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镜面人生 > 章节目录 5.努力
    穆奕卓一夜无眠,天刚亮,就直接去公司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他不知该如何面对米悦,即使这个女人不是自己的妻子,但她并没有错,他却那样对她。

    穆奕卓到了公司,同事们都还没来。他径直走进办公室,开始工作。他必须专注工作才能转移脑中的纠结,这两天完全陷入混乱与焦灼中。他也想通了,既然暂时回不去,就应该先静下心来等待。

    过了八点钟,同事们陆续来了。大家看到穆奕卓的办公室门微掩,都很惊讶,穆副总今天很早。穆奕卓经助理小陈提醒,给大家开了个晨会。会上,他听取各销售经理的汇报,然后又提出自己的建议,会议很快结束。穆奕卓看着同事们都没发觉他的异样,心里也松了口下。

    穆奕卓回到办公室,刚坐下,就听到有人敲门。穆奕卓坐近桌子,装着正在看报表,应了声“进来”。

    穆奕卓看到销售一部经理梁可欣推门进来,她曾与原来的自己是平级,各分管一个销售部门,平时除了工作,私交不深。穆奕卓看她手上拿着文件夹,想她应该是来签字的,也没太在意低头继续看表。

    梁可欣走到桌前,站立一会儿,没出声。穆奕卓奇怪地抬头,“有什么事?”

    梁可欣望着他,将手中的文件夹打开,递到他面前,“这儿有份价格函件,需要你签字。”穆奕卓接过,认真审阅着。

    正看着,突然一双手按在他肩上,他肩背一紧,怔住了。

    头顶传来一阵轻轻地幽怨声,“才几天没见,就不理人了?”穆奕卓心里狂跳,却不敢动弹。梁可欣站在他身后,双手顺着他的肩慢慢移向颈项,整个前胸贴在他背上,形成从背后环抱的姿势,光滑软嫩的脸贴在他颊边,迅速引起一阵火烫。穆奕卓脑中极乱,难道,梁可欣和原来的穆奕卓有奸情?

    梁可欣看他纹丝未动,以为他真绝情,嗔怪着往前一滑顺势坐在他腿上,手指攀上他的脸,将他正对着自己,“怎么了嘛?还在生气?”穆奕卓脸一阵白一阵红,闪开她的手指,却没立即推开她。在他还没搞清楚穆奕卓与梁可欣的关系前,应该按兵不动。

    穆奕卓沉声回答,“最近有点累。”说着慢慢将她扶起身。

    梁可欣看他脸色的确苍白,双眼都充满血丝,心头一疼,手又抚上他的脸,“她又烦你了?”穆奕卓明白这个“她”是指米悦。看来,这两人的关系绝非一般。穆奕卓也没否认,只垂眼遮住心中的疑惑。

    梁可欣站到他身后,轻轻地按捏着他的双肩,“你早上开会都不看人家,人家还以为你为了我和周彬出差的事生气呢。别烦了,等协议书弄好就让她签,眼不见心不烦。”穆奕卓心里翻江倒海,莫不是,另一个自已是为了梁可欣要离婚?米悦估计也知道他们之间的事,所以才会这么恨他,巴不得马上离婚。

    穆奕卓脑中飞转,自己该如何处理梁可欣的关系,如果一下撕破脸将她推开,会不会逼她狗急跳墙置疑自己的身份?不行,他得谨慎处理,至少不能让她伤害米悦。正想着,有人敲门。梁可欣马上收回手,绕到桌前,作势在等他签字。

    穆奕卓应了声,有人进来。他快速签下字将文件递给梁可欣,示意她出去。梁可欣用嘴对他呶了呶,才收起笑转身离开。穆奕卓强压住心中的紊乱,继续工作。

    下午,公司老总喻剑武来公司。不一会,穆奕卓桌上的电话就响了,喻剑武通知他过去。

    穆奕卓敲开喻剑武的办公室,喻剑武正在点烟,穆奕卓礼物地叫了一声就进去。喻剑武起身示意他坐,自己也走到沙发坐下,“奕卓,没事吧?脸色怎么这么差?”喻剑武眼微眯半笑的样子。穆奕卓有点忐忑不安,从他以前和喻总打交道的经验来看,这人是只笑面虎,脸上越是笑,越有人要倒霉。

    穆奕卓沉住气摇头,“累了。”喻剑武拍拍他的肩,深吸口烟,道:“今晚孔军说要招待我们,可不能少了你。”穆奕卓只能点头,孔军是重要客户茂源公司的销售经理,与喻剑武及另一个穆奕卓都交情颇深。自己当小经理时,时常看到孔军自由进出公司。这所谓的招待,应该又是公款消费。

    喻剑武见他点头,弹了弹烟灰,“上次我和你说的事,你观察得怎么样?”穆奕卓心里一紧,什么事?他无法回答,只能挑眉作出一番犹豫之色,假装仍在思考。喻剑武叹口气,“得了,也别太费脑,就把周彬弄走。他个木头人,作事畏手畏脚,看着都碍事。”穆奕卓面色未变,心里却一下弹到顶端。他现在坐着周彬的位置,周彬就相当于另一个世界的自己。他脑中快速飞转,原来老总曾私下决定过要动自己的人,可悲啊,小小一个销售经理每天勤勤恳恳,居然还碍了领导的眼。

    穆奕卓心里一定,笑道,“周彬虽胆怯,但也算本份,至少他没那个胆对公司不忠。这样的人留着更好控制。”他的心明显是偏向于周彬的,小人物再畏缩却也有其生存的道理,不能让这些人任意鱼肉他。

    喻剑武表情一怔,“哦?那你的意思是调白龙?”穆奕卓明白了,他们是打算砍一个销售经理,白龙现在是销售三部的负责人。穆奕卓肯定地点点头,“这小子贼,上次重群的事,他肯定……”后半句话没说完,但他看到喻剑武的表情,知道他肯定明白自己的意思。喻剑武想了想,点点头,“这事你安排,找个机会将他先降后跺。”穆奕卓看着他面带冷笑地说出这句话,心里寒气直冒。喻剑武又与他商量了些事,才让他回去。

    穆奕卓出来,经过周彬的办公桌时,特意看了他一眼。周彬,现在的自己,一样有着小人物的可悲。他收回眼,径直向办公室走去,至少在他的能力范围之内,他想保周彬。

    穆奕卓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没给米悦打电话。想起昨晚对她的恶劣,他不知该如何开口。算了,反正她应该早习惯了穆奕卓的晚归。

    某夜总会

    当穆奕卓看着几个衣着暴露的美女进来时,他才明白,这就是“好好”招待。哼,用公司的钱洗桑拿,逛夜总会,难怪老说费用不够!穆奕卓从善如流,并未抗拒美女坐入怀。刚才妈妈桑叫他的熟稔样,他知道那个穆奕卓本来就是这样的。

    当美女上下其手时,穆奕卓才借故要敬其他老总,将她拂到一边。最后,他的酒喝得有点多。当他摇摇晃晃地走出夜总会时,已经感觉头重脚轻。喻剑武和孔军一人抱个美女在一旁大笑,“奕卓,你行不行啊?干脆今晚和我们一起上帝君开房。”穆奕卓摇摇头,笑着说,“不行,不行,我还有约,下次再陪兄弟们好好玩。”喻剑武心领神会地冲孔军一笑,“我就说他个没出息的,女人嘛,你吊着她,她才会更粘你。”穆奕卓假装惭愧拱拱手,“你们去玩,去玩。”两人搂着女人走进各自的车离开。

    冷风一吹,穆奕卓觉得眼前一花,他用力摇摇头。接过车僮的钥匙,坐进自己的车。

    穆奕卓在凌晨一点半才回到家。一进屋,黑漆漆的,他知道米悦和孩子睡了。穆奕卓扶着墙走进书房,坐了半天才缓过劲来。胸口的酒火辣辣的,他扯开衬衣,打算去洗个澡。

    他躺在浴室里,温热的水将他的酒气全部浸出来。他觉得整个人都倦极了,眼皮慢慢垂下来。不知躺了多久,他只觉身体微凉才醒过来,水都凉了。他睁开疲惫的眼,打算将浴巾扯下来,可半撑的手一滑,头嗑到了浴缸边,浴巾带着毛巾架一起被扯下来,哗哗哗发出巨大的声响,砸在他脑门上。他吃痛地靠回浴缸。

    穆奕卓喘着气慢慢从浴缸里起身,将身体一擦,然后用浴巾在腰间一围,人已经跨出浴缸。

    他看到浴室门外黑影一闪,米悦?他一把拉开门,果然是米悦,她拿着撑衣杆立在门前。两人都怔忡一下,米悦瞟一眼上身□□的他,重哼一声转身要走。穆奕卓上前一下拉住她,“悦悦。”米悦脸色更黑,将撑衣杆逼向他。

    穆奕卓慢慢放开手,“我……我是想对你说,昨晚……对不起。”米悦瞪着他的脸,眼神闪过一丝怀疑。穆奕卓知道她不肯相信自己,仍继续说,“昨晚我有点昏头,真的,真的对不起。今晚是喻总叫去应酬,也喝得有点高,刚才吵醒你了。”他一脸诚恳望向她,浴室里透出的光映在她脸上,晕黄晕黄,有种朦胧的柔美。

    米悦别开眼,冷冷地说,“跟我没关系。”说完走向卧室。

    穆奕卓急急地说,“宁 宁好点了吗?”米悦在房门前顿了一下,“好点。”说完进房关门。

    穆奕卓无奈地垂下头回书房。看来,他得更有诚意才能改善她的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