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阿庇斯已经抵达了罗马,并且,在城,租赁了间公寓。Ω┡ 1z”

    自从上次在戴基乌斯家遇到阿庇斯以后,大贵族阿皮乌斯心里便时时忐忑不安着,他担心的是阿庇斯已经知道当年暗杀他的是自己派出的人,如果他要回来找自己复仇的话。现在已不是不可能,因为年轻的男孩已经成长为军团的精英,拥有凯撒的器重和扶持,想回来复仇,并不是非常难。

    被派去暗监视阿庇斯的人回来报告了情况,而眼下,也是到了出击的时候了。必须在阿庇斯竞选成为保民官之前将他除掉。老阿皮乌斯如是想着。

    “让你的人,在三天之内,除掉他。这次,不能再失手!派出狄克里斯,我信赖他。”

    阴郁的豪宅内,阿皮乌斯坐在自己的躺椅上,阴森的说到。

    ……

    “阿庇斯,有个问题我直想问你。那天,那三个贵族佬来找你,他们到底跟你说了什么?我很好奇,元老院的人那么快就来了?”

    安静的罗马底比斯公寓,黄昏的市集已经褪去了白天的喧嚣,塞克拉斯拖着拐杖,来到了阿庇斯的房间,漫不经心的问着。

    “他们想投靠凯撒。”

    阿庇斯淡淡的回答到。

    “投靠凯撒?!”

    “是的,他们这些人都是无法爬上罗马权力巅峰的人,元老院内部也有纷争,所以他们想借凯撒的手,帮他们推上那些位置。他们想和凯撒达成项协议,他们支持凯撒担任来年的执政官,而凯撒在获得军权和执政官之位之后,必须让他们担任法务官,财务官等罗马重要的职位。”

    阿庇斯坐在椅子上,平静的说到。

    “看来那群元老,也只是披着圣洁外衣的强盗罢了。”

    塞克拉斯嘲笑般的回到。

    “是的,但是他们现在的支持对凯撒来说,或许还真的有用。我已经让人将这份情报转达给凯撒了。我想这时候,传信的人应该已经快到高卢了。”

    阿庇斯转过身去,望着窗外,满城的喧嚣渐渐停歇,缕缕炊烟从罗马城密密麻麻的公寓,阁楼里升起。少数的贵族别墅则被埋没在这数量众多的高层房屋。

    ……

    “阿庇斯,你的战斗力真是越来越威猛了。”

    塞克拉斯离开后,夜里,房间便再次只剩下阿庇斯和艾玛两个人。奥克塔维亚离去的日子里,这个日耳曼少女便成为了阿庇斯精神上慰藉,每天晚上和艾玛的激情奋战让阿庇斯可以暂时淡忘奥克塔维亚给自己带来的伤痛。

    “嗯……”

    艾玛的“夸耀”没有让阿庇斯停歇下来,反而更加猛烈的进攻着。直到床板再次因为承受不了两个人的重量而出吱吱咯咯的响声。

    月光洒进屋内,再次温柔的映射出两个人的身影。

    “阿庇斯,让开!”

    夜色,就在阿庇斯和艾玛激战的时候,从窗户外,翻身跃进了名身材高大的黑衣人。艾玛被压在身下,先看到了窗户上的动静,那被月光射的光芒微微投进日耳曼少女眼,艾玛知道,这个人绝对不是盗贼那般简单。

    没有丝的犹豫,艾玛踢开了阿庇斯,刺客手的匕在这时迅的刺下,随即,锋利的刀身没入整块床板,只剩下刀柄处还在微微颤抖着。

    第击没有命,黑衣人很快拔出腰间携带的第二把匕,朝赤身裸体的阿庇斯刺去。这是他此趟来的目的,不是那个日耳曼女人,而是这个样貌清秀的罗马军官。他必须赶在天亮前将阿庇斯刺死,然后处理现场,装作自杀的样子。而本以为趁阿庇斯和日耳曼女奴“奋战”的时候下手,会更加容易得手。而眼下,这个日耳曼女人,却成为了挽救阿庇斯的最关键人物。

    没有句的废话,刺客拔出匕后便朝阿庇斯再次刺去。

    公寓内空间狭小,阿庇斯没有多少空间躲闪,只能迎着刺客扑来的方向扑去。

    “噗”

    两个人扭打在起动静很大,清醒之后的阿庇斯只觉得眼下是自己穿越以来,最狼狈的场搏斗。此刻,自己浑身没有着件衣物,而对方却盖得严严实实。

    但是,此时事关生死,也顾不得那么多,阿庇斯奋力抓住刺客的手,以免锋利的匕划到自己的关键部位,造成致命伤口。而艾玛,也在这个时候脚踢向了刺客的要害部位……

    可悲的黑衣刺客或许暗杀前便想到他要暗杀的男人是个身手不凡,难以对付的斗士,但是他绝对没想到,这个男人身下的女人,也是如此勇猛。她的身材看起来如此娇柔,打起架来却如此凶悍……而这切,只有阿庇斯知道,艾玛曾经在军营里,受到自己的残酷训练。为了让她可以在战场上自我保命,阿庇斯甚至让艾玛在军营里和军团步兵角斗。直到靠自己个人的力量打败名军团老兵……

    这切,被阿皮乌斯派来的这名刺客自然不知,他只知道阿庇斯是名军团里的荣誉百夫长,却没想到他身边的日耳曼女奴也如此凶悍。几个回合下来,自己被打得招架不得,才想到要逃跑。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被派来的刺客翻身想要翻越窗户,艾玛则拔出床板上的匕,个狂野的投掷,匕像道寒光般闪过,刺进了黑衣刺客的小腿。

    顿时,血花溅射了出来,染红了黑衣人脚下的草鞋。

    被刺伤的刺客痛苦的捂着自己的小腿,血水顺着匕刺进去的地方汨汨而出。阿庇斯则随手抓过椅子上的披风走过去脚踢向刺客的脑袋,将他踢到在地……

    “是谁派你来的?”

    阿庇斯大声质问着。艾玛也趁这个时候穿好衣服,走了过来,同时拔出阿庇斯放在枕头下方的军团短剑,将锋利的罗马短剑挂在了黑衣刺客的脖子上。

    “个想要取你性命的人。”

    尽管被刺伤小腿,黑衣人还是忍着伤痛,大声不屈的回到。

    “快说!”

    但是,很快,艾玛便挥自己粗暴的面,抓起那名刺客的头,将短剑贴近了他的喉咙。脖间的皮肤甚至已经被微微割开,那里,股淡淡的红色渗了出来。

    “是马库斯,元老院派我来的。”

    “割掉他的耳朵。”

    刺客的回答过后,阿庇斯根本无视他,而是让艾玛抓住他的头,用那把短剑将这名蠢贼的耳朵割下来。

    “等等!等等。”

    黑衣人大喊着,同时,直到现在,他才明白,这名阿皮乌斯想要刺杀的这个人是如此残酷,如此聪明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