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攻略缔造之子 > 章节目录 15.豆蔻年华15
    江柯在打量季漠予的同时,季漠予也同样看着眼前的男生。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原来他就是江柯。

    季漠予经常听宿舍另外三个男生提起他的名字,四中的美术专业生,听说在四中挺受欢迎的,端是一副人畜无害的长相,家境也比较殷实,引来无数女生追捧,换女朋友更是像换衣服一样,就没有超过一个月的,基本上四中好看的妹子都让他泡了个遍。

    季漠予的眉头皱了皱,他向前走了几步,从江柯身边走过时脚步一顿,接着才走向虞兮。

    走到虞兮跟前,他没有任何表情地从袋子里拿出小熊猫logo的冰淇淋,递给了虞兮

    “给我的?”

    虞兮疑惑地眨了下眼睛。

    “嗯”

    “阿予你真好!”

    他的回答似乎让虞兮很惊喜,她突然兴奋起来,眼睛亮亮的。

    看着她拿着冰淇淋一脸开心的样子,季漠予的心里蓦然一暖,心情忽然好上了一些。他嘴角微微往上翘起,语气却与平常一样无起伏地提醒道“要化了。”

    夏天天气本来就热,带到画室的冰淇淋已经有些软了。

    虞兮打开封口,直接就挖了一勺放进嘴里,她幸福地眯了眯双眸,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超级甜!”

    一旁的江柯见这般互动的俩人,哪里还不明白,他轻飘飘地看了季漠予一眼,拿起准备好的画具转身离开。

    ……

    “不是吧!兮兮你不要命了啊,还吃冰淇淋。”

    林牧诗难道早了一刻钟来画室,一进来就看到这一幕,当即朝着虞兮喊出声来。

    林牧诗话音刚落,虞兮脸色一变,连忙朝着林牧诗拼命眨眼睛。

    “怎么了?”季漠予问道

    “没事……”

    “什么没事!”林牧诗这会儿可接收不到自家闺蜜的半点暗示,她直接打断了虞兮的话,到嘴边的字词像机关子弹一样地扫射出来“昨天晚上是谁列假来了,抱着被子在床上翻来覆去痛得死去活来的,老娘又是给你热热水袋又是贴暖宝宝的,你特么是今天刚刚好一点,就赶着去折腾自己是吧!还吃冷东西!”

    “我……”

    季漠予这才看到她今天脸色似乎比起寻常是苍白了些,他薄唇一抿,沉沉地说道

    “扔了!”

    “没事的,阿予……”

    季漠予直接从她手中夺下冰淇淋,丢进垃圾桶,随后拉着她向外面走去。

    “诶诶?这是怎么了??”事态的发展让林牧诗有些猝不及防,她反应过来忙朝着俩人喊道“不是……你们干嘛,马上要上课了。”

    ???

    “喂,你知道怎么了吗?”备受冷落的林牧诗只得从一旁四中的男生身上打听消息。

    ……

    “阿予你别生气好不好……”

    虞兮跟在后面试图跟上季漠予的步伐,但她终是比不过季漠予的大长腿,甚至用上了小跑才没至于落到后面。

    “阿予……”

    “阿予……哎呀!”

    少女陡然吃痛的惊呼声,让季漠予脚步一顿,几乎突然的他转身返回。

    一双带着灰色流线型装饰的白色休闲鞋映入了虞兮的眼帘,她半蹲着身子低垂着头,纤手捂住脚踝处,神色低落。

    “怎么了?”

    少年的声音向来是清冽且富有磁性的,此刻却带着些说不上来的躁意。

    虞兮没答。

    就在季漠予以为她不会回答自己,准备弯下腰时查看她的脚踝时,虞兮抬起了头,她的眼神中含着一丝委屈,竟还有些泪光,樱唇微张,贝齿死死咬着下唇,她说

    “阿予第一次给我送冰淇淋,我不想浪费……”

    她又说

    “我肚子好疼,脚也好疼,我怎么喊你你都不理我!”

    她的声音要多娇有多娇,要多软便有多软。

    季漠予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盯着她满含泪光的双眸,盯着她一张一合的樱唇,他听见自己的心在这一刻“嘭”地一声,像炸出了无数的烟花。

    “我……”

    他的脑子像宕机了一般,只得有些干巴巴地说道

    “我没有不理你。”

    他蹲下来,伸手将大掌覆在她正揉着脚踝的小手上,便这样包着她轻声问道

    “是这里扭伤了吗?”

    他暖暖的大手带着她的小手轻轻揉着她脚踝那一块的肌肤,俩人挨得极近,她甚至能感受到少年的呼吸间的热气喷在自己的耳朵上,痒痒的。

    虞兮精致的小脸羞得通红,似乎对他还有些含着委屈的任性。她”嗖----”地收回了自己的手。

    她的动作让季漠予稍稍侧头居高临下看向虞兮,只见她红着小脸,泪汪汪地抬头看着自己,那一双湿润的秋水明眸骤然刺激到了季漠予。

    他有些狼狈地转过了头,将注意力放到了她的脚踝处,轻轻地帮她按摩着。

    虞兮那处的肌肤白白嫩嫩的,只是被他的手指摁住的地方稍稍有些泛红,脚踝处突起的骨相也生得极完美,很难想象这般纤细的骨骼是如何支持着行走的。

    她真的是无处不精致,季漠予陡然觉得嗓子有些干。

    或许是天气太热了吧,他感受着周围逐渐热起来的温度,放开了手,转身背对着虞兮半蹲着身子说道

    “冰淇淋以后会有的,我背你去附近的医院看看吧。”

    “我……”

    身后的人迟迟没有动作。

    “嗯?”季漠予刚侧过脸,却感觉背后一暖,伴随着一股属于少女的独特的清香扑来,背后多了一副软软的身子。

    真轻啊……

    虽然俩人此时走在林荫道上,清晨的阳光又不似响午那般灼热,但季漠予的后背还是出了一层层薄薄的汗水,虞兮甚至隔着他的衣物都能感觉到湿热的气息,她轻轻搂住了他的脖颈,呼吸着属于少年身上独特的荷尔蒙气息,低低地说道

    “对不起,季漠予……”

    “嗯?”

    她的鼻尖几乎碰到了他的脖颈。

    “我骗了你……我的脚踝没有受伤。”她的语气带上了一丝不自觉的委屈之意

    “我在后面追了你好久……你都不回头看我……”

    季漠予停下了脚步,他将虞兮放了下来,背对着她。

    久久久久。

    直到夏日里难得一阵微风刮过,卷起一片落在地上的纸片,他才转过身来。

    不知不觉中眼前的少女眼中已经蓄满了泪水,他伸手将泪花温柔地拭去,然后轻轻地开口

    “虞兮……你仅仅是因为初中时候我对你无意识的一次帮助,你便一股脑地认为自己喜欢我,你有没有想过?这有可能是你的一种错觉?”

    “你真的……”他的声音较之方才又轻了轻“……喜欢我吗?”

    原主的日记里面详细地记录了每次与季漠予短暂的相处,初中由于父母工作上的安排原主跟随他们来到了新的城市,原主本来就不擅长交际,到了新的学校新的画室自然倍感孤单。也就是那时候,季漠予像一束光照进了原主自闭的心房,从他向她递出铅笔开始。虞兮永远记得那一幕,那时候他坐在靠近推窗的位置看着她,阳光自他身后洒下,而在她的眼里,他比阳光还要耀眼。

    只是最残忍的是,你心心念念所记得的那一幕,在他人心中却没落下半点痕迹。

    季漠予根本不记得她。

    但即便如此,原主的心愿却从未改变过,她自始至终要的、所求的、也只有他而已。

    虞兮猛地闭上了眼睛,再度睁开时,眼眸之中除却那水色还有着执拗的坚定

    “季漠予,我喜欢你!”

    她复道

    “即使知道你喜欢的不是我,可我还是……喜欢你。”

    最后那三字已然带了丝颤抖的哽咽。

    季漠予静静地盯着虞兮,静静地盯着。

    湿闷的空气中,她清艳精致的小脸完整地展现在他的面前。

    他伸手抚摸着她鸦色的发丝,低头道

    “还来得及……”他缓缓说

    “虞兮……我从现在开始!专心喜欢你。”

    季漠予粗糙的手指在虞兮柔顺的发丝间滑动着,然后慢慢覆住了她的眼睛,虞兮感觉一股湿热的气息接近,她的身子不由颤了颤,紧接着唇瓣被灼热的唇封住,彼此间的呼吸交汇着,虞兮的大脑顿时一阵空白。

    等他移开手掌时,她却还是呆呆傻傻的状态。

    季漠予只得在心里笑了一声,牵起她的手,向前走去。

    “走吧,给你去买些中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