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攻略缔造之子 > 章节目录 1.豆蔻年华01
    夜。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神秘却令人沉醉。

    鲜艳的红酒在透明的玻璃高脚杯中荡漾着,映出一双漆黑的双眸,那是一双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的瞳孔,却美丽得过分。

    修长的手指微动,杯中的红酒摇晃着,衬着嫣红的指甲越发的娇艳。

    抬头,下巴与脖颈形成完美的弧度,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低头,眼前落地窗折射出一个车水马龙、五光十色的世界。

    对面的大楼一连闪过几道白光。

    虞兮却好似没看到一般地转身,姿态带着日久生成的从容不迫,随意却优雅,将高脚杯放置到一旁的茶几之上,顺手按下了旁边小巧的遥控器。

    身后厚重的窗帘缓缓合上,隔绝了外面的一切。

    置身于柔软的沙发之上,液晶电视上的画面还在跳跃着,带着主持人激情澎湃的声音:

    “季影帝与沈歌后新婚在即,据悉季影帝将耗资上亿于H国的席米尔海滩举行盛大婚礼,这场即将到来的婚礼引起了国内外的广泛关注,更是有不少外媒就此事发表了文章……“

    “啧啧,像季瑾瑜这样优质的男人,你真舍得让给别的女人?”略带些惋惜的机械声线在脑海中响起。

    寻了一个更舒适的姿势坐好,虞兮眯了眯略微上挑的狐眼。

    “好了,原主的心愿只是成为影后不是么?其他的我不需要管。”

    “但……”

    机械的声音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虞兮打断。

    “0827,你帮我刻入复制体,这个世界的任务我已经完成,我现在要返回空间。”

    被唤作0827的机器显然愣了愣,反问道

    “不是刚刚才当上影后吗?宿主不在这个世界多享受几天?”

    “不了。”虞兮起身,赤足一步一步走到屏幕前,摁掉了开关。

    空荡的别墅安静了下来。

    刹那间,虞兮脑海中几串数据数据闪烁着汇成了一道白光,晃眼之间,她的灵魂已然回归到了一处上下约莫三丈的空间里。

    几乎在虞兮的身形凝实的一瞬间,0827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欢迎宿主回来。”

    “0827,我的积分多少了?”虞兮直接开门见山,一睁眼便问了她最关心的问题。

    机械并未出声,大约过了0.01秒钟,它才像是运算完毕地回道

    “加上前一次的任务,目前积分为15388。”

    虞兮眉头微微一皱,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

    “太慢了。”

    虞兮是一名执行者,所谓执行者便是穿梭于三千世界,帮助一些签订了契约的灵魂逆天改命,获得她们所求之不得的一切。

    至于那些灵魂具体签订了何等契约,虞兮自然是不知道的,她对这等东西一向不感兴趣,她只负责完成缔造者分给0827的任务。而她之所以做这些任务,也不过是为了获得积分,创造属于自己的该亚之境。

    她本就是万千世界的一“蜉蝣”,只有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幻境才能给她带来归属感,让她不再没有半点安全感地度过漫长的余生。

    但创造一个该亚之境又是何其之难,缔造者向来是个吝啬之神,它不会多给任何一名执行者额外的积分,一般的执行者可能要耗费几千年才能换得一个该亚之境,而虞兮也不过是云云执行者中的一名罢了。

    “其实宿主若是想获得高积分,不妨考虑攻略下每个世界的缔造之子。”

    “缔造之子?”虞兮狐眼微微眯起,显然有了兴趣。

    “对,每个子世界都会有他特定的规则,而这些规则往往是围绕着这些缔造之子展开,换句话说,缔造之子便是子世界的宠儿,如果宿主你获得了缔造之子的爱情,将会得到高积分甚至是意想不到的惊喜回馈。”0827循循善诱地说道。

    “那依照你这么说的话,上个世界的缔造之子…是季瑾瑜?有这种赚取高积分的方式你为何不早告诉我?”虞兮眉头紧蹙,心中对0827已是十分的不满。

    见自家宿主生气了,0827有些着急地辩解道

    “为了防止初级执行者因为攻略缔造之子而耽搁了任务,所有的系统均被下了限制,只有宿主你的级别足够了,才能解锁相应的任务。”

    “原来如此,难怪你之前那么积极地让我攻略季瑾瑜。”虞兮耸耸肩。

    “不能说明原因,我只能暗示着宿主进行攻略,可惜你对此并不感兴趣。”0827的声线中透着一丝惋惜,毕竟它能察觉得到季瑾瑜对虞兮是有好感的。

    “罢了罢了,过去的不提也罢,创造该亚之境所需的积分实在太多了,我们还是不要浪费时间,赶紧去下一个子世界吧。”

    “是,宿主请准备好,0827为你进行传送。”

    ¤

    “喂,喂你醒醒!”

    虞兮是被大力的推搡弄醒的,她有些艰难地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是一张散发着青春气息的少年面孔。

    在蒙蒙细雨中,少年撑着一把藏蓝色条纹的雨伞,乌黑的头发乖顺地垂着,微微遮住了眼角,如果忽视此时他脸上不耐烦的表情外,虞兮或许会认为他是原主的朋友,特地为失意的女孩撑伞遮雨,但现在却明显不是这种情况,她能感受到少年看她的眼神都带了几分鄙夷。

    虞兮紧了紧身子,发现自己浑身湿漉漉地蜷缩在一处花圃外的栏杆处,天正下着雨,虽然不是很大,但地上的积水已经将她的帆布鞋浸湿,她挪了挪僵硬得发麻的腿,地上的污水随着她的动作飞溅到了她齐膝的白色袜子上,留下了点点斑驳。

    头昏昏涨涨的,身体也无处不难受。

    见她醒过来,少年也收了那双推搡着女孩的手,插/进了裤兜袋里,直起身子,高挺的鼻梁下,略薄的唇扬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大名鼎鼎的虞校花阿。”

    他的声音和着雨水有些嘈杂,但还是很清晰地传进了虞兮的耳朵里,她抬起头来,脸色极其苍白,雨水砸落到柔软的发丝里,又顺着脸颊滑落,干涸的唇瓣微微张开却一言不发。

    少年见状,冷笑一声。

    “这幅楚楚可怜的样子是想勾引谁?我可不吃这套,明明白白告诉你,既然你不喜欢闫琛,就离他远点。”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背脊挺着笔直,目光也冷漠地盯着虞兮。

    乌云黑沉沉地压下来,雨更大了些。

    见对方微微偏过脸,一副不想搭理自己的模样后,少年终于是忍不住向前跨了一大步,曲着身子,伸手捏紧了她的下颚。

    “听到没有?不许再伤害我兄弟。”

    他靠得极近,炙热的呼吸打在了虞兮白皙的脸蛋上,让她的身子微微一颤。

    下颚因为他不知节制的力道而疼痛着,虞兮不由蹙紧了眉头,开口的声线极其沙哑

    “放……开”

    闻他此言,少年却是不以为然地愈加收紧了手中的力道,板正她的脸,与之对视着。

    他冷冷的目光中倒映着她此刻的狼狈模样。

    慢慢地,他松开了对她的挟制,缓缓站直了身子,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她。

    雨水淅淅沥沥下着,将她单薄的身子淋得湿透。冷风吹着花圃中的花草沙沙作响,眼前的少女蜷缩着身子躲在花圃一角,像一只受伤的小兽一般地将脑袋深深埋进臂弯中。

    少年忽然觉得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忍,但他马上想到了因为眼前这个女孩而变得失魂落魄的闫琛,这少有的怜惜也很快被压制了下去,他继续讽刺道

    “呵呵,长得也不怎么样嘛,比林牧诗差得远了。也不知道校花这一称号是怎么落到你的头上的。”

    乍然听到林牧诗这三字,虞兮只感到一股怒火从心底升腾而起,在少年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时,她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一把推开他。

    少年打了个趔趄,手中雨伞划了个弧度,细碎的雨滴落到了他的头上,但他很快稳了稳身形,紧了紧伞柄,雨伞又不偏不倚挡住了头顶的雨滴。

    他眯起了眼凝视着虞兮,怒火在他眼中升腾。

    但还没等他发作,眼前的少女便这样毫无预兆地倒了下来,他甚至还未来得及反应,身前便多了一副柔软的、湿漉漉的娇躯。

    “喂,你……你还是不是女生?怎么这么恬不知耻。”

    对于虞兮陡然的投怀送抱,少年心里又惊又气,手中的雨伞都掉到了地上,但他也因此腾出了双手,牢牢锁住了虞兮的肩胛骨作势就要狠狠地推开她,但注意到她低垂着的脑袋以及软绵绵的身躯后,他还是动作一顿,试探着喊道

    “虞兮?”

    “虞兮??”

    “喂!虞兮,你可别给我装死!”

    他有些慌了神地腾空一只手,抬起了她精致的下颚,又拍了拍她的小脸蛋,可怀中的人儿却是双眸紧闭,无任何的反应。

    “shit!”

    他咬牙切齿地一脚踢开了脚边的雨伞,微弓腰,将怀中女孩拦腰抱了起来,急匆匆地朝着校医室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