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攻略缔造之子 > 章节目录 11.豆蔻年华11
    J市的MIKO奶茶远近闻名,不少美食博主都推荐过它,之前还有个小有名气的博主,来此地旅游后,写过一篇美食文,第一个强推的就是MIKO奶茶。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所以不少来J市游玩的人都会去尝一尝MIKO家的网红奶茶。

    虞兮自然也不想错过品尝这等美味,但J市的MIKO门店大多开在市中心,离画室的路途遥远,好在季漠予并不是一个会食言的人,第二天俩人吃过午饭后,就直接出发去了市中心,来回大概二个多小时的时间。

    虞兮回到宿舍的时候,林牧诗正开着空调裹着被子睡得迷迷糊糊,似乎感应到了门锁转动的声音,她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睁开眼睛看到推门而入的虞兮后又像是被抽光了力气一般地倒了下去。

    “你可吓死我了!”

    她翻了个身,一脚搭在被子上翻了个白眼。

    虞兮利用午休时间去画室画画是从来不会中途再回宿舍的,今天忽然回来,她还以为是小偷或者其他死变态溜进她们宿舍了。

    林牧诗的手在床角摸了二下,掏出自己的手机嗯亮了屏幕,她迷迷糊糊地看了下时间,还有半小时,正打算翻身睡个回笼觉时,余光却瞥到了虞兮膝盖上染上鲜红色的厚实纱布。

    几乎瞬间林牧诗的睡意便一扫而空,她掀开被子急忙坐起来

    “膝盖怎么回事?之前不是快要好了吗?”

    “没事,今天和漠予学长出去的时候被自行车刮到了。”虞兮坐了下来,屈身用手轻轻地碰了碰膝盖。

    “啊?哪个骑车的这么不长眼!”林牧眉头拧得死紧,起身阔步走到衣柜前一边翻箱倒柜地找着什么,一边神色不满地说道:“都流血了季漠予没有带你去市中心附近的医院处理下伤口吗?他怎么搞的!”

    虞兮眼睛微抬,正好看到林牧诗提着翻到的小药箱走了过来,她轻轻抿了抿唇“没事的,就是结痂的地方蹭破了而已,过几天就好了,是我自己怕赶不及回来画画,不肯去医院的。”

    “你说你这人……”林牧诗气鼓鼓地剜了虞兮一眼,最后还是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说道“算了…我给你换绷带吧。”

    虞兮顺从地抬起腿,小包包里的手机震了震,她手指划开,屏幕上几行小字跃入眼帘。

    【血止住了吗?画室附近也有医院,要不要去看看?——季漠予】

    虞兮唇角翘起一个细微的弧度。

    市中心人流大,有不少来J市旅游的青年人都租了自行车游玩,本来那辆失控的自行车是冲向季漠予的,结果却是虞兮率先反应过来挡在了他的前面。

    本来就未好全的膝盖再添新伤,洁白的纱布很快便染了鲜红,虞兮目光微动,忽然想起了季漠予当时的神色。

    他当时在想什么呢?

    她敛下眉眼,听着林牧诗在耳边的嘟囔声,陷入了思考。

    青春期校园里的少男少女在人际交往方面还是比较单纯的,他们涉世未深而显稚嫩,哪怕是一直以来不待见或是不那么在意的人,都很容易因为一件事就改变对那个人的看法,饶是被称作校园男神的季漠予也不例外,在自行车撞上来虞兮推开他的瞬间,在看到她腿上的白纱布被染红刹那间,他心底又怎会没有触动?

    她说“我一直都记得学长也很感激学长,当初在市中心公园那次意外,如果不是学长,我……”

    季漠予微微皱眉,如果不是虞兮提起,他都快忘记了这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了,对于他来说,那次的遇见不过是偶然,救她也不过是偶然,就算是普通人看到一个女生被一群校园混混追,也做不到置之不理,何况他们本就算校友,但今日她为他挡车……以他们之前点头之交的关系,她又何必为了他挡一辆直冲他而来的自行车?况且她的腿伤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旎妮……

    季漠予忽地多了一丝内疚的情绪。

    但对于一个正直青春的少年来说,尤其是平素对男女恋爱之事没有任何实践经验的少年,一但他对某个女孩子有了特别的情绪,那么就意味着他从这一刻开始,必然会开始关注这个牵动他、哪怕只有万分之一思绪的女生。

    【不用拉!不耽误画画时间拉!牧牧在帮我换绷带呢!^_^】

    季漠予看着手机屏幕,回着字

    【嗯】

    正准备发送时他动作一顿,稍稍犹豫,又加了句

    【我去给你买点药】

    虞兮有在响午画画的习惯,即使她膝盖受伤,走起路来十分不方便,但她还是要坚持去画室,林牧诗看不惯她走路慢吞吞还一瘸一拐的可怜模样,便主动做起了人形拐杖牺牲了自己宝贵的午睡时间送她去画室,但她的人形拐杖却只做了短暂的一个响午,因为季漠予在她喋喋不休如同老僧念经的控诉下默默地接手了她的工作。

    经过好些天的调整,虞兮腿上的纱布终于取了下来,但膝盖处还是明显能看到一道浅浅的肉粉色的疤痕,虞兮的皮肤原本就生得透白,两条腿更是纤细笔直没有任何瑕疵,这会却是衬得疤痕异常得显眼。

    看着虞兮盯着膝盖微微蹙起的眉头,季漠予握着铅笔在白纸上来回描绘的手稍稍一顿,他脸上惯来没有太多的表情,只是平素冷清的声音却难得说出了关心人的话

    “我给你买些消疤的膏药涂一涂吧,不会留下痕迹的。”

    这段时间俩人的关系突飞猛进。

    本来就有着共同的爱好,共同的绘画作息时间,再加之季漠予少有的愧疚情绪作祟,几乎是水到渠成地,俩人的关系便好了起来。

    其实她还不错,季漠予的脑海中形成了这样的认知。

    或许…还可以称得上谈得上心的朋友?

    他偶尔也会有这样的念头一闪而过,他身边很少有女性朋友,除去他的青梅竹马苏旎妮之外,唯一接触的多一点的就是林牧诗了,但林牧诗平素性格大大咧咧,他一直把她当成哥们,他平时跟男生怎么相处的自然跟林牧诗也是怎么相处的。可虞兮又是不一样的……

    他脑海中这般思考着,目光不经意间扫过她。

    正值清晨,从窗外打进来的暖阳洒在女生的身上,给她笼罩了一层暖暖的光芒,这一刻虞兮本就精致的面容更是美丽得不可思议。

    或许是今日的阳光太过于美好,又或许是与虞兮这段时间的接触过于频繁,季漠予竟是看着她的侧颜有瞬间的发怔。

    “嗡——”

    搁置在放置画具椅子上的手机振动声拉回了季漠予的思绪,他拿起手机指尖划开屏幕,企鹅闪动着的名字让他动作一顿,随即才点开信息。

    “谢谢漠予哥哥的生日礼物〔图片〕”

    “我在外地,所以给你买了礼物邮回去。”

    季漠予发送完消息后,便看着聊天栏,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轻轻敲击着,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好一会儿后,他才收到了来自青梅的消息。

    “嗯……”

    季漠予微微拧了拧眉,片刻后面上才恢复平静,他站在画架前将画板取了下来,转身将画具收拾好,随即大步朝着画室门口走去。

    J市的天总是说变就变,上午还是晴空万里的天气不过一顿午饭的时间便乌云密布,随着一道雷声的响起,豆大的雨点砸落下来。

    而季漠予一走,便是一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