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黑色雪 > 章节目录 23.你究竟是谁(一)
    破旧的小巷里,丁梓萧跟着手机里的定位走着,最终在一座平房前停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四下打量一番,确定自己没有找错地方,然后在外套口袋里摸了摸,确认一切无误后,他敲响了面前的门。

    刚敲几下,里面无人回应。丁梓萧十分有耐心地不停敲着,终于听到了不耐烦的应答隐隐约约传来:“谁啊?”

    丁梓萧不语,唇角微翘,不放弃地继续敲门。直到平房里的人不胜其烦地粗暴地拉开门,毫不客气地大声嚷嚷道:“敲敲敲,敲什么敲?你谁啊?”

    丁梓萧面色不改,双手插进裤兜里,微微一笑,也不答语。

    开门的人一头蓝发,眼角一片青紫,像是被人打了一般。看到站在门口的丁梓萧,他先是一怔,接着脸色突变,结结巴巴地说:“梓……梓萧哥……你你你怎么……”

    丁梓萧这会儿倒没了耐心,淡声打断他的话,说:“不请我进去坐坐?”

    蓝发青年连忙踉跄着让开,丁梓萧也不客气,大摇大摆地走进平房里。忽然发现跟在他后面的蓝发青年腿脚不太利索,他只嗤笑一声,并未在意——混混嘛,跟人打架受伤再正常不过。

    穿过宽敞空旷的客厅,丁梓萧走进卧室——卧室里没有开灯,光线昏暗,五张床放置在卧室的不同位置,地上散落着烟头和啤酒瓶,空气也弥漫着烟草味。四个人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他们中有一个是黄色头发,其余几人都是黑发。加上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的蓝发青年,正好五个人,是那晚在S大小北门想要欺负白雪颜的那五个,可以让他一次性解决问题,丁梓萧不禁满意地勾起唇角。

    “咳。”丁梓萧轻咳一声,成功地引起了其余四人的注意,却没想到,几个人只是扫了他一眼,立刻吓得脸色发白,魂飞魄散,其中一个翻滚两下,干脆摔下了床。

    丁梓萧忍不住笑出声,开门见山地说:“哟,这么看来还是都认识我的吧。我来干什么的,还用多说吗?”

    几个人忙不迭地下床,拖着不灵活的身体争先恐后地来到他面前,个个低着头,像犯错的奴才一般,虔诚地忏悔道:“梓萧哥,我们错了!”

    丁梓萧慵懒地靠在门边的桌子上,两手随意地插进口袋里,一派闲适从容,漫不经心道:“你们错在哪儿了?”

    几人均是一噎,不知该怎么回答。蓝发青年一瘸一拐地走到他们身边,硬着头皮道:“梓萧哥,那天晚上我们兄弟几个喝了点儿酒,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没想到和您发生了些冲突,真是……”

    “还有呢?”丁梓萧淡淡地打断了他的话。

    几个人还是一脸茫然,除了那晚他们把丁梓萧打了一顿之外,他们好像并没有得罪过他。不过,其中一人忽然想起昨天挨的那顿毒打,难得聪明一回,小心翼翼地说:“我们几个不是东西,那天一不小心得罪了嫂子,梓萧哥,我们真的……”

    “看来你们的记性还不错,没忘了自己干过什么事。”丁梓萧再次出声打断他,波澜不惊的眸光一一掠过面前诚惶诚恐的五人,倏然灿然一笑,可那笑容却冷冷的,笑意也未达眼底,“说吧,谁指使你们的?章华吗?”

    五个人立即吓得险些跪下,争先恐后地解释道:“误会啊,梓萧哥,真的是我们几个喝多了,跟华哥一点儿关系都没!我们敢保证,华哥完全不知道这事!”

    “别着急撇清啊,就算真是章华也没关系,这小子想收拾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暗地里下黑手什么的都很正常。”丁梓萧善解人意地说,望着他们的目光充满同情和理解,不明真相的大概真会以为他可以一笑泯恩仇。

    五个人的脸彻底垮了,这下,他们完全明白什么叫冤枉。那天晚上,他们是看白雪颜漂亮,又独自站在空无一人的路边,遂起了色心,没想到还未得手,却意外地把丁梓萧等来了。他们早知道丁梓萧和章华素来面和心不和,身为章华的手下,他们转念一想,如果能把丁梓萧收拾了,兴许在章华面前还能记上一功。但万万没想到,他们还没来得及去向章华邀功,便先是被白雪颜教训,又被丁梓萧找到。那天他碍于白雪颜在场,任他们打,但今天,他显然是来者不善,偏偏他们心里也清如明镜,凭丁梓萧的实力,他们未必是对手。

    见他们久久不语,丁梓萧眼锋一变,凌厉地瞪着他们:“说,章华对我的事知道多少?”

    其中一人终于站不住,腿一软倒在地上,其余几人也跟着扑扑通通地摔倒,但仍不忘喊冤:“梓萧哥,我们真的冤枉啊!那天我们就是随便乱逛,才逛到了S大,没想到还碰上了嫂子。但是我们对华哥一个字都没说过啊!”

    丁梓萧不语,微眯着双眼,陷入沉思。起初他并不认识这几个人,那晚在S大,他不还手不过是为了掩藏自己,事后调查他们也不过是想着为白雪颜出口气。却没想到,查来查去,竟查到他们是老朋友章华的手下,于是,他不禁怀疑,他们故意从白雪颜身上下手,实则目标是他,便决定亲自来一趟,问问看他们对于白雪颜究竟知道多少——毕竟,白雪颜在他身边,他现在还不想这么快就将她曝光。但如今看来,这几人不像说谎,难道那晚真的只是巧合?他们真的只是无意中看到了白雪颜,然后见色起意?

    而那几人的辩解还在继续:“梓萧哥,你要相信我们啊!那天晚上我们就是脑残了才会想和您叫板。而且我们现在被打成这样,哪还敢去告诉华哥?如果告诉华哥,他肯定会认为我们没用,然后再打我们一顿的!”

    丁梓萧深以为然——章华向来对手下严厉,如果让他知道他的手下被打成了猪头,必然会恨铁不成钢地再亲手教训他们一次。

    但听他的意思,却像是他们因为丁梓萧而被人狠狠揍了一顿。因此他们虽然打了丁梓萧,却不敢向章华邀功。

    “既然这样,姑且相信你们。”丁梓萧慢吞吞地说,视线细细地扫过他们脸上和身上的伤,忽然近乎温柔地轻声问,“你们是被谁打了?”

    几个人想起昨天白雪颜临走时的威胁,脸色顿时又是如吞了苍蝇一般难看,想要出口的话硬生生哽在喉咙口。

    丁梓萧等了片刻,仍未等到答案,不禁轻挑眉毛,道:“不说?还是非要我动手才肯说?”

    “不是不是不是!”几个人叫苦不迭,连忙否认。昨天白雪颜下手已经够狠的了,如果丁梓萧再动手,他们几个恐怕就都废了。然而,在丁梓萧鹰隼般的注视下,他们又不敢不说。于是,黄发青年灵机一动,道:“我们喝大了,不小心摔的!”

    “嗤。”丁梓萧实在忍不住,笑了起来。不小心摔的?看着他们个个鼻青脸肿,有几个身上也是又青又肿的,再想起他们刚才互相搀扶、行动不便的模样,哪里像是摔的?亏他们想得出这样蹩脚的借口。丁梓萧也因此更加确定,他们被打成这个惨样,肯定与那晚的事有关。

    只是,会是谁下了这样的狠手?毕竟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多。

    他突然有些懊恼,最近只顾着处理手头上的大事,把调查这几个小混混的事暂时搁置一旁,才造成了现在这个被动的局面。

    “我没空听你们在这儿胡说八道。赶紧说,到底是谁打的?”丁梓萧不耐烦地催促。

    哪知这几个却是出奇地倔强,坚决守口如瓶:“就是个意外,梓萧哥,真的跟你没关系。”

    丁梓萧简直无言以对,他说过他们被打和他有关系吗?他们如此回答,岂不更是不打自招?既然谆谆引导行不通,那只能简单粗暴地解决问题。丁梓萧活动活动手腕,正想动手,口袋里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他略一皱眉,将手机拿出来,看到屏幕上闪烁的名字,瞳孔骤然紧缩。

    他没有接听电话,又把手机放回口袋里,抬眼看着眼前悄悄瑟瑟发抖的五人,正色道:“既然你们不肯说,我也懒得再问。不过,那晚在S大的事、你们被打的事还有今天的事,我不希望章华知道。如果让我从他嘴里听到半个字,我会亲手废了你们。”

    五个人立即如捣蒜般点头,保证道:“梓萧哥你放心,我们绝不会说的,这些事就烂在我们肚子里!”

    丁梓萧冷哼一声,转身离开。直到走得远了,他才再次拿出手机,回拨了刚才打来的号码。

    “雪颜。”电话接通,他柔声呼唤,声音全然不似刚才的漠然狠绝。

    电话那头仿若传来轻轻的愉悦的笑声。每次通电话时,他都喜欢直接唤出她的名字,轻柔地好似阳光,瞬间明亮了她的天空。

    接着,白雪颜小心翼翼的声音清晰地传来:“梓萧,你在忙吗?我是不是打扰你了?”

    “没有,我没在忙。”他体贴地安抚了她惴惴不安的心,“你已经下课了吗?”

    “嗯!”她的声音又轻快起来,“你在家吗?”

    “没有,我……”

    但他还没说完,便被她焦虑地打断:“你怎么没有在家好好休养呢?伤还没好,怎么能乱跑?”

    丁梓萧仿佛看见了她拧眉的模样,不禁哭笑不得,揉着额头,闷声说:“雪颜,我就是受了一点儿小伤,早就没事了。”

    听她还要继续大惊小怪地说教,他赶忙截住她的话,补充道:“我现在就回家。”

    白雪颜也不再纠缠,洋洋得意道:“嗯,快回来吧,我就在楼下等你呢,我给你煲了汤。”

    丁梓萧既惊喜又意外,向他停车的地方走去的脚步又加快了不少,温柔应道:“好,等我,我很快就到。”

    收起手机,和白雪颜通电话的起伏心情一点一点平息,他的眉再次微微锁住。

    有那么一瞬间,他偏执地认定,对那几个混混出手的人,就是白雪颜。

    虽然他的理智不停地反驳,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她是那样一个明媚的女孩。

    可是除了她之外,他又想不出任何可能性。

    难道,他看到的她,并非真正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