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镜面人生 > 章节目录 1.分床
    米悦抱着一岁半的女儿穆悦宁开门进屋,合上门后,她将女儿放下地。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宁宁抱着最爱的娃娃“羊咩咩”摇摇晃晃地奔向沙发,爬上沙发后,对米悦喊道,“妈妈,喝水。”米悦一边脱下鞋,一边提着包微笑地走向女儿,“应该说,我要喝水。”女儿还不太能说长句子,而且常把主语弄错。

    米悦从大包里取出奶瓶,兑了些温水后,递到宁宁嘴边。宁宁抱着奶瓶开始喝起来。

    这两天保姆请假回家,米悦只能自己带女儿。米悦打开冰箱,保姆做了好几样菜,方便她直接用微波炉热。米悦对宁宁说,“乖乖坐着别动啊。”宁宁眨巴着大眼点点头。米悦走进厨房,洗米煮饭。

    不一会,米悦出来坐到沙发上,将女儿抱在腿上,“要尿尿吗?”宁宁含着奶嘴,点点头。米悦将奶瓶放在桌上,抱起女儿去把尿。

    晚饭热好后,米悦先给女儿盛上一小碗,边哄边逗将女儿喂抱后,她才开始吃饭。

    吃过晚饭,她教女儿认字,然后唱歌给女儿听。宁宁一听到音乐就会乐得手舞足蹈,米悦开心地也跟着跳起来。玩了好半天,米悦就给宁宁洗澡澡,宁宁洗得开心,在浴缸里玩水,弄得米悦一身水。

    洗完澡没一会,女儿就开始喊困了。她开始扑在米悦怀里,喃喃地叫,“妈妈冲奶,妈妈冲奶。”宁宁很爱喝牛奶,每次起床睡觉,一定要喝牛奶。米悦不敢让她吃多,怕她不吃饭,只让她一天两次。

    米悦一手抱着宁宁,一手开始冲牛奶。熟练地将牛奶冲好,摇了摇奶瓶,递到宁宁口边。宁宁抱着奶瓶喝起来,一脸满足。才喝完,眼皮已经开始闭上了。

    米悦抱着宁宁回到卧室,给宁宁盖好被子。米悦看着身上的衣服都湿了,拿起衣服,走进浴室洗澡。

    米悦洗完澡出来,穿着宽松的浴袍,头发湿漉漉地搭在肩上。米悦瞧了眼熟睡的宁宁,才轻轻涂了些润肤液走出卧室,轻掩上门。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打开电视,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突然,门外一阵钥匙声。米悦怔了几秒,又恢复动作。

    门打开了,穆奕卓拎着一个包走进来。

    米悦眼没斜,继续看着电视。穆奕卓将包放在玄关,换上脱鞋,望了她一眼,就走进浴室。米悦听到浴室门关上后,才望向那边。

    今天回来还算早,而且没闻到酒气,稀奇了。米悦专注地看着电视。

    穆奕卓在浴室里呆了许久,还伴着水声。米悦眉头微皱,一回来就洗澡?

    米悦将头发擦干后,将电视一关,走回卧室准备睡觉。

    米悦小心地掀开被子,躺在女儿身边,轻轻地给她盖好被子,才拥着她闭上眼。

    可没一会,卧室的门被打开了,米悦一下睁开眼。在黑暗的屋里,她看到穆奕卓高大的身影往床上移动。

    米悦眉头皱了皱,没出声,他想干什么?

    穆奕卓合上门,慢慢走到床边,掀开宁宁另一边的被子就要躺下来。米悦心里一紧,她小心翻身打开床头灯,瞪着已经躺在宁宁另一侧的穆奕卓,而他也抬眼望向她。

    米悦压低声音说,“你在这儿做什么?”

    穆奕卓怔了半秒,慢慢地开口,“睡觉。”

    米悦压住心里开始冒腾的火,“出去。”

    穆奕卓一阵沉默,盯着她看了好半晌,然后开口。可他的话却令米悦的火更为盛大,他居然问,“为什么?”为什么?这男人问得可真好笑。

    “难道你忘记了,我们已经分床两年了。”米悦冷笑轻声说。她不想和他多说,深怕吵醒宁宁。

    穆奕卓脸上的复杂表情真精彩,仿佛对她这话很是诧异。装什么装,生了女儿半年后,他就以工作繁忙时常不回家,就算回家也是睡在沙发上。最后,米悦开口提出分床,他没反对。他们的婚姻在结婚三年后,陷入冰河期。而且,昨天他不是才说离婚协议书已经弄好,随时可以去签。

    米悦看着穆奕卓久久不语,嘴角一嘲,“别吵女儿,请出去。”

    穆奕卓看了眼安睡的宁宁,慢慢起身下床,缓缓向门边移动。

    米悦重新给女儿盖好被子,才瞪向穆奕卓的背影。他在门边却停住脚步,米悦眉头又皱起来了。

    他转身轻声问,“那我睡哪儿?”

    米悦瞪着他,在确信他真的在问如此白痴的问题,她终于压下火轻声说,“书房。”

    穆奕卓终于开门出去。

    米悦熄灯,慢慢躺回床上,瞪着黑洞的天花板,她久久难以入睡。这男人今天有点不正常。

    米悦和穆奕卓结婚三年,结婚一年半后,生下女儿穆悦宁。可公公婆婆一听说她生了女儿,虽嘴上没说,态度却明显有了转变。米悦知道穆家喜欢儿子,穆奕卓也是。所以,她怀女儿到生女儿,都是自己母亲赵玲来照顾她。女儿一岁左右,米悦怕母亲太辛苦,就让她回去了。请了个保姆帮照顾。

    穆奕卓刚结婚还挺关心她的,可自从她怀孕,他的职位越做越高,时常忙业务很晚回家。两人沟通过几次,可是总是无终而结,最后,米悦也不再主动找他。等女儿宁宁出生,穆家人的转变和穆奕卓的冷淡,米悦更是不愿意理他们,将全副心事放在女儿身上。

    从怀女儿到生下女儿,米悦就一直与穆奕卓分床。本来,女儿半岁后,母亲说她可以同床了,让宁宁和自己睡。可米悦说不放心,任要与宁宁睡,穆奕卓也没反对,两人就一直这样分床至今。米悦知道一开始是因为孩子,后来就不是了。

    反正,两人在家里已经相敬如冰,有时甚至好几天也不说话。等母亲走后,米悦提出离婚,穆奕卓沉默了几天就同意了。只是说宁宁太小,等宁宁大点再说。米悦说只要宁宁跟着自己,她没问题。前几天,穆奕卓终于开口,离婚协议书已经拟好,房子和孩子都归她,他还会每个月付赡养费。米悦一口应下,说随时可以签。

    米悦希望趁宁宁还小,离婚对她不会有太多影响,反正有这样的爸爸和没有完全没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