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攻略缔造之子 > 章节目录 10.豆蔻年华10
    虞兮没有午睡的习惯,实际上,她是因为知道季漠予会在中午画画,所以才在来画室的第一天就刻意给大家留下她从不午睡的印象。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林牧诗还就此事不止一次感叹当初收了虞兮进社团这一决策的正确性,更是经常当着社团其他人的面,非常官方地夸赞虞兮的画技与她的努力分不开,让其他人向虞兮学习。

    但实际上,也只是动动嘴皮子的功夫而已。

    林牧诗曾信誓旦旦地说自己也要利用午休的时间来画画,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虞兮记得那天阳光正好,宿舍门口的那只三花猫慵懒地伸了个懒腰,然后舔舔爪子继续酣睡。林牧诗就以葛优躺的姿态枕着松软的枕头长叹道

    “兮兮,不是我不肯去,是我的被窝拉扯着我不让我起床。”

    对此,虞兮送了她一个白眼就出门了。

    ¤

    虞兮推开画室门时,一眼就看到了站在画架前画石膏肖像的季漠予。

    为了空气的流通,乘着学生午睡的时间点,画室的推拉窗都是打开的。

    阳光直射进来,给季漠予的侧脸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边,他的耳边挂着黑色的耳机,微风轻轻吹佛着他的黑发,骨节分明的手指握着铅笔在画纸上来来回回描绘着,周身的气场都柔和了不少。

    其实虞兮一直都有观察一个人的习惯,她曾经仔细分析过,季漠予到底是怎样的人?做为一个成绩拔尖的优等生,外形等各种方面都胜过其他学生不止一点的校园男神的存在,他骨子里必定是很骄傲的。

    所以他在向苏旎妮表白被拒后,便再也没有向苏旎妮再提起半分,虽然依着邻里关系,对苏旎妮还是一样的关心,但却下意识地拉开了些距离,尤其是看到苏旎妮与沈荇泽走得近了后,他更是有意控制着自己不再去关注她。如果没有苏旎妮酒醉后的真情吐露,相信他都不会有再次表白的意向。

    难道他其实没那么喜欢苏旎妮吗?

    其实不然,像季漠予这种从骨子里都透着冷漠的人,苏旎妮作为他青春期第一个喜欢的女孩子,占据了他仅有的感情。何况季漠予与自己母亲关系并不算太好,他所选择的绘画就是因为他母亲的缘故被迫放弃。季漠予的妈妈活得强大而独/裁,这一点也是导致季漠予会喜欢上苏旎妮这种偏柔弱而无害类型的一个原因。

    原主与季漠予在某些方面来说实在太像了,其实他们骨子里都是同类人。同样的优秀,同样的理智,同样是受人追捧的校园风云人物存在,即便他们在一起过一段时间。但实际上,就算没有苏旎妮后来的介入,他们在步入大学之后,在一起的几率也不会太大。

    因为自始至终,季漠予都没那么喜欢原主,当一个男生不喜欢你时,你喝口凉水都是错的。

    虽然俩人有共同的语音,有共同的爱好,但季漠予对原主一直处于一种友情以上恋人未满的情感状态,而原主却喜欢季漠予喜欢到恨不得连骨头上都镌刻上他的名字,俩人的情感付出本就不平等,原主为了季漠予变得敏感而卑微,她永远是主动和热情的一方。相对的,季漠予永远都是淡漠而理智的模样。

    甚至在俩人分手时,他也只是用很平淡的语气说出了分手俩字,就好像吃饭喝水那般简单。也对,在他眼里,虞兮跟他是同类人,所以他会将自己对虞兮的感情认知下意识地嫁接到她的身上,认为她也对自己抱着同样的想法,他丝毫没有想过原主的心里会是何等地伤心崩溃。

    原主因为与季漠予的分开,可是得了抑郁症去了国外啊!

    季漠予勾完最后一笔线条后,将铅笔插回了笔筒里,他弯腰慢条斯理地将刚画好的石膏肖像取了下来,反面朝上卷成一个直筒,撕下一段透明胶带粘贴好边缘处。在他转身摘下耳机准备离开时,才发现不知何时画室里面已经多了一个人。

    原来是她。

    季漠予看了一眼后,就提步绕开了凳子,朝着画室门口走去。

    “哗——”随着厚重的帘子被掀开,一股热浪迎面冲来,季漠予眉头微微蹙起,望着被烤的白到发光的水泥地,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放下了帘子,他转身将视线重新投向了虞兮。

    从这个角度,他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精致的侧脸和她曲线优美的姣好身材,但他的目光却一直停留在她绑着厚重纱布的膝盖处。

    看着看着,他的嘴角不知不觉已经抿成了一条线。

    他朝她走去。

    在离她几步之遥的位置,季漠予刚停下准备开口说话,却不料想虞兮陡然向后退开来,季漠予还来不及避开,他的前胸就撞上了一具小巧绵软的身躯。

    一股属于女生的淡淡清甜迎鼻扑来。

    虞兮一惊,转身抬头看去。

    俩人四目相对,又忙转移了视线,拉开了彼此的距离。

    “我……我想走远点看看大效果。”

    画画的人都知道,在远处观察自己的画面效果,能更清楚地看到自己的画面是否有不太和谐的地方,方便再次调整构图。

    季漠予明白她是在向自己解释她为什么忽然后退的原因。

    他没有理会她的解释,反而又扫了眼她受伤的腿,过了半响,才问

    “腿好些了吗?”

    他的询问乍然听到虞兮的耳朵里,就好像那些追求自己的男生所用的常用语一样。实际上,自虞兮的腿受伤以来,用此话来嘘寒问暖的男生不在少数。

    但从季漠予口中出来……

    虞兮低垂着头,纤长的睫毛盖住了双目,看不清她此刻的神色。

    她点了点头,回答

    “已经好多了,谢谢学长的关心。”

    季漠予低敛着眉眼,从他这个角度可以清楚看到虞兮头顶的发旋和尖尖的下巴。

    她真矮,好像比旎妮还要矮上一点,发顶将将到自己的胸口。

    又是一段时间的沉默,响午的画室静静的,连窗外风刮过的声音都能听得清楚。

    好一会儿,季漠予才再次开口

    “那天,撞到你的人是旎妮,她并非有意,只是因为成绩不太理想过于伤心,鲁莽之下才伤到了你。”

    他顿了顿,又说道

    “我替她向你道歉。”

    季漠予的声音很轻,但、也很冷。

    虞兮的眼中的嘲讽一闪而过。

    因为害我受伤的人是苏旎妮,所以你那天才会打断林牧诗的追问吗?

    因为害我受伤的人是苏旎妮,所以你才会特意来关心我的腿伤,并代她向我道歉吗?

    呵……

    其实她早知道撞到她的人是苏旎妮,也知道季漠予是因为苏旎妮的缘故,故意将话题扯到自己的腿伤上,更明白今天他关心自己的伤口是抱有别的目的。

    但,她心里清楚是一回事,被人这样坦率的告知还真是让人不那么开心呢!

    虞兮抬起头来,她对上季漠予的目光,忽地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甜美的笑容。

    她本就生张扬而美丽,这样一笑饶是连季漠予都恍惚了片刻。

    “光道歉可不够哦!”

    季漠予静静地盯着她,似乎在等她的后续。

    不知不觉中,在看到季漠予蹙越来越紧的眉头时,虞兮的双眼眨了眨

    “不如学长请我喝奶茶吧?”

    乍然听到她这句话,季漠予先是一愣,尔后挑眉,眼中带着几分难以捉摸的意味。他勾了勾唇角,回答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