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邪王狂妃:草包庶小姐 > 章节目录 第15章 我本风搔(2)
    白夜出奇平静,被变向调/戏却没有丝毫动怒的迹象,反而觉得星辰很有眼光。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更重要的是,他是炼丹师,那肯定有炼丹炉。

    “国师前往北殷国拜师求学,路途劳顿,不知光临寒舍有何要事啊?”白朝阳跟他打着哈哈,企图转移他色迷迷的视线。

    他很配合地收回目光,佯装痛心地说:“是这样,满大街都在说丞相家的二小姐被人揍成了残废,本座特来慰问慰问,节哀顺变啊!”

    白朝阳和习秋狄像活吞了蟑螂似的,脸色铁青,白夜无声勾唇,觉得这人挺有趣。

    “咳咳,不知国师此行有没有如愿见到风间先生?”白朝阳强压下怒气,转移话题。

    “哦!见是见到了,不过他的两个爱徒刚过世不久,暂时没有收徒的打算。他还给本座出了一个难题,说是能完成才答应考虑来着。”

    白夜眸色一黯,原来他是要向那老头拜师。

    对于她和叶师兄的死,老头肯定很伤心,不过想必身体没有大碍,她也放心了。

    “鬼医的医毒无双,更是六星炼丹师,响当当的炼丹第一人,国师若是能拜他为师,是我南昭之幸啊!”

    “借您吉言!”

    星辰唰地甩开左手的玉骨折扇,潇洒地扇了起来,只见那扇面上歪歪扭扭写着四个大字:我本风/骚。

    这四字与他的气质挺相符,白夜愣是没忍住地哼唧了一声,成功拉回星辰的视线。

    “这位姑娘可是比丞相家的两位千金要漂亮许多啊~”他正儿八经打量起眼前的美人,风/骚地执着扇柄摇啊摇。

    普天之下也只有星辰胆肥,敢明目张胆数落一国国母,还一箭双雕,一损损俩,气得习秋狄袖下攥紧了拳头。

    白朝阳皮笑肉不笑:“这丫头怎么能与皇后相提并论,根本不及娘娘的花容…”

    “在下星辰,敢问姑娘芳名?”他无视白朝阳,直接搭讪美人,俊雅的脸上露出不合气质的痞笑。

    “白夜。”

    “原来你就是那个闻名南昭的第一草包啊?可本座怎么瞧着这么不像呢?”

    星辰快速收起扇面,扇端轻拍左掌心,意味不明地斜了眼面部僵硬的大丞相。

    白夜一挑秀眉,没有答话,可白朝阳坐不住了,急切地说:“小女不懂规矩,国师见笑,夜儿还不退下,别耽误老夫与国师谈正事!”

    大国师赶忙摆手,一边唇角扬地老高:“丞相啊,不急,本座现在的正事…是和我这未来的绝色小妾增进一下感情!”

    白夜终于听出了些门道,锐利的目光直射白朝阳,逼得他不愿直视。

    “早知道你不许我容貌受损是有目的,小妾?亏丞相大人想得出来!”她冷哼。

    白朝阳觉得在外人面前下不来台,忘了初衷,面色很是阴鸷:“伺候国师是你的福气!”

    “就是!不瞧瞧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以你庶出的低贱身份,做个妾都是高攀了!”习秋狄夹枪带棒紧跟而来,可算是让她逮着机会撒撒火气了。

    星辰饶有兴致地看着,总觉得这女子似乎不像传闻中那般软弱无能。

    嗯!看起来有内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