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在古罗马帝国 > 正文 109.军团之怒
    呜……

    军号手鼓起了腮帮,卖力的吹响军团进攻的号角。整片天地间,被漫天的尘土所搅黄,凯撒的三万大军开始前进了。

    远处望去,就像一道燃烧着的红色火焰,呈波浪状,朝庞培这边的阵地涌去。古代世界最波澜壮阔的战役之一即将展开,阿庇斯站在方阵中央,心潮澎湃的感受着自己穿越以来经历的最气势恢弘的战役。曾经多少次梦里梦见的场景,此刻终于变成了现实,身边军团方阵的咆哮,怒吼,像草原上的雄狮,先是平推齐步前进,进而转成集体冲锋,在那震天的呐喊声中,大地颤抖着迎接着最惨烈的战斗。

    “投石器!”

    军团对面,庞培的守军也正在自己统帅的带领下,准备着迎接这惨烈的血战。

    工程兵在百夫长的命令下将攻城器械的缆绳拉到最紧绷状态。

    “发射!”

    随着一声声怒吼展开,在庞培联军的后场,数十辆罗马攻城投石器同时抛掷出了带着燃烧烈焰的巨石,从空中俯瞰,犹如火山爆发时产生的岩浆流,在凄厉的呼啸声中洒向凯撒的步兵方阵……

    “散开!散开!”

    阿庇斯大喊着命令身边的士兵尽最快速度散开冲锋,宁可被击中少数士兵,也不让一个百人队在一颗流石轰炸中全队覆灭。

    随即,一颗巨石夹杂着黑色的火焰从天而降,那视觉上的强烈冲击,阿庇斯抬头望着它砸落的方向,瞳孔里只有它落下的影子,因为它砸下的地方刚好是自己所站的位置!

    但是在巨石落下前的一瞬间,阿庇斯本能的举起盾牌,做着螳臂挡车的动作,下一秒,火石强烈的落下,在距离阿庇斯不到五步的距离,撞击地面,产生的强大冲击力顿时将阿庇斯身躯震飞弹开。

    只觉得身体一阵剧痛,眼前一片眩晕,阿庇斯躺在地面上,迷迷糊糊中看着那火石落下的地方,尽是被摧毁的罗马士兵躯体。他们的血肉,四肢散落在余烬里,还有被擦肩而过的军团步兵,一条臂膀已经被砸断,火焰正吞噬着他的肩头,士兵站在原地摇摇晃晃的站立着,痛苦的大喊着,而阿庇斯却听不清他在喊什么。

    整片战场,血腥四起。

    直到阿庇斯再次在震击中晃过神来,所有凯撒的军团步兵已经冲上前去,没有时间逗留,阿庇斯只是捂着胸口,集合剩下的百人队士兵,继续跟着大部队一起往前冲。

    那些情感的羁绊,床头的缠绵,此刻全部被抛到了脑后,在血腥的古罗马战场上,只有野蛮厮杀,属于勇者的战场。

    “稳住!不要出击!”

    在凯撒的十个军团正面冲击庞培阵地的时候,庞培却命令所有士兵守住防线,不准出击。军旗在后方赫然屹立,没有人敢违抗统帅的命令。他们只是在原地等待,等待着凯撒的军团跑过双倍的距离,而后气喘吁吁的冲上来,与他们决战。

    但是凯撒这几个罗马军团毕竟是远征高卢的老兵军团,尽管拉比埃努斯告诉元老院,跟随凯撒的军团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些征战高卢的老兵了,但是凯撒在登陆希腊前,再次将那些安居在罗马城的老兵重新召集了起来。此时,他们在经验的带领下,让士兵们停止了冲锋,口哨响起的时候,所有的军团方阵停止冲锋,原地休息,恢复体力,等待着下一轮冲锋。

    与此同时,从高卢招募而来的弓箭手开始在军团方阵后方,洒射着箭雨。

    三千名高卢猎人射出的箭雨犹如蝗虫掠夺天空,自凯撒的军团战线后方射出,洒向庞培的阵地。

    那些庞培的老兵们连忙命令身边的士兵们举起盾牌,龟甲阵临时被列出,箭矢雨犹如秋末的暴风雨,叮叮咚咚的打在那些军团大方盾上方。尽管有一两个倒霉的士兵在箭雨打击中倒下,但是后边的士兵很快补上,代替他们的空位。

    整个庞培方阵,在紧张中防御着凯撒高卢射手们的射杀。

    同时,凯撒军团方阵后方的大型投石器械也开始运作了,粗大的绳索拉动庞大的机器,将一发发同样带着焦油烈焰的巨石砸向庞培的阵地。

    前方,是士兵们躲避在方阵盾墙下抵挡这箭雨的袭击,后方,火石如末日流星雨划过天际,浓烟,黄沙,覆盖在整片战场上空。

    而随着第十军团首先恢复体力,弗拉尼乌斯大吼着命令所有步兵继续冲锋。所有凯撒的罗马军团方阵随即又狂躁的奔跑起来,他们将盾牌抵在胸口,或举过头顶,随时准备迎接敌方的第一波长矛投掷。

    像一片红色燃烧着的海洋,凯撒的大部队朝庞培军团那白色的堤坝涌去。

    ……

    “士兵,稳住!”

    两军的距离已经十分接近,战场另一头,庞培阵地上,克温图斯和其他元老院将军用尽全力稳住战线,他要这些新兵们架稳盾牌,无论对面接下来采用何种战术,他们都要稳住战线,等到拉比埃努斯带着庞培的骑兵,击溃凯撒的骑兵,再从背后迂回袭击凯撒的方阵。这是庞培的战术,因为庞培的骑兵足足有六千人,是凯撒骑兵的四倍以上。

    ……

    “兄弟们,投掷长矛!”

    终于,在距离足够接近的时候,凯撒的老百夫长们先命令自己的士兵,朝对面的方阵投掷标枪。这些百战精锐百夫长知道自己战士们投掷长矛的距离。他们在高卢战场里练就了更加精湛的投掷技巧,可以将长矛扔出更远的距离而富有穿透力。在敌人还在准备投掷标枪的前一刻,凯撒的老兵们先拔出长矛,投掷了出去。

    在两军狭长的战场上空,顿时涌现着无数飞舞的标枪,长矛。

    战争如此血腥,第一列的庞培老兵们在慌乱中举起盾牌防御,却还是伤亡惨重,他们的新兵们没有应对特殊情况的经验,没有百夫长提前的预判,许多庞培的新兵在举起盾牌前便被凯撒军团步兵们的长矛刺穿了身体。

    密集的庞培方阵里,顿时像坍塌的长城般,倒下了许多人,留下许多空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