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邪王狂妃:草包庶小姐 > 章节目录 第9章 深不可测的妖孽(2)
    “女人,小心那个白衣小子…”

    烈的声音突然响起,带着一丝不易察觉地颤抖,最后隐了下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白夜秀眉蹙起,这年轻侍女身上居然散发着武尊巅峰的气息,而白衣男子却没有半丝修炼气息。

    能自如隐藏自己的修为,要么跟她一样内力极高,要么就是他本身实力就很强!

    “人不可貌相!”意有所指地说完,她转身就走,打算远离这两个陌生的强者。

    蒙面侍女上前拦住,赔礼道:“给姑娘赔不是了!我和我家主子没有侮辱姑娘的意思,姑娘不要误会呀!”

    她见那侍女眼神并无恶意,摆了摆手道:“没事,告辞了!”

    男人精致的薄唇却笑意渐深,心领神会。

    人不可貌相,是说他长得人模人样,原来是个登徒浪子么。

    “对好看的事物,我从不吝啬赞美,也无不轨亵渎之意,不必动怒。”他温润解释着。

    白夜停下脚步,一挑眉,单刀直入:“好说好说,那就不动怒!公子可是跟萧洛冰认识?”

    “不认识。”

    答案在意料之中,如此出众之人,如果自己见过,不可能一点印象都没有。

    “那请问,屋外墓碑是何人所立?”

    他勾过榻边竖立着的古琴,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拨弄着,不成调的乐声从指尖流淌出,却不刺耳。

    “就是我。”

    她疑惑了:“既然不认识,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我喜欢为冤死之人立碑,没有为什么。”说完,白衣男子轻咳了一声。

    他既然知道萧洛冰是冤死,那其他事又有可能知道多少…

    沉默片刻,她点了点头说:“既然公子不想说,那就不打扰了。”

    这时,男人突然停下拨弄琴弦的修指,撂起酒壶喝了一口。

    “有人要为萧家复仇,看来与萧家的关系很不一般,莫非是漏网之鱼?”

    她猛地转身,紧盯那人含笑的双眸。他坦然相对,酒液顺着光洁的下巴消失在衣襟处。

    眼前慵懒如狐的男人显得越发神秘,他的实力居然强悍到可以听清自己在爹娘墓前说的话?

    白夜突然笑了,好看的眼弯成了月牙,走到门前,说了最后一句。

    “你有很重的伤,随时可能暴毙,如果要告发我,最好尽快!”

    男人拎着酒壶赤着脚站在窗前,就这么望着那抹逐渐消失的绝美背影。

    冷冷地风从窗口灌了进来,冲淡了一室的暖香,他长发散乱衣袂飘飞,竟真得是乘风欲仙一般。

    “主子。”背后突然出现的紫衣男子沉声唤道。

    “南襄,她有趣得很。”

    男人半转身子偏头看去,不知是酒气还是冷风的关系,他的眼角微微泛着红晕,为原本惑人的眉眼染上了一层丽色。

    南襄微微皱着眉头问道:“主子不打算除掉她?”

    “那是自然。”他随手整理了一下被风吹乱的发丝,反手关上窗户。踱步走回狐皮榻懒懒地躺了下去,待燃烧的瑞炭重新暖了一室的佛手香,才缓缓道:“我命不久矣,不太想打打杀杀。”

    夕阳初照,他那一身白衣被染上了红泽,乍看之下,就像是浴血的修罗一般,让南襄和蒙面侍女猛地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