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镜面人生 > 章节目录 7.尝试
    从医院回来,一路上两人都没说话。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米悦抱着宁宁坐在后排座,温柔地唱着歌。

    穆奕卓透过后视镜瞟向米悦,她眼也不抬,根本不理会他。穆奕卓郁闷地收回眼,一想到刚才在医务室里,张涵一说话,米悦脸上就浮现淡淡的笑,温柔极了。可自己一开口,她脸上的乌云就聚过来,眼神语气都是懒懒的,搞得护士看着他和张涵,表情古怪。当然古怪了,连他都觉得很窝火,米悦这样做,别人肯定会怀疑谁才是宁宁的父亲。

    在医院门口分手时,张涵的儿子冬冬还拉着宁宁的手不舍得放,张涵借机约他们改天带宁宁出来玩,让两孩子可以聚聚。米悦微笑答应,穆奕卓当时心里再不爽,也只能礼貌地说好。

    下车时,穆奕卓主动要抱米悦怀中的宁宁。米悦看了他一眼犹豫着,宁宁看着穆奕卓的笑脸,却没犹豫,伸出胖胖的小胳膊,奶声奶气地叫,“抱抱。”

    米悦眉微蹙,只好将宁宁递到他怀里。

    穆奕卓轻松的一只手抱宁宁,一只手拎米悦的包。米悦转身先走向电梯。

    到电梯口,邻居杜氏夫妇看到他们回来,热情地打招呼,“穆先生,穆太太好啊,出去了?”

    穆奕卓笑着回答,“杜先生好,带宁宁去打针。宁宁,叫叔叔阿姨。”宁宁带着怯怯的眼神靠在他怀里,不吭声。

    米悦也挤出笑,“杜太太好。”杜先生、杜太太对宁宁很好,每次看到都会给她好吃的,可是宁宁胆小,也不敢拿。

    杜太太看着宁宁,笑容可掬地轻捏她的小脸,“宁宁又长高了。”他们夫妻也结婚三年了,可一直没孩子,听说家里老人也催得紧,所以,每次看到宁宁都喜欢得不得了。

    宁宁嘟着嘴贴在穆奕卓怀里,偷偷瞧着。

    杜先生望向穆奕卓,“最近工作没那么忙了吧?”穆奕卓愣了半秒,点点头,“还好。”从杜先生的语气,以及刚才他与杜太太看到他和米悦一起出现时的那一秒对视,穆奕卓明白,他们一定知道穆家的情况,他和米悦肯定很少同时出现。

    米悦瞟了穆奕卓一眼,嘴角似笑非笑。杜先生与杜太太看着怔了一下,微笑着没再出声。穆奕卓被米悦那一眼搞得很尴尬,她一定是在心里嘲讽自己。

    与杜氏夫妇分别后,他们回到自己家里。

    一进屋,宁宁就蹭着小腿要下地,穆奕卓将她放在地下,扶着她的小肩膀,“宁宁,回家要先洗手手,好不好?”他以前带儿子出门,回家后第一件事一定要洗手。

    宁宁看着爸爸,想了想,然后眯着眼用力点点头。

    穆奕卓开心地抱着宁宁走向卫生间。

    米悦拎着袋子,惊讶地望着他们的背影,穆奕卓以前从不会关心这种小事,可现在……

    穆奕卓抱着宁宁出来时,就看到米悦一脸呆滞地站在那儿,穆奕卓嘴角一勾,笑了。

    米悦被他脸上灿烂的笑闪得心尖一颤,尴尬地收回眼,略微懊恼怎么会被他的笑闪了心神。米悦快速恢复面无表情,拿着包走进卧室。

    穆奕卓将宁宁放下地,宁宁挥着小手冲向沙发。穆奕卓经过卧室时朝里望了一眼,米悦站在梳妆台发呆。

    穆奕卓走过去陪宁宁玩耍。

    米悦换了衣服出来,交待保姆做饭,自己则给宁宁冲奶。

    穆奕卓一边逗宁宁,一边偷偷瞄向米悦。同样的容貌,性格却千差万别,难道她原来就是如此吗?应该不是,从她对张涵的温柔微笑来看,她的个性应该是很温柔体贴的,也许是原来的穆奕卓让她太伤心,所以才会一直对自己黑着脸。穆奕卓心中微叹,另一个自己是太过份了。

    正想着,手机响了。穆奕卓掏出一看,又是梁可欣。他快速瞥一眼米悦,发现她目不转睛地继续手中的动作,表情却比刚才严肃。她应该猜出是谁的电话。

    穆奕卓无奈地说,“你看着孩子,我接一下电话。”米悦拿着冲好的奶瓶走过来,看也没看他,只是搂过宁宁,温柔地哄着她喝奶。

    穆奕卓轻叹一声,拿着手机走向书房,掩上房门。

    “喂?”

    “卓,你什么时候过来?人家好想你啊。”梁可欣无比哀怨的声音,听得他很不舒服。

    穆奕卓强忍着不让声音很生硬,“今天估计不行,孩子好像又有些不舒服。明天到公司,我再和你说。”他现在得想法安抚她,在一切还未明朗前,什么都不能撕破。

    梁可欣起初不依,在电话里哄了半天,才娇滴滴地让他承诺,明天一定要陪她去买个东西。穆奕卓只能诺诺应承,只想快点挂上电话出去,担心米悦心里又有想法。

    可是,无论快慢,结果都是一样的。等他从房里出来,米悦正陪宁宁玩,仍旧对他视若无睹。他走过去,想加入他们,还没等他坐下,米悦已经抱起宁宁往卧室走。宁宁趴在米悦肩上,对着穆奕卓笑眯眯地叫,“爸爸。”米悦像没听到一般,继续走。

    穆奕卓抚抚眉心,他一天没解决梁可欣,米悦就不可能对他和颜悦色,该怎么办呢?真是头痛。

    第二天到公司,梁可欣一看到穆奕卓,脸上虽然没流露任何异样,偶尔对过来的眼神却带着些嗔怨,穆奕卓头皮发麻,这可真是个麻烦。

    一整天,他都在处理公司的事,表现得很忙碌。可中午吃饭的时候,还是被梁可欣逮到了机会,她居然跟踪他到餐厅。

    穆奕卓眉头一紧,左右瞄了瞄,“你怎么来了?”

    梁可欣眼一斜,将包一扔,坐在他对面,“怎么?你还想躲到什么时候?”

    穆奕卓压住不悦,“这是公司附近。”

    “公司附近又怎么样?看到就看到,谁敢说什么?”梁可欣不高兴了,他以前不是这样的。

    穆奕卓无可奈何,只好叫来服务员,替她点餐。

    梁可欣嘟着嘴,“是不是她又提什么条件?这女人可真贪心,房子都给她了,还不知足。”她以为米悦与穆奕卓在离婚问题上纠缠,才令他这几天无法抽身。

    穆奕卓思忖着没接话,表情无奈,看在梁可欣眼中就像被她说中了一样。

    “哼,她再闹,连房子也别给她。你开不了口,我去说。”梁可欣挑着指甲娇艳勾撩,表情却很鄙夷。穆奕卓望着她,很是厌恶,不明白反面穆奕卓喜欢她什么?这么势利刻薄的女人,涂再厚的粉也遮不住丑陋的内心。

    穆奕卓沉声道,“她的事我会解决,最近主要是有点累。”他撑着头,表现出很疲惫。

    梁可欣马上语气一软,握着他的手心疼地说,“怎么了?怎么了?”

    穆奕卓仍她握着,摇摇头,“工作上的事。”

    梁可欣伸手想抚上他的脸,他下意识闪开,梁可欣表情一怔,他马上挤出一丝苦笑,反握住她的手,“别担心,过两天就没事了。”

    梁可欣疑惑地望着他,久久不说话。

    穆奕卓努力将话题转到其他上,梁可欣看他没再不冷不热,也就没太介意。

    吃完饭后,两人一前一后分开回到公司。

    下午,喻剑武却将他叫过去。

    穆奕卓一进喻剑武的办公室,就看到他坐在老板桌后抽着烟。

    “剑武。”他与喻剑武私下都称兄道弟。

    喻剑武一看到他,眼睛就笑眯了,招他过去。

    “奕卓,最近是不是太累了?”穆奕卓不知道他为何突然这么问,只能沉默。

    喻剑武却将他脸上的无奈解读为他很烦恼。

    “我说啊,别太把女人当回事。作大事,应该分轻重。”

    穆奕卓点头,“是啊。”他在等喻剑武继续,看来喻剑武非常清楚他与梁可欣的事。

    “有时,男人逢场作戏,得学会外面彩旗飘飘,家中红旗不倒的政策。听说你最近在办离婚,你不会真这么傻吧。”喻剑武递给他一支烟。

    穆奕卓假装很头痛,“那怎么办呢?”

    “就这样稳着,你老婆反正也管不到你,时不时回个家,给点钱,作点表面功夫,让她别闹,可欣那边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如果离婚,动作就太大了,即要分钱给你老婆,又影响你的领导形象,划不来。”喻剑武摇摇头,“回去好好哄哄老婆,让她别再闹,可欣那边有钱还有什么摆不平的?”

    穆奕卓心里冰凉,面上却表现得恍然一悟,“我怎么没想到啊。”

    喻剑武得意地晃着脑袋,“你看我从不用烦这些。家里那个永远摆第一,你把她位置摆高了,在外面怎么玩,她都不敢吭声。你得教她睁只眼闭只眼。”

    穆奕卓连声称赞,“剑武实在厉害。”不负责的男人,真能面不改色地说出这番道理。

    当天晚上,他去了梁可欣家。对她说了喻总的意思,离婚对他弊大于利,所以目前不能轻易走这一步。梁可欣虽然不高兴,但听他摆出一大堆道理之后,也只能勉强接受。当晚,她要他留宿,穆奕卓却说最近孩子生病要回去,至少得在米悦面前作点样子,她才不会再念着分房子。梁可欣只好放他回去。

    穆奕卓回到家里,米悦刚哄宁宁睡着,正准备洗澡。米悦一看到他回来,眼神一暗,今晚怎么不陪那女人,这么晚还回来?

    穆奕卓坐在客厅,等她洗澡出来。

    米悦穿着睡衣出来,看穆奕卓坐在沙发上,没有抽烟,只是望着她。她低下眼,假装没看到他,走向卧室。

    穆奕卓起身,叫住她,“悦悦。”

    米悦背对着他,停下来。

    穆奕卓走过去,“周末,我想带宁宁回去看爸妈。”

    米悦惊讶地转过脸,瞪着他一脸不置信。

    穆奕卓表情淡然,“我想回去看看他们。”

    米悦脸上变幻莫测,眼神中甚多犹豫。可是,既然他开口了,她也想不出任何理由拒绝。爸爸要带女儿回去看爷爷奶奶,再平常不过。可是,可是,她担心他们不待见宁宁。

    穆奕卓明白她心中的担心,轻按她的肩,“你也一起去。”说完直直地望着她。

    米悦怔怔地回望着他,久久才点头。

    穆奕卓笑了,这是一个好的开端。