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攻略缔造之子 > 章节目录 12.豆蔻年华12
    虞兮洗完澡擦了擦还在滴水的发尾,换上了一条清爽的裙子,拿着雨伞就准备出门,一旁盘腿坐在床上无聊玩着手机游戏的林牧诗用余光瞥了眼“怎么现在出门?”

    “还不是今天急着陪某人去喝冷饮,结果日记本落在画室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啊?不是吧!!”林牧诗知道虞兮一直有写日记的习惯,平日里就算去画画也会将日记本放进背包里。

    想到今天画室下课后一直催促着虞兮去买饮料的自己,林牧诗当下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低头手指划了下手机屏幕,看了眼时间:21.16。

    这一会儿的功夫,林牧诗再抬头时虞兮已经推开门准备出去了,她赶忙开口讨好道

    “好兮兮你反正都要出门,不如顺便帮我去楼下小卖部带瓶酸奶回来吧!”

    ……

    外面的天空黑压压的,雨势又急又密,一道道闪电劈过,炸雷震耳欲聋。

    等虞兮到了画室门口收了伞时,她的小腿已经被急雨浇得湿透了,水流顺着小腿优美的弧线流下来,不多时她站着的地方已经留下了一块明显的水渍。

    好在她穿得是将将及膝盖的百褶裙,脚上穿的也是坡跟凉鞋,倒不至于淋湿衣服显得过于狼狈。

    为了配合学生绘画的自由度,画室晚上通常是不关门的,有的比较刻苦的美术生经常一画便是一个通宵。但今晚明显是个例外,或许是因为天气恶劣的缘故,虞兮掀开厚厚的门帘的时候画室里一片黑暗,没有月光辨识度很低,虞兮向前二步依着记忆伸手摸索着墙壁寻找顶灯的开关。

    “哗——”

    骤然亮起的房间让虞兮下意识侧脸眯了眯眼睛,待瞳孔适应了灯光后,她才抬头向自己白天画画的位置望去。

    而她这一望,却对上一双乌黑深邃的眼眸。

    视线往下,却是少年的雨水淋得湿透的黑衬衫,只是不同于以往的干净整洁,衬衫皱巴巴的,像是风尘仆仆而归。

    望着望着,虞兮瞪大了眼睛,直直盯着那被少年压在手机底下的日记本。

    她张了张嘴,好半天才像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学长……”

    正直青春的少女,一头如墨的黑发散着软软地垂落在肩上,带着些许雨水的潮湿之气。瓷白精致的小脸写满了无措,垂在身侧纤手攥着裙摆显示着她此刻的不安。

    季漠予看着一动不动的虞兮,半响后才移开了视线,拿起搁在一旁椅子上的易拉罐,仰头灌了好几口那辛辣苦涩的液体。

    虞兮这才发现季漠予被雨水淋湿的鸦色发丝下,俊脸上眉宇间满是酒气,而他周围的地板上也已经东倒西歪地躺了好些个酒瓶。

    ……

    今天,是苏旎妮的十六岁生日。

    在苏旎妮过去十五年的时光里,她的每一年生日都有季漠予的陪伴,如若不是在她十五岁那年拒绝了季漠予的表白,今年的季漠予也应当是陪着苏旎妮才对。

    虞兮心里清楚,季漠予之所以选择在今年的暑假来J市画画,又何尝不是在刻意逃避苏旎妮呢!只是他到底还是放不下自家青梅,还是选择了回去。

    但就跟子世界原有的轨迹一样,季漠予在青梅家的门口却看到苏旎妮与她的男闺蜜沈荇泽有说有笑放着烟花棒的一幕。

    所以,这也是虞兮选择故意将日记本落在画室,然后选择在这个时间点重返画室的原因。

    季漠予将喝完的易拉罐捏得扁平,随意扔在地上,他垂着头,几缕湿透的发落在额前,在亮白的顶灯照耀下划下了阴影,让人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

    他向来是个克制自律的人,又何时露出过这样颓废的姿态?

    J市的雨很大,季漠予甚至连伞都没带,便这样一路淋了回来,他回想着从前和苏旎妮的点点滴滴,那个从小就喜欢粘着他,拉着他手怯怯说她害怕孤单,所以每年生日都要漠予哥哥陪的小女孩。现在到底是不需要自己了。

    他也说不上自己到底是怎样的心情,其实他早就已经看清了不是吗?

    他自嘲着自己不够果断,早就下定决心保持距离像妹妹一样的对待她,为什么又要去打破心里定下的规则?

    在种种情绪中,他站在宿舍门口,到底还是没有推门进去,他不想叫人看到自己狼狈不堪的一面,便转头回到了画室。

    事实上也跟他想象中的一样,在这样恶劣的天气下,画室确实空无一人。

    只是……

    他抬起头来,面光平静地看着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自己面前的少女。

    她似乎有些局促难安,好一会儿才轻轻开口

    “学长,我的日记本落在这里了。”

    季漠予一言不发地将日记本递了上去的瞬间,很明显感觉到眼前的女生松了口气,她如获珍宝地抱着本子,低头说了句

    “谢谢。”

    又过了半响,她才犹豫着轻声问道

    “学长……你怎么了?”

    季漠予静静地盯着虞兮,静静地盯着,片刻后,他缓缓地站了起来。

    他向她迈出了步子,俩人的距离慢慢拉近,在不过半步之遥的位置,他低下了头。

    外面是风雨的怒吼声,这会却衬托着画室安静得过分,明亮的灯光照在少女那一头乌黑柔顺还带着水汽半干的发丝之上,质地柔软的连衣裙,圆圆的领口带着精致的蕾丝边露出了线条优美的脖颈和清晰可见的锁骨,那被雨水浇得略湿的裙摆紧紧裹着纤细白嫩的大腿,给她染上了一层让人口干舌燥的媚态。

    或许是因为酒精的麻痹,或许又是因为别的,季漠予平素清澈冷漠的眼睛蒙上了一层浅浅的迷雾。

    他低声说道

    “我看了你的日记。”

    几乎在这一瞬间,眼前的女孩脸色变得惨白,她如漆般的双眸睁大,樱唇微微颤动着,半天才发出声音

    “不……不……我……”

    他在黑暗中撞到她的日记本,如果不是看到从夹层中掉出来的那张素描画像,而他又透过手机灯光看清了上面画着的人,他又怎么会鬼使神差地翻看了一个女生最隐秘的日记呢!

    难怪当初看到她绘画时,他会觉得有莫名的熟悉之感,原来,她一直在模仿自己的风格吗?

    他从来都不知道还在上初中的时候,就有一个小学妹以自己为目标,默默关注着自己。

    甚至于就连选择了一中这个市重点的中学,都是因为自己。

    她就……这么喜欢自己吗?

    季漠予觉得自己的大脑像被麻痹了一样,乱糊糊的一团,他自问不是贪色之人,这一刻却像是被蛊惑了一般,他盯着她娇艳的小脸,慢慢地倾身向前,慢慢地伸出了手臂。

    虞兮只感觉腰间一暖,却是被带入了一个带着潮湿的怀抱之中。

    她僵着身子,听着耳侧少年的声线不同于以往的清冷,带着些许低沉和温柔

    “我们……试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