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攻略缔造之子 > 章节目录 7.豆蔻年华07
    通常情况下,林牧诗的负面情绪不会超过十分钟,在她嘟囔着对季漠予满怀愧疚的心情下,她不仅吃光了整碟子红烧肉,还拉着虞兮去了一中的校园超市买了一袋子零食。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天气很炎热,俩人走在返回教学楼的碎石子小道上,不一会儿虞兮白洁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细碎的汗珠,她刚打开纸巾包,一只大手就这样斜刺啦地伸了过来,从纸巾包中抽走了一张纸巾。

    虞兮的动作一顿,下意识地顺着手臂来的方向偏头望去,一眼便看到了用纸巾擦拭着颈部汗渍的郜聿,而在他的身后,还跟了好些个男生勾肩搭背、朝着自己与郜聿挤眉弄眼地吹着口哨。

    这个时间点校园里往来的学生本来就多,再经过他们这样闹腾,几乎将所有来往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虞兮的眉头皱了皱,她环住了林牧诗的手,带着她打算绕道走。

    谁料郜聿却是几大步走到了虞兮面前,一手插兜,挡了她的路。

    他面容清俊,身材修长,这个动作做得洒脱不拘,还真有些许当下女生都爱看的少女漫里痞帅的男主味道。

    身后的起哄声更大了些,甚至间或着来往女同学的议论声,虞兮抿了抿嘴唇,索性停下了脚步抬头看着他,表情微冻

    “有事?”

    郜聿没有回答,他盯着虞兮看了好一会儿。半响后,他却是破天荒地勾唇一笑,转头望向一边满脸八卦之色的林牧诗。

    “林学姐,我有点事情想跟虞兮说。”

    这话说得难免会叫人想歪了去,林牧诗挑了挑眉,眼神在俩人间转了转,随后坏笑地拧了一把虞兮那细软的腰身,表情夸张地打趣道

    “那我就不打扰啰!”

    她抽出原本被虞兮挽住的手臂,凑近虞兮的耳边,目光却投向郜聿,她眨巴眨巴眼睛轻声开口“等会老实交代!”

    不等虞兮说话,她做了个告辞的动作,一溜烟地跑了。

    ¤

    俩人走到了树荫下,虞兮的眉头已经拧了起来,天气本就炎热,现在遇到郜聿她心中更是厌烦的很,索性便连语气都透着几分不耐烦

    “有什么事情吗?待会就要午休自习了。”

    之前下课已经被拖延了很长时间,吃完了饭虞兮又陪着林牧诗去了趟校园超市,现下离午休铃声响起的时间确实不远了。

    郜聿看着虞兮蹙起的眉头,便知道了眼前的少女确确实实是对自己有了很大的意见,不由心里一堵,徒生起了些许烦躁之意。

    他这两天过得也不是很痛快,先是因为邱研向他家那老头子告状,他被好一顿的训斥。再者就是虞兮被邱研欺负的事情,让他大为恼怒,甚至直接逃课去找了邱研跟她将事情挑明了开,直到得到了邱研的保证,说是再也不会无端找茬才放过了她。

    他恰好卡着午饭的点儿回的学校,教室门都没进,就被自个儿一帮小弟拉着去了食堂,但他左右都没有食欲,在嘈杂的食堂里翻来覆去地想了很久,还是决定要来找她道个歉。

    他满腹心情,整个人都处于神游状态,如果不是旁边的兄弟吹了个口哨,用胳膊肘捅了捅他的腰侧,他都没有发现虞兮就走在他的前面。

    他骤然看到了她,心跳却不自觉快了几分。

    一件白色短袖衬衫,深灰色的格子百褶短裙,露出了白皙笔直的细腿,即使穿着一中再普通不过的夏季校服她也异常地吸引人的目光。

    她很漂亮,他一直都知道,不然也不会一进入一中就被冠上了校花的头衔,但他却是第一次发现她站在他所抱有好感的林牧诗身边,也不会落下分毫。

    毕竟在之前他一直觉得比较顺眼的女生也就林牧诗一个,林牧诗性子豪爽但脾气却很好,而且与他也是邻里关系,虽然没有涉及爱情方面,但两家的往来让他与林牧诗保持着不错的关系。但他现在居然第一眼关注到的是虞兮,接着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她身边的女生是林牧诗。要知道从前的他,对虞兮这种样貌娇媚的女生是没有多少的好感的。

    鬼使神差地,在看到她用纤长的手指打开纸巾袋的瞬间,他就想着去逗一逗她,而实际上他也是这样做了。

    其实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举动。

    捉弄一个女孩的行为,实在是过于幼稚了。

    郜聿抿了抿唇,将手中擦汗的纸巾揉成乱糟糟的一团,朝不远处的垃圾桶扔去。

    纸团无一丝偏差地落进了桶里。

    “我和邱研说清楚了,她以后不会再找你的麻烦了。”

    他的话音刚落下,就见到眼前的少女似乎微不可见地松了一口气。

    这确实帮虞兮解决了一件大的麻烦事,虽然这件事情的源头是因为郜聿。

    这也不枉费她今天一大早就找上了郜聿,告诉了他昨晚被邱研围堵之事,毕竟她不想平白无故摊上这样的麻烦。这才将将过了一个上午,郜聿便已经处理好了这件事情,这一认知倒是让虞兮对他的成见稍稍减少些。

    响午的太阳很是毒辣,空气中无一丝的微风,很快地虞兮的头上又冒出了晶莹的汗珠,她用纸巾擦了擦。

    “麻烦你了”她答,语气温和了不少,顿了顿,她又问道

    “还有别的事情吗?”

    郜聿没有回答。

    虞兮瞥了眼前的少年一眼,见他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后,不由徒自生出了几分尴尬之意,她错开了眼神,嘀咕着说道

    “没什么事情那我就先走了。”

    岂料她刚一转身,纤细的手腕便被一只湿热的大掌扣住了。

    ,

    还不待虞兮挣扎,那手又像触电一般地猛地松了开,郜聿有些急促的声音传来

    “虞兮!”

    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些过激,他愣了愣,缓和了一下情绪,声音也放低了些

    “那个……之前的事情……对不起。”

    ¤

    周围都是笔尖摩擦着书本的沙沙声,虞兮一手托着下巴望着窗外,右手的钢笔在指尖转了一圈,又被她稳稳地握在手心里。

    正值盛夏,隔离在窗外的日光有些刺眼,她眯了眯眼睛。

    说实话,郜聿的道歉让她感到挺意外的。

    毕竟人家是飞扬跋扈的二世祖。

    一中的建设有着郜家的投资,不然依郜聿这样的成绩与作风,是不可能进得了市重点的。他在学校里面横行霸道,甚至还收了不少名义上的小弟,导致学校里面害怕得罪他、对他敬而的人不在少数,不过巴结他的人却是更多。毕竟整个校园就是一个小的社会圈子,青春期的少男少女已经有了攀比和阿谀奉承的意识,家境殷实的学生总能受到一些人追捧,尤其是像郜聿这样有钱长得帅还不受学校管教的少年。

    不过郜聿来学校就是玩玩而已,郜父本来也没指望他能学点什么,据说郜父曾经在慷慨地投资一中建设时扬言,郜聿迟早要继承家族产业,成绩什么的都无所谓,关键是让他找点事情做混到成年。

    这话都说出口了,老师们对郜聿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基本上只要不是做了太出格的事情,都没人会去管教他。

    郜聿跟她提到了他与闫琛的一些过往,无非是叛逆的初中时期打架斗殴,被闫琛撞见救了一把,最后闫琛还因为他伤了手臂,在医院缝了好几针。

    所以在误以为自己故意玩弄了闫琛感情的情况下,他才会对自己有了这么大的偏见。

    虞兮撇了撇嘴,她并不认为他此刻的道歉有任何的意义,毕竟伤害已经造成,她也不是圣母,说原谅就原谅了,即使对方是校园小霸王。

    她也不懂为什么郜聿要跟她说这些事情,在她看来这跟她并没有太大的干系,不过她也来不及说些什么,就被午休铃声打断,接着她只能匆忙小跑回教室了。

    她不是郜聿无所顾虑,一中的纪检委员几乎每个午间时间都会在各个教室来回走好几趟,她可不想因为她的迟到扣掉了班级的分数。

    桌面上一阵轻微的震动拉回了虞兮的思绪,她左右看了看,见大家都在埋头写字没人注意到自己之后,这才将手伸到课桌抽屉里,身子微侧挡住了走廊那端的窗户。

    她点开手机屏幕上闪烁的小企鹅。

    “怎么样?画室的风景不错吧!!!/邪笑〔图片〕〔图片〕〔图片〕”

    虞兮点开了放大图依次看了看,很快地便开始打字。

    “^_^环境挺棒的!竟然还有小花园!”

    几乎瞬间她就收到了林牧诗的回复:“那是当然,这可是我们社团的秘密训练基地!/叉腰”

    美术社为了让社团的成员绘画水平有一定的提升,会在暑假时组织一次为期一个月的外出绘画学习,这个活动由社团成员自由报名,不强制要求学生参加,毕竟一中的竞争激烈,稍有松懈名次就有可能落后他人,许多学生都会乘着放假的黄金时段恶补自己较为薄弱的课程,只盼望着新学期能有飞速的进步。

    所以今年夏天的集训,能去的成员应当也不会太多。

    林牧诗早前就跟虞兮说起过这个事情,她希望虞兮能够陪她一起去,在感觉到虞兮并未有太大的反对意见后,她就很兴奋地将虞兮的名字给报上去了。

    “对啦!我家隔壁那小子是不是对兮兮有点儿意思!/坏笑”

    虞兮还未来得及回复,林牧诗又发来了一条。

    “他看你的眼神很不对劲哦~!/嘿嘿嘿”

    依着林牧诗的八卦体质,这才是她午休冒着被纪检委员和老班发现的双重危险发信息给自己的原因吧!

    “……他想撮合我跟他兄弟”

    “噗!403的班长?”

    “……这你都知道??”

    “哼!有什么八卦我不知道的吗?/鄙视〔图片〕”

    林牧诗发了一个翻白眼的表情图片,虞兮瞬间脑补出了她此刻如同一只骄傲的孔雀一般仰头傲娇的表情,不由扶额。

    她的指尖还在输入字时,一条短信弹了出来。

    “我的号码。——郜聿”

    “??”

    “存一下。”

    虞兮的指尖在那一串长数字处停顿了一秒,撇了撇嘴巴。

    她把手机放回了抽屉里,整个人跟没了骨头一样地趴在桌子上。

    后面有男生戳了戳她的后背,刚转身一杯酸奶就出现在她眼前,那男生见虞兮目光一扫酸奶后盯着自己,不由红了耳根子小声说道“给你的。”

    “谢谢。”

    虞兮接过酸奶,对着他笑了笑,刚转过头同桌便用手指捅了捅虞兮的胳膊,有些吃味地开口“我算是看出来了,李韵绝对对你有意思。”

    “别胡说,我午饭吃的有点多,这会也吃不下,给你吧。”

    虞兮将酸奶连同吸管放到了同桌的课桌上。

    “别……”同桌讪笑“这是给你的,我可不好意思拿。”

    话是这么说,但她手上却没有推辞的动作。

    “没关系,给我了就是我的了,我有权利将它送人,对吧!李韵!”

    后桌竖起耳朵偷听的男生见女神点到了自己名字,一愣后,又连连点头,附和道

    “虞兮给你的你就拿着吧。”

    同桌一听心里不由一阵雀跃,拉着虞兮的手摇了摇以示感谢,回头有些羞涩地说道

    “谢谢你啊李韵。”

    “哈哈,小事情拉!”李韵嘴上打着哈哈,看着虞兮背影的眼神中却满是失落。

    “对拉……”同桌还想说些什么,却瞥见靠走廊的窗外白色的身影,立马缩了缩头,拿起了搁在桌面上的笔,假装埋头写起了作业。

    其实学生时代的少男少女多少会有属于自己的小秘密,诸如:我暗恋的斜后桌男孩他的心里只有我同桌之类的日常小插曲,虞兮在心里叹了口气。

    她在课本的重点段子下面用红笔划了一条线,开始认真看起了书,毕竟过不了多久就要迎来期末的大考了,之后便是文理分科,虽然原主的基础不错,但对于一个执行者来说,学生时代实在离她太遥远了,如果想考个好的大学,她还需要更加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