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在古罗马帝国 > 正文 33.无法跨越的隔阂
    “凯撒,你真的就要这般,带着军团回去?用如此暴力的方法解决问题吗?”

    当天夜里,就在凯撒跟全军将士演讲过后,拉比埃努斯便只身一人,匆匆赶到了凯撒休息的营帐,他瞪大了眼睛,惊讶的问到凯撒如果说之前凯撒为了征服高卢所做的一切,拉比埃努斯都可以理解,那么现在,这个高卢征服者,北方军团统帅,却要带着军团回去,带着刀剑回到罗马,这一点,作为共和国忠心耿耿的仆人,拉比埃努斯却是无法接受和理解的

    “我已经对元老院做出了一再的让步,但是结果是他们根本不承认我们在高卢取得的一切成果,士兵们的血不能白流,拉比埃努斯,他们都是和我们一起奋战了年的兄弟,难道年后的现在,还要他们一无所有的回去,连个英雄的待遇也没有?元老院将我们的荣耀完全的抹去,我只是在为我们所有人,谋求应有的回报”

    凯撒坐在椅子上,冷静的回答着自己的挚友拉比埃努斯的问题事实上,早在拉比埃努斯进来之前,凯撒便猜到,今晚,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夜晚

    “你这是在挑起内战,凯撒!我的朋友,我的挚友,看在我们多年感情的份上,不要做出如此鲁莽冲动的事情,我们不应该挑起这场内战”

    拉比埃努斯言情挚垦的劝说着凯撒然而,他不知道的是自己这个好友,为了这一天,已经等待很久了……

    “不,这不是我在挑起内战,是他们在挑起内战阿庇斯在元老院被刺客暗杀,我们用温和的言语跟他们谈判,但是结果,却遭到他们野蛮暴力的屠杀,这一切是为什么?你还看不出来吗?拉比埃努斯,元老院那些腐朽的贵族元老们,他们只在乎自己的利益,那些为共和国打下大片土地的人,那些为他们流血牺牲的罗马公民,共和国卫士,他们根本不在乎他们只担心自己哪天的权力遭到威胁,遭到损害,这才是他们所要拒绝我的原因一旦我放弃军权,回到罗马,以加图为的一群元老,肯定会在半路上将我撕碎,我是不会了他们的诡计的拉比埃努斯我的朋友,你必须看清这一切”

    拉比埃努斯的反应凯撒早已预料得到,于是,凯撒将之前就准备好的台词井井有条的摆上了台面同时,他也的确希望拉比埃努斯能够站在自己这边毕竟他们是多年的老友,这位罗马将军的军事能力甚至是凯撒一手培养起来的

    “但是元老院的要求也是合法的,在罗马,任何人不能不通过选举,就长期担任相同职位何况,按照法律来说,罗马的任何将军,都必须在进入罗马的时候,交出兵权,元老院的要求并没有违反法律,虽然他们的做法有些过分,而且不近人情,但是我们可以通过继续和谈的方式跟他们请求,而不用带着军团回去”

    “和谈?我试着一百次的和他们和谈过,但是他们并没有和我和谈的意思阿庇斯被刺这便是血淋淋的铁证拉比埃努斯,我已经尽力了,我尽力在维护这种和平,但是元老院并不在乎,他们只是如此暴力的拒绝,他们要想的,就是看到我像一只蚂蚁般被揉碎,但是我是不会答应的”

    凯撒义正言辞的回答着拉比埃努斯,两人的关系似乎也出现了破裂的痕迹……

    “阿庇斯被刺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那是元老院干的,而且元老院的确只是按照法律来做事”

    “法律?法律是由人来制定的,它并不是一层不变的,在特定的时期,需要特定的法律,一旦过了这个时期,法律就必须适应时势的变化而变化共和国走到今天,那些腐朽陈旧的法律条,已经不再适合罗马的展了如果它不能为共和国更好的服务,我们就必须改变它拉比埃努斯,我的做法只是为了罗马的未来更好的未来来,站到我这边来”

    凯撒跟拉比埃努斯交谈得有些疲惫,尽管他是多么希望拉比埃努斯能够理解自己但是在这个年代,能够理解凯撒的人,又能有多少?那些跟随他准备进军罗马的军人,将军,士兵,更多的时候,只不过是为了财富和地位罢了谁也不会去在乎罗马的未来,什么政治经济体制,对于这些军队里的军人来说,毫无意义,他们想要得到的,只有财富……如此简单而拉比埃努斯是仅有的,能够站在国家的角度考虑问题的罗马将军,也是凯撒身边的挚友,但是,凯撒却无法劝说他这个挚友……

    “拉比埃努斯,站到我这边来,答应我,拉比埃努斯,站在我这一边,我是多么需要你,需要你的理解和帮助”

    凯撒站了起来,以朋友,战友的姿态拥抱了拉比埃努斯然而,这一刻,他所感受到的,却是拉比埃努斯冰冷而笔直的身躯不再有往日热血澎湃的体温,和亲密无间的体会

    ……

    从凯撒的营地出来之后,秋日的夜空依旧如此晴朗,只是拉比埃努斯的心情已经不再像往日那般清澈透明他的信仰在剧烈斗争着一边是神圣而伟大的罗马共和国,一边是自己生死与共的战友,伙伴拉比埃努斯感到今晚是他人生最漫长的一个夜晚他不知道如何接受命运的安排是背叛凯撒?还是继续站在凯撒这一边,和整个罗马共和国对抗?这的确是一个艰难的抉择星辰升起的时候,却也像他未来的天空,闪烁着飘忽不定的光芒

    他想起了遥远的岁月,那些和凯撒在一起笑容敞开,无拘无束的岁月,那些在高卢,和他一起并肩作战,斩杀蛮族,共享战利品,共饮一杯葡萄酒的岁月而眼下,这一切,似乎都变成了欺骗的谎言……拉比埃努斯仿佛感到了自己的回去,正在慢慢变成虚幻而破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