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邪王狂妃:草包庶小姐 > 章节目录 第30章 贱种去死
    薛长卿闻言也是一笑,手颤颤举起,将那神秘的披风帽缓缓摘下…

    看到那张脸的瞬间,白夜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等她平复了情绪,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俊美的五官几乎与薛扶苏的半张脸没有什么两样,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二人是双胞胎。

    可是,薛长卿的整个右脸几乎都要被狰狞扭曲的疤痕填满,那疤痕的形状俨然形成了两个字:贱种!

    她的目光落向一旁沉默不语,看都不敢看薛长卿一眼的薛扶苏身上。

    他同样是右脸上遮着面具,难道?

    薛长卿苍白的脸上扬起一抹坦然的温柔笑意:“姑娘猜得不错,我与扶苏自小经历同样的命运,只是脸上的字不同,我的是贱种,他的是去死。”

    贱种去死?是谁这么残忍,对两个孩子做出这种事!

    他居然还能说得这么轻描淡写…

    白夜强行敛了敛神,道:“这些事我不感兴趣,我只需要治好你即可。放心,我说到做到。”

    “姑娘,你好心为我治病,但我可是没有金币给你的。”

    薛长卿一直在笑微,他现在居然还有心思跟她开玩笑。

    白夜想起那腰缠万贯的骚包徒弟,翻了个白眼,特牛叉地回道:“姐不差钱!闭嘴,不许说话了,嘴巴张开!”

    在薛长卿的大力配合下,她经过反复检查,基本可以确定症结。

    没多久,星辰提着药吊儿郎当回来了,嘴上还振振有词:“居然让我去抓药?要是让哪个混蛋看到,我还混不混了?”

    他却忘了自己给白夜下跪的那一幕,何止一个混蛋看到了,满朝混蛋都看到了好吗!

    感觉到雅间的气氛不太对劲,他一抬眼,我靠,那绝色小哥的脸是怎么回事?

    白夜对薛长卿一笑,笑容里充满算计:“今日我便好事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她拍了下桌,朝星辰伸出手,挑眉道:“乖徒儿,把复容丹拿出来!”

    复容丹!?

    薛长卿和薛扶苏不可思议地望向星辰,这个痞气的伪书生居然有复容丹?

    “这世上能同时炼制出四级复容丹和六级九转丹的只有风间先生一人,我们走访四国,但是至今没有找到他。”

    薛扶苏冰冷的口气中,似乎夹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失落。

    两兄弟没有问起白夜是如何得到的复容丹,相同的直觉让他们没有怀疑这颗丹药的真伪。

    他们也不排斥白夜身上医者对于病人的亲和,反而有些特殊的情愫在心底生根发芽,可能是绝处逢生的期待吧。

    白夜双眸死瞪着星辰,这家伙磨磨叽叽的,摆明就是舍不得给。

    “速度给我拿出来!”

    “那明明是我的,你个强盗!”

    星辰一把鼻涕一把泪,她没了耐性,直接从他袖口里硬掏出一个精致的丹盒,将丹药取出递到薛长卿面前。

    “仅此一颗,等你脸痊愈后披风便可以脱下来了,赶紧吃了吧。”

    薛长卿看了薛扶苏一眼,犹豫道:“不知这颗丹药能否转赠?扶苏是我弟弟,我理应让他。”

    “不行!我不是什么大善人,你们再让来让去,就谁也别吃了!”病者大于天,白夜一口拒绝。

    “哥,你的病才是最要紧的!快,吃了它!”薛扶苏的面瘫脸难得露出一丝紧张,催着薛长卿赶紧吃了,生怕白夜反悔。

    薛长卿这才无奈点头,仰头吞下了丹药。

    紧接着,他感觉全身仿佛正在被雪山上的冰雪洗礼,寒冷刺骨,痛苦地抚上右脸,捂住心口,直至这种感觉慢慢消减,到最后,完全消失不见。

    “太神奇了!”星辰如今亲自认证这颗复容丹立竿见影的功效,越发觉得这师拜得值了。

    白夜则是摸着下巴,欣赏着眼前的美景:“啧啧,好一个绝世美男子!”

    薛长卿一脸惊愕,转眼看向同样一脸吃惊的弟弟:“我…”

    “哥,你的脸好了!真得好了!”薛扶苏似解脱一般大声笑了起来,白夜隐约发现他面具后闪过的一滴晶莹。

    兄弟二人双双站起,朝白夜走去,想郑重地像恩人道谢。

    星辰一看这架势,立马抽出一直别在腰间的玉骨扇,一副要开仗的架势。

    “你们两个要干什么?我可警告你们,别打我小师傅的注意,离她远点!”

    白夜知道他们心存感激,笑道:“你们的意思我明白,既然有缘相识,就不必见外了,权当交个朋友。”

    薛长卿没想到伴随他多年的屈辱,让他二十一年不敢见天日的伤痛,在刹那之间烟消云散。

    就算身患重症又怎么样,这女子已经帮他完成了这辈子最大的心愿,死而无憾!

    眼见时辰已晚,白夜起身,指了指桌上的药。

    “按时喝,药不能停。我既然承诺治好你,就一定会做到,你们先住到对面的客栈,忙完这几****会来找你们,不见不散!”

    说罢,白夜头也不回地走了,留下愣在原地的骚包,还没等他抬脚跟上,她的声音又传了进来。

    “做东的那位,把菜点了把账结了,你再走!”

    “……”

    薛长卿和薛扶苏盯着他们相继离去的背影,微微出神。

    “如果她能治好你的脸,让你能重新做一个正常人,我愿为她当牛做马。”

    薛长卿身体极为瘦弱,神色虽然憔悴,但墨眸掩盖不住那一丝希冀。

    薛扶苏随之摇头:“她若治好你的病,别说是当牛做马,命我都可以给她。”突然,他周身猛地迸发出一股森寒的气息:“不过就算死,我也要拖宁氏的人垫背,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

    ……

    当白夜摆脱了星辰那块黏人的狗皮膏药,终于顺利回到相府。

    她刚一踏进门,就见白朝阳站在院中列队迎她,一屋子的人,很隆重的样子。

    “夜儿,为父担心你路上出事,刚想派人去找你”

    白朝阳笑得跟朵花儿似的,想好好拍拍这三女儿的马屁,可白夜愣是跟没事人似的,哼着小曲,拐个弯走向了她的小破院。

    丞相大人面子被拂,脸色别提有多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