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黑色雪 > 章节目录 22.天使朱洛然
    走进木栅栏似的大门,仿佛踏入另一个世界——黑色的围栏上雕着娇小的栩栩如生的蔷薇花,围住干净整洁的大花园;花园里,宽阔的道路两旁植满了娇艳的玫瑰花,在郁郁葱葱的灌木衬托下,格外美丽诱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长长的道路尽头,坐落着一座四层建筑,欧式风格彰显着气派,每个窗台上都点缀着星星点点的小花,白色的宅子与翠绿的花园相映成趣。

    推开那宅子的大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宽阔的厅堂和摆在中央的竹林盆景。大厅的正上方是盏巨大而华美的水晶吊灯,是它把大厅照得如此透亮通明。盆景的后面摆放着昂贵的米黄色沙发和茶几,倒是个休闲小酌的完美去处。大厅的尽头是盘旋而上的楼梯,乳白色的扶手上现出整齐的纹理,别有一番西洋的韵味。

    她吃惊地睁大眼睛,张大嘴巴——这是她第一次走进这里,更是第一次走进这样宛如宫殿般富丽堂皇的房子——毕竟,在她来到人世的这六年里,她只生活在贫穷、简陋、老鼠蟑螂随处可见的贫民窟里,过着吃不饱、穿不暖又担惊受怕的日子。不过,这天堂般的地方却并没有给她留下完全美好的印象:它美丽,却毫无生机;它豪华,却也冰冷至极;和这里的纤尘不染相比,狼狈的她更显得格格不入。

    她歪着头,若有所思地偷看身旁的男孩:他比她年长几岁,有一双明亮的眼睛,一张饱满的嘴唇,是个很漂亮的男孩,但他的表情却冷漠又傲慢,让人不易亲近。是他把她带到这里来的。这个豪华的房子就是他的家吧,因为一走进这里,所有的佣人都恭敬地尊称他“少爷”。

    这时,一个女孩快步向他们走来,礼貌地对他说:“少爷,您回来了。”

    “嗯。”他简短地回答,“今天还顺利吗?”

    “您放心,一切都好,大家都很卖力。这个小妹妹是……”她扑闪着水灵的大眼睛,好奇地打量着他身边的这个衣衫褴褛的小女孩。

    她再次吃了一惊:这个小姐姐浓密而纤长的睫毛随着眼睛的闪动而起舞,白皙的皮肤带着点点健康的红润,高挺的鼻梁、娇小的红唇都是那么完美,自然卷曲的头发更让她看起来像个陶瓷娃娃——真是好美的人啊。

    “她是我刚带回来的,以后就交给你了。”他拉住她脏兮兮的小手,放在她干净的手心里。

    “欢迎你!”她向她露出亲切的笑容,“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小……嗯,我叫白雪颜。”她傻傻地看着她,小声地回答。她本能地想要说出自己的名字,却忽然想到,少爷曾嘱咐过她,来到他家后,她就叫白雪颜了。

    “白雪颜?很好听的名字呀。我叫朱洛然,你就叫我姐姐吧,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哦。”她丝毫没有介意她的害羞,依然温和美丽地笑着。

    白雪颜始终记得,六岁那年,她认识了天使般的朱洛然。

    思绪恍恍惚惚地从十四年前的回忆中飘了回来,白雪颜的唇边浮起一丝暖暖的笑。坐在沙发上,她双手环抱着两腿,头轻轻地枕着膝盖,喃喃自语道:“洛然姐姐,你一定要一直很快乐、很幸福。”

    “雪颜!”一个女佣突然慌慌张张地敲响了白雪颜的房门,大声说,“洛然姐和黑泽回来了!”

    白雪颜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大步冲向门边,拉开门,迫切地问:“他们现在在哪儿呢?”

    女佣答:“他们正往洛然姐的房间走。”

    白雪颜拔腿就跑,不曾想刚到楼梯口,便与将朱洛然打横抱着的展黑泽打了个照面。看到他怀里的朱洛然安静地闭着眼睛,无助地把头靠在他的肩上,白雪颜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忍不住焦急地高声喊道:“洛然姐姐!”

    朱洛然依旧闭着眼睛,好似沉沉地睡着;展黑泽却对白雪颜皱起了眉,压低声音,严厉地说:“你小声点儿!”

    白雪颜呆呆地张了张嘴,乖乖地不再说话,安静地和展黑泽一起向朱洛然的房间走去。

    走进朱洛然的房间,展黑泽小心翼翼地将她平放在床上,然后拉开被子,轻轻地盖在她的身上,又仔仔细细、反反复复地将被角都揶好,确认没有吵醒她后,才示意一直默默站在一旁的白雪颜跟他出去。白雪颜立刻会意,点点头,与他一起离开了朱洛然的卧室。

    待展黑泽轻手轻脚地将房门关上后,白雪颜立刻迫不及待地问:“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洛然姐姐她……”

    “你放心,什么事都没发生。洛然大概是哭得太久了,累了,所以睡着了。”展黑泽低声安慰道,“我们换个地方说话。”

    白雪颜立刻会意,不再开口,跟着展黑泽去了他房间。虽然现在住在祁家的所有人都是祁霖亲自选出来的,是可以信任的,但毕竟人心难测,难保不会有杜凯宇的暗哨存在。

    到了展黑泽的卧室,关上门,才确保了隐蔽。想起刚刚看到的朱洛然憔悴的面容和眼角残余的泪光,白雪颜懊恼地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灰心丧气地说:“洛然姐姐怎么哭得那么厉害?唉,都怪我,出的什么馊主意啊!”

    “别这么想嘛,”展黑泽笑着说,“其实之前我也觉得你这个主意实在是糟糕透了,不过现在,我倒是弄清了洛然在想什么,而且,我觉得洛然的心结应该是解开了,说不定她释然了,就又和从前一样了。”

    “真的?”白雪颜半信半疑。

    “必须是真的,我展黑泽看事情向来通透明白。”展黑泽信心满满地说。

    看他一脸臭屁的模样,白雪颜终于放下心来,松了口气,满怀期待地说:“好吧,但愿她还能像从前一样,不然……我就真是罪该万死了。”

    “没这么严重啦。”展黑泽安慰似的揽住她的肩膀。

    “唉。”白雪颜垂下头,似乎依然不能安下心来。

    展黑泽忽然想到了什么,面色凝重了几分,悄声说:“对了,我今天才知道,原来洛然的父亲并不姓朱,而是姓董。”

    “啊?”白雪颜诧异地看着他,但细细思索一番,又觉得并没有什么不合理的,“不过,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吧?在当年那种情况下,为了躲杜凯宇,大哥把洛然姐姐的名字改了也是有可能的啊,我听说洛然姐姐小时候经常跟外祖父母一起生活,所以杜凯宇没怎么见过她,改了名字后就更不容易被认出来了吧。也说不定是洛然姐姐的妈妈姓朱呢?”

    “你这么说也不是没有道理,不过我总觉得这其中还是有某种玄机的。”展黑泽双手环抱在胸前,陷入深深的沉思之中。

    想起过去的种种,白雪颜感慨万千,情不自禁地叹道:“哎,没想到洛然姐姐也是改了名字的。”

    “什么意思?”展黑泽立刻抬眼望向她,惊讶地问,“雪颜,莫非你的名字也不是真的?”

    白雪颜奇怪地看着他,不明所以地点点头。

    展黑泽轻声笑起来:“原来我们都一样啊。”

    “这么说,你也是……”白雪颜吃惊地瞪着他,满脸的难以置信和困惑不解,“可是,这究竟是为什么?洛然姐姐改名是可以理解的,但你我和十多年前的那些事并没有瓜葛啊!”

    “也许这里面真的是有什么玄机吧。”展黑泽眸中溢出一丝沉思的深邃,但不过片刻,他又没心没肺地笑道,“不过,我倒是无所谓,名字而已,改就改了,我过去叫什么早就不记得了。”

    他是祁霖从孤儿院里带回来的。据说他是因为家中太贫穷才被抛弃的,辗转送入了孤儿院。那时他的年龄太小,根本不记得自己的父母,孤儿院里也没有什么美好的记忆,因此,他对自己的过去毫不在乎,白雪颜非常理解他。

    可是,白雪颜却忽然忍不住落寞地想,不知道她的爸爸妈妈现在过得怎么样?他们还记得曾有过她这样的女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