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邪王狂妃:草包庶小姐 > 章节目录 第43章 绯闻就是这么来的(1)
    只需一个眼神,便能让薛扶苏这样的罕见高手毫无还击之力!

    手无缚鸡之力的病美男,只是他的伪装。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白夜终于理解,为什么当时烈会说帝云才是真正的危险。

    她只觉得脸颊更烫,像火烧一般,蓦地将手抽出,佯装生气:“登徒浪子,别逼我动手!”

    “收起你这副表情,他们已经想歪了。”

    帝云淡淡扫了眼周围,一派温和,说出来得话却气得她吐血。

    有心人早已将他们当成正在打情骂俏,女人们对白夜又羡慕又嫉妒,要是能让玄王亲自为自己披一次衣服,摸一下小手,哪怕只是被这个男人看几眼都行。

    白朝阳眼中充满算计,又开始打起了鬼主意。

    “有劳王爷了,王爷还是快快入座吧!”韩少陵赫然起身,他也确实坐不住了,帝云竟敢在他眼皮底下对他看上的女人动手动脚?

    帝云压根充耳不闻,动作反而更得寸进尺,俯身到她耳侧,轻声道:“记得曾经有人说过,只要她还活着,哪怕颠覆南昭天下,也要为萧家报仇雪恨。”

    这正是他们初次见面那天,她在萧家父母墓前立誓时说得话,帝云竟然一字不落地说了一出来。

    这个男人神秘而强大,让白夜有些胆战心惊,猛地后退一步,目光如炬:“你要干什么随便,但别妨碍到我,否则鱼死网破,谁也别想好过!”

    她决不允许任何人破坏自己的复仇,韩少陵一日不死,她一日不得心安。

    “当然,我只是个好奇的路人。”帝云回得云淡风轻,没有丝毫犹豫:“南昭皇好像对你很有兴趣,你可以随时利用我,不用客气。”

    他是准备帮自己?这又是为什么?

    怀揣着一肚子疑问,白夜正要开口时,帝云却一个转身,待她晃神过后,他却已经重新窝回自己的座位,仍旧那么高高在上。

    韩少陵脸色变得非常不自然,隐隐泛起了淡青色,又不得不硬撑笑脸,隐含怒气挥手下令:“白夜,开始吧!”

    白夜闻言冷勾唇角,不就是吹个笛子,那就让这帮蠢货见识见识,什么叫23世纪世界级的演奏水准!

    她氅下伸出一手,向身后的薛扶苏说:“借你的玉笛一用。”

    薛扶苏默默将笛子放进她的掌心,见她一脸从容,不禁疑惑,难道她会吹笛?

    习秋狄母女三人,包括长安侯习冬岩,看她还敢不知死活地接过笛子,都是一副看坐等她出丑的姿态,巴不得她被皇上虐到体无完肤。

    白夜将横笛放在嘴边,看得薛扶苏一愣,光看架势和指法便知这女人绝对是行家!

    没错,她一直喜欢玩乐器,不仅会吹笛,什么古筝琵琶电吉他架子鼓,样样都在行。现代时,她在闻名世界的音乐学府深造多年,即使走上雇佣兵这条路,她也从未怠慢练习。

    笛子独特的音色在夜空中弥漫开来,调子轻快干净。

    等她第一个音一响起,活生生吓了白府人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