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黑色雪 > 章节目录 19.往事无需提
    墙上时钟的时针快指向4,在这夜深人静的凌晨,祁霖的书房里却依然灯火通明。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白雪颜时而在书房里缓慢踱步,时而焦躁地看看墙上的时钟,时而傻傻地坐在沙发上,两眼无神地发呆。内心的不安并未写在脸上,可她的行动却处处透着烦躁。祁霖则一脸平淡坦然,安安静静地坐在书桌后,认真地在笔记本电脑上看着公司的财务报表,偶尔呷一口咖啡,寂静的大堂里只有他敲动鼠标的声音。

    他似乎察觉了白雪颜的躁动,视线从笔记本电脑的屏幕上移开,轻松地调侃道:“在担心洛然吗?你们俩还真像一对姐妹,你去处理曹昆的时候,洛然也一直在我们面前走来走去,弄得黑泽都有点儿不耐烦了。”

    “可是……可是,大哥,你不觉得他们去的时间有点儿长了吗?”白雪颜急切地说,担忧与心急终于出现在脸庞上。

    “那是因为你一直坐在这儿,什么事都没有做,所以才会觉得时间过得很慢。相信我,你现在回卧室去睡一觉,等你醒来的时候,他们就会平安地回来了。”看着她眼睛周围淡淡的阴影,祁霖的心中有些隐隐的不忍。

    白雪颜长叹一声:“我怎么能睡得着呢?这次洛然姐姐明显是带着心事去的,我总觉得……”

    祁霖顺手将笔记本电脑的屏幕合上,走到她身边坐下,安慰道:“你们俩呀,就是关心则乱。以洛然的能力是绝对不可能有事的,你应该相信她才对。况且又有黑泽在,就更不会有事了。除非……”

    “除非什么?”他突然的停顿使白雪颜顿时紧张起来。

    祁霖沉思片刻,复又微微一笑,安慰似的把手搭在了白雪颜的肩上,若无其事地说:“没事,别想太多了,不会有事的。把牛奶喝了吧,喝了好睡觉。”

    白雪颜还想追问下去,但看祁霖言尽于此的模样,只得微蹙着眉点点头,顺从地端起杯子。

    “咚咚咚。”敲门声突兀地响起。

    “进来。”祁霖淡声应道。

    推门进来的正是展黑泽和朱洛然。

    “洛然姐姐!黑泽!”白雪颜惊呼一声,立刻跳起来向他们奔去,“你们总算回来了!怎么样,没事吧?”

    “我们没事。对不起,让你担心了,雪颜。”朱洛然抬手抚了抚她的头发,努力挤出一个笑容,但她的脸色却苍白得可怕。

    白雪颜对她扬起灿烂的笑容,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安定下来了。

    接着,朱洛然又对随后走上前来的祁霖说:“大哥,苏柄盛已死,详细的情形就让黑泽告诉你吧。我好累,想先回去休息。”

    “洛然……”

    展黑泽张口欲言,却被祁霖及时制止:“好,你好好休息吧,今晚辛苦了。”

    “没事。嗯……谢谢你,大哥。”留下这句匪夷所思的话后,朱洛然便离开了。

    “老大,洛然究竟是什么意思?”她的身影刚一消失,展黑泽便迫不及待地问。

    祁霖无可奈何地轻叹一声,看了看一脸迫切与疲惫的展黑泽,又望了望既迷惑又担忧的白雪颜,说:“本来现在应该让你们好好休息的,但我知道你们心里都有很多疑问,不解开这些疑问,你们恐怕也睡不安稳。唉,算了,也是时候告诉你们一些事了。”

    白雪颜和展黑泽不约而同地屏住呼吸,竖起耳朵认真倾听。

    “对了,黑泽,你们今晚的行动还顺利吗?”祁霖忽然问。

    展黑泽点点头,将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们:“我们按照计划,先根据老大你提供的苏家地图找到了监控室,破坏了监控系统,然后避开所有人找到了苏柄盛的书房。只是洛然执意一个人去对付苏柄盛,还要我去解决苏柄盛的老婆。我本来是不赞同的,但害怕我们争执过久而被发现,我也只能同意她这么做了。”

    “这么说洛然还是和苏柄盛单独见过面了?”祁霖不禁皱起了眉。

    展黑泽继续说:“是的。那时苏柄盛的老婆已经睡了,所以我很快解决了她,然后立刻去和洛然会合,但书房的门被反锁了,我在外面等了很久都没听到里面有任何动静,我怕洛然会出事,就破门而入了——当我进入苏柄盛的书房时,洛然开枪把他杀了。说实话,那时她的表情……好像恨不得苏柄盛下地狱一般,太可怕了,我从没见过她那个样子。”

    “洛然把她自己和苏柄盛锁在一起?这个举动还真是冒险啊。”祁霖回到书桌后面坐下,身体靠在椅背上,无奈地揉着太阳穴。

    “老大,其实这次行动你并不想让洛然去,但洛然有必须去的理由,所以她刚刚向你表示感谢是因为你最终还是让她去了,对不对?”展黑泽大胆地猜测道。

    话一出口,白雪颜也聚精会神地凝视着祁霖。

    “你猜得没错,确实如此。其实洛然的父母是被苏柄盛害死的,起初,我不让洛然插手这次行动,也是怕她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举动,最终害了自己,更是不想让她再次陷入那段不堪的回忆之中。那种感觉太沉重,太压抑,也太痛苦了。”说着说着,祁霖的声音慢慢地低沉下去。

    这个秘密仿佛如晴天霹雳一般震惊了展黑泽和白雪颜。

    “老大,你是说……洛然的父母是被苏柄盛害死的?”展黑泽难以置信地问。

    祁霖静默片刻,很轻地点了点头。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白雪颜也是一脸震惊与困惑。

    祁霖看着他们,讲起了很久以前的故事:“三十四年前,我的祖父创立了Unicorn。后来它慢慢地涉足黑白两道,并在黑白两道都有了立足之地,逐渐成为一支十分强大的力量。Unicorn意为‘麒麟’,是古时传说中的灵兽,而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神兽便是麒麟的护卫。Unicorn的领袖也如麒麟一样,秘密地拥有四个心腹,掌管Unicorn的四个分支。二十年前我父亲继承Unicorn时,他的四个心腹便是杜凯宇、苏柄盛、曹昆和洛然的父亲。”

    “原来是这样。”白雪颜喃喃自语道。

    “四心腹的事其实只为Unicorn的领袖所知,所以杜凯宇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的地位有多重要。”祁霖沉声讲述道,“后来杜凯宇私自在外面干起了走私的勾当,和我们的对手相互勾结,出卖我们的利益。我父亲知道后当众严厉斥责了他,命令他不许再犯,但他屡教不改,我父亲便处处阻挠他的生意,他也因此便怀恨在心,联手同样野心勃勃的苏柄盛和曹昆,预谋杀害我父亲。”

    白雪颜和展黑泽专心致志地听着。

    “洛然的父亲得到消息时,Unicorn已濒临分崩离析,于是,他劝我父亲先到海外暂避,等风平浪静了,再想办法卷土重来。就在这时,苏柄盛先下了毒手,将洛然的父母家人害死,又派人去找当时还在异地的外婆家的洛然。我父亲得知洛然的下落后,及时将她接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并设法把那个地方告诉了我,还嘱咐我今后一定要好好照顾洛然。也就是为了救洛然,我父亲延误了离开的时间,最终被抓,被那几个叛徒折磨至死。等到事情平息后,我想办法把洛然接了回来,以我的管家的名义留了下来。接下来的事情,你们也都知道了。”

    他的话音落下,三人都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之中。

    “原来……原来是这样。”展黑泽喃喃地重复着白雪颜说过的话,眼中闪烁着复杂的微光。

    “好了,黑泽,快回去休息吧,我真是不应该让你一晚上承受这么多,而且,这几天还需要你好好陪着洛然。雪颜,你也累了,回去睡吧。”祁霖平静地催促道。那云淡风轻的神情似乎一直都没有离开过他——即使是在叙述那样沉痛的过往的时候。

    “好,那我就先回去了。老大,谢谢你告诉我们这些。”展黑泽真诚地说。

    祁霖微笑着摇摇头:“别这么客气,本来这些也是你们应该知道的。不过,你会怪洛然没有告诉过你这些吗?”

    “怎么会呢。”展黑泽爽朗地笑了起来,“我才不舍得让她想起这些,我想让洛然一直都开开心心的。”

    看着他毫无芥蒂的笑脸,祁霖心中有一丝动容。他满意地拍了拍展黑泽的肩膀,说:“回去睡吧,你的任务还很重呢。”

    展黑泽坚定地点点头,离开了。

    但白雪颜一直站在那儿,神情复杂地注视着祁霖,不知心里在想着什么。

    祁霖转过身来,正对上白雪颜那双泛着水光的眼睛,心情不禁放松下来,好笑地打趣道:“怎么,听了个悲伤的故事,更睡不着了吗?”

    “大哥,对不起。”白雪颜郑重地说。

    祁霖微怔,收起笑容,用探寻的目光凝视着白雪颜,眼中似乎有一种奇异的神采在不知不觉地闪烁。

    白雪颜大胆地迎视着他的目光,认真地说:“上次我行动时,你派人跟着我,其实是在保护我,对不对?就像这次你让黑泽跟洛然姐姐一起去,也是希望有人能够设身处地地保护她,对不对?你并非不信任我和洛然姐姐,你只是希望有人能保护我们周全,对不对?”

    “雪颜……”祁霖声音低哑地唤道。她的话蓦然触碰了他心中一块隐秘的地方。

    “可我非但没有理解你、感谢你,却还以为是你不信任我,我……”白雪颜懊恼地不知该说什么、做什么,却在下一秒跌入一个有力的怀抱中。感受到他火热的温度和真实的心跳,她情不自禁地瞪大了眼睛,双手尴尬地不知该安放何处。

    “不要自责,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更何况,你的安全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无论你怎样想我,我都要尽全力保护你。我……不能失去你。”祁霖紧紧地拥着她,轻声在她的耳边呢喃。卸下了身上背负的一切,卸下了一贯或冷漠或温和、却都令人敬而远之的微笑,这时的他才真正真实起来。

    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他,白雪颜似乎对他一直以来独自承担的重负感同身受,终于忍不住伸出双臂回抱住他,柔声说:“其实,你不必一个人肩负着所有,你还有我们,你还有我们和你一起共同承担。小时候,要不是你救了我们,我和黑泽——也许还有洛然姐姐——大概会一直备受欺负,也可能早就没命了吧。所以,我们的命运是连在一起的,你始终不是一个人。这么多年了,你也会累吧?”

    眼角似乎有些潮湿,心也在不由自主地颤动,但祁霖终归是祁霖,从小的经历和背负不会让他的情绪波动太久。可怀中的温暖,他却如中毒般贪恋。依然紧紧地拥着她,他的眼中却澄澈一片,微笑着调侃道:“这是怎么了?我们的雪颜最近似乎变了,长大了,成熟了,更懂得体谅别人了。这究竟是什么人、什么事的功劳呢?”

    白雪颜的身体猛然僵住,眼前倏然浮现出一双明亮似星、深沉如夜的黑眸,那双眼眸深邃得早已让她沉溺其中。他的拥抱才应是她最熟悉的。

    气氛忽然变得尴尬。白雪颜不露痕迹地悄然挣脱祁霖的拥抱,不自然地低着头,捋了捋耳边垂落的秀发,不服气地说:“什么长大了,我本来就不是小孩子了。”

    祁霖顺势收回双手,慵懒地插入裤子口袋里,促狭地一笑,不语。

    “我……我该回去睡觉了,大哥晚安!”不敢正视他戏谑的目光,白雪颜逃难似的飞快跑出了书房。

    祁霖注视着她匆忙离开的背影,终于笑出了声。可是她回避了他的问题,令他愈发好奇,好奇得发狂——她身边的男人究竟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