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攻略缔造之子 > 章节目录 6.豆蔻年华06
    季漠予将手机重新放了回去,他低头一言不发地盯着虞兮。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一米八几的个头比虞兮高了一个头还不止,导致她看向他的时候还要微微仰起头。

    顺着他的目光,虞兮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的手正攥着他的衣角,洁白的衬衫被她抓得起了褶皱。

    她心下一慌,忙松了开。但高度紧绷的神经在她骤然放松后,却是导致她的双腿一软,几乎瘫坐在了地上。

    她最终没有没有出糗,因为季漠予再次扶住了她的后背。

    但也仅仅是扶住而已,除了紧紧贴着她的背脊的掌心之外,他们之间没有任何肢体接触,就好像是一个绅士出于礼节拉起一个即将摔倒的女士这般简单。

    虞兮有些窘迫地轻声说道

    “我……我脚软。”

    “嗯。”

    他没有再说什么,也没有做任何的动作,也不知过了多久,在虞兮的脸越来越红,越来越红的时候,属于少年独特的清润声线响了起来

    “好点了吗?”

    虞兮动了动身子,表示自己没有问题了,他才放开了她。

    季漠予将虞兮送到了马路边,直到有人来接她之后,他才转身离开,在此期间,他没有问她任何一个问题,在他看来,无论她跟那些人有什么矛盾,都与他没有特别的关系。而他身为她的学长,只是恰好看到她被欺负,做不到置之不理而已。

    何况,她还是旎妮的朋友。

    ¤

    虞兮拥有一个并不完美的家庭,她的父母是商业联姻,双方没有多少感情,生下虞兮之后,便把年幼的虞兮交给了家里的老佣人秋嫂,给予了她优渥的物质生活,然后开始各自忙各自的事业。

    所以今晚来接虞兮的,自然也是秋嫂。

    虞兮洗完澡将一头蓬松柔软的长发吹得半干之后,就趴在了床上,长发铺散开,衬着她被水蒸气冲得晕红的脸颊,显得格外动人。

    她透过轻轻晃动的窗纱看着外面的月色,许久之后,才从枕头下面拿起了她的日记本,记录着今天的心情。

    她写了一大段文字都是关于季漠予的,却对今天的遭遇一笔带过,最后停笔发着怔,直到笔尖的油墨在薄薄的纸上染上了一大片墨迹,她才有些懊恼地提笔继续写道

    “秋嫂已经上了年纪,眼睛不太好,一到稍微暗一点的地方就看不清了。如果不是季漠予问我有没有人来接我回去,我不会给她打那通电话,毕竟让她摸着黑来接我,实在太不应该了。”

    “秋嫂问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出了大事还是得打电话告诉爸爸妈妈,但我不想跟他们说,他们太忙了,忙到我过生日想他们给我打电话说一句生日快乐,对于我来说都是一种奢望。”

    “听说爸爸最近找到了真爱,他们正商量着和平离婚,而妈妈也正在谈一宗大生意,我怕我一个电话过去,会打搅到他们的生活。”

    虞兮又零零散散记载了一些琐事,直到房门外响起了秋嫂的敲门声。

    “兮兮,还没有睡吗?明天还要早起呢!”

    秋嫂在虞家工作了许多年了,虞兮很小的时候就是她在带,现在也差不多将她当做自己的半个孙女儿看,她直觉到今天虞兮是出了什么事,所以不放心地过来看看,结果看到了门缝处透出的光。

    现在已是夜深,高中的课程又繁重,虞兮明天还要早起,秋嫂担心她的身体吃不消,这才出言提醒。

    “嗯,马上就睡了。”

    虞兮将笔盖拧紧,合上了笔记本将其塞到了枕头下,撑着上身伸手关掉了灯,枕着半干的头发蜷缩着身子慢慢合上了眼睛。

    ¤

    虞兮所在班级的总体成绩放在整个高一年级评比中,都是稳稳坐在第一位。所以任课老师喜欢拖405班的堂,也是出了名的。

    毕竟人心都是偏的,在老师见识到一个班级的优秀之后,他自然而然地也想着将这个班级教导得更加优秀,所以总会想方设法的让他们多学一些东西。

    这样,哪怕是在教师群体中,他们都会倍感到有面子。

    这天中午放学铃声响了许久,任课老师才意犹未尽地结束了课程,虞兮一走出教室,就看到站在走廊等候着她一起吃饭的林牧诗。

    自从加入绘画社之后,虞兮和林牧诗的来往就多了起来。青春期的女生就是如此,当俩人关系好的时候,恨不得事事都黏在一起,即使是去趟厕所,或者去买点小吃零食,都要叫上彼此,而此时的她们,也恰好是这种状态。

    俩人走到食堂的时候已经过了饭点,但周围来往的人依旧很多,食堂阿姨的吆喝声、夹杂着乒铃乓啷锅勺相击声和着学生们的高声阔谈混合在一起,异常嘈杂。

    林牧诗拿着餐盘打菜的时候,发现自己最爱的土豆肉片已经没有了,她当即憋了憋嘴,嘟囔道

    “你们班的任课老师次次都拖堂,简直比我们班老班‘李莫愁’还烦人,下次不等你了!”

    她每次都会这样说,但下一次还是会出现在教室外的走廊处,虞兮点餐的时候,特地多点了一份红烧肉,在打菜阿姨装盘后,她将那一碟放到了林牧诗的餐盘上。

    “吃胖了可别怪我!”

    “兮兮你最好了!”林牧诗瞬间眉开眼笑地撒起了娇。

    虞兮不由故意打了个寒颤。

    俩人小打小闹地走着,最后寻了处人少的区域,顺着一张餐桌相对着坐了下来。林牧诗不喜静,一动筷子就忍不住张口聊八卦,诸如高二某班的谁向谁写了情书,高三的哪个学长又看上了哪个清纯小学妹,有时候虞兮随口附和几句,她就会倏然眼中亮起了小星星,说得更加起劲。

    林牧诗左右看了看,确定了四周桌子的学生都走光了后,才她神秘兮兮地凑近虞兮。

    “季漠予,你听说过吧?”

    虞兮执着筷子的手一顿,挑了菜盘中最大的一块红烧肉,夹到了林牧诗的碗中。

    “嗯?他怎么了?”

    “你别看他平日里那副闷/骚样,惹得一中迷妹无数,其实他之前跟他青梅竹马的小亲亲告白,你猜结果如果?”

    虞兮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啊啊啊!这可是我们一中校园男神的八卦啊!兮兮你居然不感兴趣?”林牧诗狠狠地嚼着口里的肉块,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瞪着虞兮。

    虞兮将菜盘中的青椒一根根挑走,动作不紧不慢。

    果然,见她这种态度,林牧诗就沉不住气了。

    “好吧,既然你这么不敢兴趣,我就更要告诉你了!”

    她将头更凑近了些。

    “我跟你说,季漠予被他的小青梅狠狠地拒绝了,OMG!居然被拒绝了!你不知道那些天看着他吃瘪的模样,我心里多爽快!”

    林牧诗正沾沾自喜的时候,对面的人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她不由抬眼才发现虞兮的视线越过了她投向了她的身后,她当即回头瞟了一眼。

    在三桌开外的一个剪着厚重齐刘海的女生,不就是她刚刚提到的女主吗?只是坐在她身边为她夹了一筷子菜的男生是谁?

    林牧诗若有所思地回过头来,此时虞兮已经收回了视线,慢条斯理地舀了一勺汤。

    “兮兮认识苏旎妮?”

    虞兮将舀了半小碗的汤,推到了林牧诗的面前,漫不经心地说道

    “嗯,之前关系还可以。”

    林牧诗没有太在意,只是兴趣乏乏地戳着碗里的饭,低声道

    “之前还以为他家小青梅只是太羞涩,毕竟我看她对季漠予的态度也不是没那种意思吧,现在看来是我想多了,男神这次真是失恋了!”

    她为刚刚嘲笑季漠予之事有些愧疚。

    林牧诗沉默了。

    她自然知道那个男生是谁,苏旎妮的男闺蜜,靠着关系刚刚转入一中不久,而在将来,苏旎妮也是在他的帮助下褪去了自卑,勇敢地向季漠予表明了心迹。

    难怪这段时间苏旎妮没有主动联系虞兮过一次,原来是有了新欢。不过这样也好,她也不打算通过苏旎妮来攻略季漠予。

    她始终记得原主上一世在即将出国之际,褪去了自卑后变得骄傲自信的苏旎妮对她所说的一句话。

    “漠予是我施舍给你的,现在我只是夺回了原本就属于我的人。况且你一开始就不是真心跟我做朋友,只是为了接近漠予而已,所以我也不必对你抱有什么愧疚之感。”

    呵,你的人吗?

    虞兮的嘴角浮起了一抹冷笑,转瞬既无。

    苏旎妮,我会证明给你看,没有谁天生就是属于谁的,你当初的自卑让你放弃了季漠予,那么他就再也不可能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