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镜面人生 > 章节目录 4.愤怒
    两人快速将孩子送到医院。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医生给孩子作了检查,说是肠炎引起的发烧,作了些处理,然后给孩子开了些药。折腾了许久,两人看着慢慢安睡的孩子,才同时松口气。

    回家的路上,穆奕卓让米悦抱着孩子在后座上靠睡一会,到家了再叫她们。米悦却不肯,只是盯着宁宁,脸上尽是自责。她做母亲居然这么不小心,害宁宁生病,想着宁宁刚才哭喊的样子,心就揪着痛。

    穆奕卓透过后视镜望着米悦愧疚的面容,心有不忍,轻声安慰,“孩子小,是容易生病,这也不怪你。”米悦摆摆头,低喃,“是我的错。”

    很快,到了家。穆奕卓停好车,就绕到后座要抱宁宁,米悦却不肯,担心地说,“会吵醒她,我来好了。”穆奕卓只能轻轻关上车门,尾随米悦身后进了电梯。

    一进屋,米悦就将宁宁抱进卧室。米悦坐在床边,一手抱孩子一边轻轻地要脱下宁宁的外套,穆奕卓进来看到,赶紧踮脚走过来,帮宁宁脱衣服。

    两人合力将宁宁安置好。米悦看着女儿的睡容,心疼地轻抚小脸蛋。穆奕卓催她去洗澡,她肯定累了。米悦却不放心,不肯去,穆奕卓拉她起身,“去洗,我看着孩子。”米悦望着他,眼中充满着怀疑与费解,这一夜,他真的像个父亲。穆奕卓明白她眼中的意思,微笑将她推了推,保证地点点头。米悦才放心地拿了衣服去洗澡。

    穆奕卓一直守在宁宁身边,静静地望着那张的小脸,心里的慈祥慢慢涌现。这虽然是别人的女儿,却有着与他相似的眉眼,特别是额头,像极了。心窝一软,穆奕卓缓缓俯下脸,轻轻地吻在小脸上,宝贝,不痛,明天就不痛了。

    穆奕卓抬起脸,却看到米悦穿着睡衣靠在门边,他脸微赫,手一收站起身。米悦慢慢走近,望着他表情复杂难言。穆奕卓轻道,“快休息吧,你也累了。”说完,走出房间。

    米悦望着他离开的背影,心里千滋百味。这个男人,从没如此温柔地对待宁宁,甚至是抱抱都是吝啬的。可现在,他……他却亲吻宁宁。米悦眼眶微润,心痛得难受。

    穆奕卓洗完澡就回书房。他躺在床上,反复想着刚才那张软弱却强装倔强的脸,心也起伏难平。女人本来就应该受到怜惜与疼爱,可她却用冷漠将自己包裹着,他叹息着闭上眼。

    睡了不一会,他就受不了地睁开眼。今晚,他什么也没吃,只在老板娘那儿喝了酒。回家后又匆匆去了医院,现在静下来才觉得饥肠辘辘。他犹豫半天,还是决定起来找些吃的。

    穆奕卓小心翼翼地走出书房,看到紧闭的卧室门,脚步放得更轻,深怕吵醒米悦和孩子。他摸黑进了厨房,打开冰箱,却看到冰箱里除了些剩菜,没有可以即时食用的食物。穆奕卓又翻了翻壁柜,只看到几包鸡蛋面。穆奕卓咽了咽口水,只能关上柜门,倒杯水,喝下去。

    突然,厨房的灯亮了。穆奕卓一转身,看到米悦站在门口。

    米悦眼轻垂,走进厨房,“要不要吃面?”穆奕卓怔了半秒,点点头,“好。”米悦将厨房门掩上,然后打开柜子将鸡蛋面取出,站在穆奕卓身边,示意他让让。穆奕卓与她擦身而过,站到厨房门边。米悦手脚麻利地将面下锅。

    等待面熟的那会儿,两人就静静地站着,谁也没出声。

    穆奕卓望着眼前的米悦,不由想到了自己家中的米悦,两人完全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如果他不是知道自己不属于这儿,一定在见到这个米悦第一眼冲上去拥吻她,她是他的妻,他的爱。可造物弄人,为何让他跳到了镜面的背面,来到了这个“熟悉”的世界。他怀念可以拥抱米悦的日子,还有她低声的唤他,“卓。”

    锅响了,水汽滚滚地冒出来,他的思绪再度回到眼前的米悦。她端着配好佐料的大碗,拨开雾汽后给他盛好面,然后,端到他面前。穆奕卓感激地笑道,“谢谢。”米悦轻声交待,“吃完了放着就好,我明天洗。”说完,拉开厨房门走出去。

    穆奕卓透过玻璃门,看到她纤细的背,久久才收回眼。他就站在厨房将面吃完,然后洗好碗,涮好锅,才关灯离开厨房。

    穆奕卓洗了手,走回去躺下。可刚吃饱,脑子仍有些兴奋,他不禁想着自己的米悦是不是睡了?他下床从包里翻出那个盒子,小心地放在书桌上打开,镜子反照着灯光耀眼夺目。穆奕卓开始有些紧张,会看到什么呢?可是,思念米悦的心驱使他继续动作。他照着老板娘教的方法,对着镜子聚精汇神,脑中只想着要看到另一个自己。

    当他慢慢睁开眼,果然镜子上出现画面。他看到另一个自已沉睡的后脑,心没来由地揪紧,可手却自动地移向镜面,慢慢拨动。画面慢慢移向他的正面,穆奕卓心里的弦崩了起来,看到“他”的长臂搂着一个雪白柔嫩的玉肩,口中一片苦涩,他颤着手再拨动,画面慢慢转过去,那个“他”从身后紧紧地拥着米悦,属于他的米悦,而两人光裸的肩是如此刺目。

    穆奕卓呼吸一紧,他一下将镜子按在桌上,发出了一声闷响。他紧紧拽住双拳,努力克制才没有狂吼大叫,他们……竟然躺在一张床上。这样的情形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心口剧痛,只有一股闷气向上冲,穆奕卓烦躁抓狂地在室内走到走去,拖鞋的声音让他也觉得烦躁,直接赤足走。冰凉的地面却根本不能浇灭心中的怒火。米悦,他不是我,他不是我。我才该是拥着你入眠的人!

    那触目的画面,却令他心如苦莲,妻子现在睡在别人怀中。穆奕卓越想越气,心里的怒火被那画面反复撩拨狂燃。那个男人太卑鄙了,明知道不是自己的妻子居然还,还……。他握着拳在空中狠狠一挥,我,我也睡你女人!

    穆奕卓一把拉开收房门,冲到卧室门口,一下扭开卧室门走进去。

    可站在黑暗中,他却定住了。他看到床上的米悦似被惊醒,一下睁开眼望向他。然后,慢慢地掀被起身,那么轻缓,那么小心,深怕惊动睡着的宁宁。米悦走过他身边,示意他出去说。穆奕卓的火气一下熄了一半,慢慢转身关门出房。

    米悦拉着睡衣领口,“怎么了?”他在生气?为什么?难不成觉得对她太仁慈了?哼,米悦心里冷笑,如果他后悔自己今晚的行为,大可冲她来,但她决不让他吵到宁宁。脸色一沉说,“有话明天说,别吵宁宁睡觉。”说完,侧身就要走回房。

    穆奕卓却一把搂住她的腰,米悦身体剧震,马上开始挣扎起来。穆奕卓却紧紧搂着她的腰,“嘘,别吵。”米悦怔一下定住,眼睛望向一门之隔的房内,不敢动弹。

    穆奕卓望着一样的脸,一样的眉,还有一样红润的唇,心里的邪恶又窜了出来。那人霸了你的妻子,你就不能放过他的。他捏紧她的下巴,慢慢靠近。米悦顿时呼吸急促,心慌意乱,他,他想干什么?不敢发出任何声响地扭动挣扎,试图脱离他的禁锢。

    穆奕卓被怒火冲昏的理智仍在苟延残喘地拉扯他的意识,不行,这不是你妻子,你不能像那个无赖一样,不行。米悦被他捏得生痛,可却怎么也挣不开,这人的力量怎么一下变得如此可怕?米悦害怕得眼眶开始湿润,不,别碰我!

    米悦用没被制住的另只手一下抓向他的面颊骨,他吃痛别开脸,她一下咬在他手臂上,穆奕卓低呼,猛一下推开她。米悦“咚”一声撞到墙边,背顿时火辣一片。米悦瞪着他,一脸厌恶地唾弃,“你让我恶心。”转身进屋,快速合上门,卡嚓反锁上。

    穆奕卓紧握着拳,在心里低吼,他,他是怎么了?怎么可以对一个女人如此?她并不是自己的妻子。他惊恐地冲回书房,一下倒在床上。天啊,他一定是疯了,疯了!

    他一定要尽快回到自己的世界,不然,他的一切就全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