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镜面人生 > 章节目录 6.关心
    保姆请了几天假回来,终于有人帮忙烧饭洗衣。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米悦照顾生病的宁宁,人也跟着瘦了一圈。

    这两天穆奕卓一下班就回家。他给宁宁买了一全套的喜羊羊娃娃。宁宁看到这么多娃娃,开心地咯咯笑,面对穆奕卓也不再那么害怕,开始慢慢盯着他看。米悦看他突然这么做,很是奇怪,可看到宁宁这么高兴,她也没阻止。

    虽然两人交流仍不多,但穆奕卓偶尔会在保姆照看宁宁的时候逗她玩,一看到米悦,他又微笑地走向书房。有一天,米悦将宁宁放在沙发上,自己去冲奶粉。等她拿着奶瓶走出厨房,却听到宁宁奶声奶声了叫“爸爸”。米悦怔在原地,看着穆奕卓笑容和蔼地蹲在沙发边逗着宁宁。宁宁小手扑打着嘴,一合一叫,“爸爸。”

    米悦拿着奶瓶心情复杂地走过去,穆奕卓一看到出现,笑容收敛,慢慢起身。米悦面无表情地错身而过,坐到宁宁身边。穆奕卓身体微僵,转身时顿了一下,“宁宁很可爱。”米悦快速地瞪向他,她知道。

    穆奕卓最近的表现实在让她猜不透,不仅不急着离婚,还天天按时回家,除了没与她过多交流外,他倒是喜欢陪宁宁。

    米悦一边盯着宁宁捧着奶瓶可爱的模样,一边不由发着呆。好像有点不对劲,却说不出原因,令她心绪难定。

    吃晚饭的时候,保姆喂宁宁吃饭,她噘着嘴不吃。米悦将宁宁抱坐怀中,她来喂。可今天宁宁不知怎么了,就不愿意安生地吃饭。穆奕卓看在眼里,突然轻柔开口,“宁宁,要吃虾吗?”宁宁望着他不说话,米悦瞪着他,脸色微怔。

    穆奕卓拨好一只虾,拿着虾尾递到宁宁嘴边,哄着说,“很好吃。”宁宁望着他脸上的笑,犹豫着慢慢张开小嘴,咬了一口。米悦紧张看着宁宁,她没给女儿吃过虾,不知道她爱不爱吃。一般宁宁不爱吃的东西,都会立即吐出来,可这次宁宁没吐。而是接着又咬了一口,她爱吃。

    穆奕卓拿着虾耐心地看宁宁吃完虾,然后将剩下的壳扔桌了,声音温和,“还吃吗?”

    宁宁这次毫不犹豫,点了点头,抱着羊咩咩一脸期待。

    米悦看穆奕卓又夹起一只虾,赶紧出声,“虾上火,不能吃多。”穆奕卓顿了一下,笑着说,“吃几个不要紧。”说着又快速拨好一只虾,但这次他没支持喂宁宁,而是将虾递到米悦的碗中,米悦立即明白,他让她就着饭喂宁宁。

    果然,宁宁有虾吃,饭也吃了小半碗。一顿饭,一家人吃得合乐融融。但米悦想着的是宁宁原来爱吃虾,而穆奕卓想着的是儿子也爱吃虾。两人各怀心情,气氛融洽。

    晚安,米悦只着宁宁入睡后,拿起衣物准备去洗澡。路过书房时,看到半掩的房门透出微光,她禁止住向里瞄了一眼。正在这此,门突然被从里拉开,穆奕卓走出来。

    米悦快速收回的目光被穆奕卓捉个正着,她想看什么?米悦微露尴尬,故意冷漠地向浴室走去。穆奕卓却出声唤住她,“悦悦。”米悦收住脚步,站在原地背对着他。

    穆奕卓看着她僵直的背,心里微叹,她对原来的穆奕卓一定成见很大。“宁宁明天是不是要去打预防针?我送你们去。”他听保姆提起,想与她们多点相处。

    米悦这才转过身,望着他,眼神中闪过难辩的疑惑。半晌才冷然开口,“不用。”他的示好代表什么?难道又是另种手段?他周末会有空?哼,她不信。说完,她继续走向浴室,碰一声关上门。

    穆奕卓望着无声的门,心绪翻滚,米悦……可嘴唇动了动,还是转身退回书房。

    第二天,穆奕卓起得很早,米悦与宁宁起得更早。

    等穆奕卓走出书房,看到母女二人已经在吃早餐。穆奕卓走过去,保姆给他盛了碗稀饭,他就着油饼吃起来。

    不一会,他的手机在书房里叫嚣着。他放下碗筷,打算去接电话。他看到米悦望向他的眼光尽是鄙夷,他很奇怪。

    当看到手机来电时,他明白了,梁可欣。

    他犹豫了半天,接起电话,梁可欣娇柔的声音飘出来,“卓,昨晚怎么不开机?”

    穆奕卓脑中快速转了转,米悦的表情,梁可欣的话,原来的穆奕卓应该每周末去陪梁可欣。昨天下班手机没电直动关机了,他晚上才发现充的电。所以,米悦才不相信他今天会送宁宁去打针。

    “卓?”电话里传来梁可欣微嗔,穆奕卓赶紧收拾心神,“昨天手机没电了。”

    “那你怎么也没来?害我等了一晚上,人家昨天还特意准备了你最爱吃的姜汁肥肠。”梁可欣越说越委屈,隐隐传来啜泣声。穆奕卓有些头痛,现在的身份还不适宜公开,他与梁的关系也不能撕破。

    他开口哄她,“昨晚女儿不舒服。”又是同个理由,最近他总是拿宁宁当借口。

    梁可欣一边抽着鼻子一边低哼,“以前也没见你这么关心,我还不舒服呢?”梁可欣开始撒娇。

    穆奕卓哄了半天,最后妥协,晚些时候去找她。梁可欣这才破泣为笑,不再纠缠。

    穆奕卓走出书房,看到米悦已经抱着宁宁进卧室。他跟过去,看到米悦整着包,准备出门。他问,“现在走吗?”他还是想送她们。

    米悦回声冷冷看他一眼,继续低头整包,整理好后,抱着宁宁走向走边。

    穆奕卓挡住了门口,米悦冷眼一抬,“让让。”穆奕卓深叹,让开路。宁宁趴在米悦肩上,望着他,突然开口,“爸爸。”米悦一怔,穆奕卓脸上的郁闷却一扫而光。

    他上前两步问宁宁,“爸爸陪你去打针针好不好?”宁宁笑咯咯地说,“好。”米悦气恼地将宁宁搂在怀中,可望着她笑容盈盈的小脸,她又不知该如何发作。穆奕卓捏捏宁宁的脸,高兴地说,“等爸爸。”然后,快步地走进书房,连早餐也不吃了。

    米悦瞪着他的背影,继续抱着宁宁向门边走,宁宁却不停地扯着她的肩,唤着,“爸爸,爸爸。”米悦被她叫着心烦,女儿怎么能这样,这男人才对她好了几天,她就这么巴着他?

    穆奕卓快速换好衣服出来,无比自然的接过米悦肩上的小包,还想去抱宁宁,最后被米悦瞪着的目光阻止,才收回手。

    穆奕卓将车子开出来,打开车门让米悦上车。米悦却抱着宁宁瞟一眼后排座。穆奕卓眉头微紧,“后面坐着磴。”米悦犹豫了半秒,终于坐进副驾座。

    穆奕卓无比开心地启动车子,载着母女二人到了医院。

    米悦抱着女儿走在前面,穆奕卓背着小包跟在后面。宁宁时不时伸出头对他微笑,穆奕卓也跟着笑。

    三人来到预约的医室外,走道上已经有好几位家长抱着孩子在排队。

    突然,一个尖细的声音,“宁宁,爸爸,宁宁来了。”穆奕卓还没反应过来,从走道前方跑过来一个小男孩,约摸三岁左右。他一下扑到米悦大腿上,仰着头叫,宁宁,宁宁。宁宁这时也踢着腿想下来。这孩子是谁?穆奕卓奇怪地瞧着。

    米悦弯下腰,笑着说,“宁宁,和哥哥打招呼。”宁宁脚才沾地,小脸已经被那男孩用力一啵,发出好响的声音。一群大人都哄笑起来,这小男孩真鬼。

    宁宁痒痒地捂着脸,小手拍着男孩的脸,“得得,得得。”穆奕卓一时没听明白,什么叫得得?米悦笑着擦着宁宁的脸,“是叫哥哥。”宁宁却晃着脑子笑着说,“得得,得得。”

    一个高大的男子走过来,“冬冬,不可以欺负妹妹。”穆奕卓盯着那人,身材修长,气度儒雅,一副金边眼镜显得气质非凡。米悦已经站起身,微笑道,“张老师,你好。”穆奕卓望着米悦的笑容,眼神微暗,她对这男人很友好。

    这位张老师笑容温和,“宁宁还好吗?”他说话的语气,温和得像春日里的细雨,连穆奕卓都不觉眉头微皱,他对所有人都这么温和?还是只对米悦?米悦笑着点头,眼神柔和。

    说话间,那男子注意到米悦身后的穆奕卓,还有他肩上的包。

    他迟疑着开口,“这位是?”米悦瞟一眼穆奕卓,没有作声。穆奕卓能明白她的尴尬,心里微抽,她羞于向外人介绍他们的关系吗?

    正当三个大人陷在尴尬时,宁宁突然娇滴滴地叫,“爸爸。”小手还扯着穆奕卓的裤腿,穆奕卓心中一暖,弯腰将宁宁抱起来,面露微笑地冲那男人颔首,“我是宁宁的爸爸,穆奕卓。”

    那男人脸上闪过一丝惊讶,很快被镇定掩饰,“你好,我叫张涵,这是我儿子,张新冬。”

    米悦看着两人交握的手,面无表情。

    张涵将冬冬抱在怀里,“快到我们了,先过去。”说完,若有深意地望了米悦一眼,然后才客气地对穆奕卓点头告别。

    穆奕卓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心中大致明白。这男人对米悦有意思,米悦呢?

    他望向米悦,正要开口。突然,前方飘来细微的话语,让他震住。

    稚嫩的童声,带着天真无邪的疑问,“宁宁不是没爸爸吗?”

    他听到前方加快脚步,身影消失在医室里。

    穆奕卓冷着脸望向米悦,她仍是毫无表情。

    “你是不是跟别人说我们离婚了?”穆奕卓只觉肚子里窝着一团火,莫名地烧着憋屈。

    米悦缓缓侧过脸,嘴角带笑,“不是吗?”他们的婚姻早就名存实亡。她将宁宁接过去,不顾他的震惊,径直向前走去。

    穆奕卓望着她纤细的背影,越想越气,她就那么想离婚?

    他不会离婚,至少现在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