人谁也不敢尝试接住破裂山石,如果被山石砸中,不被压成肉饼也会重伤,而且,上空还有混乱的大量蝙蝠,被蝙蝠碰一下也会受伤。

    三人一边躲避山石,一边寻找临时安身之处,哪怕大块山石下落后形成了临时空间空隙也好,可以解一时燃眉之急。

    “吼!”

    一声巨大的兽吼传来,只见乱石雨下,一只巨兽腾空而起,正是那千古一兽,举父。

    有举父在前面开路,撞开下落的万军之石,三人立刻腾空而上,飞速冲向举父,三人抓住了举父的长长的尾巴,跟随在举父之后,和举父一起,生死相连。

    这恐怕是三人最后的逃生机会,如果举父能够逃出来,他们就有可能逃出生天,如果举父失败,三人将会无路可逃。

    千古一兽举父没有被三人失望,撞开下落的万钧之石,穿过石雨之后,终于逃脱生天,站立在塌方的山体之旁,而三人也借举父之利,也逃脱了出来,甩在了一旁。

    附近下方裂开的山石不断下塌,整个山头化为破裂的大石头沉了下去。

    逃出生天的蝙蝠纷纷飞向远处,寻找黑暗的栖身之地。

    而举父伫立在远处,仿佛对这里的一切感到陌生。

    良久,上体轰隆的下落声渐渐停止,也渐渐没有了蝙蝠飞出。

    深呼吸,终于呼吸到了熟悉的空气,闻到了熟悉的气味。

    三人倒在一旁,只见上方天空黑云滚滚,不知是恰逢此雷电天空,还是被阴阳印禁锢的一切释放了出来,在上空之中形成滚滚黑云,时而伴随着电闪雷鸣。

    如此异象,恐怕会惊动四方豪熊,甚至东仙西荒的人兽两族的精英都有可能吸引过来,这么一只古兽举父,不知兽族之州的南林之族会有什么样的行动。中州,人族之州,沃野万万里,肯定也会有人来查看。会不会惊动北原,那里可是一处神秘之域。

    雷石心中杂想,但躺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因为身边的威胁举父还没有离去。不知那举父如何处置他们。如果举父把他们当做美餐,恐怕凶多吉少,毕竟三人都早已经饥肠辘辘了,更不用说那举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