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攻略缔造之子 > 章节目录 3.豆蔻年华03
    虞兮将半透明的吸管插/入饮料瓶中,坐在看台阶梯的最后一排,将篮球场上挥洒着汗水的少年们尽收入眼中。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像体育这样的课程,是最能看出一个人的人缘状况的。就好比下课的时候,你会自然而然地去找你玩的最好的人说话。体育自由活动的时候,当然也会不由自主地选择跟关系好的人玩在一起。

    原主在班级的人缘状况确实很一般,没有特意地被针对,但也没有女生主动找她玩耍,或许是因为她张扬的外貌看上去就不像是平易近人的那种类型。

    所以虞兮只能捧着一杯冰橙汁,独自一人坐在了体育馆的看台之上。

    不过她也没有很在意这些。

    下午的14点正是太阳毒辣的时候,即使是在体育馆内也依旧闷热不已。

    虞兮的眉头轻轻蹙起,她白皙光洁的额头上布满了细碎的汗珠,刚想伸手擦一擦,却注意到自己握住饮料瓶的掌心中,已经满是解冻了的水渍。

    “需要纸巾吗?”

    一张折叠好的柔软纸巾出现在虞兮的视线里。

    虞兮顺手接了过来,将掌心的水渍连同饮料瓶身冒着的水珠擦拭干净,抬头看着眼前戴着黑框眼镜的少年。

    “还有吗?”

    少年先是一愣,接着七手八脚地从裤兜袋里掏出一包纸巾,递给了虞兮。

    虞兮将额头上的汗珠擦拭干净,随后扬了扬手心中方方正正的纸巾包

    “谢谢了,等会买包新的还你。”

    “不……不用啦!”少年忙不迭地摆了摆手,踌躇了会后,就着芙兮身边的空位置坐了下来。

    他偷偷看了眼身边面容姣好的少女,又看了眼,最后低头呆怔良久后,才突然地问道

    “那个……虞兮,前二天你没来学校,是因为淋雨生病了吗?”

    虞兮咬着吸管,目光紧紧跟随着篮球场上那道修长的身影,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

    “那天……郜聿说的话,他不是故意的,我向你道歉。”

    话音一落,虞兮的贝齿一松,挪开了吸管,她转过头来看着眼前的少年。

    “他说出口的话,为什么要闫琛你来道歉?”

    如此近距离地对视,闫琛的神经一下子崩的死紧,他慌忙错开了视线,有些局促地将两手放在膝盖前交织着。

    “我前些天因为家里的琐事心情不大好,郜聿却误以为是之前情书的事情导致的,所以就……”

    闫琛与虞兮是在同一年级的不同班级,当初在食堂排队打饭的虞兮凑巧捡到了闫琛丢失的饭卡,就顺手做了个好人,亲自还给了他。

    谁知道就是这样一件无意间的小事,就让眼前这个男孩子情窦初开喜欢上了自己。

    闫琛是隔壁班的班长,学习成绩优异人缘也很好,喜欢上虞兮并且给虞兮写情书大概是他青春期所做过的最叛逆的事情了。

    虞兮顶着校花的头衔,身边的追求者自然很多,甚至每天都会收到好一些情书。通常情况下,她为了不落下口舌,都会将情书塞进书包里,晚上带回家。

    可惜不凑巧的是,她那日恰巧遗落了闫琛的那一封,随后那封情书被晚上值日的同学发现了,并拆开当做笑料读了出来。

    等到虞兮第二天来上课时,才发现情书的内容已经传遍了整个班级,甚至传到了其他的班上,不过因为有郜聿护着闫琛的缘故,倒是没有掀起多少风浪。

    之后,虞兮也向闫琛解释了原因,顺便委婉地拒绝了他的告白,这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但郜聿这个校园小霸王却是记恨上了她,只要在学校里看到了原主,总要对原主冷嘲热讽一番。

    前几日下了一场大暴雨,让整个闷热的空气凉爽了许多。

    虞兮去食堂的时候,恰巧看到了季漠予和林牧诗共撑着一把伞,联想到先前苏旎妮对她说季漠予心有所属的话语,她便信以为真地来了场失恋淋雨的苦情戏。

    结果又受到了郜聿的一番嘲笑不说,还大病了一场。

    虞兮用指尖捻住了吸管的一截,漫不经心地地搅着里面的果汁,那透明玻璃瓶内荡漾着的橙色液体泛起了一圈圈的涟漪,让她的思绪飞得老远。

    “闫琛!”

    不知是谁在台下喊了声,接着又有几声刺咧咧的口哨响了起来,和着一些男生阴阳怪调的起哄声,让体育馆几乎一大半的人都将目光投到了俩人身上。

    虞兮之前坐的位置本就偏僻,最后排的角落里,周围的位置也都空了一大半。唯独身边多了个闫琛,怎么看俩人都有点小暧昧。

    在这一大片的起哄声中,闫琛的脸已经红了一大半。

    “诶?那不是高一405班的小校花吗?她旁边是谁?”

    抱着篮球男生扯着身上肥大球服的领口喘着气,仰头朝着观众台望过去。

    “不知道,反正长得挺一般的嘛,比不得哥们半点帅气,是吧?”另一个男生用挂在脖颈处的毛巾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渍,顺手捋了捋额前的碎发,自认为帅气地挑了挑眉。

    “切,就你?得了吧!”白了那自恋狂一眼,陆逸杰直接将篮球丢进一旁的球篓子里,扯了扯球服往休息区走去,边走着边朝着不远处的季漠予嚷嚷

    “漠予都没说话呢?什么时候轮到你这小子自夸自卖了。”

    季漠予从纸箱内拎出一瓶矿泉水,仰头喝了一口,拧瓶盖的时候顺势瞥了陆逸杰一眼。

    他走了几步,从观看席前面的栏杆上取下了自己挂着的校服,摸了二下掏出了一块黑色的手表,看了看时间,然后扯下另一件挂着的校服,朝着不远处的男生丢了过去。

    “马上要下课了,走吧,去换衣服了。”

    陆逸杰被抛过来的校服罩住了头,扯了几下才扯下来,将校服随意往肩上一丢,跑着过去将手搭在季漠予的肩上,目光投向远处的观众席

    “你说我们的校花小学妹,几乎每节体育课都来看我们班打篮球,她该不会是暗恋我们班的谁吧?”

    说完这句话后,他便刻意放缓了步伐,手撑着下巴若有所思地盯着季漠予的背影打量。

    不由自主地,季漠予头一转,朝着虞兮所在的方向扫了一眼。

    但他很快收回了目光,转身盯着陆逸杰,轻描淡写地说道

    “下一节就是老班的课了,课前要默写文言文。”

    “握草!不是吧!又默写!”陆逸杰抱头哀嚎,瞬间没了八卦的心思,扯下肩上的校服抓在手里,朝门口狂跑而去。

    “我先去换校服回教室背书了,您老慢慢走。”

    ¤

    一中的体育馆一向是哪几个班上体育课,便提前过来霸占了篮球场。现在已经到了快下课的时间,不少学生很自觉地陆陆续续离开了,毕竟下课之后过不了几分钟,就会有新的班级过来占场子。

    郜聿是踩着下课铃声进入了体育馆的。他前后张望了下,便锁定了目标,拨开了门口大量的人/流,大步地斜穿过了篮球场,直冲观众席而去。

    他的这番举动自然惹得不少学生纷纷注视,原本虞兮就是众人的关注点,现下又多了一个校园风云人物,许多八卦的学生连下一节课都不赶着上了,直接停下了脚步,七嘴八舌地议论着站在原地看戏。

    郜聿的脾气是出了名的烂,虽然顶着一张痞帅的俊脸,但平日里一点就燃的火爆性格,让许多女生都敬而远之。

    当然,也有例外。

    “闫琛,你怎么和她呆一起?”郜聿一上来便黑着脸质问出声。

    谁让他对虞兮这种样貌的女生一向没有好感,特别是经过她大肆宣扬情书一事之后,他对她的讨厌更是上了新的层次,毕竟踩着自己兄弟尊严找优越感的女生,他还是第一眼见到这么不要脸的。

    虞兮一个眼神也没给郜聿,她站了起来,越过他顺着阶梯朝下走去。

    可她刚刚跨出两步,郜聿却是长臂一拦,挡住了她的去路。

    “不是都说了叫你离闫琛远点吗?听不懂人话?”

    虞兮皱起了眉头,向后退了一步,拉开了俩人的距离,她冷不防地开口道

    “人话我当然听得懂,其他种族的就不一定了。”

    “你——!”

    郜聿只觉得一股火气直冲上脑袋顶,嗖地举起了手掌。

    “郜聿!”

    闫琛脸色一变,忙起身拉住了他的手臂。

    “郜聿,你做事情能不能别这么冲动?”

    闫琛满是歉意地看了眼虞兮后,对着郜聿没好气地说道

    “今天是我找的虞兮,之前情书的事情本来就是个误会,她都跟我解释过了。”

    见郜聿似乎冷静下来了,他收回了自己的手,中指推了推眼镜,语气放缓了些。

    “最近这段时间,我家里出了点事情,我心情不大好,也没跟你把情书的事情说明白,结果导致你误会了虞兮。”

    这些话一出口,郜聿的手就这样僵在了半空中。

    虞兮绕过了他头也不回地走下了楼梯,经过栏杆旁时顺手将空饮料罐丢进了垃圾桶里。

    抓了一个看戏的女生询问了时间后,就匆匆朝着教室赶去,下一节是老班的课,她可千万不能迟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