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Hi,金龟先生你别跑 > 正文 第六十七章 好人又支招儿了
    这笔生意,王子轩赚了,高俊伟却赔了。

    他的跟班儿把合同交给了他,告诉他自己已经完成了任务。十万还剩下三万,他回头交财务上去。高俊伟满意地对他点了点头,让他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

    高俊伟看着合同,七万块,买了一个对自己来说毫无用处的裁缝店,又一个好人,但愿你能保证你的计划会成功。不然,不论你是谁,我一定想办法把你揪出来。让你死的很难看。

    店已经盘下来了,下一步要怎么做?高俊伟非常想知道,就给又一个好人发了一条微信,询问下一步计划。

    又一个好人很快给他回了微信,告诉他下一步要做两件事。第一件,就是把这份合同好好保管起来,还有用。而且是大用,要他一定要好好保管,绝对不能遗失了。

    第二件,就比较复杂一点了。又一个好人要求高俊伟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要多买衣服,香水和包包送给潘小妮。但是,这些衣服或包包之类的都要送高档的。但这些高档的包包它们的标牌一定要换成高仿货或地摊货的。这点也很重要,如果高俊伟做不到的话,那么他可以放弃,买店的钱就当扶贫了好了。

    靠,这个混蛋,这不是骗子吗?先骗我花了一笔钱,又企图让我因为害怕前面的投资会打水漂儿而继续投入。这他妈什么意思?有用吗?

    高俊伟把自己这几句骂一句不落地全用微信发给了对方。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如果你舍不得就算了。”对方回了一条微信。

    “谁舍不得?不就是一点儿小钱吗?关键是我怕你小子是耍着我玩儿的啊。花钱无所谓,被人当猴耍,可是对我智商的侮辱,你最好确定你的计划会成功,不然的话。你可给我小心了。”高俊伟这句威胁的话,纯粹是自己给自己打气,你觉得人家耍你,你可以不玩儿啊。你这样威胁人家有什么用?真不成功,人家把号一扔,你不还是找不到人家吗?

    关键是高俊伟现在已经被潘小妮深深地给吸引住了。没法抽身了。哪怕别人给他一线希望,他也想抓住,永不放手。

    “只要你肯按照我说的做,我敢保证,你一定会抱得美人归的。”对方很坚定地说。

    “好吧,哥哥就再信你一次。只是,这个计划要成功,需要多长时间啊?”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种事谁能说准多少天?不过,以我的估计,会很快,用不了多久。你就偷着乐吧。”

    “嗯,最好如此。”

    高俊伟关上了微信。他太爱潘小妮了。他又是一个商人,比较善于钻营。为了达到目的,经常使用点手段的。所以他才会接受这样来路不明的人的帮助。跟着他玩儿这样一个游戏。

    他也知道,如果自己搞阴谋诡计的事儿被潘小妮知道了后果很严重,不过,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为了得到潘小妮,只要不是太违背道德和良心的事情,他都愿意去做。

    高俊伟这边和又一个好人在编一张捕捉潘小妮的网。可潘小妮那边却毫无察觉。

    大家也可能都有这样的人生经验,社会太大了,能影响我们命运的关系和由这种关系产生的信息太多了,渺小的我们,既无法对社会全貌全面掌握,也无法对人际关系一一梳理,面面俱到,更无法对事关我们命运的全部信息进行事无巨细的分析,这样就造成我们每个人根本也无法掌控所有能形成我们命运的要素,等到事情发生了,命运成了定局了,我们才明白很多事情是怎么回事儿。不过,已经晚了。

    对于命运,这种人生已经形成的定局,我们只能感叹一声,似乎没有什么可以应对的办法。

    潘小妮和王子轩他们也只是普通的人,并没有神的光环,可以左右自己的命运。他们的人生也和我们一样攥在叫命运的力量手里。

    那天潘小妮听王子轩把店以七万元的价格盘出去了,她非常的高兴。上午下了班直接就奔王子轩家去了。

    到了家里,王子轩正在那儿当着他妈妈的面儿数钱。他从小也没有见过这么多钱啊,更没有亲自数过。他一张张地数,不过由于数学没学好,数着数着就乱了。

    潘小妮看他那个笨摸样,笑了起来。她一把把钱夺过来说“笨蛋,别数了。你啊,越数越乱。还是让本姑娘给你数一下吧,保证分分钟搞定。”

    说着,她一把拿过钱来,一本正经地数了起来,还别说,她数钱还真在行,她的手就跟点钞机似的,把钞票捻的吧啦作响,一眨眼就是一百张。数完这一百张,放在一旁,又拿起另一沓,又是一眨眼,数完了。

    很快,七万块就被她数完了。王子轩都看呆了。

    “哎呀,小妮,你不该在超市了干啊,你该到银行去做柜员啊。”王子轩感叹道。

    “怎么样?小伙伴们都惊呆了吧。”潘小妮得意地挑了挑眉说。

    “呵呵,厉害,厉害,不知道女侠这一首惊天地泣鬼神的绝技是怎么练成的?”王子轩赶紧马屁奉上。

    “嘿嘿,这可是我们的家传绝技,是我妈从小就让我数钞票数出来的。”

    “哦,那要是这么说,你们家一定有很多钞票让你数。女侠,你们家很有钱啊。”

    “是啊,我们家钱多了去了,多得银行都嫌数钱累,不愿意让我们家存钱。因为全是五毛和一块的啊。那全是我爸妈买面条挣得钱。那时的面条还是一块钱一碗的。你说我爸妈得卖多少碗面条,才能挣那么多让银行员工都讨厌的钱吧。”

    潘小妮仿佛又想起自己小时候跟着爸妈在路边摆摊儿时的辛酸。无论天寒地冻,还是刮风下雨,爸妈几乎都不停工的。那罪受得。就没法儿说了。

    王子轩看潘小妮说着说着有点儿出神的样子,知道她又在那里干老太太的活儿,忆苦思甜了。他连忙把钱在她面前晃了晃说“小妮,这下我们有钱了,可以进货了。这些天,我把摆摊儿的地方和进货的渠道都找好了。明天我下了早班儿,我们就去进货去吧。”

    “嗯,听你的。今天做了什么好吃的啊。我都饿坏了,咱们赶快开饭吧。”

    潘小妮现在当了课长,中午十一点半就下班了。骑电动车到王子轩家就几分钟时间,还能和到中午十二点上中班的王子轩一块儿吃个午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