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攻略缔造之子 > 章节目录 4.豆蔻年华04
    周末的校园是很冷清的,尤其是教学楼这一带,更是少有几个人影。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林牧诗站在楼道中央的公用黑板前,用沾了颜料的水粉笔勾完最后一笔,退后几步检查了无差错之后,才将搁在眼前的沾满了各色颜料的水粉笔一把抓着丢进颜料桶里,提着桶朝着水房走去。

    就着水房外的洗手池,林牧诗开始一支支仔细地冲洗着水粉笔,哗哗的水流混着洗刷的声音有点大,掩盖住了来人的脚步声,以至于等她用余光看到站在她跟前的虞兮时,还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林牧诗看了虞兮一眼,眼神中闪过一丝诧异,毕竟这个时间点还在教学楼的,除了为了冲刺高考复习的高三党之外,就只有她们这个负责学校黑板报事宜的美术社团了。

    一中不招收艺术生,班级也只有文理之分,虽然教学制度严谨,但却允许学生们自由组织一些小社团,充分发挥他们的爱好天赋,所以大大小小的社团还是挺多的,而林牧诗所在的绘画社就是其中的一个。

    绘画社除了平时帮着学校设计一些活动海报之外,还要定期更新教学楼外墙壁上的黑板报,但一中的课程很繁重,平日里他们也没有时间做这些,就只能就着周日下午的空闲时间来绘制了。

    林牧诗在清洗水粉笔的时候,虞兮也拧开了旁边的水龙头,白花花的流水泻下,虞兮随手在水池上堆在一起的水粉笔中,抽出了一支,顺着水流清洗起来。

    她这样的行为让林牧诗瞬时呆了呆,盯了芙兮好一会。

    看着眼巴巴望着自己的林牧诗,虞兮则是朝她笑了笑,扬了扬手中的画笔。

    画笔上的水渍还没有干,她这样一甩,一连串透明的水珠便这样顺着她的动作飞溅到了俩人的脸上。

    俩人一愣后,相继笑出声来,便在这哗哗的流水中颇有默契地清洗着笔刷。

    ¤

    锁上社团工作室的大门后,林牧诗转身看着站在不远处走廊上亭亭玉立的少女,小跑过去和她并排走在了一起。

    “虞兮学妹,今天真是谢谢你啦?”完成了工作之后,林牧诗整个人都是放松的状态,她笑着说道

    “不过……你真的考虑好了要加入社团?”

    林牧诗是现任绘画社的社长,只是自从她从高三的学长手中接手过来以后,就陆陆续续地退了不少人,她不是没有招新过,但许多学弟学妹听说要经常为学校做一些繁琐的设计海报,尤其是周末还要牺牲自己的时间来绘制黑板报这一点之后,也都开始犹豫,最后不愿意来了。

    身处在精英众多的市重点一中里,每月一次的考试检验,稍有不慎就会被其他人赶上,掉到百名开外,因此许多学生都不愿意花费过多的时间在社团上,即使是为了所谓的爱好。

    所以虞兮主动要求加入绘画社的请求倒是让林牧诗有些出乎意料。

    此时俩人过了一间间空荡荡的教室,走到了走廊的中央。正要顺着楼梯往下走时,芙兮却是脚步一顿,转向林牧诗,注视着她道

    “其实我初中在一间画室学过挺长一段时间的绘画,一直都挺喜欢的,刚入学校的时候还不太适应,一晃眼就错过了绘画社的招新,所以这才厚着脸皮来找学姐你了!”

    虞兮似乎对自己走后门的行为颇有些不好意思,话刚说完便转开了视线。

    谁知林牧诗听了后,却是眼前一亮,一把抓住了虞兮的手,领着她走下楼梯,边走边兴奋地询问道

    “你也喜欢画画?”

    林牧诗突如其来的热情让虞兮懵了一下,反应过来后马上点了点头。

    这下林牧诗愈加开心起来,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发觉到俩人竟然有许多相同的爱好后,便索性拉着虞兮谈天论地,最后还颇有感触地谈起了往事

    “哎!我记得我刚进高一那会也特别不适应,高中知识比起初中的难了一个档次,那段时间也特别的迷茫,而且我们377班的班主任是出了名的凶悍,随便打听打听就知道她“李莫愁”的大名,虞兮学妹你是不知道……”

    林牧诗的自来熟和健谈程度让虞兮瞠目结舌,与她温婉恬静型的外表不相符合的八卦体质,如若不接触,还真的就被她的表面所迷惑了。

    有时候青春期的友情就是来得怎么简单,在俩人相谈甚欢,林牧诗确定了虞兮对绘画的喜爱之后,她当场就愉悦地答应了她的入社请求,末了上下打量了下芙兮,嘿嘿一笑

    “看来我们社团的男生人数要翻上一倍了。”

    她摆了摆手理所当然地说道

    “绘画社的宗旨就是来者不拒,我们负责画画,但像什么洗画布颜料盒颜料板,打扫工作室的活,总得有人做吧。”

    她紧紧捏住虞兮的手,眼睛里闪着小星星。

    “其实你刚进一中的时候,我还特地跟别人打听过你,你知道的,漂亮妹子总是特别吸引人注意的。”

    ¤

    面对滔滔不绝的林牧诗,最终虞兮以时间不早了要回家的理由作为了俩人的结束语。之后互相交换了联系方式之后,便愉悦地在车站分别了。

    其实原主在社团招新的时候,就有考虑过进入绘画社,但碍于社长是林牧诗,而她那时候又对林牧诗和季漠予之间的关系耿耿于怀,这加社团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而虞兮这次决定加入社团,却不是因为爱好。

    不是因为爱好,那就是因为爱情了。

    当晚,虞兮就抱住日记本在柔软的大床上滚了二圈,在柔软的纸页上写了几字。

    “成功加入绘画社!/耶!”

    ¤

    虞兮家离市一中很近,左右不过十几分钟的路程而已,所以她将林牧诗送上了公车后,便走在了必经的公园林荫道上。

    此时已是夕阳西斜,褪去了午后的闷热,有丝丝的凉风吹起了虞兮的碎花裙摆,知了在树上慵懒地叫着,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草叶清香。

    正值周末,虞兮并没有穿校服,一身清新绿的无袖连衣裙,上面点缀着小朵的白色栀子花,扎了个清爽的马尾,说不出的清纯美好。

    当然,如果没有恰巧遇到那个人的话。

    她家里距学校的路程中,有一所很有名的公园,隔绝了城市的喧嚣和尘埃,曾一度被誉为市中心的绿洲,虞兮平日里回家就喜欢从公园直接斜穿过去,不仅省时间,而且还可以欣赏沿途的风景。

    当她骤然看到公园长椅旁拉拉扯扯的二人时,所有的好心情都没有了,当即一个转身,想趁着那人还没发现自己前绕另外一条路回家。

    现实总是事与愿违,随着一阵重而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下一瞬,她已经被人强行拽住了手腕。

    力道很重。

    虞兮眉头一皱,甩了甩,没有挣脱掉。

    她回头瞪着郜聿

    “放手!”

    她可不认为在误会解开之后,还能和眼前这个人有什么过节。

    但郜聿却是不理会,倏然将身子靠了过来,见她闪躲着准备退开,一把搂着她绵软的细腰,长臂一收,一股浓郁的、属于少年的荷尔蒙冲鼻而来,而他刻意压低的声线要急促有多急促。

    “之前的事情我向你道歉,看到同校一场的份上,帮我个忙!”

    感觉到她的僵硬,郜聿也后知后觉地察觉到这个动作的暧昧,但他瞥了眼不远处站着的人,反而更加凑近了些。

    “拜托了。”

    他说话时呼出的气息已经全然扑入了虞兮的耳朵。

    虞兮的身子一抖,脸涨的通红,反应过来的她恶狠狠地睨了他一眼。

    “没空。”

    她朝着他紧扣着自己的臂膀狠狠地一拍,用了十足的手劲。只闻郜聿“呲”的一声痛呼,力道一松,虞兮趁机扳开他的手臂,掉头就走。

    她实在气得不轻,心里也将他骂了千万遍,而就在她快速走了没几步后,一道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的声线传来

    “兮兮,我错了,不要跟我赌气好不好?”

    就在他声音落下的一瞬间,虞兮暴走了。

    她猛地回过头来,怒目地注视着他,余光瞥到了不远处孤零零站着的女生。

    心里一阵冷笑,这是想拉着自己做挡箭牌?

    拉人做垫背的,也得看看人家同意不同意吧?

    或许这事情要是搁在其他人身上,虞兮还会考虑考虑,但是郜聿?

    她可没有这么烂好心。

    虞兮思绪间决定去拆穿他这个劣质的谎言,前后也不过几秒时间,但已经有人憋不住了。

    “啊!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凭什么和我抢聿聿?”

    ??

    虞兮简直不敢相信,这样的话竟是从眼前这个柔柔弱弱的女生口中蹦出来的。

    谁知那女生见虞兮没有搭话,以为是好欺负的,当即更加恶毒的话语也从嘴里溜了出来

    “长得这么sao,也不知道跟多少人睡过……”

    “够了!”

    最先开口制止的,却是郜聿。

    或许是因为内疚,又或许是因为这些话太刺耳朵,也许还是因为些别的什么,他如狼般的眼神盯着那女生,薄唇一扯,冷冷开口

    “没看到我女朋友在这里吗?别再缠着我了,要滚快滚!”

    “郜聿!”

    “快滚!”

    “你……你,我会告诉郜伯伯的!郜聿你等着!”

    那女生白着脸,眼眶中含着泪水,咬着下唇狠狠剐了虞兮一眼,转眼就跑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